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师哥不好啦,咱家的牛打死人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尹天九 书名:极品败家大掌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我的娱乐帝国系统  大仙农  无尽世界直播系统  摸金记  我要做皇帝  特殊事件专案组  喵客信条  海贼王之美食系统  高山杀人行1/2女人  飞鸟的玻璃鞋  恶魔岛幻想  俄罗斯幽灵军舰之谜  

  刚一进门就有一个青衣小二上来招呼:“客官请进,二位是坐一楼大厅,还是上二楼雅间?”
  尹天九随口回到:“就坐二楼吧,清静些,找个靠窗的位置。另外先弄一百斤上好的生猪肉和十斤烧刀子,我的车在外面停着,我家大黄就好这口,待会结账的时候一起算。”
  小二愣了愣,牛车他是看见了的,那拉车的黄牛虽说体型大了点,但它终究还是牛不是,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给牛喂猪肉的。不过他也是受过专业培训的,铁打的酒店流水的客,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于是应一声“好的”,对着柜台唱到:“一百斤上等生猪肉,十斤一品烧刀子,门口大黄牛要的。”
  说完自己都憋不住笑了,再看一楼的几桌客人,也都乐开了,议论纷纷的。甚至还有几个人伸长了脖子往门外看去,想瞅瞅到底是啥牛,不光吃肉还带喝酒的。
  尹天九也不去管他们,领着小师妹径直上了二楼,捡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拿了桌上的菜谱随手翻看起来。小师妹则乖巧的坐在一旁,拿起茶壶沏了两杯茶,递了一杯过来。
  尹天九饮了一口,放下菜谱对小二道:“三斤米饭,四斤牛肉,两斤花雕,一盘糖醋鲤鱼,一份叫花鸡。米要今年的泸洲新米,肉要现宰的带血活肉,酒要十年的陈酿老酒,鱼要五斤的正宗金鲤,鸡要带毛的三黄母鸡。”摸出一两银子扔过去,接着道,“拿着,这些都是我师妹爱吃的,做的好还有赏;做的不好,可别怪我掀桌子。”
  小二赶忙接住银子,这可顶他两天的工钱呢,开心道:“公子您放心,咱这是百年老店,绝对保质保量,我给您到后厨盯着去。”要不说看人下菜呢,这一高兴连称呼都由“客官”换成“公子”了。
  见小二下楼去了,韩慧芳说道:“师哥,你刚才还没答我话呢,那女子到底是不是奴隶啊?”
  尹天九心说你老关心人家是不是奴隶干嘛?嘴上却道:“是不是奴隶师哥我也不知道,不过那是九洲商行的商队,他们的马车向来只装货物,她既然在马车上坐着,那就肯定是可以买卖的。”
  韩慧芳撇撇嘴:“说了半天,可以买卖的不是奴隶还能是什么?难不成还真的敢正大光明地贩卖人口?说起来她也怪可怜的,看那双手就知道肯定是富贵人家出来的小姐,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被家人出卖做了奴隶。”
  这个世界的奴隶一般来说有三个正规来源,一是家人出卖,如父卖子,夫卖妻等,当然也可以自卖;二是家族或门派犯了事,如李道严铲除的那个筑基门派,盗婴贩奴是死罪,他们的亲眷也都被贬为奴;三是门派攻伐,被抓的自然就成了奴隶,不过他原来的门派有优先赎买权。
  看这女子的样子,是第二种的可能更高一些,不过尹天九也不会多嘴,毕竟对男人来说,反对女人的意见等于找死。只是感叹一句:“谁知道呢?世道艰难,也许她的家人也有不得已的苦衷罢。”却是想起自家来,比别人又能强多少呢,一时有些伤感。
  韩慧芳全然没注意到这些,接着好奇道:“师哥,这个九洲商行是做什么的,很厉害吗?”
  “这个九洲商行可不得了,乃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上门之一。门中诗号:上卖天,下卖地,中间卖空气。这个宗门的人认为世间万物皆有其价,既然有价便无一不可买卖。”尹天九顿了一顿道,“九洲商行有两次非常著名的买卖,一是把天上的月亮卖给了一个修炼月之道的中型宗门;二是把一名女性金丹真人的爱情卖给了另一名男性金丹真人。”
  “怎么可能,月亮明明还在天上呢,”韩慧芳抬起头却只看见房顶,又想起现在是大白天,补充道,“昨晚我还看见了呢,就在天上!不信今晚我带你看!”
  小师妹憨憨的样子、认真的表情顿时把尹天九逗乐了,尹天九呵呵笑道:“傻丫头,月亮当然还在天上,这些都是师父告诉我的,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也没说。九洲商行的商队五年前来过锋刃城一次,那次师父还带着我一起参加了修士拍卖场呢,不过咱们山庄家底儿薄,我们也就是看个热闹,东西是一样也没买。”
  见小师妹还在冥思苦想,尹天九倒也乐得自在,自顾自地端起茶杯靠在窗前看风景。一低头就瞧见大黄在楼下啃着猪肉,四周还围了一圈看稀奇的市民。大黄性子虽然野得像虎豹多过像牛,但自跟了他们以来从未主动伤过人,尹天九倒也放心。再抬头向远处望去,高高低低的入眼处都是房子,除了矮一些少一些外,与地球也没什么分别。
  尹天九正怔怔的出神,小二端着酒菜过来了。韩慧芳看到喜欢的食物上了桌,立刻就把“卖月亮”的事抛在脑后,欢呼一声:“师哥,开饭啦!”就拿起刀具分割起血淋淋的牛肉来。
  刀口舔血果然名不虚传,尹天九还是头一回生吃温热带血的牛肉,满口满鼻都是呛人的血腥气,有种自然界肉食者捕猎进食的感觉。
  小师妹平日里柔柔弱弱的,那只不过是因为面对的是师哥罢了,这个世界的修者没有一个手软的。就像现在,她满嘴满手都是血,像是一只正在进食的雌豹,吃得津津有味,半点不适也无,四斤里倒有三斤都进了她的小肚皮。
  一桌子菜看起来不少,可架不住两人都是修为在身。饿了半晌,再加上饭菜确实美味可口,两人都是埋头大嚼很少说话,不大功夫就将满桌饭菜清剿得七七八八了。
  就在这时,楼下忽地热闹起来,接着就是一阵惊呼。韩慧芳早就吃的差不多了,瘫坐在椅子上饮酒休息,此时听见动静,一骨碌爬起来从窗户里探头向下望去,只看了一眼立马回过头来大声道:“师哥不好啦,咱家的牛打死人了!”
  尹天九撕咬着鸡胸脯,正在为战斗的胜利做最后的努力,突然听到这一嗓子,噗的一下满嘴的鸡肉喷了满桌。
  “这都是什么鬼事啊,吃个饭都不得安生,还有牛打死人到底是什么鬼?!”尹天九愤愤道,端起酒杯漱了漱口,也顺着窗户望下去。
  只见底下围观的人比之前还要多些,不过这会儿都散开了,中间的空地上躺着个黑袍壮汉,而大黄则抬起前蹄对着壮汉右腿准备给他来记狠的。以大黄的身板气力,这一蹄下去,壮汉非得变成废人不可。
  尹天九知道大黄绝不会无故出手,不过既然让他看见了,也总不好眼睁睁看着不管。于是清喝一声道:“大黄!”
  听见喝声,大黄抬起头来看见了尹天九,于是“哞哞”叫了两声,收回蹄子继续啃它的猪肉去了,也不再去管躺在地上的壮汉。
  尹天九先是制止了大黄进一步的动作,然后侧头问道:“师妹,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韩慧芳担忧道:“不知道哎,我一来就看见那个黑衣的被大黄一头撞死了。师哥,大黄杀了人,会有人找咱们麻烦不?咱们要不还是赶紧收拾细软跑路罢!”
  看着小师妹满脸兴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尹天九顿时扶额无语,我倒是得赶紧给你找个语文老师和思修老师!
  “咳咳,师妹啊,你先别忙着操心跑路的事。地上那人还没死呢,他只是被撞得闭了气,晕过去了而已。”尹天九说着手指一弹,使出一手精准的隔空点穴的功夫来,尽显高手风范。
  那壮汉应声抽搐了两下,慢慢爬坐起来,定了定神也不敢再呆,忙不迭地跑了,临走前还不忘撂下句狠话:“好你个畜生,敢撞你家爷爷,你给老子等着,这事儿没完!”合着这厮还以为是自己身体健壮,自己醒过来的,压根不知道此地还有高人。
  尹天九见状也颇感无奈,总不能大喊一声是我救的你吧?装逼装的太深,没人能看破,也是没谁了。
  这时小二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大声喊道:“公子……公子不好啦,有人……要抢你家吃肉的牛!”
  得,又是个语死早的,尹天九摇摇头:“我在楼上都看见啦,现在没事了,那人已经自己走了。”这小二还知道上来报信,也算是个有良心的,尹天九随手扔过去一两银子接着道,“再上壶热茶,顺便算下账。”
  自己走了?那恶汉凶巴巴的,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就这么走了?小二十分纳闷,不过又得了一两赏银,也不再多嘴,应了声“马上就来”,就欢喜的下楼沏茶去了。
  尹天九一脸淡然地喝着热茶,心里却不平静:是巧合还是有意试探?那汉子背后又是谁在指使?但不管真相如何,此时绝不能有丝毫示弱!刀剑盟讲规矩要脸面,可不代表凡人也如此。一旦露出丝毫破绽,锋刃城的这些个凡人势力,定然都会像闻着血腥味的饿狼一般扑上来。而对这些凡人势力,刀剑盟的修士肯定不会管,说不定还会暗中支持!离拍卖会还有一会,我倒要看看,是谁第一个冒头,也正好借他的人头立威!
  又坐了一盏茶的时间,也没等到恶汉口中的“你等着”,倒是等来了刀口舔血的管事和二百两银子赔礼:“尹庄主大驾光临,小店招呼不周,还请多多见谅。惊了您车驾的只是个叫李三的小痞子,平日里就傻里傻气的分不清轻重,光想着抢了回去讨老大欢心,也不知道想想,拥有此等异兽的又岂会是一般人。回去之后就被他老大收拾了一顿,他老大本人是没脸见您的。乡里乡亲的就托我给您陪个不是,希望您老念在李三也是一片孝心才办了错事,能饶他一命。”
  收了银子就代表此时就此揭过,不收则真的是“这事儿没完,你给老子等着”。这点规矩尹天九还是懂的,于是心安理得的收了银子,又跟管事客套几句,就带着师妹出了酒家。
  这一耽搁时间是真不早了,拍卖的事要紧,尹天九驾着牛车径直向拍卖场赶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极品败家大掌门》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败家大掌门第九章 师哥不好啦,咱家的牛打死人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极品败家大掌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败家大掌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