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与寡妇的第一次谈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尹天九 书名:极品败家大掌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肃清之门  探险手记之西夜怨伶  夺表  天皇巨星  极致宠爱:霸道老公停一下  身边的江湖  幸福了吗?  原来的世界5·大结局  晚餐谋杀案  死亡因子  云梦城之谜  小和尚的白粥馆3  

  牛车缓缓前行,尹天九静静地靠在车厢上闭目养神。离开地球的时候大概是晚上八点,而来到这个世界也已经过去了六七个小时了,如果还在地球的话,现在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再加上这几个小时接受的信息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所以他真的很累很困了。也就是师叔帮他晋升到先天境界,才能扛得住,否则早就瘫在地上了。
  但是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尹天九闭着眼睛轻声道:“雁依,别人都说你是扫把星,你自己是怎么看这个事情的?”
  刘雁依苦笑道:“还能怎么看?我六岁那年,十几个人在湖心划船,结果船翻了,他们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七岁那年,去深山求医,结果遇到雪崩,连随行的修士都死了,又是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而这次更夸张,我还没入门,整个灵蝶宗就完了,连元婴老祖都死了。这种事发生一次可以说是巧合,可是接连发生这么多次,可能我真的是霉星附体罢。”
  尹天九皱眉道:“只有三次?据我所知,像你这种情况,虽说不多见,但也绝不会少。尤其是修士寿命悠长,又多争斗,修为高深的有哪个没经历过这种事?仅凭这些,算不上什么霉星吧?”
  刘雁依坦然道:“这三次是最严重的,其他还有一些,伤亡没这么大。你也说了修士是因为经历的事情多,这样的情况多也就没什么了。可是我才活多少年,就给身边的人带来了如此多的伤害。有时候想想,真不如死了算了,省的再连累身边亲近的人。”
  尹天九睁开眼睛,看着刘雁依认真问道:“其实这些事,除了霉星之外,还有另外一种解释。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根本不是什么霉星,而是幸运星?”
  刘雁依摇头道:“怎么可能?要是我是幸运星,又怎么会不能修行,又怎么会被家人抛弃,又怎么会被贬做奴隶?”
  尹天九依然很认真地看着刘雁依道:“我是说真的,船翻了,其他人死了,只有你活了下来,为什么要认为是你的霉运导致翻船,而不是你的幸运使你在翻船事故中得以幸存?雪崩了,连修士都死了,只有你活了下来,为什么要认为是你的霉运导致雪崩,而不是你的幸运使你在雪崩灾难中得以幸存?灵蝶宗覆灭,连元婴老祖都死了,只有你活了下来,为什么要认为是你的霉运导致它的覆灭,而不是你的幸运使你在这场覆灭中得以幸存?要知道如果你早一天成婚,现在你的尸骨恐怕都腐烂了!”
  “就算前两次是因为你的原因,假如不是你要去划船,那也就不会发生翻船事故;假如不是你要去看病,他们也就不会遇到雪崩。那第三次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灵蝶宗何等强大的势力,上门既然动手,必然掌握了充分的证据,进行了长久的谋划设计。你不过是适逢其会,上门选择动手的那天恰好是你的婚礼罢了!不管你是不是在那天结婚,上门都会在那天动手,灵蝶宗都会在那天灭亡!”
  “而且我擅长望气之术,以我观之,你的气运红得发紫,乃是当世罕见的福缘深厚之人,而绝不可能是什么霉星!”
  一番话听完,刘雁依久久不语,尹天九的话无疑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冲击,这是一种全新的角度,一种从未有人想过的角度。说不清为什么,直觉告诉她,眼前之人是可信的,或许是因为长久以来背负的愧疚感和负罪感,让她不自觉的一直在内心深处渴望解脱罢。她试着回忆往事,试着从幸运的角度去思考这些悲剧:“不,那次去划船其实是二姐的主意。姨妈家的表姐过来玩,二姐就提议去划船,突然就漏水了。我和表姐,还有我们的十几个侍女都掉到湖里了,大家都害怕得大叫,我不会游泳,呛了几口水就人事不知了。等醒来的时候就在家里了。救援来的太晚,只有我因为前一晚到了先天境而保住性命。那时我的武学进境极快,家里的长辈都说再有两个月一定能到先天。但是他们还是低估了,我实际上只用了一个月。晋级的事我还没来得及说,就遇上了翻船这件事,而二姐在上船前说自己肚子痛,没有上去。事后她又说,划船是我的主意。当时我只以为她是害怕受罚,而我因为修为快,父母都很宠我,再加上差点死了,所以也没有受到惩罚。现在想想,这事恐怕是我二姐策划的,而我若不是运气好提前晋级,恐怕也淹死了。”
  “而去深山求医,是大哥的主意。那件事之后,我也再没有心思看病了。现在想来,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呵呵,没想到我一直以为温暖的家,竟然如此可怕!我能活下来,真是如掌门所说的,福缘深厚了!”
  尹天九点点头道:“不管是意外也好,人为也罢,事情已经过去了。重要的是你能解开心结,不要再背负这些本不属于你的罪孽。好好的活下去!”
  “师哥,衣领先锋到了!”这时在外赶车的韩慧芳叫到。
  车厢里的二人也压下话头,收拾心情下了牛车。
  一进门就有一名二十出头的小娘过来招呼,行了一礼甜甜笑道:“欢迎光临衣领先锋,请问几位客官想看些什么样的衣服?”
  尹天九四下看了一眼,人不多,除了他们也没别的顾客了;柜台里坐着账房先生,约莫五十出头,留着山羊须,看上去颇为老成稳重;还有一名稍大些女侍在里面坐着打瞌睡,这世界没有午休这个说法,夏天容易犯困只能商量着换着休息会儿。
  尹天九拍了拍手里的宝箱,随口道:“钱多人傻需求大,这些太次了,有没有高档点的?”
  小娘哪见过这样打趣自己的,不由掩面轻笑,手一指靠里的木梯笑道:“公子您真会逗趣。更精致些的衣裳在二楼,我这就带您上去。”
  尹天九从怀里摸出一两碎银,往小娘手里一塞,在她耳边轻声道:“带我师妹上楼,凡是她看上的和你觉着她穿着好看的,都给我包起来。从里到外,所有的衣裳都要,至少给我整他五套,明白么?”
  小娘收下银子,看了二女一眼,一副“我懂的”的眼神看着尹天九轻声回到:“公子放心,小女子醒得。”
  尹天九也不管这女侍是不是想歪了,回头跟二女交代一句:“你们先跟这位姐姐上楼选衣服,我给大黄打两桶水,随后就上来。”
  韩慧芳和刘雁依应了一声,就跟那女侍一起上楼去了。
  尹天九则转过身朝柜台走去,账房先生却是在一旁把他们刚才的话听了个清楚,从底下摸出一根竹竿,戳了戳年长女侍的肩膀,吩咐道:“去叫郭小四打两桶井水出来,给尹庄主家的黄牛消消暑。”
  年长女侍起身恭敬应了声是,便开了里门进里院去了。
  尹天九闻言心中一动:庄主可不是随便叫的,李道严病发的时候曾四处寻医问药,这在锋刃城不是什么秘密;而师父病逝之后,也是办了白事宴了宾客的。所以李道严去世,尹天九接任庄主的事知道的人不少。不过也绝没到一个足不出户的账房都知晓的程度,更何况李道严师徒跟吴家父子向来没什么交集,只能算互相知道有这么个人的陌生人。像之前刀口舔血的管事,人家是因为出了事,自然要调查双方背景,知道并不奇怪。而这才刚进门呢,显然是对他尹天九做过一番了解的。
  看来师父的遗物,比想象中更遭人眼红惦记啊,我得加快行动了!这是个坏消息,也是个好消息。正所谓好货不愁卖,惦记的人多说明东西是真的有价值,这对尹天九的先天丹计划无疑是有利的。但同时人心难测,难保有人见财起异,山庄的危险性也就大为升高。
  也许有人要说,你直接把遗书内容公开不就得了,到时候还怕没人主动给你送上先天丹?这个方法尹天九不是没考虑过,只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他对修士手段的了解实在太缺乏了。
  尹天九有自己朴实的看法:这世上没有无敌的人,也没有无解的阵,阵法能结自然也能解。如果把密室阵法看做是一扇防盗门,那么先天境的小师妹就是开启这扇防盗门必不可缺的钥匙。
  在只拥有半把钥匙的情况下,尹天九是拿这扇防盗门没办法的,但难保其他修士也同样没有办法!
  现在其他修士尚不知晓李道严到底留下什么手段,尹天九还可以以此跟他们周旋一二,一旦公开遗书内容,无疑是自曝其短。而不论他们是直接破解阵法,还是拿小师妹这半把钥匙做文章。尹天九不仅不可能得到功法,也必然会有被杀人灭口的危险。
  而且他此次来衣行,也并不是要立刻跟吴宇谈先天丹的事,他要的只是种下一个因:只要买了衣行的衣服,还怕没借口跟吴宇接触?先看人再谈事,若吴宇是个心思歹毒的,尹天九也不是没有其他人选。
  尹天九虽然更感急迫,但也没有因此乱了阵脚,还是决定按计划行事。暂且按下心思,尹天九微笑道:“倒是有劳先生了。既如此,我就先上楼去了。”
  账房先生哪里想到自己随口一个称呼,就让尹天九起了如此多心思,恭声回道:“尹庄主太客气了,您请自便就是。为顾客服务本就是咱们生意人的分内事,说起来尹庄主对一头畜都这么好,倒是让小人我颇为感慨。”
  尹天九也不再多说,点点头就顺着木梯上了二楼。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极品败家大掌门》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败家大掌门第十二章 与寡妇的第一次谈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极品败家大掌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败家大掌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