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劫匪、美人

类别:玄幻奇幻 作者:剑气凌天 书名:神武破天机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最漫长的抵抗  古董局中局2·清明上河图之谜  骨怨:《西游记》里的恐怖  矮油,史上最拉轰的笑话来啦  新恋爱时代  云荒往世书·云散高唐  逝雪  北京教父  秘密花园  捣蛋鬼日记  毛毛  大谋小计五十年·诸葛亮传5  

  习武很难,除了常人说的穷文富武,需要大量的金钱,才能修出一个猛人之外,要想出人头地就更难了,而练功又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句话虽然略有夸张,但也揭示了练武之人必须要每日坚持锤炼肉身,打熬筋骨,强壮血气,来不得半点的虚假……
  更重要的是,修到后来,越是功力高深之时,越是要悟性,所谓悟性便是练武人所说的天赋,光靠勤奋已没有半点用处。
  所以,武破天夺得整个破天城的冠军之后,几乎全城所有大大小小的家族家主都来道贺恭喜,他们都知道一个道理:
  能够以冠军的身份进入高级武院的人,从高级武院毕业出来,必定会修到武师级以上,若是天份好的话,假以时日,武破天就是整个破天城的第一个武王,而武王的存在,是在整个龙傲帝国也是屈指可数的人物,包括高级武院的校长在内总共加起来不到三十人。
  因此,以前有很多瞧不上武家的人,也来恭贺武破天晋级冠军,想与武家拉好关系,这是关系到他们家族今后的前途与命运的大事情,这是半点也马虎不得。
  对于这些应酬,武破天感到非常厌倦,几天之后他一律推给福伯与父亲接待,自己要么在练武厅里修练,要么与姐姐秀莲逛逛街,观赏一下风景,如此过了三天,他便实在呆不下去了。
  夺得冠军后的第七天,他便在房间里留下了一张便条之后,带上小金与小白,直趋极西的望断云天山脉。
  一路上,武破天也不急着赶路,而是与玄阳子谈论练武之精髓,当谈到最近几场大战之时,他对玄阳子师父说道:
  “师父,我发现在对敌之时,还是有一件象样的兵器为好,这个很关健,我最后斗那王子威时,感觉到相当棘手,总是打不破他的乌龟壳,如果有一件象样的兵器的话,那结果就会是另一种局面了,所以我认为还是要学会一样兵器的使用方法。”
  “噢,你发现了?”
  玄阳子兴奋地问道。
  “是的,当时我就有这种感觉。”
  “那你想使用什么兵器呢,兵器可是有很多种,当年我也就学了十种兵器的使用方法,但愿你不会选择一种我也不会的吧,呵呵……”
  玄阳子呵呵地笑道。
  “嘿嘿……应该不会,我考虑了几天,其它的奇门兵器我也不熟,最常见的就是刀、剑、枪、棍、鞭这五样兵器,刀为兵器之帅;剑为兵器之君;枪为兵器之王,棍为兵器之始;鞭乃兵器之龙。
  使刀之人性必狂,暴发力极强,于我不适合;剑为兵中之君倒是适合我,但我稍嫌其轻而短,没有霸气,唯一的好处便是锋利;棍与鞭就更不适合我了,考虑再三,我还是选择枪,既有剑的锋利,又有棍的霸气,却没有鞭的柔弱,五样兵器之中,枪是我的首选。
  玄阳子听了之后略有点意外地道:
  “听了你的一番话,看来你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才选择枪的,其实你选择剑最是适合的,剑不是靠轻重来战斗的,它的威力在于锋利的剑气、剑罡决胜负,既然你选择了枪,那就枪吧!”
  “那枪法师傅有最厉害的么?垃圾枪法学了也没什么用,学艺之初在未融会贯通之前还是要以枪法的好坏取胜,您说是么?”武破天有点担心地问道。
  玄阳子略一思量道:
  “当年在华夏的时候,我便有一好友是当时的枪神,以一杆金枪打遍整个大江南北无敌手,除了靠个人的机敏与扎实的武学功底之外,便是靠一套千变万化的枪法,我便把这好友的枪法传授给你吧,哎……也不知道现在我那好友是否后继有人?”
  接着他的手向前一伸,抵住武破天的眉心,口中说道:
  “这套枪法的名字叫---追魂锁魄枪!一共三招枪法,每招三十六式,你若是修到三招化一,便为枪王,一招化无便为枪神,当年我那老友便修到了枪神的地步。”
  武破天听了惊讶道:
  “三招化为一招,一招化为无招?以无招胜有招,这枪法果然是可以融合的,看来我的龙虎之招与炫神无影腿法应该也是可以合并的,只是这个过程很漫长需要极高的悟性而已!”
  “对头,你能理解到这点,说明你开始开窍了,呵呵……”
  玄阳子话一说完,武破天便感觉到眉心一痛,一段玄奥的心法口诀与无数的图像光影,还有一套用枪时的神奇步法,便印入了武破天的脑子里,那段口诀的开头是:
  “凌、霸、猛、破乃用枪之四字真诀,一枪在手我即为祖,棍扫八荒六合、枪破天地牢笼,紧提丹田气一口,万马千军……”
  半个时辰之后,武破天紧闭的双眼睁了开来。
  他嘴里喃喃地念叨着:
  “威风,霸气,凌厉,好枪法,若有一枪在手,我必威凌天下!”
  玄阳子听了呵呵一笑道:
  “前面不到百里远便是倚天城,破天,不如到城里选购一杆合意的枪吧,这倚天城便是以制造兵器而著名的。”
  “好!”
  好字一出口,武破天便收拾好心情,瞧了一下这莽莽群山之中也是人烟稀少,便运起鬼影蛇行百变轻功,向着倚天城赶去。
  可行了约三十里地,耳中便听到了一阵刀兵之声,还有不时传来几声受伤之后凄惨的哀嚎声,他耳根一动道:
  “师傅,前面好象有人战斗,我潜过去看看,也好学习学习别人对战时的经验,你看可好?”
  “想去就去吧,只是要量力而行,不要恃强凌弱即可,呵呵,我要开始沉睡了,没事你不要叫醒我。”
  玄阳子懒洋洋地回答着,一付有气无力的样子,声音渐渐弱小,仿佛他的人马上便会就此睡过去了一般。
  这师傅近一段时间怎么了,不会是教我习武累着了吧,咋动不动就来一个沉睡呢?我记得他告诉过我:灵魂沉睡是修练补充魂力,难道师傅真的很累,莫非教我修武的过程有很大的灵魂消耗么?
  武破天胡乱思量了一阵,实在想不明白,便丢下来暂时不管,因为前面传来了一阵阵更加凄惨的痛叫声,让他心里痒痒的。
  他将鬼影蛇行轻功运至极限,无声无息地潜行到了打斗的现场约一百步远,便选择了一个既隐蔽又可观看到场中打斗情景的隐匿之所,饶有兴趣地观看起来,观看之中他还将自己的气血流速与呼吸都控制得减缓了许多,以免被其中的高手发现而受到无枉之灾。
  藏匿好身形之后,他定睛朝着前方打斗的双方一看:
  见是一队约三十人左右的蒙面黑衣人在打劫一个商队,而这个商队规模很大,有近三十辆运货的马车,还有其它的载人的马车加起来有近五十辆车子,长长的如一条长龙一般停靠在官道旁边。
  现在押运商品的所有人都操起了武器,群起反抗,场中杀伐之声是越来越激烈了……
  惊呼、哀嚎、惨叫之声此起彼伏!
  远远地只听一管家模样的老者怒喝道:
  “哪来的狗贼,竟敢打起我长岛家族的主意,识相的给我快快滚开,已过之事我们不予追究,若是再敢纠缠下去,老夫将命所有长岛家族的儿郎杀无赦!”
  “嘿嘿,长青老匹夫,你还真以为我们是怕了长岛家族么,哼,告诉你吧,我们便是因此而来,区区一个长岛家族并不放在我等眼内,交出长岛青霜,我等自会离开!”
  蒙面人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人一边挥剑激斗,一边与叫长青的管家交涉着,武破天看了看那人激战的情形,心中猜测着,那人的功力应该在武士中期左右,只是他的声音听来闷闷的,显然是闷着噪子变了声音,怕被对方轻而易举地认出来。
  这一队黑衣人个个只露出一双眼睛与两个鼻孔,全都是青衣短靠装束,黑布包头、蒙面,人手一把倚天城打造的三尺三寸三分长的阔叶剑,个个都在三十左右上下,很显然,这队蒙面黑衣人是一个家族的精英人员,他们要虏掠一个叫长岛青霜的女人,一定很重要。
  “交出长岛青霜,可惜她不在这里啊?”
  那叫长青的老者高声说道。
  “哼,你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看来你们是不想活了,那第十二辆货车中坐着不是长岛青霜又是谁?”
  桀桀桀……
  “连这个你们也知道?看来你们的消失很灵通的嘛,既然如此今日便不会善了,那你们就去死吧!”
  那叫长青的老者“桀桀桀”一阵让人起鸡皮疙瘩的阴笑之后,陡地加大声音冷厉地大声喝道:
  “长岛家族的儿郎们,杀,一个不留!”
  杀
  杀
  杀
  ……
  那老者一声大喝后,操起一把鬼头大刀,当先冲向那蒙面的领头者,手中一道雪白的刀光一闪而过,将空气都割裂成了二半,那一条雪白的光线,以闪电般的速度直向领头的蒙面人闪去。
  这时,从十二号马车之上,一阵香风过处,无声无息地露出了一个身穿紫色罗衫的少女,她长裙拽地、飘然如仙地走了出来。
  白晰的双手裸露在阳光之下闪烁着莹白的光泽,用仙肌玉骨来形容毫不为过,那不足盈盈一握的纤腰,在走动之间微微轻摇,如风摆柳絮,一双剪水双瞳里含着冷意,配上一付月牙眉儿,如两轮清冷的上弦月高挂在双瞳之上,有说不出的清冷意味,朱唇轻启间露出了她那如编贝般雪白的糯米牙儿,那如莺鸣似的清脆、婉转的声音也随之从檀口中响起:
  “你们是黄石城弓长家族的人吧,弓长家的少主可在?”只是在她问话之时,那美艳绝伦的面容上,却泛出了森森地寒气!
  而这时的武破天在百米远处,看到紫衫少女的出场之后,直疑她是冰雪仙女下凡,竟然一下子痴了……
  脑子中只有一个念想:这少女好美呀……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神武破天机》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神武破天机第二章 劫匪、美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神武破天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神武破天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