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恒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顾漫 书名:何以笙箫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大房地产商  市长秘书  驻京办主任  直捣蜂窝的女孩  玩火的女孩  最后一个道士3  最后一个道士2  蚂蚁时代Ⅱ  中国图书史话  入土不安  夜不语诡秘档案601·亡灵包裹  夜不语诡秘档案506·血菩萨  
    第_网
      她说得大家也有点心动,却不好起哄附和。事务所里的三位大律师除了老袁天天乐呵乐呵的没大没小,其他两位其实都不好亲近,尤其何律师向来是公私分明,公事之外总带着三份疏离。
      不过,何律师家……好想去看看。
      “对对对。”老袁突然一拍大腿,“我怎么没想到,你家够大,去你那儿正好,我们吃得也自在,怎么样,你一句话。”
      老袁这样一说,大家更加期待地看着以琛。以琛被他们希翼的眼光看得好笑,想起默笙明天才回来,今天给自己找点事做也好,颔首说:“只要你们不觉得这样太便宜了我,欢迎光临。”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小高坐在副座,难掩兴奋。刚刚大家分配任务,其他人去买火锅食材,她和何律师先回去准备,单独哎!今天一定是她的幸运日。
      再偷偷看何律师一眼,他英挺绝伦的侧面让小高不由又一阵脸红心跳,虽然才跟着何律师实习没几天,可她已经充分了解到何律师是一个多么优秀正直的男人,要不被这样一个男人吸引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_网
      “就是男女双方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建立的长期契约关系。”以琛很法律地解说。
      老袁傻眼。
      以琛一笑:“简单点说就是,我已经结婚,你们要准备红包了。”
      “啊!你!你你!”老袁大叫一声,“你结婚了?”
      看到以琛肯定的点头后,老袁又是一声大叫,跳到客厅去宣布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了。
      向恒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看着十二楼外的夜空:“人生真是不可思议,你们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居然还真能绕回来。”他感慨地说,“这七年,你心里真的一点不介意了?”
      “你想我怎么回答?”以琛点燃烟,眼眸里思绪沉淀,“我分得清什么最重要。”
      向恒吸了口烟,笑了笑,“你自控能力一向好。”
      以琛没有说话,薄薄的轻烟缭绕在两人周围。
      向恒看了他一眼:“很久没见你抽烟了。”
      第*网
      平淡的语气听得向恒一愣,看来他是真正放开了吧?只有真正放开,才能如此坦然地面对过去。如今的何以琛看起来神色平和,不像过去随时有股逼人的厉气。向恒由衷地说:“恭喜。”
      以琛淡淡一笑,“多谢。”
      不同于阳台上的安静,客厅里早因为老袁宣布的消息闹开了,偏偏默笙这时候走出来,于是再一次被众人赤裸裸的目光吓到。
      小高单纯而羡慕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她就是何律师那个“喜欢了就喜欢了”的人吗?好像不像何律师说的那样又吵又闹,起码现在站在那里看起来有点局促不安。
      “啊!”美婷轻呼一声,“你就是那个捡到何律师钱包的人。”
      默笙也认出了她,朝她微笑:“你好。”
      小高立刻敏感地抓住美婷:“美婷姐,你知道内幕?”
      美婷说:“以前我接待过她哦,那次她捡到何律师的钱包,钱包里可能有证件名片之类的吧,她就找到事务所来还,我想他们肯定因为这个认识,然后……”于是在女性特有的想像力的添加下,一个因为拾金不昧而产生的爱情故事正式出炉了。
      美婷的声音不算小,周围的人都听得聚精会神,津津有味。默笙则目瞪口呆,这位美婷小姐很适合去她们杂志社编爱情故事,留在事务所真是浪费人才。
      “哎!以后捡到女式钱包一定要还。”听完后某男士总结发言。
      小高立刻糗他:“轮到你就是恐龙了。”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正好以琛和向恒抽完烟走回来,趁着气氛好有人喊:“何律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作为呈堂证供。”
      这都什么跟什么,难道这些未来的法律界人才都是从小看香港警匪片长大的?
      以琛失笑:“好,我坦白,一边吃一边交代如何?”
      何大律师当然不会真交代什么,大家其实也不怎么敢逼问,于是大家的战斗热情都飞快地转移到热腾腾的火锅上去了,热热闹闹地吃到九点多才散。
      默笙因为躲避大家好奇的目光,一直在低头猛吃。等以琛把几个女同事送到家后回来,就看到她吃得饱饱的在沙发上动都不想动一下。
      以琛好气加好笑,“你不是不想出来吃的吗?”
      上前抱起赖在沙发上的她,“……重了不少。”以琛喃喃自语,她到底吃了多少?
      “呃……你说什么?”突然沦陷在他的怀抱里,默笙反应有点迟钝。她是不是漏听了什么?
      “没什么。”以琛的声音蓦的有点哑了。
      6
      没什么才怪。
      那个夜晚,默笙总算体会到了什么叫“小别胜新婚”。
      接下来几天,以琛陆续接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关心”。
      先是法院的老周:“小何啊,上次你说你结婚了我还当你找借口,没想到还真结婚了。这下好了,你结婚了,我家老太婆可以消停了,我也可以过几天清净日子了……对了,喜帖可别忘了送我。”
      然后是检查院的方检:“是不是就是那天肯德基那个,嘿嘿,那天我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想到你动作这么快,什么时候请客喝喜酒啊?”
      再来是联合的李律师,等等等等。以琛第一次衷心佩服老袁散播消息的速度,估计现在C大毕业的A城政法线上的人都知道他结婚了。
      这天下午送走了几个老客户后,老袁坐在沙发上没动,问起以琛:“准备什么时候请客?”
      “年后再考虑,还没和默笙说过。”
      “那太晚了,还有几个月才过年,等校庆过了就差不多了,早点办啊!”老袁很积极,他喜欢热闹。
      校庆?以琛翻了下行事日历,果然写着十五号C大百年校庆。这段时间太忙,居然把这个事情忘记了。
      “日子再说吧,到时候还要请你当证婚人。”以琛笑着说。这些年虽然从未言喻,但以琛对老袁实有诸多感激,若不是老袁的背景和活动能力,未必就有今天的何以琛。
      “证婚人好。”老袁乐了,“只要能省红包,当什么都好。”
      正说着又有电话打进来,老袁喜滋滋地摇摇手出去了。
      电话是《秀色》的女编辑打来的,关于采访的事情。葛丽第一次和他提起这事以琛就回绝了,当时因为想起这是默笙的工作单位,恐怕语气还有点僵硬,葛丽也就没再提。
      现在以琛仍是婉拒:“对不起,陶小姐,我想我不太适合当作封面人物出现在女性杂志上。”
      “何律师是因为职业形象问题?其实我们杂志社要打造的是都市单身精英系列,对你的职业会有客观公正的评价,我相信绝对不会损害你的职业形象,这方面何律师可以看看我们杂志社上一期关于康加年先生的报道。”陶忆静不放弃地劝说。
      单身?以琛抓住关键词,温和地说:“陶小姐,我想我大概不符合贵社单身的要求,前不久我已经结婚。”
      趁着对方明显的呆愣,以琛客套几句就挂了电话。定神看了一会资料,手机滴滴的响起来,有短消息,来自默笙。
      7
      ——“以琛,我们今天晚上吃什么?”
      以琛很少发短信。
      他念大学的时候,手机还是个高档消费品,他一个穷学生当然买不起,因此也错过了发短信的黄金时期。等工作后买了手机,却习惯打电话,清晰、明白、快捷。偶尔以玫发个短消息过来,他没那么多时间一个字一个字打,通常直接回个电话过去,问她有什么事,渐渐以玫的短消息也少了。
      此刻却拿着手机,很有耐心地一字一字输入——“你想吃什么?”
      发完看了看时间,三点半还没到。果然是赵默笙的风格,以前一起吃午饭,走出食堂她就拉着他商量:“以琛我们晚上吃什么?”
      很快回复过来:“在家里吃好不好?”
      “你做?”
      “YES!!”打了好几个感叹号。以琛还没来得及回,心虚无比的下一条短信就发到他手机上,“……不过据说不怎么好吃。”
      谁说不好吃?那个人?
      以琛看着手机上短短的一句话,却免不了心潮起伏,手指顿了一下,半晌简短地回了一个字——“好。”
      虽然默笙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但经验告诉以琛,还是不要太期待的好。
      所以,下班回到家,看到厨房里默笙以无比拙劣的姿势切着土豆丝,以琛真的一点失望的感觉都没有,在看到餐桌上开着她的笔记本,网页上大大的红色标题:“糖醋排骨的做法”时,忍不住摇头叹息兼好笑。
      走过去拿过她手里的菜刀,熟练地切着土豆丝。默笙睁大眼睛看着他的动作,大受打击。
      “以琛,为什么你连菜都会做?”还给不给她一条活路了。
      “我十岁就开始帮阿姨做饭。”
      “哦。”这么熟练的刀法肯定是做了很久才会有的吧。默笙突然有点心酸,自己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的时候,以琛却孤零零地寄人篱下……
      “要是早点认识你就好了……”
      手臂伸出去,从背后抱住他,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以琛你教我,以后我煮给你吃。”
      温热的拥抱,好像要把他心底最后的那一点涩意都蒸发。
      就这样吧,以琛想。
      过去的就让它永远过去,再也不去在意。
      因为他已经是如此的累。
      如此的,迫不及待想要幸福。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何以笙箫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何以笙箫默第九章 恒温》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何以笙箫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何以笙箫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