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若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顾漫 书名:何以笙箫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大房地产商  市长秘书  驻京办主任  直捣蜂窝的女孩  玩火的女孩  最后一个道士3  最后一个道士2  蚂蚁时代Ⅱ  中国图书史话  入土不安  夜不语诡秘档案601·亡灵包裹  夜不语诡秘档案506·血菩萨  
    第七章若即1
      新一期《秀色》已经发行,封面上笑得志得意满的年轻男子是建筑届的新秀,近两年他在国际设计展上得了不少大奖,声名正隆。
      “可惜啊,就是不够帅。”小红无限遗憾地评论。
      “那个何律师帅啊,可惜就是有人采访不到。”阿梅大声说。
      “阿梅你别这么说。”小红有些受不了她的尖刻,“忆静已经尽力了。”
      默笙恰好走到她们那块,听到这些不由看向陶忆静,她正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低头安静地写着文案,并不理会别人。
      默笙突然有点心虚,又有点内疚。
      “阿笙阿笙。”小红突然想起什么,谄媚地摇起她的手臂,“我们朋友一场,一点儿小忙你不会不帮的吧?”
      默笙立刻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小心翼翼地问:“小红,你跟那个外科医生,嗯……有问题了?”不然怎么又要去相亲。
      “讨厌!你想到哪里去了!”小红嗔叫,双手捧着脸,一副人家现在好甜蜜的样子,“是这个啦!”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张大得有点夸张的纸,哗的一声在她面前抖开,“看清楚了没?”
      清楚了,也晕了。纸的最上面居中写着“采购清单”四个大字,下面密密麻麻列着各种牌子的衣服、鞋子、化妆品……还有数码摄像机?
      真是五花八门,默笙看得眼花。“小红,最近物价要上涨吗?”这简直是“抢购清单”嘛!
      “嘿嘿,不是决定你和陈姐她们去香港吗?别转移话题,一句话,说,带不带?”
      消息传得真快,默笙叹了口气:“有什么好处?”
      下班后,小红的那位程医生请客吃饭,饭桌上小红不断地提醒她:“阿笙,你知道什么叫吃人的嘴短的哦?”
      默笙哭笑不得:“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拿东西拿到‘手软’的。不过,小红……”默笙凑到她耳边,悄悄地说,“你不要保持淑女形象了吗?”
      哎呀!她又忘记了!小红反射地挺腰坐直,收起一副讨债的嘴脸,扯出弧度完美的微笑。默笙看见那位举止优雅的程医生眸子里笑意不停闪动,他分明是早已发现,而且乐在其中。
      不由也一笑,小红终究与过去挥别。
      饭后独自回家,上了公车才发现自己搭错了车,这路车是开往她原来住的地方的,赶紧在下一站下车,看看表,七点都没到,也不急着回去了。
      逛了许久的超市,
      一会儿出来,手里多了份文件,看到她还在门口傻傻地杵着,他皱起英气的眉。
      “你不去上班?”
      “呃,就去了。”
      不知怎么的,默笙有些局促。第一次真实地意识到他们的关系不同了,而以后,都要这样,每天早晨,第一个看到的都是他……
      “我送你过去。”
      默笙跟在他后面走进电梯。“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事务所和杂志社,一南一北两个方向。
      以琛按下地下一楼停车场的按钮,淡淡地说:“我去X区法院,正好顺路。”
      “哦,那好。”原来是这样。
      车上,默笙想起问他:“你……昨天晚上回来的?”不然怎么会有文件掉在客房。
      “对。”以琛简略地回答,注意力都放在路况上。
      默笙抿唇:“什么时候……为什么不叫我?”
      “十一点多。”他微微不耐地回答,顿了一顿又说,“没有必要。”
      默笙眸光微微黯淡,转向车窗外的世界。现在正是上班的高峰期,路上堵得一塌糊涂……他们,也要这样一直堵下去吗?
      “以琛,中午你在X区的话,我们能不能一起吃饭?”
      以琛蓦地一动,转首,默笙正看着窗外,声音轻轻的,对着谁说?
      他转回视线,漠漠然的声音:“中午我应该不在。”
      事实上,早晨也不在。
      “以琛?”老袁铜铃大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推门走进事务所的人,学小女生用手把眼睛擦了又擦,“难道我的眼睛有问题,出现了幻觉?”
      “我看有问题的不止是眼睛。”以琛瞥了他一眼,走进办公室。
      大块头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面进来坐下:“昨天下午七点多跟你联系的时候你还在广州,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那时我正在机场。”以琛坐下翻开文件说。
      “事情都办好了?”
      “差不多。”
      他说差不多就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老袁有时候不得不佩服这个师弟,广州的事情要在一星期之内解决本来就嫌紧凑,现在他居然能提前一天完成,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昨天到家很晚了吧?干吗这么急,你今天再回来也不迟。”老袁嘀咕着说,“要不是知道你跟我一样是孤家寡人,我都要怀疑你是赶着回来陪老婆了。”
      第七章若即3
      本来在文件上匀速书写着的钢笔猛地一顿,在纸上划出重重的一道痕迹。
      以琛从文件中抬头,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老袁,如果我没记错,今天早上你要出庭。”_网
      美婷看到以琛从会议室出来,立刻把手里的资料递给他:“何律师,你要的资料我已经打印出来了。”
      “还有这个是C大百年校庆的邀请函,和向律师袁律师他们的一起寄来的,我帮你单独拿过来了。”
      “谢谢。”以琛颔首接过,翻开印着C大标志性建筑的精美邀请函,上面写着十一月十五日C大百年校庆。
      美婷抬头看看墙上的钟,五点四十。“何律师,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下班了。”
      “没什么事了,你可以走了。”
      “那我先走了。”美婷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突然想起,“何律师,刚刚你的手机响了好几次。”
      见当事人的时候没把手机带着,里面有两通未接电话。一通是另一个当事人打来,以琛立刻打回去,谈了几分钟,挂断。还有一通……手指按下绿色按钮。
      对方立刻接起。“以琛。”
      “什么事?”他的声音又稍嫌冷淡。
      “唔。”对方似乎被他的冷淡所阻,顿了顿才说,“以琛,我的钥匙找不到了。”
      她在马路对面等他,包搭在肩膀上,穿着大领子毛衣,低着头数着地上的格子。
      红灯。他停住脚步,远远地看着她。
      有很多东西没变。她还是喜欢穿毛衣,二十六七的人了仍然穿得像个学生。她等人的时候还是喜欢边等边数地上的砖格。
      那时候他就老是要让她等。
      有一次她等久了朝他发脾气:“我都数到
      微微垂下头,脸颊摩擦她柔软的脸颊,在外面睡了那么久,居然还是暖暖的。
      怀里的默笙突然不适地动了动,躲开他的触碰,以琛屏住呼吸,她醒了?
      而她却是自己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头往他怀里埋了埋,更深地睡去,浑然不知有人因为她小小的动静而心潮起伏。
      她……唉,以琛暗暗叹息,那越来越柔软的心情再也控制不住了。
      手肘推开卧室的门,把她放在床上,她在睡衣外面加了件开襟毛衣,以琛犹豫了一下,还是动手帮她脱掉,扣子一个一个解开,呼吸竟渐渐有点乱了。
      轻轻地托起她,把外衣从手臂中褪下,隔着睡衣,那背上柔软肌肤的触感也让他心跳快得不能自抑。
      扯过被子来帮她盖好,以琛迅速地起身走开。
      再待下去,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用某种方法吵醒她。
      在外面的卫生间清洗一下,以琛走向客房。经过主卧室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推开房门向床上看去。
      果然!
      被子只有一半在她身上,另一半拖在地上,一只脚大大方方地露在外面。
      短短十几分钟,就能睡成这样,看来以前她说自己睡相只是“有点差”真是太含蓄了。
      知道她睡相差,是唯一一起度过的那个冬天,默笙连连感冒,两个月里竟然感冒了五次。问她原因,开始怎么都不肯说,后来才很不好意思地开口:“我晚上睡觉睡相有点差,只是有点差哦,老是踢被子。在家里爸爸回来得晚,还能顺便帮我盖盖被子,这里就没人啦,老是睡到半夜捞被子,所以感冒也不能怪我。”说到后来,已经是一副感冒有理、与我无关的样子。
      现在看来,她的睡相岂止是有点差。
      以琛捞起半拖在床下的被子,帮她重新盖好。可刚一离手,她竟然一个翻身,被子又掉到床的另一边去了。
      第七章若即6
      什么睡癖!
      以琛伸手拉过被子,再一次把她盖得严严实实,有些冒火的眼光盯着睡得一派安然的默笙。
      她敢再踢一次试试,他一点也不介意彻夜纠正她的“睡姿”。
      可惜接下来,默笙一直睡得乖乖的,动都不动一下,最后还怕冷似的往被子里缩了缩。
      这种时候,即使是睡着的默笙也知道要识时务的。
      什么时候了?白天还是晚上?她怎么会睡在床上?
      从被窝里坐起来,脑子还不太清醒。默笙睡眼矇眬地下床,却到处找不到拖鞋。
      咦,到哪里去了?
      以琛从厨房出来,看到默笙穿着睡衣在客厅里一蹦一跳的,不由蹙眉:“你干什么?”
      “我的拖鞋……”看到了,在沙发那儿,再跳一下,达阵成功。
      穿好拖鞋抬头,就看到以琛用不赞同的目光瞪着她。
      “呃,我找拖鞋……”没来由的就心虚。
      “去换上衣服。”他硬邦邦地扔下几个字转身。
      低头一看自己一身睡衣,默笙脸一红。差点忘了,这个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换好衣服出来,以琛已经在吃早饭。默笙迟疑了一下,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看着桌上的清粥小菜,和以琛一起吃早餐……
      见她迟迟不动手,以琛抬眸:“吃不惯中式早餐?”
      “啊?不是。”从发呆中回神,快快地低头喝了一口。咦,居然很不错。
      “以琛……”
      仿佛知道她要问什么,以琛眼也不抬,平淡的口气:“附近买的。”
      “……味道很好。”
      “还可以。”以琛心不在焉地回一句。
      没话说了。默笙闷头喝粥,眼角瞥到一旁茶几上整理好的文件。
      “今天也要去事务所吗?”
      “嗯。”
      “很忙?”
      “还好。”事实上快忙疯了,而他会这么忙,完全是因为前些日子某人害他发神经。
      “哦。”
      低下去的语调终于引起了他的注意,看她喝粥,发丝都快垂进粥里了。
      他们,似乎是新婚。
      “你英文怎么样?”别开眼,以琛似乎漫不经心地问起。
      英文?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还可以啊,不过……四级还没有过。”去美国前第一次考四级,光荣的成绩——五十九。
      好意思提。
      “和我一起去。”以琛说。
      “呃?”默笙抬头惊讶的看着他,“去哪里?”
      “事务所,帮我翻译资料。”
      译不出来。
      默笙瞪着纸上的英文,没天理,国外那么多年白待了。
      问以琛?抬头看看,他好像很忙,不好打扰吧。
      安静的办公室里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以琛右手翻着文件,左手接起。
      “喂……我在事务所……不了,我今天恰好有事……”
      那边又说了什么,以琛笑起来:“老周,什么时候你也做起媒人来?”
      那边老周也是一肚子苦水:“还不是家里那位逼的,上次她来法院正好看到你,就一心想把外甥女介绍给你。我家老太婆别的嗜好没有,就喜欢做媒。不过说真的,小何,不是我帮自家人说话,我家老太婆的外甥女真的不错,学识相貌人品绝不亚于你,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以琛笑笑:“老周,难道你要我搞婚外情不成?”
      “什么婚外情?”老周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你说你结婚了?”叫出来后立刻又自己反驳,“别开玩笑了,任何人都有可能结婚了,就你何以琛不可能。”
      什么话,以琛失笑。
      挂了电话,以琛看向正在一旁埋头苦干的默笙。
      第七章若即7
      又咬笔头。
      屡教不改的坏习惯!
      以前做不出微积分就是这样,咬了一会就把作业推给他,讨好地看着他:“以琛……”
      可怜他一个读法律的,微积分学得比理工科的人还好。
      “以琛……”默笙实在译不出来了,抬头求助。
      唉!
      走到她身边,很习惯地把她手中的东西拿过来。“哪里?”
      “这里,这个怎么翻译?”
      mobiliapersonamsequuntur。
      动产随人。
      很专业的名词,拉丁语,她不会是正常的。
      他的气息很近,萦绕在她鼻间。默笙突然就想起以前一起上自习,以琛总是很一本正经地说:“默笙,不要坐我旁边。”
      “为什么啊?”就是跟他来上自习的啊。
      “会打扰到我。”
      有点难过,不过立刻举手发誓:“我保证不和你说话不出去买零食不动来动去……”
      结果没等她说完,以琛就一脸挫败地说:“你再安静也会打扰我!”
      什么嘛!当时气得她拿了书就气呼呼地跑了。
      不过,现在她好像有点明白了……
      因为他也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她身后,俯着身,清爽的男性气息包围着她,发丝轻轻摩擦在他的外套上,她的一抬头,就可能碰上他的下巴。
      脸莫名其妙地微微烫起来,他很打扰她……
      然后在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干什么前,她已经猛地站起跳开,头顶毫不留情地撞上某人的下巴。
      “你干什么?”以琛抚着撞痛的下巴,被她吓了一跳。
      “呃、我……”她哪能说,脸越烧越红,“……我、我想去吃饭。”
      说完就懊恼,什么借口啊,现在才……瞥了眼墙壁上的钟,十点半还不到。
      “现在?”以琛果然蹙眉。
      “嗯,是啊,早上没吃饱。”硬着头皮说到底了。
      瞥一眼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工作,再看眼前“饿”得神情有点怪异的默笙,以琛投降了。
      早就知道,带她来事务所绝对是个错误。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何以笙箫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何以笙箫默第七章 若即》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何以笙箫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何以笙箫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