第七十章 病危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慕尧 书名:薄幸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中国古代都城  中国古代神话与传说  中国古代民间工艺  中国古代交通  中国古代化学  中国古代官制  中国古代法制史话  球场教父  采桑子  慈禧后私生活实录  去趟民国·1912-1949年间的私人生活  无证之罪·推理之王1  
    叶小敏的脸色煞白,目光惊恐的看着罗伟,似想要解释什么,但对上罗伟的目光,最终颓然的低头,不再说话。.
  
      我并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只是依稀的觉得叶小敏做了很多事。
  
      叶小敏固执的看着罗伟,沉声的问道:“阿伟,你对我的心已经变了!”
  
      罗伟示意我扶他坐起来,他神情冷然的看着叶小敏,淡淡的朝着她反问了一句:“你对我的心难道就没有变吗?自己变了就别怪别人变了。”
  
      叶小敏此时的脸色铁青,目光发直。转身跑出去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低声的说了句:“这次的车祸是不是和叶小敏有关。”
  
      罗伟没有否认,算是默认了。
  
      “那你救我也是为了叶小敏吗?”我低声的呢喃了一句,心底的感动终究是被伤害了。
  
      罗伟沉默了会儿。低声的回了我一句:“你如果想要这么认为也可以!”
  
      这话让我所有的感动都成了笑话,看着罗伟的样子,我终究无法真的怪他。
  
      “我去给你倒点水。”我低声的说了句。心底痛楚泛滥,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离开了。
  
      罗伟看着我的背影背影,开口和我说了句:“救你是处于本能,我不想要你受伤。”
  
      这一句话,让我的眼眶再次湿透了。
  
      感动!
  
      我想我实在是太缺爱了,仅因为罗伟的一句话,我感动的不行。
  
      给罗伟倒水,扶着他低声的说道:“喂水是这么喂的。我不是驴,让你猛灌。”
  
      罗伟闷声的笑了起来:“你很记仇啊!”
  
      他笑咯笑牵动了后背的伤口。疼的皱紧了眉头。
  
      我感觉到他在疼,低声的问了句:“是不是很疼?”
  
      罗伟抬头看了,我一眼,挑眉对我说道:“疼,那你给我吹吹!”
  
      他的话让我凌乱了!
  
      吹吹!
  
      罗伟,你这么矫情你家人知道吗?
  
      我感觉我面前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快点,我都疼死了!”罗伟朝着我催促了一声。
  
      我虽然觉得矫情,可终究还是顺着罗伟的话去做了。
  
      我朝着罗伟血肉模糊的后背看去,事心疼的。
  
      后背整整一块皮被烧焦了,触目惊心。
  
      我轻轻的吹着罗伟后背的伤口,低声的呢喃了一句:“罗伟,谢谢你在最紧要关头想到我。”
  
      “感动吗?”罗伟挺直了背脊问我。
  
      “嗯!”
  
      他有继续说道:“你可以以身相许!”
  
      “我不是已经以身相许了吗?”我蹙眉低声的反问了句。
  
      罗伟再次闷声的笑了起来。
  
      我继续努力的给罗伟吹着。
  
      此时,楚凯泽正好进来,看着我的样子,尴尬的问我:“晓黎,你在干什么啊?”
  
      “有事?”没等我回答。罗伟已经直接打断了楚凯泽的话。
  
      我有些尴尬,这样子实在.....
  
      “那个司机死了。他伤的最重。你没看坐的那辆车刹车被人动了手脚。我想动手脚的人是真的想要你们死。他不仅刹车动过手脚,油箱也动了手脚。”楚凯泽沉声的说着。
  
      我听到楚凯泽的话,诧异的看着他。
  
      罗伟朝着我说了句:“:继续吹!你干什么!”
  
      楚凯泽听到罗伟的话。噗嗤的笑了出来:“吹?你们两个要不要这么污!阿伟,你都这样了,还吹!”
  
      这话让我涨红了脸瞪着楚凯泽。
  
      这人说话就没有把门。
  
      “你羡慕?”罗伟口气不善的朝着他反问了一句。
  
      楚凯泽一脸无奈的看着罗伟,低声的反问:“难道你能把你老婆借给我吹吹!”
  
      他说吹字的时候语调格外的有趣。
  
      “可惜,我喜欢男人,你给我吹啊!我喜欢你给我吹。如果你不方便,我可以站着!”楚凯泽一本正经的开玩笑。
  
      罗伟一脸嫌弃的朝着他挤出一个字:“滚!”
  
      “罗伟,我就没有见过你这么过河拆桥的。之前还用我伪装你怪异的性取向。如今爱上别人了,就不要我了。罗伟你太没良心了,我的心啊!”他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
  
      罗伟看都不要看他,直接朝着他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无话可说你可以滚了。”
  
      “罗伟,你是我影响晓黎给你吹吗!”楚凯泽一脸暧昧的看着我。
  
      我朝着楚凯泽翻白眼。
  
      这人的脑子真的事一包屎,屎黄屎黄的!
  
      我当着楚凯泽的对着罗伟的后背吹了几下:“楚凯泽,我没经验。要不你来教教我怎么吹?”
  
      楚凯泽看着我对着罗伟的后背吹着,嘴角抽搐的说道:“你们两个肉麻死我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要不要这么秀恩爱!有句话说的好,秀恩爱死的快!”
  
      罗伟后背的伤口因为是烧伤。有些发黑,血肉模糊的样子实在无法看。
  
      “等你结婚,你也可以秀!”罗伟不紧不慢回了句。
  
      楚凯泽一脸的唾弃:“罗伟,我们俩可是最登对的一对,你已经沦陷,我怎么办!”
  
      他无底线的开着玩笑。
  
      我今天看到楚凯泽,就想起那天罗伟枪伤的事。
  
      我突然问了句:“那次枪伤是怎么回事。”
  
      原本热闹的房间声音突然戛然而止,楚凯泽看着我,然后尴尬的摇了摇头:“阿伟,我先走了。”说着朝着我看了一眼说道:“晓黎,你好好给阿伟吹,我走了,有空再来看你。”
  
      说着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朝着罗伟看去,低声的问道:“那次手枪伤是怎么回事。”
  
      罗伟轻描淡写的说道:“上次枪伤我还没查清楚。”
  
      这话分明就是敷衍。
  
      我心底也知道,罗伟不想说的,不管我怎么问,他都不会说。
  
      “我去叫医生帮你换药吧!医生让你最好别动,你躺下去吧。”我担忧的和罗伟说着。
  
      他后背的伤实在太难看了,我看着都觉得害怕。
  
      “嗯!”
  
      等医生过来换药的时候,他看了一眼罗伟后背的伤。突然神情严肃了很多:“伤口怎么更严重了。”说着他转身匆匆的走了。
  
      我心一沉,紧张的看着医生匆匆离开的背影。
  
      没多久,病房就进来了几个医生。
  
      不同的医生开始给罗伟做不同的检查。
  
      我急切的朝着医生问着:“罗伟怎么了。”
  
      医生静默了片刻,语气沉重的说道:“罗先生可能有别的病影响了他的伤口愈合。按理说他后背的伤只是皮外伤,但是......”
  
      没等医生的话说完,罗伟淡淡的朝着我说了句:“你先出去等着,等医生检查完了再问你。”
  
      对上罗伟坦然的目光,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医生似也反应过来了,朝着我低声的说了句:“家属先出去,我们这边摇进行检查,等检查结果出来,我们会告诉家属的。”
  
      我犹豫了下,然后默默的出去了。
  
      看着医生忙碌的身影,心底更担忧了。
  
      我记得在明家的时候,罗伟突然昏迷过,还有上次枪伤。还有这次。
  
      等医生出来,我急切的上前紧张的问道:“医生,罗伟怎么样?”
  
      医生朝着罗伟看了一眼,低声的说道:“检查结果要明天出来。他后背的伤在发炎。晚上可能会高热。如果有什么异常要及时通知我们。”
  
      我紧张的问道:“为什么会发炎!”
  
      “这个和个人的体质有关系!”医生说的简单而敷衍。
  
      他刚刚明明不是这么说。
  
      医生说完转身出去了。
  
      我回病房的时候罗伟的情况好像并不严重。
  
      我看着他后背的伤,满心的担忧。
  
      罗伟朝着我淡淡的笑了笑:“没事!”
  
      “罗伟,你真的没事吗?”我忧心忡忡的问了一句。
  
      罗伟伸手摸了摸我的头,轻笑着说道:“没事,我后背是烧伤,伤口发炎是很正常的事。”
  
      我紧握着罗伟的手,低声的呢喃了一句:“罗伟,我很担心你。”
  
      他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抱着我说了句:“我有你和梓宸,怎么舍得丢下你们呢!”
  
      我握着他掌心,终于发现他的体温不正常了。
  
      我目光黯然,呢喃了一句:“罗伟,如果这次你没事,我们试试,你忘掉叶小敏,努力的爱上我好不好!”
  
      他听到我的话,揉着我的发笑道:“傻瓜!”
  
      接下来,病房内的气氛越来也沉重。
  
      到晚上的时候,正如医生说的,罗伟开始发热,身体滚烫。
  
      我急切出去喊医生,就像无头苍蝇。
  
      医生过来给罗伟量体温也被罗伟的体温和惊到了,惊讶的说道:“你是病人的家属吗?你赶快给他物理降温,倒一盆温水,给他擦身,我们这边开了药给他降温,如果再有异常,你再过来叫我们。”
  
      听着医生的话,我更觉得害怕了。
  
      我慌乱的去倒了一盆水,然后急切的端回来给罗伟擦身,已经顾不得其他,我按着医生的话擦着他没有受伤的地方。
  
      罗伟已经迷迷糊糊的失去了意识。
  
      这一整夜,我不知道给罗伟换了多少盆水,他的体温终于降了些下来。
  
      早晨的时候,楚凯泽接到小心就过来了。
  
      他过来之后医生就把罗伟退走了。
  
      我看着罗伟再次被推进抢救室,我拽住他的手,急切的问着:“楚凯泽,罗伟的伤到底怎么样,为什么突然会这么严重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薄幸》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薄幸第七十章 病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薄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薄幸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