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使

类别:科幻灵异 作者:齐轩的鬼故事 书名:噩梦广播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妖孽殿下要听话  报告王爷,王妃开挂了  重生莲空间  绝世盛宠:丫头拽拽哒  帝妃绣江山  太古神皇  婚浅情深:总裁诱妻上瘾  其实你还在这里  TFBOYS爱的秘密  末世重生:男神,跟我走!  毒医倾城:勿惹凶残二小姐  爱妻脸盲:亿万老公你哪位  

  刘泊玉轻轻捂住嘴巴,突然笑了起来。
  他看着段小小,眼睛里闪过一丝嘲讽的笑意。
  “你是不是这一千年来,就没有想过你得蛊术到底是谁教的吗?”
  段小小面无表情的看着刘泊玉,抬起手,密密麻麻的丑陋恶心的蛊虫如同潮水一般的在他的手上翻涌着。
  在段小小的手心处,一个由蛊虫形成的小山慢慢的形成,蛊虫不停地涌动着,最上面的蛊虫跌落下去,下面的蛊虫爬上来,如此反复,一只同体发红的蛊虫稳稳的站在了蛊虫堆上。
  所有的蛊虫在这一刻都安静了下来。
  刘泊玉看着那只如同红豆一般的蛊虫,目光突然暗淡下来,他脸上带着愧疚看着那只红豆。伸出手将蛊虫吃了下去。
  段小小看到刘泊玉如此果决,居然楞在了那里,过了半饷他突然大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大,最后只能看到他在笑,却听不到他的笑声。
  他猛然看着刘泊玉,冷笑着说到:“你以为这样姐姐就会原谅你吗?”
  刘泊玉抬起头,他的七窍流血,黑色的血。可是他仍然在笑:“她从来就没有恨我,哪来的需要原谅呢。吃了冢蛊只是因为里面有她的魂罢了。”
  “而且……”刘泊玉将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眼睛变得格外明亮,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很暖,他看了看身边那个永远存在的位置喃喃细语道:“她一直都在,对吧。”
  目光从温暖变成冷冽,需要的时间很短,刘泊玉此刻毫不掩饰自己对段小小的杀意,可他的话语仍旧很轻的说到:“家事处理完了,接下来该处理一下师门的事情。弑师杀兄,都是大逆啊。你想怎么死?”
  听到刘泊玉的话语,段小小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搞笑的笑话。
  他不停地笑着,直到笑出了眼泪,甚至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他指着刘泊玉说到:“你怎么杀了我啊?啊?用石头砸死我吗?”
  “你忘了我的身份了?”
  “我记得,可是你现在只是个普通人罢了。你能拿我怎么办?”
  刘泊玉的眼睛微微眯起,手指快速的结印,一道门从他的身后出现,他轻轻退进打开的门中。
  段小小看到这一幕,突然愣住,他的胸口一阵闷痛,凹了下去。
  “!你怎么可能是。”
  段小小剧烈咳嗽了起来,这一次不是笑的咳嗽,而是痛的咳嗽。
  随着他开始咳嗽,一些虫子的尸体便从他的口中咳出。
  蛊师不论受到什么伤害,都可以迅速将伤害转移给他的蛊虫,让蛊虫代替他受伤。
  只是这一次他受得伤似乎不同,因为那一拳,杀得就是蛊虫。只是顺便伤了他而已。
  而这时段小小瘫坐在地上,如同受了欺负的孩子一般,不停的痛哭着,口中喃喃道:“居然是。怎么可能啊。”
  他看着四周出现那隐隐而现的八道门,失魂落魄的晃动着脑袋。
  眼中先前的疯狂跟杀意也变成了恐惧,只不过段小小本就是个疯子,因为刘泊玉也是疯子,所以他最清楚在段小小绝望的时候,正是他最恐怖的时候。
  所以他没有做什么过多的花俏把式,八道门中同时出现了他的身影。
  一脚踏出,八门化旗。八个身影持八杆小旗,八杆小旗入地,段小小的蛊界直接破碎。
  而八杆小旗形成了一个新的小世界,一条河流缓缓的流淌,将这个世界圈起来。
  旗子融入空间之中,消失不见,刘泊玉什么话都没说,一道门出现在他的身后,在他走进门中的时候,段小小癫狂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你以为困得住我?”
  刘泊玉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扔下一句:“你可以试试。”
  门缓缓关闭。
  段小小歇斯底里的咆哮声回荡在这个小世界中。可是除了他自己外,没有任何人可以听到。
  一块玉佩缓缓从天空上飘落下来。
  段小小看到那块玉佩后,疯了似的将玉佩握在手中,眼泪汪汪的落下去,他委屈的对着玉佩哭诉着:“姐,姐夫又欺负我了。要是你在的话,你肯定要替我出头对吧。……
  弟弟没用啊,给你报不了仇,你不会怨我吧?……”
  当所有人看到刘泊玉从一扇黝黑而又虚幻的门中走出来的时候,除了老爷子之外所有人心中一惊。
  而封胖子大概是习惯了真实的喜怒不溢于言表之中,仍旧与一个黑袍之人缠斗着。
  刘泊玉走到了丫头的身边,温柔的替她捋了捋头发,指了指那扇仍旧打开的门,征求的问到:“进去看看他吧,他挺想你的。”
  丫头摇了摇头,对着刘泊玉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便转身继续去杀戮那些被蛊虫控制的蛊人。
  刘泊玉看到这一幕,颇为无奈的看着丫头,也不说话,取出一张符纸,咒语轻念,符纸居然随风而动成了一头老虎模样。
  刘泊玉冰冷的看着那些蛊人,轻轻拍了拍老虎的颈背,说到:“杀。”
  “吼!”老虎猛然一声虎虓,朝着那些黑衣蛊人扑了过去。
  随后刘泊玉的身影居然消失不见,那只貓儿的头顶也出现了一扇门,貓儿的反应本就灵敏,居然直接朝着门内的世界挥出一爪。
  撕裂了夜空的爪痕,击中了那扇冥门,冥门虽然毫无伤痕,可是门内却传出一声痛苦的咆哮。
  一个巨大的手臂从门内挤出来,两人多高的冥门居然被那只手臂差点撑裂,可是那只手臂却只是出来一半罢了。
  手臂食指那黑色锋利的指甲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一滴鲜血从指甲上滴落到地面,百米的山石地面居然直接变成了沼泽。
  可是那只貓儿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勇猛精进的对着那巨大的手臂挥动着锋利的爪子。
  爪子与指甲碰撞,发出一阵难听刺耳的今铁交鸣之声。
  而这时又一道门出现在那只貓儿的身后,随后六道门同时出现,将貓儿困在其中。
  一只巨大的脚掌从门内踏出,而那只脚掌的气息跟最开始从第一扇门中出现的手臂一模一样。
  随后另外的几扇门中依次出现了手臂,脚掌,跟两个巨大的眼睛,而最后出现的则是一张巨大的嘴巴。
  刘泊玉从仅剩的一扇门中走出,冷冷的看着那只貓儿。手中的出现了一把符纸。
  “敕!”
  那只貓儿回过头对着刘泊玉发出愤怒的吼声,身影一动,貓儿居然变成了十六个。
  二对一。
  “喵呜!”如同如同猫叫的吼声从那只貓儿口中出来后,那七扇门中的恶鬼躯体突然一颤,居然还是往回缩。
  刘泊玉看到这一幕,平静的说到:“鬼物果然是靠不住。”
  先前的符纸在空中凌舞,突然那些符纸同时绽放出耀眼的金光。
  如同利剑一般飞射而去,那只貓儿呢的速度虽然快,可是场地却被限制的只有一间宿舍那般大小。
  一张符纸切断了它的尾巴,那貓儿居然一声不出,只是怨毒的看着刘泊玉,随即不在躲避符纸,转而朝着刘泊玉扑来。
  刘泊玉却如同没有看到一般,手指微动,那本来飞落下的符纸,却骤然停止在空中,猛然拐弯朝着刘泊玉飞射而去。
  而那些已经洞穿地面留在地底的符纸,发出阵阵颤抖,铮铮而动,破开地面如同一柄柄极速飞驰的利剑一般自下而上的朝着那貓儿而去。
  那貓儿在临近刘泊玉的刹那,身影突然消失,刘泊玉一个愣神,突然感觉手臂有些刺痛,他刚刚反应过来,手臂便化成了一道血雾。
  而这时一阵轰鸣,他感觉自己的魂魄就要被一股强大的撕扯力扯出身体!
  刘泊玉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仅剩的手指猛动,那些飞射的符纸的速度陡然增加,带上阵阵破空的音爆声!
  符纸洞穿了刘泊玉的身体,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刘泊玉的后面传来。
  而这时那股拉扯魂魄的力量也骤然消失。
  刘泊玉回过头,仅剩的手臂掐拿印诀,洞穿了刘泊玉跟貓儿的符纸居然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把将整个八门空间笼罩起来的巨剑。
  巨剑出现,几乎是所有人的心头都涌上了一种窒息的危险感觉。
  封胖子发出一声近乎绝望的咆哮,惊恐的看着那穿过冥门的金光。
  双翼一拍,带着他的人马,迅速逃离了这里。
  而那些黑袍却全部匍匐在地面,根本就无法动弹!
  直接飞出了九龙窠的封胖子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那金光笼罩的地方,暗暗的咽了口吐沫,似乎为了掩盖他先前的恐惧一般,一巴掌拍在了一个下属的头上。
  那个下属直接化成了一捧血雾,随风消散。
  他看了一眼魏冉,声音带着无法掩饰的恐惧:“回家,把那些细作宰了。……居然……他……是!连这个都……查不到。留着也没用,拿去染枫叶!”
  此刻只有用这种残忍的杀戮,跟话语,才可以将他心中的恐惧压制下去那么一点。
  封胖子身为旱魃,此刻居然感觉后背已经湿透了,可以看到这件事情到底有多么恐惧。
  金色的光芒消散,冥门消失。
  那些黑袍被金光击中后顷刻间灰飞烟灭。
  要不然是老爷子反应的快,赶紧提着丫头飞走,恐怕丫头也要受创不小。
  现在的九龙窠,只有一个人还站着,黑袍上的帽子已经破碎,露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容。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噩梦广播》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噩梦广播狱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噩梦广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噩梦广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