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

类别:科幻灵异 作者:齐轩的鬼故事 书名:噩梦广播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  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  野性小叔,别乱来!  总裁大人,体力好!  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  凤惊九霄:盛宠嚣张妃  老公,快关门!  萌宠兽妃:喋血神医四小姐  红颜妖姬不祸国  萌后归来  一吻定情:徐少,宠妻成瘾  鬼神大人,晚上见  

  为什么呢?
  我心中自问,却怎么也想不出答案。书上说的人性本善,可我所见到的都是恶,从小到大我所唯一见过的善,可随着那人的离去却也一同消失不在了。
  看着已经不在言语的那个“我”,我真的开始怀疑,我所看到的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倘若从我刚入电台的那一天开始一切就都是假的,那么,我便认了。
  手臂无力的垂下,我感觉好累,看着已经占据了我的身体的小彤,我连言语的力气都没有了:“小彤,到底是为什么啊,我啊,不想继续猜下去了,你告诉我吧。”
  小彤望了一眼周振被超度离去的那个地方,自嘲的说到:“该怎么说呢?报复?仇恨?或者是妒忌?愿意听一个狗血的故事吗。”
  似乎一瞬间,这片世界都安静了下来,都在在听着她的故事。
  “我啊,是不能怀孕的。
  所以啊,那个孩子,是石月跟周振的,而不是我跟周振的。
  嫉妒?仇恨?我承认啊,可是为什么周振要选择离开我呢?
  所以啊,我为了成全他们,自杀了。
  我原以为,这样,他们就会记住我的。这种办法很极端吧?
  可是即便是这么极端的办法,他们仍然将我忘了!
  所以我恨啊!
  在我化成怨灵四处飘荡的时候,有个人告诉我,我有能力报复他们,只要我愿意,帮他做一件事情。那件事情啊,就是你们现在所看到的。
  那人给了我,文安跟如意的魂魄。为了报答他们帮我杀了他们两个,我必须要让一个可以在电台存活下去的恐怖节目,代替了《鬼说》的只能是《噩梦》
  因为,这档节目是他们同意的,所以……其他的节目主持就全部疯了。”
  “哦,这就是……噩梦的来历吗……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噩梦啊。”
  原来,背后还有另外一个人啊,那,那个人到底是为了做什么呢?好吧,这一切都跟我没关系了,反正我现在已经不是护鼎人了。
  阵阵阴风打着璇,将血河吹起一阵阵水花。
  小彤将故事说完之后,气氛变得有些诡异,或者说这才是正常气氛,剑拔弩张。
  我不想掺和了,就算是今天死了也好。只是段丫头,说好了让你在等我百年的,结果又要失约了。
  我看到了李魅脸上的不自然,看到了宁潇脸上的冷漠,跟丫头脸上的紧张。
  而那个石月,在听完这一切之后,突然整个人痛哭起来。她的孩子已经死了啊。
  喻魑突然来到我的身边,轻声说了句:“等着,给你拿回来。”
  我呆滞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这就好像是……被人写好的剧本,我们只能如同牵线木偶一般,按照那个人的意愿一步步的走,毫无自由可言。
  丫头突然消失,出现在了小彤的身后,一个腿刀劈到了她的后背之上。
  可是现在她是护鼎人啊,不死的护鼎人。
  五道血色的爪刃,对着小彤的头顶劈下。
  可是她却如同毫无知觉一般的慢慢走着。
  走到了石月的身前。
  丫头可以将铁石都砸碎的攻势,一般的怨灵就连一击都承受不住,就会魂飞魄散的攻势,对于小彤来说,就像是毫无作用一般。甚至就连疼痛都无法让她感受到。
  哀莫大于心死,她啊,早就不知道疼是什么感觉了吧。
  就在她走到石月的面前时,李魅突然出现在石月的背后,李魅纤细的食指轻轻的抵在石月的后颈之上。
  李魅的表情很冷冽,她看着小彤,冷冷的说到:“从他的身体里,滚出来。”
  小彤突然掩面大笑,身体抽搐不已的大笑。
  笑声越来越大,两道红色的痕迹从她的指缝之中流淌下来,她应该是后悔了吧。
  后悔自杀,后悔杀了孩子,后悔杀了周振,后悔杀了……她的妹妹。
  血泪,滴落到血河之中,相同的颜色,却不溶于血河红色的血水之中,那两滴血泪静静地悬浮在血河的上方,迟迟不肯坠落下去。
  “替死人的事情,也是那个人告诉她的吧?这就是为什么你总是不肯出世的原因?”
  我点点头,不说话。因为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知而无过,那是骗骗自己的话,只要没人说透,那么自己可以糊糊涂涂的骗自己一辈子。
  我蹲下去,脚触及血河,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就连冰凉的感觉都没有。
  我知道这是丫头为了我的安全故意做的,让这一方血水对我无用,心智向来有些懵懂的丫头啊,真好。
  小彤不愿意离开我的身体,石月被李魅一指魂飞魄散,丫头继续出手,小彤仍旧无事,最多也就是痛了些,骨头断掉也好,肝脏碎掉也好。
  反正死的都是别人,那些替死人会被各种巧合的危机所杀,而且受到的致命伤跟小彤现在所受到的伤是一样的。
  所以啊,护鼎人,从来都不是救世主。
  只是一样自欺欺人的无奈的可怜人而已。
  小彤突然回身,一把抓住那柄骨剑,斩青丝。
  如同我在清水县时一般无二,黑色的火焰,点燃了血水,本就是用来兵解的招式,被她用的格外的纯熟。
  黑色的火焰燃烧在血水之上就如同燃烧在汽油之上一般,火焰迅速蔓延,将整个空间都点燃。
  喻魑突然哼了一声,小彤的身体兀然一僵,手中的剑刃停顿。
  李魅将黑色的火焰以山之力将火焰熄灭。
  直到这时我才想起了他们的身份,李魅跟喻魑,还有其他的百鬼,可都是山神水神啊。
  我所镇压了接近千年的家伙们,在那之前可都是被供奉的泥塑啊。
  突然小彤的身体恢复,又准备施展斩青丝,一剑七载光阴啊。
  又一个无辜之人死了。
  丫头,猛然踢出一脚,将骨剑踢飞,飞身而起,将骨剑紧紧的抓在手中,一剑刺透了小彤的心脏。
  小彤只是笑着,不说,不言。
  宁潇,终于动手,手中的符纸将丫头封住。然后挥剑斩像小彤。
  他的剑是桃木剑,死不了人。
  突然整个血界出现了条缓缓流淌的浮空之河。
  河水静静地流淌在虚空之上。整个血界轰然碎裂。
  一黑衣,一白衣,缓缓跨过这条河,从桥上走来。
  黑衣手中的铁钩,甩向我,我感觉自己身体突然一晃,一个魂魄被勾了过去。
  白衣看着我,似乎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千年的情意,一钩相换。下一次,便是陌路。”
  两人轻轻稽首,一首歌谣响起,随着两人的离开,那河水靠近我们的那一岸,只有绿意草地,突然枯萎,刹那间变成了了血红一片。
  红色仅在刹那之间,花瓣便变成了灰色。
  如同祭祖随风飘扬的黄纸灰一般的花粉,轻轻的飘散,却怎么也飘不到对岸的那一岸雪白之上。
  便是河边,那一黑一白,两个接引之人,终究还是可以每天相见。
  可是……
  我的魂魄回到了身体之中,画面恍惚,看着天花板之上散发着柔和白光的灯泡。
  我轻声问了句:“几点了,是不是要去电台了。”
  丫头紧紧抓住我的手,宁潇轻轻说了句:“还早,要不你还是先休息吧。”
  我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呆呆的坐到沙发上,一切都恍惚如同一个梦一般。
  而这时宁潇伸出手将玉佩递给我,我接过玉佩,只要带上它,我便可以逃避过去……多好。
  “我们……去陵园看看吧。小彤的魂魄在被勾走前,告诉了我,他们的陵墓在哪。”
  宁潇点点头,有些犹豫的说:“好是好,可是你得让丫头换件衣服,这么出去,有些冷了。”
  ……
  他们四个的陵墓靠在一起,真好啊。
  这般想着,将手中的花放到了墓碑前面,点了支烟,笑着说到:“出来的急啊,没来得及买香。就先拿烟凑合着,你看行吧。
  你不说,我就当你答应了。”
  突然我感觉肩膀被人拍了拍,一对老夫妇微笑着看着我。
  “你是小彤的朋友吧?”
  “嗯,叔叔阿姨,抱歉啊。这么久才来看小彤他们一眼。”
  老夫妇笑了笑,对我说:“没事,没事,能来看看就好。还有啊,年轻人,少抽烟。对身体不好。”
  在离开时,问了老夫妇家的地址,看着墓前的香烛,悄悄的说了句:“慢点走,慢点走,别摔着,老人家会心疼的。”
  天上的日头有些刺挠,让人觉得不舒服,好像被日头给晒伤了眼睛,或者是风太大吹进了沙子,总之眼睛开始出汗了,止不住的出汗。
  丫头突然走到我的面前,伸手将我的眼睛里的汗水擦去,轻声说了句:“乖,不哭。乖,不哭。”
  宁潇,现在一旁,将我拉起来,骂到:“哭个锤子啊,哭什么哭,走,喝酒去。喝了酒,就什么伤心事也都忘了。”
  颤颤巍巍的,跟着宁潇走到了酒吧,宁潇开口就是一打扎啤,一人一半,谁趴下谁是孙子。
  结果,他成了孙子,恍惚他一边说着喃喃醉话,一边喝着酒,只是有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
  “我,一定可以救你的。你等我。”
  我将他扛到了背上,背回了家里,跟着丫头说了一声,随便祸祸,他是你儿子。
  推开门,关门。
  楼道的灯没有亮,我慢慢的走到电梯旁,世间怎么有这么多的无奈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噩梦广播》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噩梦广播彼岸》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噩梦广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噩梦广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