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九章 追亡逐北

类别:玄幻奇幻 作者:开荒 书名:纨绔邪皇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火龙  死斗  战龙  宇宙杀手  魂飞魄散  人鬼疑云  重生女配之修仙记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菡萏惜  甜心18岁:恶魔小叔,咬一口  皇室贵族公主  零点小传  

  被叶凌雪看着,嬴月儿不禁面颊微红,可她随即就想到这不是羞涩的时候。急忙将那信笺取出,以法力托举至叶凌雪的身前。
  
  叶凌雪却仍仔细上下打量着嬴月儿,心想那位‘安王’嬴冲,在月儿身上用的心思,可真不一般。那明显已是超越了精雕细琢的范畴,而是倾入了所有感情而成的极致之作,只求完美无瑕,
  
  夫君他的猜测,果然不假——
  
  随后她才将那信笺拿在手中翻看,封口处的红蜡已被破坏,这信明显有人先翻看过了。可叶凌雪并没在意,继续浏览。瞬即之后,她的面色就转为煞白。
  
  叶凌雪倒并未怎么惊慌,读完信笺之后,就只是看着那窗外,默然无语。
  
  过了许久,她才又问道:“玄雀可查到我师尊,她怎样了?”
  
  “时间只隔两个时辰,嬴鼎天还未能查知究竟。”
  
  嬴月儿摇了摇头:“不过母亲您那师尊大约是无事吧?嬴鼎天只查到灵素真人在一个月前,莫名其妙就犯了长生道门规,随后被罚在静魔窟之内坐关。”
  
  ——叶凌雪的师尊,按说她该唤师祖的,可嬴月儿并不打算这么叫唤。
  
  “被罚坐关么?”
  
  叶凌雪愣了愣神,而后又嘲讽的一笑。
  
  长生道并不打算处置灵素师尊,让她着实舒了一口气,可师门对她叶凌雪的无情,却又让她无比心寒。
  
  叶凌雪她不知长生道,是因何缘故出卖自己,静池剑斋到底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使长生道的一些人选择与武安王府为敌,可叶凌雪却知,这些师门长辈是错了,且是大错特错。<>她们实是太小瞧了自己的夫君——
  
  无论那些人,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谋划,从月儿的‘本体’出现在这个世界开始,就已成了笑话。
  
  此时自己,该说什么才好?
  
  她的夫君与郭嘉谢安,是以‘月儿’为核心布下此局,准备将明里暗里的敌人,都一并引出,从而重创对手。可却又意外的,将一些不该蹚入这浑水的人物,也引入了进来,深陷泥潭之内。
  
  “你父亲他如今何在?可是已北上了?临走之前,他可有什么交代?”
  
  说到此处,叶凌雪不禁有些埋怨。她知道嬴冲,迟早有一日会被逼北上征战的。
  
  可那个家伙,难道就不知把她叫醒来说说话?
  
  “父王在午时之前离开的咸阳,不久前他还在庆阳连斩无生剑玄蝉与赤玄雷仙常贞二人,杀得其他人狼狈逃窜呢!米公公说父王他枪箭双绝,剑术玄法亦是超等之列,如无拖累,必可野战无敌。那什么灭道仙子,还有赵宣觉,联手使尽浑身解数都奈何不得父王。根本就勿需母妃您为他忧心——”
  
  嬴月儿说到此处话音微顿,想了想之后,才小声答着:“父王离去之前道是无论剑斋使出什么样的手段,都无需理会。只交代月儿,此战无论谁人,杀无赦!”
  
  “是么?”
  
  叶凌雪毫不觉意外,也明白嬴冲的这‘杀无赦’三字,是包括了那些长生道弟子在内。
  
  她又不自禁的轻抚上了自己的肚腹,心想自己这孩儿降生之日,终究还是难免血腥。而且她的敌人,可能还有她曾经的那些师兄妹——
  
  长声一叹,叶凌雪就已有了决断,神情漠然道:“那就回信给他们,就说明日午时,我叶凌雪准时赴约。<>”
  
  三年之前,她从未想到过自己,会有与长生道的同门为敌之日,心内也绝不愿见到这局面,
  
  可是事已至此,她已别无选择。师门的所作所为,不单是她的夫君知晓后难以谅解,也实是触到了她叶凌雪的逆鳞!
  
  而嬴月儿闻言之后,顿时就欢喜的扬起了眉梢。她之前就担心叶凌雪会不忍,不愿对师门之人下手,这刻却终是放下了心,对叶凌雪愈发崇拜。心想真不愧是母亲大人,是能让父王他痴情思念了三十年的奇女子。
  
  不过随即嬴月儿就望见叶凌雪正神色寥落,痴痴的看着那窗外。她又不禁为母妃心疼,只道叶凌雪还是为长生道之事伤心?
  
  “母亲大人如是为难,月儿可以手下留情的。父王他说的话,也不是一定要办到不可。”
  
  “无需如此的,月儿你误会了。”
  
  叶凌雪哑然失笑,心想武安王府如今的局面,可真不能有一丁点的宽宏忍让。
  
  自己又岂能让夫君的那些敌人,有半点的侥幸之念?
  
  背叛了自己的师门,难道还能比自己的夫君,比她的孩子,比月儿她还重要?
  
  “我只是在想,这次恰好有月儿你在。否则我叶凌雪真不知该如何选择,到底是自己的母亲重要些,还是需更在意夫君与你弟弟一点?总觉是两难——”
  
  也幸亏有月儿,有夫君预做的安排,她无需去做那等痛苦万分的选择。
  
  嬴月儿则是释然,她凝神想了片刻,依然想不到什么劝慰的话,许久之后,才憋出了一句:“这次月儿必令外祖母平安归来!有月儿在,他们伤不到外祖母的。<>”
  
  话音落时,赢月儿才发现叶凌雪又昏睡了过去,她不禁有些恼火的盯了叶凌雪的肚腹一眼,心想这个小家伙,居然让娘亲她这么辛苦,实在可恼。等到弟弟出世之后,自己定要狠狠欺负他几次不可。
  
  ※※※※距离咸阳四千里外,嬴冲与神微澜赵宣觉等人的激战,却仍在继续。
  
  随着几人一追一逃,只短短一刻时间,很快就已出了庆阳郡的范围。
  
  塔尊庄寒天不敢往强者云集的雍秦之地方向逃遁,一则是有薛云凰的严令,不能在这个时候,将嬴冲引回咸阳;二则是形势所迫,即便不算那咸阳城内的始龙甲与黑龙道人,那边却还有着越倾云的‘黑龙卫’与白云观——那都是足以令静池剑斋功败垂成的势力。
  
  而那位秦皇与白云观观主玄光道人的态度,都无不倾向于武安郡王,援手被刺袭的武安郡王,亦是名正言顺。
  
  所以那咸阳城,非但不能救他性命,反而是一处死地。
  
  庄寒天此时就只能往东面逃遁,只需到达魏秦边境,或能为自己求得一线生机。
  
  可似他们这样的玄修,只需修为还未到内天地真正开辟完成之时,法力就仍有着极限。庄寒天在短短一个半时辰之内,疾奔一千五百里,却依旧没能将后方的翻羽龙驹甩开,身影也依然在嬴冲的神念锁定范围之内,二者相距不足五十里。
  
  此时反倒是他一身法力,近乎于干涸,此时只能靠着丹药之力强行支撑——
  
  此时更觉不妙的,却是墨灵赵宣觉与灭道仙子神微澜。随着时间的推移,二者都开始察觉到嬴冲的险恶用心。
  
  庄寒天的元力近乎干涸,可他们二者为迟滞嬴冲,亦在这短短一个半时辰内,亦是跨越了千五百里距离,又数十次对嬴冲出手,
  
  此时的情形,也不比庄寒天好上多少——
  
  赵宣觉隐有明悟,猜知这位秦武安王,只怕并非是无力将那庄寒天诛杀,而是故意如此,要引他们二人随之疾奔,损耗法力。甚至这位,可能还故意隐藏了部分实力,使他们大意轻心,欲罢不能。
  
  这次的‘追袭’,明是庄寒天,可其真正的目的,却是他与神微澜二人!
  
  可当猜透了嬴冲的打算之后,赵宣觉却并没什么恼意,反而感觉佩服,
  
  心想这位秦武安王,真不愧是当世兵法大家,将用兵之法,引入厮杀搏战中,实是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神小妞,我说你那师姐神火仙子,还要多久才到?这样下去,可不太妙?”
  
  神微澜身居墨甲之内,微微蹙眉,有心不答。可随即就想及此时局面,只能与这邪魔同心合力,便语气冰冷冷答着:“师姐掌有伪圣器灵火天舟,最多半个时辰就可赶至!”
  
  “半个时辰?”
  
  赵宣觉只觉牙酸,心想半个时辰之后,那庄寒天的尸骨只怕早就已寒透。他赵宣觉的一身真元,如今已只剩三成,只怕也前景不妙。
  
  不过他随即就见那嬴冲前方的一座小山丘上,赫然出现了五尊墨甲,十余位玄修。
  
  墨甲都是仙元级别,内中的武修,气机也很是不弱。而那十余位玄修,则是结成了一座法阵,亦显出不俗威势。
  
  赵宣觉看出那五人,都是镇国层次的武修,其中最核心的一位,更是上镇国层次。而那十余修士,最低的也是小天位。
  
  ——这实力也很是不俗,可见那静池剑斋为救援庄寒天,确实是花了些心思的。
  
  需知这三年来因天下格局大变,镇国与上镇国级的人物,已经越来越少。那些有着足够资质,却因墨甲法器的限制,只能屈居镇国层次的人物,几乎都被各家收罗武装。
  
  这使得伪镇国到上镇国这一层级,几乎出现了断层。只有那些本身就有着上好墨甲与传承之人,以及那些独立于各势力之外的散修,实力依然保持在这个层级。
  
  静池剑斋能将这些人聚拢过来,就只为阻截嬴冲,分明已是不惜代价。
  
  只是赵宣觉的眼中,却透出了几分忧意。他在想这些人,能否成功将嬴冲截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纨绔邪皇》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七零九章 追亡逐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