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联俄联苏 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大罗罗 书名:崛起之第三帝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一念钟情:墨少的专属娇妻  易烊千玺之星空下的诺言  兽世撩人:亲亲兽夫大人  早安,我的鬼夫君  青春印  那时钟晴  给青春一个理由  快穿之打脸的正确姿势  出云传说7/8杀人事件  被诅咒的木乃伊  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  Y之构造  

  在德意志南部明明媚的阳光下,喷吐在浓烟的火车在通往苏黎士的铁路上疾驰着。铁路两边,除了荒芜的农场和看不到什么牛羊的牧场,就是大片大片茂密的森林。
  火车并不拥挤,大部分车厢里都只有不到一半座位上有乘客,大多是些妇女儿童或是上了年纪的男子。我们的赫斯曼上尉,现在也乘坐在这列火车之上,不过并没有坐在普通车厢内,而是坐进了一间宽敞的包厢。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另外几个人,其中一个是名叫卡尔。斯托克豪森的陆军少尉。有一头金黄色的头发,还有相当魁梧高大的体型,而且非常年轻,仿佛还不到20岁。
  他是凯塞林上尉安排给赫斯曼的助手,是从大总参谋部的警卫部队中抽调出来的,和他一块儿来的还有三个大块头士兵。他们的任务并不是保护赫斯曼,而是充当搬运工——现在可没有轻便型的军用电台,都是又大又笨重的家伙。靠赫斯曼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扛不动的。
  除了这四个“苦力”,宽敞的包厢里面还有两位威廉街的帝国外交部派出的人员——和列宁同志的联络,过去一直都由德国驻瑞士的大使馆负责。而这一次同列宁的接触,也是由总参谋部和外交部共同掌握的。
  所以外交部也派出了个和赫斯曼肩碰肩的小官,驻瑞士大使馆一等秘书奥斯卡。冯。埃特尔。这是个三十多岁的大胖子,大眼睛,浓眉毛,有一只又红又大的酒糟鼻子,戴着一副厚眼镜,说话的声音非常宏亮,吃东西的胃口也很大——在食品供应非常丰富的瑞士当外交官,对他而言还真是件美差。
  赫斯曼猜想这个大胖子一定有个不错的出身,走了什么门路才谋得这个驻瑞士外交官的职位的。要不然以他的年纪,这会儿该去前线蹲坑。
  和埃特尔一起的是位年轻女士,长着副线条优美的鹅蛋脸,高挺的鼻梁仿佛是雕刻出来,披着一头波浪般金发,有一双非常漂亮的冰蓝色的眼眸,肤色很白仿佛奶油一般,一看就是个相当出众的美人。
  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身材仿佛有些肥胖,或许不是肥胖而是诱人的丰满……因为她总是穿着宽大的灰色呢子裙装,让赫斯曼无从判断。
  这位女士居然也是个外交官,是德国驻瑞士大使馆的随员——这在战前是不可想象的,不过现在太多的男子被拉了壮丁,给女人们空出了足够多的职位。
  在德国驻瑞士使馆谋了个差事的美人名叫克洛伊。冯。海因斯贝格,还拥有个女爵的爵位,是从战死疆场的父亲那里继承来的(她的一个未婚夫也战死在了前线,真是太可悲了)。
  另外,据埃特尔的介绍,海因斯贝格小姐还是一位女大学生,她是慕尼黑大学历史系毕业的。而且非常巧合,她在慕尼黑大学历史系的老师卡尔。豪斯霍费尔居然也是赫斯曼在格罗斯利希费尔德军官学校的战术教官。
  “天哪,您也是豪斯霍费尔上校的学生?”赫斯曼惊异地看着这位德意志帝国的女外交官,用一本正经的口吻说,“他可是个相当严厉的老师,我们那一届的学生经常被他惩罚,不是绕着大操场跑步就是做几十个俯卧撑。我想他在慕尼黑大学里也挺严厉吧?”
  海因斯贝格小姐被赫斯曼逗乐了,咯咯笑了起来:“上尉,大学可不比军校,那是一个相当自由的地方。在我的印象中,博士是个相当和气和有绅士风度的男人,他可是个好老师。”
  可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失败后这个好老师会自杀!赫斯曼的头脑中又忍不住冒出了阴郁的念头……在他的印象中,豪斯霍费尔上校和他的犹太人妻子(荣誉日耳曼人)在德国战败后一年双双服毒自杀了。
  顺便提一下,以荣誉日耳曼人的身份为德意志而战乃至付出生命的犹太人可不少!所以在赫尔曼看来,犹太人并不是德意志的敌人,德意志的真正敌人是华尔街和伦敦的大财阀,是他们不容许德意志崛起……虽然这些财阀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是犹太人,不过犹太国际财阀的人数肯定没有替纳粹打仗的犹太人多。
  “而且博士还非常有才华,他讲解的欧洲历史非常有趣,一点儿也不沉闷。”海因斯贝格小姐继续夸奖着自己的老师,目光却紧盯着一脸忧郁的赫斯曼。“上尉,您在担心什么?”
  “不,不,”赫斯曼摇摇头,扯出几分笑容。“我想到了上校的地Yuan政治观点,我想他在慕尼黑大学中也讲过吧?”
  在赫斯曼的记忆中,这位豪斯霍费尔还是德国著名的地Yuan政治学家,鲁道夫。赫斯是他的学生,希特勒也深受其影响,在纳粹党上台后,他还当了德国科学院院长。
  而他在地Yuan政治上的理想赫斯曼在后世就听说过,就是德国-苏联同盟,两个陆权国家共同反对英国-美国的海权。在这方面,他可比希特勒和斯大林都高明,如果那两位独裁者能听他的,第三帝国和红色帝国的下场就不会那么凄凉了。而在这两位独裁者中,希特勒的地Yuan政治观点显然更加糊涂——因为希特勒奉行的是亲英仇俄的观点……
  “博士主张德俄协调,”海因斯贝格小姐和大胖子埃特尔交换了一下眼色。海因斯贝格微笑着问,“上尉,我想您一定不赞成这样的观点吧?”
  “恰恰相反,”赫斯曼耸耸肩,然后沉默了片刻,仿佛在斟酌用词。“实际上我认同俾斯麦阁下的主张,俄国对德意志而言尤为重要,这一次的大战之所以会旷日持久,就是因为我们同时和法、俄两国开战……如果我们一开始就能将东线的兵力转用于西线,光荣的和平恐怕早就来到了。”
  赫斯曼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埃特尔的面孔。因为他知道在德国的政界和外交界,一直存在着俾斯麦路线的忠实信徒。比如后来当过魏玛共和国总理的古斯塔夫。施特雷泽曼,还有当过驻苏联大使的舒伦堡。
  埃特尔沉默不言,只是看了看海因斯贝格。海因斯贝格提高嗓音说:“上尉,现在不就有一个实现俄德协调的机会吗?”
  “你是说列宁?”赫斯曼看了看明艳动人的海因斯贝格,他猜想她是只漂亮的传声筒,驻外使馆的女性随员是没有什么前途可言的,所以不怕说错话。今天所有敏感的话题,都是她挑起来的,看来她是奉了埃特尔的命令在摸自己的底。
  而那个埃特尔年纪轻轻就是一秘,将来一定前程似锦,他背后肯定有什么大人物,或许就是外交大臣屈尔曼本人!看来和列宁的接触,一直是由威廉街(指外交部)直接控制的。
  “上尉,您知道这个列宁是什么人吗?”埃特尔接过话题,笑吟吟地发问。
  “知道!”赫尔曼道,“他是俄国社会党布尔什维克派的领袖,自1905年革命失败后,就一直流亡瑞士。”
  埃特尔点了点头:“不过现在控制俄国临时政府的却不是布尔什维克,而是列宁的政敌立宪民主党、进步党和十月党。”
  埃特尔一字一顿地说着话,一边说还一边留意赫斯曼的表情。他早在十年前就奉命以“德国社会党人格林先生”的名义同列宁接触,并且向他提供了大量资助。而在去年的12月28日,埃特尔还一手安排了列宁和德国驻瑞士大使冯。罗姆贝格伯爵的会面,双方在当时讨论了列宁借道德国回到俄罗斯的可能……可以说列宁同志就是埃特尔先生仕途成败的关键。
  可是如今的德国已经不是十年前了,军方势力膨胀,什么事情他们都要插一手。列宁这块“大蛋糕”自然也不例外了。
  不过埃特尔倒也不在乎军方插手,他担心的是军方把事情搅黄了。所以才会在前往瑞士的途中摸赫斯曼的底,希望对方能接受自己的观点,能让他继续在“帮助”列宁的问题上发挥主导作用。
  “如果俄国临时政府不愿意和我们和谈,那么列宁和他的布尔什维克就是帝国恢复东线和平的唯一希望,他们捣乱的本事是不容小觑的。”埃特尔缓缓地说,“上尉,您在东线战场上呆了很久,您应该知道我们有没有能力彻底打败他们?”
  “的确如此,我们没有能力彻底打败俄国,至少在战场上是做不到的。”赫斯曼非常坦率地承认了这一点,其实他一点都不在乎眼前这个德国外交官对列宁这块大蛋糕的垂涎,因为对方根本不知道这块蛋糕有多大。
  实际上,在眼下的德国,除了赫斯曼没有人知道列宁这块蛋糕有多大,更不知道该怎么去充分利用他!
  “要打败俄国,占领华沙、里加、布列斯特和维尔诺是不够的,甚至占领明斯克和基辅都不足以迫使俄国彻底失败,必须要夺取莫斯科和彼得堡。但是我们肯定没有这样的力量。”
  埃特尔满意地点点头,笑道:“那么,我们就只能设法以政治手段解决东线,上个月发生的革命让俄国陷入了混乱。如果我们能够支持列宁去进一步搞乱俄国。那么东线的和平是可期的,到时候我们将能立于不败。就像七年战争时那样!”
  七年战争发生在1754年至1763年间,差不多就是英普同盟对抗整个欧洲大陆。虽然普鲁士拥有菲特烈大帝这样的军事天才,但还是被法国、奥地利和俄罗斯这三个强大的敌人打得找不着北,连柏林都丢了。可就是普鲁士行将灭亡之际,俄国女皇伊丽莎白病死,而她的继承人就是菲特烈大帝的脑残粉彼得三世——他归还了俄国占领普鲁士的全部地盘,然后和普鲁士结盟,让普鲁士捡回了小命。
  不过这样的好运,恐怕不会降临在威廉二世身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崛起之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崛起之第三帝国第二章 联俄联苏 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崛起之第三帝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崛起之第三帝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