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欺人太甚

类别:玄幻奇幻 作者:剑气凌天 书名:神武破天机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九尾美狐赖上我  逆天仙尊2  仙界独尊  万古神帝  主角猎杀者  英雄联盟之开挂直播系统  单兵为王  异常生物见闻录  荡寇志  哑舍3  哑舍2  哑舍1  

  练武厅里:
  武破天刚刚修练了一个段落,深长地吐了一口浊气,他双臂上举然后突然下压,全身肌肉完全放松,舒展着自己的身体、筋骨……
  噼里
  啪啦
  啪啪
  随着他不断地舒展着自己的身体,一阵阵骨节的鸣响声,在练武厅里回响着,感觉着身体每一天都在不断地进步,肌肉骨骼时时都向着强大迈进,他嘴角微翘、脸上漾起一丝开心的微笑。
  突然,练武厅外传来了一阵急急的少女呼喊声:
  “少爷、少爷,不好啦……”
  正在他暗自得意的时候,一名身着水红色长裙的美少女急急地叫声打断了他小小的YY,看到少女那急匆匆地样子,他轻声问道:
  “怎么了,忆莲?”
  少女忆莲,比武破天大三岁,今年已经十八岁了,是管家福伯的独生女儿,因她娘阿莲在生她时难产死了,福伯便为女儿取名忆莲,并从此终身不娶,把一生的心血都放在哺育女儿和打理武家庄的事务上。
  这福伯在武家庄是个好管家,在家里是个好父亲!
  “前厅里来了三个人,庄主正在前厅接待他们,他要我喊你过去,那三人一付趾高气扬样子,我看了心里很不舒服。”
  忆莲皱了皱眉,脸色绯红地望着武破天的脸,似在寻找什么秘密似的,好一会儿才惊讶地道:
  “少爷,你,你……”
  说完忆莲脸上无来由地一红,羞怯怯的、再也不敢看他。
  “噢,我、我咋了,忆莲?那三人你认识么?”
  他一边问着话,一边不住地向自己的身体四周看,还摸了一把自己的脸,没发现什么,这丫头今天咋了?
  忆莲并不朝他看,只是红着脸、低着头羞涩地回答道:“不认识,听我爹说好象有个叫吴习伍的。”
  “吴习伍?”
  武破天双眼一瞪,反问了一句。
  “是的。”
  “哼,我们走!”
  武破天听了这个名字,脸色立即阴沉了起来,语气也是少有的阴冷,把忆莲都吓得在一旁不敢出声了。
  二人来到前厅,忆莲并没有跟进来,只是站在厅外侍候着。武破天一步迈入大厅,看到坐在大厅客位上端着茶杯,摇着二郎腿一脸神情倨傲的三人,他脸色阴阴地问武天赐道:
  “爹,你喊我来前厅有事么?”
  他爹爹武天赐并没有说话,只是朝那三个人看了一眼。
  武破天转头扫了一眼客座上喝茶的三人,他只认识吴习武一人,其他二人他并不认识。
  其中一人穿着一身蓝色长衫,梳着个分背头,四十左右的年纪,天气并不炎热可他手上却拿着一把折扇,轻轻地摇啊摇,显得悠闲而得意,长长的马脸之上镶嵌着一双放着冷光的眸子,直鼻阔嘴,唇形削薄,显得有几许刻毒的神情;
  另一人是个管家模样,戴着一顶西瓜皮帽子,身穿暗红底碎花长衫,身材矮胖,脸带圆形,看衣着打扮显得很是俗气,而一双眼睛却如一对蛇瞳,放着阴森森的冷光,蒜头鼻子,一张嘴巴油乎乎的,仿若好长时间没有洗过了;
  那吴习伍他就非常了解了,这是一个一无是处的武院教员,是他在破天武院的导师,而且是一个向着王,孟二家的,彻头彻尾的走狗,欺软怕硬的软蛋,全靠着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八面逢迎,左右逢源。
  自己那天险些被王子强与孟启等人打死,与他的放纵不管有很大的关系,说不定还是他在暗中怂恿起衅的!
  想到这里,武破天的脸上是霜刀冰剑,眼神冰冷地看着这三个趾高气扬、小人得志的家伙,他并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冷眼看着对面的三人,这样子,客厅里的气氛就显得相当地不容洽,冰冷压抑的气息渐渐冰寒得让人发抖。
  这时,那吴习伍干咳了二声,阴笑着打破僵局道:
  “嘿嘿,武破天,你的伤势好些了么?”
  武破天鄙夷地盯着他说道:
  “怎么,你是看我没被他们打死不爽是吧,你的问候是否太迟了一些,我的吴导师?我好象都被打了半个月了吧,是不是我没有死,让很多人心里不安啊?”
  “唉、哎……”
  吴习伍听了这话不好多说,只好讪笑着‘嗯嗯唉唉’了几声,心中却奇怪地想道:
  “这小子以前对我从来都是唯唯诺诺、服服帖帖,今天咋跟吃了火药似的,莫非他知道是我在背后使坏不成?”
  想到这里,他还警惕地朝武破天瞄了一眼。
  这时他旁边的那人似是起身想要说什么,吴习伍马上为身边的二人介绍道:“我来介绍一下,我右边这位是王家的二管家,名叫孙不提孙管家,左边的这位是孟家家主的入幕之宾,名叫范学广,在孟家说话很有分量,他们今天来是……”
  这时左边摇着折扇的那位叫范学广的中年人打断了吴习伍的介绍,高昂着头,学着公鸡打鸣的样子,神气十足地自我介绍道:
  “敝人范学广,承蒙孟家主的看重,添为其入幕之宾,倒是说得起几分话,我这次来是为孟家的孟启打伤了武破天来赔礼道歉的,武家主,真是对不起了,嘿嘿!”
  这范学广一脸倨傲,说话的声音还真有点象公鸡打鸣似的,清亮而尖利,听了这声音,武破天心中有想笑的冲动。
  而这人虽然口中说着道歉的话,可话里话外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那一付飞扬跋扈的样子还真是有点欠扁。
  武破天看着他紧皱了几下眉头,冷笑道:“嘿嘿,光是口头上赔礼道歉就行了,孟家主没说有什么赔偿么?哼,不过光是嘴上说说这些屁话就不必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只是我要说一句的就是:凌人者人自凌之,辱人者人自辱之!范先生回去后请转告孟启以及孟家主一声:恶人自有恶人磨,让他们自求多福吧!”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范学广阴沉着脸冷厉地追问道。
  “就是刚才说的意思啊,你不是学识广博么,难道这么简单的话都听不明白,要不、我再教你一遍,行不?”
  这时,那王家的二管家孙不提忙打圆场道:
  “范兄,算了,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武家主,我们这次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下你们武家生意场上的事情的。”
  他见武庄王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便自言自语地道:
  “现在你们武家是严重的人手不足,很多生意都做不转,可否我们三家联盟,利益均沾,这样你们武家便可坐想其成,我们也可以得些利益,这是两全其美的大好事,武庄主你看如何?”说完他看了一下武家父子二人脸色之后,又再补充道:
  “而且我们这次来,就是代表两家家主的意思,武庄主,熟话说得好:得放手时且放手啊,你说对不?”
  听到这里,武破天心里大是不爽,不待他父亲武天赐回话,他便伸出食指、点着孙不提的鼻子尖破口大骂道:
  “你这是放屁,简直是放你娘的臭狗屁。真是欺人太甚!”
  接着他寒着脸声色俱厉地道:
  “我们武家的生意臭了烂了,与王、孟两家有何关系?想要赤果果的吞噬我们武家的生意与财产,还打着要联盟的晃子,想空手套白狼,那简直是做梦!哼!真是一群既想当****又要立牌坊虚伪货色,想得可真美啊,你们真要想和我武家斗就划下道来,谁怕谁啊?”
  “小子,你嘴里放干净点,你骂谁放屁?”
  孙不提恶狠狠、阴森森地追问道,那神情是极为倨傲,仿佛普天之下他便是这个天下的主宰似的。
  “我骂的是你孙不提啊,不是你还会有谁,刚才这里还有谁放屁了么?”
  武破天极不客气回敬道。
  “你个小畜牲,真是缺教养,这是谈判,你骂什么人?”
  “就骂你了,咋样?我不仅骂你,还想打你呢,不信你再说一句我没教养试试看?”
  “我懒得理你,真是没教养!”
  叭…
  叭……
  武破天立即飘身上前,身如幻影,给了孙不提两个耳光,打得他一张嘴立即肿起老高,牙龈血立刻就流了出来,一口浓血吐出后竟然还连带出一口板牙来……
  这下孙不提不干了,他也是学了武功的,飞羽大陆没学过武功的人少之又少,无论男女老少都有武功在身,不然你若是出门在外必然会寸步难行。
  他马上飞奔过来想和武破天扭打在一起,哪知武破天见他冲了过来却陡地奋起一脚,狠狠地朝着他的肚子上踢去,这一脚又快又狠,对方就是想躲也躲不开,孙不提受此重击,刚刚喝的茶水和着吃进肚子里的饭沫儿,一古脑儿地呕吐了出来。
  他嘶声力竭地大吼道:
  “小子,我、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接着他一口气没出赢,人朝地上一倒,竟然昏了过去。
  “哼,欺负我武家,就是这个下场!告诉你们家主,这只是利息,在道上混的,太欺负人了迟早是要还的!”
  武破天声色俱厉地大喝道:
  “现在快我给滚出去!”
  这时吴习伍见武破天把孙不提一脚踢昏了,便大声吼道:“武破天,你太不象话了,有你这样霸道的么?”
  “给我滚,武家不欢迎你这条王、孟两家的走狗,我武破天更不愿意看到你这一无是处的卑鄙小人,快滚!”
  这时吴习伍仗着他是武院的导师,以为自己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还想拉着武破天想要评理。
  “我说了,让你快滚,我数到三,如果你还不快滚,我会一脚将你踢出门外,快滚,我武家庄不欢迎你!”
  武破天如杀神一般地厉声大喝道,其神态凶厉中带着威严,显得甚是威风凛然,让吴习武也是心中暗惊。
  一
  二
  三
  轰……叭……
  哎哟……
  “三”字的音节刚落,见吴习伍还没有动身的意思,武破天突出一脚,真的将他踢出了门外,‘叭’地一声掉在地上还嗑掉了一口门牙,他在地上牙齿漏风地大吼道:
  “武破天,我要开除你,我要将你从武院除名!”
  “切!别在自己脸上贴金了,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有这个资格么,别忘了,你只是一条狗而已!”
  结果吴习伍与范学广抬着孙不提,灰溜溜地滚出了武家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神武破天机》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神武破天机第五章 欺人太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神武破天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神武破天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