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叶案首威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书名:庶子风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时间机器  纳尼亚传奇7:最后之战  纳尼亚传奇6:魔法师的外甥  纳尼亚传奇5:能言马与男孩  纳尼亚传奇4:银椅  纳尼亚传奇2:凯斯宾王子  纳尼亚传奇3:黎明踏浪号  檀香刑  中国大历史  千岁兰  特奎拉日升  谋生之道  

  叶春秋淡笑道:“方才说了,是梦中偶得。”光脑那儿抄的,应当算是梦中偶得吧。
  叶辰良不信,他脸色铁青:“怎么可能,这词意境如此悠远,若无感悟,怎么作得出?什么梦中偶得,春秋,是不是你抄的?”
  叶春秋耸耸肩:“堂兄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权当是抄的好了。”
  叶辰良气得咬牙切齿。
  不过他却被叶老叔公转手卖了数钱,叶老叔公捻着山羊胡须道:“老夫也算是遍览诗词,不曾见过这首《临江仙》。”
  其他人纷纷道:“是啊,是啊,不曾听说过,如此好的词,若是此前有人作出来,早就脍炙人口了。”
  “春秋平时都在家里,极少出远门,去哪里抄?”
  还有人更加直接,道:“方才辰良所作的临江仙,词意是少年人要追求功名利禄,可是春秋这首,分明……分明……”
  后面的话没有说透,可是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后面的临江仙,本来就是打叶辰良脸皮专用啊,叶辰良说吾辈当努力,叶春秋的词说,乖,别闹了,是非成败转头空。叶辰良说我认真苦读,后面的词说,你丫脑子坏了,一壶浊酒喜相逢,叶辰良说我要金榜题名,后面的词说,渣渣,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你金榜题名个毛线。
  有人身躯一震,怎么可能叶辰良做一首词,叶春秋就恰好抄到一首前所未有的佳作来打他堂兄的脸,春秋有这好运气,我们为何没有?这……也太巧合了吧。
  叶辰良那铁青的脸顿时红了,虽然他百般想证明这是叶春秋抄袭,可是别人不信啊,偏偏叶春秋还一副‘好吧,我就是抄袭’的表情,可是那脸上的平淡,却又好像在嘲弄叶辰良,叶春秋越是承认,大家越是不信,叶辰良越是想证明,大家越是觉得叶春秋的才学惊为天人。
  天哪……
  叶辰良悲哀的发现,厅中的人再没有愿意多看一眼自己这个‘天子骄子’了,所有热切的目光都落在春秋的身上,仿佛自己和自己的词,都是粪土一样。
  他心里只好暗暗安慰自己:“他定然是有什么阴谋诡计,迟早会败露……”虽是这样想,一股悲凉涌上心头。他正待要说什么,却有人抢了他的话头:“春秋啊,有空去府上坐坐,我家几个孩子不成器,还望你指教他。”
  叶春秋带着亲切的笑容道:“刘叔客气,末学后进,其实作诗作词的事我也不懂,这词……抄来的。”
  哈哈……大家一起哄笑,太谦虚,太谦虚了,小小年纪,就这样谦虚,啧啧……回家揍那些没出息的熊孩子去,看看人家叶家的叶案首。
  叶辰良不甘心,铁青着脸道:“此词道尽人间沧桑,一个小小的孩子,怎么会作得出。”
  意思就是说,我写不出,叶春秋怎么写得出。他是气疯了,才说这样让人反感的话。
  叶春秋却是显然毫不在意地道:“堂兄,我本来就说这是抄来的啊。”
  叶辰良气得又要吐血,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胡说!”叶老叔公发话了,道:“不是抄的。”
  叶老叔公一下子抢了所有人的目光,却听叶老叔公道接着:“这首词,正是春秋他爹的生平写照,他爹也曾风光得意过,历经多少世事,人生大起大落,于是才有是非成败转头空,这……”
  于是许多人目光落在叶景的身上,有些炽热。
  莫不是叶景作的?叶春秋拿来活学活用?这让想要低调的叶景有点儿不太适应了。
  可是别人却是不这样想,心里琢磨,哎呀,那更加了不得,儿子是县案首,老子才高八斗,这爷俩咋不飞天呢?
  有个叶家的叔伯断然道:“反正不管,无论是谁作的,总是叶家大房作出来的,断不会有错。”
  态度很蛮横,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叶家的绝大多数人都不是傻子,这首词的版权,不归叶家归谁,春秋不懂事啊,他爹也糊涂,这么长脸的事还低调,我们还得仗着这首词出去吹吹牛呢,以后见到了文友、连襟什么的,也好有个吹嘘的资本,你看,我们叶家牛不牛,牛不牛,屁大的孩子都是案首,他老子都能做出这样的词,这是什么,这才是真正的诗书传家,是家教啊。
  此处……应有掌声。
  众人恍然大悟,刘甲长笑了:“哎呀呀,实在……实在……佩服,佩服。”
  “不愧是案首啊。”
  老太爷脸色红润,看着众人羡慕的目光,呵呵一笑,眼睛不忘狠狠瞪了叶辰良一眼,似乎觉得他有些多事,这是多好的一段佳话,你来煞什么风景。
  叶辰良如遭雷击,连大父对自己的态度,似乎都变得有些不同了,他立即意识到,词的版权无论是叶春秋还是叶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是叶家,否则自己就成了众矢之的。
  他灰头土脸,咬了咬牙,再不敢做声。
  一场酒宴,宾主尽欢而散,女眷们已经先回各房去了,叶春秋和叶景孤零零的顶着月色回房,叶景喝得半醉,叶春秋不得不搀着他。
  “儿啊……出息了啊,哈哈……案首,爹来问你,这案首是真的吗?那词是写给爹的吧,春秋懂事了,晓得疼爹了……”
  又走了几步,终于酒醒了一些,脚步也开始不那么踉跄了,叶景似乎也觉得方才这样不像话,便摆出案首他爹的态度出来:“春秋,不可自傲,要好好上进,将来才有大出息。”
  “春秋啊,爹不争气,可是你要争气,爹这辈子就把希望放在你的身上了。”
  叶春秋听得耳朵长出茧来了,不知觉的,就到了自家院落,送摇摇晃晃的叶景回房,叶春秋心道好险,还好中途出了这么多事,否则老爹肯定要瞎捉摸狎妓的事,他若是知道,这狎妓的事是因自己而起,估计自己是难逃挨揍的节奏了。
  回到房中,叶春秋倒是兴奋得没有睡意。
  中了案首,若说不高兴那是假的,他能感受到,一个小小的县案首出来,顿时所有人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同,比如老太公,眼中已经不再那样冷漠,比如羡慕嫉妒恨的二叔,比如喝得一塌糊涂的三叔,还有……其他的远亲近邻。
  呼……万里长征才走了第一步,不可自满。
  其实对叶春秋来说,最重要的是光脑在科举中的效果,既然县试有用,那么府试……院试……乡试……会试……
  叶春秋不敢想啊。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两世为人地叶春秋怎会不明白,功名在这个时代对于一个人有多大的作用。
  深吸一口气,反正睡不着了,练字。
  他抖擞精神,脑子里依然还回荡着方才许多人的喝彩和夸耀,那不可置信的眼眸聚焦在自己身上,还有二叔与大兄铁青着脸的样子。
  哈哈……铺开了白纸,叶春秋下笔。
  因着这几日筹备着去县里见县令,这几乎是童生们的殊荣,所谓的过堂,其实就有面试的意思在,叶家对此格外的看重。
  准备了两日,老太公那儿送了一身剪裁合体的衣衫来。
  虽然没有说什么,不过这位叶家真正的一家之主,似乎对叶春秋这个私生子的态度有了一点松动,在这个家里,老太公就是土皇帝,决定着一大家子的人的命运,至少现在来说,老太公对自己的态度十分重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庶子风流》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子风流第十八章:叶案首威武》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庶子风流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子风流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