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难

类别:科幻灵异 作者:齐轩的鬼故事 书名:噩梦广播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我的人学  猫眼  忽而今夏  第五项修炼  花解语  陶庵梦忆  左耳  糖衣  萌宝作案:妈咪送到,请享用!  兽世独宠:情迷兽夫,生个崽  闪婚蜜爱:金主老公带回家  塔罗CP  

  “我他妈想锤死你。”荒无人烟的山路上,我一边靠着山崖一边骂着林渊。
  要不是这小子突然下车买东西,结果耽误了发车的时间,我们也不用被搁置在这荒郊野外了。
  虽说林渊一直陪着不是,可是他那笑眯眯的脸,就带着三个字:“没诚意!”我也不想跟他多说些什么,只是看着快要黑下来的天空,觉得头有些大。
  我看了看宁潇,对他说到:“你能找到住处吗?天都快黑了。”
  宁潇拿出手机,点了个附近。
  又调出了导航,看了一会儿后,对我们说到:“朝东五公里有个村子。我们先过去住一天吧。顺便给手机充电。”
  我看了看屏幕发黑的手机,赶紧拉着还在那里吃零食的林渊朝东边跑去。
  只是宁潇突然拦住了我们,递给了我们一人一张符纸,我一看这不是那轻身符吗?
  当即有些奇怪,为什么宁潇会准备这符纸,就像是早就知道了今天我们会被丢在半路上一样。
  之前就已经走了好几公里的山路,虽然不说鞋子都要磨破了,可是脚底生疼厉害。
  现在虽然有了轻身符相助,我们的速度提升了一倍多,可是当鞋底与地面接触时,脚底还是隐隐作痛。
  跑了大概有四公里左右吧,林渊实在是熬不住了。他上气不接下气的问到:“宁潇,还有多久才能到你说的那个村子啊?”
  “快了。快点,还有几百米左右吧。你看,那不是灯光吗?”
  林渊勉强的抬头看了看,果然看到了远处璀璨的灯光。
  见到这个林渊顿时又有了力气,赶紧朝着灯光的方向跑了过去,还大声嚷嚷着:“大床,我来了!”
  快到村口的时候,我看到一辆警车,停在村口,而警车的后面则停着一辆灵车!
  四个警察正在跟一对夫妇解释着什么,而那一对夫妇似乎精神有些问题,突然开始疯疯癫癫的笑了起来。
  而那些送丧的人,看到那对夫妇突然间疯癫起来,都面面相觑的不知所错。
  “别看热闹了,快点进去吧。我都饿了。”这时林渊突然对我喊了一声,我才反应过来,赶紧答应了一声:“好。”
  就在我转身进入村口的时候,那一对夫妇突然惊恐的看着我,疯癫的喊到:“他回来了,他回来了。所有人都要死,他回来了!”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那一对夫妇看到我的眼睛时,居然恐惧的蜷缩在地上,仍旧喃喃自语:“回来了,他回来了……他回来复仇了!”
  进了村子,发现这个村子的建筑格式居然是复古风,基本上每一家的房子都是二层的青砖青瓦青石板小楼。
  而且窗户的窗架都是用青竹打的,而且有几家的门口还挂着红灯笼。
  要不是看到了路边的路灯跟,窗户上的玻璃,我都以为自己穿越了呢。
  “唉,哥你快点啊?怎么今天一直发呆啊?”听到林渊的催促声,我无奈的笑到:“来了,来了。”
  看着酒店上那一块红木牌匾,上面题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晓月听风!”
  古色古香的小店内却是一翻现代的装潢,林渊进去后,一个略微显得富态的老板走了出来,操着一口正宗的川话:“几位是来住宿呢不是?”
  “老板,先给我们开一间多人房,然后在给我们来点吃食,走了这么久都快饿死了。”林渊大大咧咧的说到,将身上的背包砸到了凳子上面。
  “好嘞,不过呢要先叫上押金。而且住四天以上的话打六折。”
  我一直都不太管这些事情,只不过看到那灵车后,我的心里面却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小和尚跟宁潇都对我说过,我在二十三岁的生日后,便会有一场命中,而今距离我的生日只有九天了。
  林渊他们在跟服务员点菜,我则有些心烦意乱的看着村口。
  突然我看到了那老板走了出来,我赶紧问到:“老板,你知道那村口的事情不?”
  那老板的脸色明显的变了变,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他干笑了几声说到:“我也不晓得是啥子事情哩,就只晓得好像是那家的小娃娃死到了。然后警察不要发丧。”
  我正准备继续问,就见到那老板突然回头喊了一句:“龟儿子些。人家客人等的急很,你们还不赶紧着我把菜些括到桌子上些!”
  然后他回头对我尴尬一笑:“在等哈儿哈,我去催催那群军犯儿子些。”
  我走进店里,坐到宁潇的身边,小心得问到:“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地方有些诡异?”
  “嗯?”宁潇微微侧目,然后眉头一皱,摇了摇头。
  “怎么了?”林渊小声的问到。
  “虽然是个村子,可是现在才不过七点多一些,你看看街上,居然连一个人都没有,这有些不合常理。”
  林渊给我倒了一杯水,笑眯眯的说到:“哥,你多心了吧?在说了就算有什么鬼怪之类的,不是还有这个六级天师吗?”
  然后林渊突然贴近我的耳朵,小声的说到:“不是还有那个仙子给你的铃铛手链吗?到时候出了事情,你摇一摇不就得了。嘿嘿。”
  “滚一边去。”我没好气的骂到。
  林渊见状,也讪讪的坐会了原位,不敢再开我的玩笑。
  而就在这时,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诡异的呢喃:“这个世界,有许多人类无法解释,却同样也不敢相信的东西。
  而我则就见到了那些东西,你要不要也来陪我呢?”
  “谁?”
  我猛然站起来,却把宁潇跟林渊都吓了一跳。
  宁潇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有些担心的说到:“你的真的来了。灵台处的黑气居然那么重。”
  林渊一听有些着急的说到:“哥,那和尚给你的般若经你还带着吗?”
  我刚准备说话,突然店内的灯黑了下来。
  我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抓住了脖颈,跟之前在我耳边呢喃声音一样的音调响起:“你终于来了。”
  “齐轩,你怎么了?”
  此刻林渊拦在“我”的身前,却被我一巴掌拍飞了出去。而这时宁潇取出了符纸一脸凝重的看着我。
  “我很好,前所未有的好。”‘我’看了一眼宁潇,黑暗的餐厅一片寂静,而我手上的铃铛手链居然开始响了起来。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铃铛手链,一把将它扯下:“真是个,碍眼的东西。”
  宁潇正准备出手,却被“我”的目光锁住,他突然间不能动弹,只能任由我擦身而过。
  直到,“我”的身影完全消失,宁潇才艰难的扭动着自己的脖子,他的身体上掉落了一些薄薄的冰屑。
  等到这时店内的灯才再一次亮了起来。
  林渊躺在地上,身上有一个清楚的血红色的巴掌印,而宁潇的头发跟身上已经全部都是冰屑。
  突然一只晶莹纤细的手指捡起了那掉落在地面的铃铛手链,声音冷冽的问到:“他人呢?”
  宁潇苦涩的摇头,刚准备说些什么,却看到李魅的眉头一蹙,伸出手,一滴雪花落到了她的手上,可是店内怎么可能会有雪花?
  “好重的阴气!离开了这么久居然还可以凝水成冰,告诉我是谁带走了他?”
  “是他自己!”
  ……
  李魅的眼睛微微眯起,她的手臂轻轻一挥,只见原本现代化的装潢突然变成了阴冷破旧的破败木房子。
  “先离开这里吧,这里最少可能会有一个红厉,还可能会有一个鬼王。你们留在这里不过是给我增添麻烦而已。”
  “凭什么?”宁潇手中突然亮起一柄符剑,自从他进阶六级之后,他手中的符剑威力也大了一倍不只,在碰上那刘芝娅那种怨灵的话,只要一剑就可以让她魂飞魄散。
  看着宁潇亮起的符剑,李魅轻声笑了笑:“好吧,既然你们不愿意,那么你们就出去看看吧。”
  宁潇扶起林渊,走出了已经变成破烂的酒店木屋,原本灯火辉煌的街道,变得阴森恐怖,一片破败景象,而且那些屋子里都有几具已经腐烂的尸体。
  看了那腐烂尸体的程度,最少有已经死了二十多年。
  而且这些尸体停放再这里整整二十多年,居然还没有一个尸体被埋葬,那就是说,在极短的时间内,整个村子的所有人全部死亡。
  这种事情的就算是天灾都不太可能做到。
  不过倘若是……红厉的话,以红厉的道行在同一时间内将这个村子的所有人的血液吸干……倒是却是可以做到。
  莫非齐轩就是被那红厉附身了?宁潇看了一眼昏迷的林渊,摇了摇头,倘若齐轩被红厉附身的话,那他们应该早就死了。
  突然宁潇胸口处一阵躁动,一枚圆盘突然从宁潇的衣襟中飞出,圆盘上面刻着八卦方位,此刻那圆盘的指针开始疯狂的转动起来。
  不一会圆盘的指针指向了李魅所处的方向,然后那圆盘便裂开了一条深深的裂痕。
  宁潇见到这一幕,心中大惊,指着李魅说到:“你居然是?”
  李魅眉头一皱,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那圆盘直接化成了碎末,然后四处纷飞而去,粉末穿透了一根根枯木。
  “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宁潇身边出现了数百张符纸,凝聚成了一个防护符阵,将他跟林渊紧紧的护住。
  李魅都没有看宁潇一眼,突然她眼中闪过一道光亮,整个人朝着一座山峰上飞去。
  就在李魅前脚刚走,突然整个村子又一次变成了先前的那灯火辉煌的样子。
  而那破烂不堪的酒馆也再一次变成了他们最开始看到的那般古色古香。
  只不过此刻那原本禁闭大门的住户们,一个个都走了出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血迹,近乎全部都是七窍流血的样子。
  他们的身影不算凝实。最多也就是阴魂的样子,可是因为他们全部都是枉死之人,不得投胎,所以这个村子就变成了鬼村。
  一个枉死的怨魂只能吓唬吓唬人,最多让那个人出现幻觉罢了。然后偷偷的吸食些阳气就好。
  可是整整一个村子的枉死怨魂,最少几千人。那可就玩大了。
  这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
  当初宁潇在那南城郊跟不到一千的怨魂战斗,要不是他那次符纸带的多的话,说不定哪天就交代在那里了。
  看着一拥而上的那些面孔疯狂的怨魂,宁潇身边的那些符纸有一半突然腾空而上,直接立在了宁潇头顶的正上方。
  突然,地面上开始渗出一些黑色的液体,不对……不是黑色,而是红色。
  红色的液体蔓延的很快,那些怨魂在接触到那红色的液体之后,突然打出恐怖的惨叫。
  而此刻宁潇头顶的符纸迅速燃烧起来,化作一道道燃烧着火焰的符剑,朝着那些飞射而去。
  地面上那红色的液体,猛然高涨,形成了一堵巨大的血墙,那些燃烧着火焰的符剑在触碰到血墙之后,火焰悄然熄灭。
  符纸的飞灰,随风而飘散。
  那些惨死的怨魂们打出痛苦恐惧的尖叫,只要他们的魂魄触碰到那血液,就会被血液包裹住,让后将他们彻底的吞噬。
  就算他们隐去身行,飞上半空,依旧会被那将大地都染成红色的血液触手所抓捕住,然后吞噬掉他们。
  而当那些数千怨魂都被这血液吞噬后,一道由血液凝聚成的巨大手掌朝着宁潇他们猛然拍下!
  宁潇脸色阴沉,他咬了咬牙,看着那即将落到自己身上的血液手掌,突然大喝到:“敕东方青瘟之鬼,腐木之精;南方赤瘟之鬼,炎火之精;西方血瘟之鬼,恶金之精;北方黑瘟之鬼,溷池之精;中央黄瘟之鬼,粪土之精。四时八节,因旺而生。神不内养,外作邪精。五毒之气,入人身形。或寒或热,五体不宁。九丑之鬼,知汝姓名。急须逮去,不得久停。急急如律今。”
  他身边的符纸突然冒出一道璀璨的白光,那咒印配合符阵才硬生生抗住了那临头的血色手掌。
  白光消散,宁潇吐出一口血液,看着那越来越近的血色手掌,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突然那血色手掌消退,血液凝聚成了一个人形的模样,那人轻轻的笑到:“还好我来的及时,要不然养了二十几年的口粮就要被你给祸祸了。”
  宁潇听着那熟悉的声音,猛的睁开眼睛,看着那由血液凝聚的“人”,那个“人”的样子,居然与我一般无二,宁潇差点就将我的名字脱口而出。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噩梦广播》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噩梦广播劫难》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噩梦广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噩梦广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