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了的债

类别:科幻灵异 作者:齐轩的鬼故事 书名:噩梦广播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Boss有毒:男神老公,别太坏  无良毒妃:妖孽魔君,求放过  观武神赵子龙有感  最强弃女:腹黑娘亲是兵王  暴君腻宠:神医狂妃  头号佳妻:名门第一暖婚  医妃在上:帝尊,求休战!  hello,星际指挥官!  呆萌小青梅:腹黑竹马么么哒  星途璀璨:霸道影帝傲娇妻  快穿系统:男神,看过来!  重生豪门,金主老公你太坏  

  我的身上沾染了不知道何时便存在的香灰,香灰被夜间的风一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些死去的亡魂已经被那血厉吞噬,连带着他们的执念与一切的痕迹都随着这些香灰一般风飘而尽。
  以前我在某个地方看到过一句话,那句话是这么说的:“一个人一生会死去三次,第一次是人的身体死去的时候,第二次是你的故事被人忘却的时候,第三次是所有知道你的故事的人也消散于这个世界的时候。”
  幸好,还有人记得他们的故事,而且那个人在消失之前将这个故事告诉了我。
  或许有一天我也会把这个故事忘掉,但是今天总要先把债还掉才好。
  血厉眼中的狰狞忿怒消散不见,反而换上了一种戏谑的目光。
  他知道,现在的事情,由不得别人插手只能我自己解决。即便那个小道士插手又能怎样?不过是多了一个血食罢了。
  而现在的我,不是二十三年前那个可以借住周鼎镇压百鬼的道士,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一个连怨灵都可以轻松斩杀的普通人,如何跟他比红厉还要强大的血厉斗?
  风吹过,周围的破屋疮痍,就像是风化了数百年一般,化成了飞灰。
  远处有一物突然飞落到我的身边,是一张黑皮古卷,上面记载了周鼎可以打开的那道门的路径。
  我家里的那张黑皮古卷,是一份,面前的又是一份。
  喻魑看到黑皮古卷的时候,眼光闪过一丝炙热,不过那丝炙热之色却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
  “你拿什么还债?用你的命吗?”
  血厉站在血河之上,肆意狂笑,看着我,看着那条缠绕在我手臂上的赤蛇。
  “你怎么来了呢?”我伸手拂过赤蛇的头,赤蛇吐着信子,轻轻的用蛇头蹭蹭我的指尖。
  “不该来的,你来了,我又要欠你的,你要我如何还?”
  我的头发突然开始疯长,长到披散到肩膀,垂到腰上。
  赤蛇的尾巴如同锋利的剑尖一般,划破了我的手指,一滴血滴到蛇身之上。
  同样鲜红的血液,滴到蛇身之上便如同融入到蛇身一般,根本就分不清楚那个是鳞片,哪个是血液。
  蛇身渐渐绷直,身体突然变得诡异的平扁,蛇头的地方生出了如同手柄一般凸骨,蛇口中吐出了一根白色的骨,将蛇的腹部切开,蛇身缠绕住骨,化成了剑柄上的花纹。
  “那就拿命还吧。上一世,我不识得你,这一世又害了你。拿命还你。”
  握住,赤蛇化作的剑的剑柄。
  很冷,剑柄处冰冷的似乎握住了一块不会融化的冰。
  剑划出一条无形的线,斩在了血河上。
  似乎可以通天的血河,从中断开了。
  我将自己的头发割下,头发在空中变开始燃烧起来。
  这是佛门的斩青丝,可是青丝易断,这羁绊却是哪有这么容易断呢?
  血河在头发燃烧的时候,也开始诡异的燃烧起来,那血厉疯狂的朝我冲来。
  先前血厉那可以蹦断宁潇那可以劈金裂石的符剑的皮肤,却被这蛇剑轻松的划开一道浅浅的伤口。
  伤口没有流血,却如同那血河一般开始燃烧起来。
  宁潇不说话,只是我的头发开始诡异的变白,白发从发根开始迅速的变白。
  我每挥出一剑。头发便白上一分。
  佛门的斩青丝,还有另外一个说法,斩的自己的因果,斩的是自己的命。
  血河变成了火河,黑色的火焰将天空映衬的更加黑暗,这天地间的一切似乎都变成了黑色。
  黑色的火河中走出一个暗淡的魂魄,对着我微微稽首。这个魂魄正是那先前的酒店老板的魂魄。
  这是我本该在二十三年前就该还的债,结果现在才来。
  血厉那鲜红的指甲抓住了剑,那燃烧着黑色火焰的手臂,变成了尖锐的血刃,朝我的心口刺来。
  既然已经迟到了二十三,那便还二十三年。
  任由那血刃逼近我的心口,握住蛇剑的手臂不动,仍旧前刺。
  血刃刺穿心口,蛇剑贯穿肩头。
  宁潇闭上了眼睛,他不懂我为何要这般做?
  既然那些怨魂已经被血厉吞噬,而我也没有被出事,为何还要拼上这种以命搏命的换法。
  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那血厉的右臂彻底消失,他脚下的血河又走出了十几个魂魄。
  魂魄暗淡无光,慢慢消散,我看不清楚他们的脸上所带的到底是笑容,还是怨恨。亦或者无喜无悲。
  血厉身下的血河,一阵翻滚,出现了一个个由血液凝聚成的人,每一个人都有一个魂魄,而每一个魂魄都是被他所杀,因我而死的魂魄。
  “你要还债?那我就帮你。”血厉站在那些冤死血人的身后,怨毒的声音传来。
  那些越来越近的血人,朝我扑来,口中所说大抵也只是那般老套的言辞:“我死的好惨,你来陪我吧……”
  眼睑合上,失血过多让我此刻浑身的力气只够站在这里,自己选择入局,我自然也就不能怨别人。
  要是今天死在了这里,那也就当做还债了,于此之后生生世世在不欠这些枉死之人,一丝一毫。
  那些血人扑到我的身边,却不出手,只是站在面前,一动也不动,突然血人溃散,化成了血水,融入进血河之中。
  血河之上,只留下一个个身上燃烧着黑色火焰的魂魄,魂魄对视一眼,转过身朝着那血厉飞去。
  在也没有一个人朝我而来。
  血厉溶于血河之内,那些魂魄便冲到血河之中,我瘫软的坐在地上,轻轻呢喃:“到底,还是还不了。到底还是还不了。”
  那些魂魄长期西蜀地一首古老的歌谣,用着土语的川音,隐晦难懂的歌谣中,带着悲怆与哀伤。
  白发被血液染红,胸前的衣服变红,变紫又变黑。
  那些之前对我说着要我陪他们的话,却都又说话不算话。
  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人走到我的身边,将我扶起来:“一年的时间还没有到,我可以再帮你把记忆封印,你可以自己选。”
  “姜允文,你说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死别以后还要在离别呢?”
  姜允文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看着天空,喃喃自语:“我也很想知道啊。
  ps:还债,还债。我会努力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噩梦广播》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噩梦广播还不了的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噩梦广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噩梦广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