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监狱风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箫声悠扬 书名:终极小村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2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章  流浪的面包树  宝贝  三个Acup的女人  等一個人咖啡  我的前半生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1  网游之平民剑圣  赛尔号之命运束缚  银河星主  我与师妹捉鬼的日子  

  第六章
  龙大山听到龙水仙的叫骂声,脸色一皱,叹气道:“小山,你这是干啥子,你不知道你水仙婶那张嘴,死的都能给说成活的,你这么得罪她,她要是给你在外面散布散布你的坏话,以后你找媳妇就难了。”
  “爸,说这些干什么,我娶媳妇还早着呢。”龙小山不在意的说道。
  龙大山嘴唇动了动。
  要是以前,龙小山还是水木大学的高材生,那确实二十一岁还早,可是现在都成劳改犯了,这年纪在村里已经不小了,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可是家里现在这情况,龙大山叹了口气,本来佝偻的身子好像更弯了一些……
  “哥!”一道怯生生的声音响起来。
  龙小山急忙转过头去,一个穿着浆洗得发白的蓝色连衣裙的少女站在门边,乌黑浓密的头发简单的扎成马尾,青稚的面孔如同出水芙蓉般的清纯美丽。
  “小妹!”龙小山高兴的张开手臂。
  看着哥哥精精瘦瘦的身子,挺拔的站在那里,依然带着熟悉的温醇笑容。
  龙小灵心中几年没见哥哥的生疏刹那间消失了,乳燕投林般扑进龙小山的怀里,一双大大的眼睛里瞬间溢满了泪水,小巧红润的嘴唇一瘪一瘪,好似积累了无数的委屈,想和哥哥诉说,终究没有说出来。
  龙小山心里一阵心疼,自己从一个堂堂的水木大学高材生沦为劳改犯,家里肯定不知道承受了多少风言风语的压力。
  还有今天龙水仙带人上门来说媒提亲,龙小灵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放心吧,哥哥回来了,以后谁都甭想欺负咱家的小灵。”龙小山轻搂着龙小灵,在她清瘦的背上拍了拍,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哥……”龙小灵扬起脸来,含着泪花的明眸中,满是喜悦。
  “对了,咱妈呢。”龙小山有些意外,既然小妹都出来了,妈怎么还不出来。
  他倏然看到龙小灵的脸上闪过一道难过,心里一沉,急忙道:“咱妈怎么了,是不是出啥事了。”
  “哥,妈她……”
  “小山,你妈前些日子上山摘野茶,不小心从山上滚下来,把腿给摔断了,哎都怪我,身子骨不行……”龙大山知道隐瞒不住,干脆说了出来。
  龙小山急忙往后屋走去。
  一进屋,看到躺在床上的何香月,龙小山眼睛一酸,跪倒在床前,喊道:“妈。”
  何香月一脸疲惫憔悴,只有四十余岁的她头发白了一半,看到龙小山,挣扎着要起身,眼睛里露出欣喜无比的神色道:“小山子,你回家了?”
  “是的,妈,我回来了,您别动。”龙小山将何香月按回床上,检查了一下何香月的脚,只是用木板简单的夹着,连石膏都没打。
  他担心道:“妈,你腿伤成这样怎么不上医院呢。”
  “这点伤,上什么医院,躺一段时间就好了,花那冤枉钱做什么。”何香月满不在乎的说道。
  龙小山心酸不已,他不是傻子。
  要不是家里困难到了一定地步,也不可能腿摔断了都不去医院。
  “这三年,我亏欠家里的太多了,一定要补偿回来。”龙小山心里暗暗发誓道。
  他抽出手指上的九寸金针,说道:“妈,我在牢里跟着一个老中医学了一点医术,我先帮你治疗一下。”
  龙小灵站在旁边,诧异的道:“哥,你还会医术?”
  龙大山则有些担心,说道:“小山,医生哪有那么好当,你别瞎弄,把你妈的腿弄坏了。”
  “老头子别胡说八道,我儿子哪有信不过的。”何香月骂了龙大山一句,看着龙小山道:“小山子,你可劲治,别担心你妈。”
  龙小山心里更酸,只有何香月才会这么无条件信任他。
  龙小山没有说什么,将金针刺入何香月的双腿,过了一会何香月就感觉双腿发热发麻,难受的感觉大大减轻,她惊喜道:“小山子,不疼了。”
  龙小山又连续施针了十几分钟,才满头大汗的收手道:“妈,淤血我已经帮你清掉了,筋脉什么我也帮你修复了,不过骨头还没合上,等我明天上山采些草药,帮你敷上,过几天就能好。”
  何香月连连点头,龙大山和龙小灵也眉开眼笑。
  “哥,你真厉害。”龙小灵蹦蹦跳跳的抱住龙小山的胳膊,亲热无比。
  和家里人说了一阵。
  龙大山开始张罗着给龙小山跨火盆,洗澡。
  刚刚从牢里放出来,意味着重生,要去去晦气,这些都是习俗。
  龙小山在天井里洗完澡后。
  穿了一条短裤回到屋里,龙小灵敲了敲门喊道:“哥,爸让我给你送件衣服,是爸去年买的,还没有穿过。”
  “恩,你进来吧……等等。”龙小山下意识的应道,很快想到什么,又连忙喊道。
  可是龙小灵动作很快,已经走进来了。
  “哥,你!”
  龙小灵脸色一变,差点喊出来,龙小山****的上身,上面一条条纵横的伤疤,触目惊心。
  龙小山连忙上去捂住龙小灵的嘴,说道:“小声点,别让爸妈听到。”
  龙小灵臻首点了几下,龙小山才放开她,龙小灵的眼泪一下子下来了,手放在龙小山的胸口,摸着那里一条狰狞的刀疤,离心脏只有一厘米,心疼道:“哥,咋回事?”
  “没事,就监狱里跟人打架呗。”龙小山用一种轻松的语气说道。
  龙小灵却久久说不出话。
  她很清楚哥哥以前是一个书呆子,去省城读大学前别说和人打架,就是和人脸红拌嘴的时候都没有,这三年,哥哥在监狱里是怎么过来的?
  龙小山抓过龙小灵手里的T恤很快套到身上,遮掉了那些疤痕,随意的笑笑道:“小妹,咱们出去吧,还有,别跟爸妈多嘴。”
  晚饭,一家人在昏暗的灯光下,和乐融融。
  虽然只有几个蔬菜,唯一的一个荤菜就是一个卧鸡蛋,龙小山却吃的很香。
  一家人聊到很晚,说了很多。
  有龙小山这些年的牢狱经历,还有龙小灵的学习,听说龙小灵考上了县一中,龙小灵说不想念书想去打工了,龙小山眼睛一瞪,差点把龙小灵骂哭,让她乖乖念书考大学,钱的事哥会想办法。
  夜深了。
  龙小山回到自己房间,却没有睡意,眼睛睁得灼亮。
  现在家里这个样子,最主要的一个字就是穷。
  只要有钱,很多问题都能解决,所以他一定要弄到钱,只是他现在毫无头绪,要不要给老徐他们打个电话。
  龙小山心里转过这个念头。
  回想起在岭西监狱的生活,谁都不知道这三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当初被弄进监狱的头一年。
  龙小山过得简直是地狱般的日子,天天有人找他的茬,折磨他。
  那时候的龙小山,只是一个农家出身的大学生,性子老实巴交,进监狱已经感觉人生绝望了,进了监狱后更是噩梦一般,每天被人变着花样折磨殴打,一旦稍有反抗,便会被打得更凶,好几次被打得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气,狱警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非人的折磨下,龙小山很多次想一死了之,只是一股与生俱来的倔劲让他一次次从鬼门关前挣扎出来,因为他不想死,他是被诬陷的,如果死在这里,只会让诬陷他的人称心如意。
  直到他遇到老常。
  老常是监狱里一个阴沉老头,据说在岭西监狱里关了几十年,从没有人来看他,也没有人会去惹他,很是有些神秘。
  老常有次蹲在被打的不能动弹的龙小山面前,说可以教他一门功夫《长生诀》,学不学得成就看他的造化。
  说是功夫,其实就是让他每天固定的几个时辰,子时和午时,坐在那里吐纳。
  也没什么厉害的招数。
  龙小山练了很久,也没有练出传说中的内劲之类,唯一的好处,就是身手反应快一点,眼睛比普通人亮一点,思维变得更敏捷,记忆力也越来越好。
  后来,他体内终于练出了一股热气,常爷开始教他医术。
  龙小山依然在挨打,但是以前被打一次要躺十天半个月,自从练了这个《长生诀》,再加上医术越来越厉害,躺下的时间越来越短,从十天变成一个星期,变成三天……
  龙小山越来越能抗揍,打起架来也越来越狠,有一次硬生生的抠下了一颗以前欺凌他最狠的狱霸的眼珠……
  又一年过去,龙小山从一个每天挨打的小毛头混成了岭西监狱最令人闻风丧胆的狱霸之一。
  不但没有人敢再惹他,在他的手下还聚集了一群以前在监狱里经常被欺凌的人。
  他刚才想到的老徐叫做徐枫,就是以前受他庇护的那些人其中之一。
  据说是省城的一个大老板,当初进监狱也差点被人弄死,是龙小山救了他一命,后来就一直跟着他,前些日子徐枫提前出去,曾经告诉过龙小山,要龙小山出去找他。
  像徐枫这样的人还有不少。
  只是龙小山这次出狱,一个人也没找。
  念头一闪而过,龙小山便放弃了,他还是想靠自己,大不了去县城人才市场找份工作,他还不信,一个大男人还能被两个钱难住。
  不知不觉,时间到了十二点。
  月光如水银泻地般从窗外渗进来,龙小山盘膝坐在床上,开始他数年如一日的练功,虽然这个《长生诀》练了两年那股热气也没怎么壮大,不过他已经习惯了,他基本不睡觉,就靠练功过夜,第二天依然生龙活虎。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终极小村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终极小村医第六章 监狱风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终极小村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终极小村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