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虎狼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书名:庶子风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最强升级  蒙古帝国3·煌煌盛世  蒙古帝国2·狂飙西进  蒙古帝国1·狼性征服  乱世枭雄1·风起云涌  裂国·大王图  古星图之谜  大耍儿之西城风云  一寸河山一寸血2·华北风云  一寸河山一寸血1·长城以北  德云日记2·师徒三十六计  德云日记·我给师傅开车  

  住在河东的草庐里,生活总有诸多的不便,尤其是那赵大虎夫妇,总是打得惊天动地,让叶春秋睡觉都不安生。
  隔三差五,叶家便会送一些东西来,叶三近来倒是和庄客们打得火热,叶春秋也懒得理会这些,他心思在府试上,所以也不再走动,更懒得去那桃园。
  可是等到第三日的下午,桃园那儿却是来了人,正是那个起初嘲笑叶春秋的仆役,那仆役提了些礼物来,口称:“小人见过春秋公子,春秋公子还在苦读吗?我家老爷日夜盼着春秋少爷去桃园,不知春秋少爷什么时候有闲?”
  叶春秋已经将这事忘了,不曾想那个老者居然还惦记着自己,他不禁苦笑,道:“我要读书,开考在即,若是我爹晓得我在这与人下棋较技,非要打死我不可。”
  那仆役顿时脸色阴沉下来,老爷那残局,却是无论如何都解不开,已经到了日思夜想的地步,就盼着和这个少年再试试,现在人家不来,还说自己有正事要做,尼玛,你早干嘛去了,当初赶你走的时候,你不是非要赖着和老爷研究棋艺吗?
  “这……只需抽空一见就好,耽误不了多少时候的。”仆役苦着脸,可怜巴巴地看叶春秋。
  叶春秋摇头道:“这可不成,若是府试中了还好,若是不中,族亲们岂不是要怪在你家老爷身上,说你家老爷荒废了我的学业?”
  仆役忍不住失望起来,只好泱泱道:“那么就叨扰了,告辞。”
  他一脸失望地出了庐舍,口里忍不住咕哝几句:“神气什么,你以为你们叶家……”
  他哪里晓得,自己的一句牢骚话,却被草庐里的叶春秋听了个真切。
  这人嘴真贱,不去会晤你家老爷,就要口出恶言,人品败坏啊。
  一念至此,叶春秋坐不住了,推开柴门,叫住那仆役:“且慢。”
  仆役本是要走,听叶春秋叫住他,忙是兴冲冲地回来:“春秋少爷……莫非……”
  叶春秋眼睛带着几分冷然地看着他,他最讨厌这种狗眼看人低的恶奴,道:“你家老爷既是盼着与我切磋棋艺,奈何我却无法亲自登门请益,不妨这样,我画几幅残局,与你家老爷看看。”
  仆役精神一震,这姓叶的不肯去,回去确实不好交代,现在叶春秋肯用书信来切磋,总算能给老爷一点安慰,于是喜滋滋地道:“这样最好,有劳春秋少爷了。”
  叶春秋心里想笑,你这个笨蛋,本来你家老爷就因为一个残局要死要活、茶饭不思,现在再给他几副残局,这分明是虎狼药啊,你居然还很开心,真以为捡了什么便宜吗?
  没文化……真可怕啊。
  当然……让你这恶仆记住一点教训也好。
  叶春秋二话不说,回到草庐准备好笔墨纸砚,画出几幅残局来,又修书一封,书信之中自然客气无比,只说自己惭愧,不能当面请益,还望见谅云云。
  坑人归坑人,可是礼数却是要周全的。
  将书信交给那恶仆,恶仆喜笑颜开,忙不迭的致谢,便兴冲冲地告辞而去。
  …………
  次日一清早,叶春秋打着哈哈起来,今儿倒是难得,住在附近的赵大虎夫妇居然没有争吵,叶春秋日上三竿才起来。
  他洗漱之后,远远看到远处阡陌处有几个壮丁抬着藤轿徐徐而来,等藤轿走近了,那老者从停下的轿里出来,老者一脸疲惫,眼窝深陷,显然这几日都没有睡好,他看到了草庐前洗漱的叶春秋,眼睛一亮,忙是上前道:“可是叶贤侄吗?叶贤侄功课作得如何?噢……老夫只是途经此地,顺路来看看。”
  还途径此地……叶春秋心里想笑。老先生的来意,叶春秋当然懂,本来一个残局就已经让他神魂颠倒,现在又送了几副去,只怕这个时候,老先生已经要疯了。
  叶春秋一脸惊讶的样子道:“先生远道而来,小子未能远迎,实在该死。”
  老者无语,这少年客客气气,却总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热络不起来,他讪讪道:“不知贤侄现在有闲吗?不妨你我对弈一局。”
  “啊……”叶春秋一副惊讶和遗憾的样子,道:“我还要看书,府试越来越近,小子心里实在没底,不过……”他为难地继续道:“不过若是先生当真要下,小子作为后生晚辈,即便偶尔荒废一些学业,也该奉陪的。”
  话说得很好听,却是一枚十足的软钉子,你要下棋是吗?没关系,我不读书了,陪你下好不好?
  有诚意吗?当然很有诚意。
  只是……老者的老脸不禁抽搐,他一个大老爷们,好意思让人家一个少年读书人不务正业,陪着自己下棋?
  传出去是会让人戳脊梁骨的,老者讪讪道:“啊……不必……不必……老夫也不过随口一说而已,你好生读书,不要辜负了你家父兄祖辈的期望,老夫方才说了,只是途径此地,呃…举业要紧。”
  他口里这样说,却是挪不动步,心里痒啊,满脑子都是那一副副的残局,让他欲罢不能。
  偏偏又不好叨扰,最后咬咬牙道:“好生用功,老夫还要拜访故友,告辞。”
  他泱泱而去,心里五味杂陈,满是遗憾。
  叶春秋反而有些不忍了,他没有痴迷过什么,却是知道像那种沉迷于某种爱好之人的心情,叶春秋差点想要将老者叫住,那去远的老者却被那随身带着的恶仆搀住,恶仆道:“老爷,这叶家的……”
  后头的话听不甚清了,叶春秋却也晓得那人嘴里吐不出好话,心里禁不住一笑,肚子饿了,还是果腹要紧,他家老爷能不能解得开那些残局,和我有什么关系?
  ……
  老者已上了藤轿,脸上郁郁不乐,有一种抓狂的冲动,看着那少年已回了庐舍,晓得今日是要空手而归了,哎……今夜看来又要苦思冥想一阵了,念及于此,心里莫名烦躁,为什么就解不开呢,不如……
  他心念一动,道:“来福。”
  “老爷有什么吩咐。”
  老者坐在轿里掸了掸自己孝服上的灰尘,不露声色地道:“打道回府,噢,这几日,你去南京一趟,老夫要修书一封,与松山兄讨教一下棋艺。”
  来福忙道:“是。”他心里知道,老爷这是无计可施,只好寻自己的棋友协助了,想到那少年居然用几副残局让自己老爷茶饭不思,他心里不禁有些恼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庶子风流》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子风流第三十章:虎狼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庶子风流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子风流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