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一起睡得很香甜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薇子 书名:隐婚老公深夜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前妻的春天  中枪  兽血沸腾  致命搜索  女神的贴身高手  致命裁决  我为王  老子是癞蛤蟆  德云日记2·师徒三十六计  德云日记·我给师傅开车  失落的符号  逃离北上广Ⅰ·北京太势利  
    不行不行!坚决不行!
  
      虽然卓斯年给自己放话早晚要结束这个有名无实的婚姻给她自由,但是在真正离婚之前,她可不能因为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而让卓斯年到时给她安一个不忠不贞的罪名!
  
      更何况,哑巴大叔的魅力她是见识过的她不想有朝一日,自己也不小心沦陷。
  
      黑马说的那些爱不爱的话,她这个零恋爱经历的人不懂,但是有一点她能确定:哑巴大叔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她还是少招惹为好!
  
      想起自己开玩笑地问他是不是喜欢上自己了,黄连懊恼地想要咬舌自尽。
  
      天知道,她真的只是开玩笑而已!希望高冷的哑巴大叔不要当真!
  
      “上次我不是给你转了几万么,你现在还差多少?”黑马询问的声音打断了黄连的独自腹诽。
  
      “你的钱我也得挣来还你啊!不管怎么样,还得尽快干兼职赚点钱!”黄连下定了决心。
  
      “李菲走的时候给你留的钱呢?你先用了呗,回头再慢慢还她!”黑马问。
  
      “不行!”黄连坚决摇头,“菲菲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当时走得太急了,我看她那么兴奋,也没好意思仔细问。她留的钱,我会想办法还给她父母去,一分都不能动。”
  
      提起李菲,黑马也是一脸的狐疑,“你说李菲这不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么,以前穷得连学费都交不起,这突然就摇身一变成有钱人家的孩子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你想说什么?”黄连皱了皱眉。
  
      她倒是没多想,只是好奇李菲那个有钱的舅舅是带她出国去干什么。
  
      “你说李菲会不会被包养了啊?”黑马问。
  
      “不可能!别胡说,菲菲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啊?”黄连嗔他一眼,把筷子递给他,“快吃吧,吃饱了快去帮我找个靠谱又赚钱的兼职!”
  
      “希望我只是乱说的吧!”黑马接过筷子,又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黄连,“妞,李菲走了几天了,没跟你联系吧?”
  
      黄连正在夹菜的筷子一顿,随即失落地摇了摇头,“没有。不过她说了,稳定下来会跟我们联系的,这才走三四天,我们再等等吧!”
  
      “嗯。”黑马知道黄连对李菲的信任,没有再说什么。
  
      *
  
      正阳集团。
  
      看着第四个被卓斯年训斥出来的某部门主管,郑东皱了皱眉,心下腹诽:上午对待敌人还都如春天般的温暖呢,这下午就忍不了了,一点点错误都会用严冬一样的残酷无情
  
      这态度变得也太快了。
  
      虽然那些人应该被训斥,但郑东还是不想看到卓斯年太动怒,等没人敢进总裁办公室去了,让马秘书专门给冲了一杯参茶送了进去。
  
      “啪!”办公室里传来一声闷响。
  
      很快,马秘书一脸委屈又郁闷地走了出来,见到郑东差点就要哭出来了,“郑助理,别让我进去了,总裁黑着脸太吓人了,我从来没见过他生这么大的气。”
  
      郑东不由地拧了眉,不至于啊!就算是因为今天在s大那看到少奶奶和别的男孩走得太近,也不该发这么大的火啊!
  
      回来的时候,虽然一直没说话,但看他在后面闭目养神的样子,似乎已经消了气,这会怎么又反复了呢?
  
      “总裁有没有说什么别的?”郑东问马秘书。
  
      马秘书摇头,“一句话没说,我进去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电脑屏幕,那眼神快要将显示器给刺穿了我就把参茶给他放在了旁边,吓得没敢吭声,可刚一转身,总裁就把茶杯给摔了。虽然没骂我,但是那气势,太吓人了!”
  
      郑东点了点头,宽慰道,“没事了,回你位置去吧,有人再打电话上来,就说总裁在忙,别让他们进来了。”
  
      言落,郑东也没敲门,推开门,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卓斯年长身玉立地负手站在窗前,那背影一动不动,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投在他身上,让他身体的轮廓像是镶了金边一样。
  
      可是,那背影看着却是格外的落寞。
  
      先生每次有心事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站在窗前,看着好像是在看窗外的什么风景,其实不然,他的心思根本不在窗外。
  
      如此刻一样,百叶窗关着,能看到外面什么?可他仍站得笔直,看的认真,像棵冷松一样。
  
      郑东轻手轻脚走过去,正要开口,余光瞥见了桌上那打开着的电脑屏幕上。
  
      下一秒,他就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电脑屏幕上打开的是一个网页,上面动态变换的是几张两个人的合影。
  
      每张合影里,都有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一个温婉漂亮的女孩。她们都将脑袋枕在书本上,面对面,脸对脸还有男孩嘴角挂着宠溺的笑去玩弄睡着女孩头发的镜头,还有两个人一起睡得格外香甜的镜头
  
      不是别人,正是卓一航和黄连。
  
      看照片拍摄的背景,两人身后是一排排书架书籍,看样子是在图书馆被拍的。
  
      郑东瞬间明白了某人那么动怒的真正原因。
  
      他弯腰握起鼠标,认真看了看网页,才彻底明白过来。
  
      这是s大校园bbs,有人在“情感专栏”发了帖子《新学期第一天去图书馆,就被喂了一大盆狗粮,太虐了!》,而帖子里,都是卓一航和黄连两个人的照片,配的文字全都是描写这对情侣是如何秀恩爱撒狗粮的
  
      原来是有人悄悄拍了一航和少奶奶在图书馆看书时的照片,用诙谐的文字把这件事描述了出来,不仅没有一丝诋毁一航和少奶奶的话,还都是在侧面夸这俩人有多“恩爱”,多般配。
  
      帖子是一个多小时之前发布的,但下面跟帖回复的人已经达到了三百多人,帖子被加了精置顶。再看看大家的评论,不是大呼好虐单身狗,就是在夸赞照片里男女主角的美貌。
  
      “太美了,这是我见过校园情侣里最般配的一对。”
  
      “这俩人都是我们s大的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一对。”
  
      “配一脸!”
  
      “这狗粮撒的,快去把寡人的的黄金玛瑙珍珠钻石狗粮端过来!”
  
      “”
  
      郑东放下鼠标,半天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的主子。
  
      只是他能确定一点:先生现在每天的喜怒哀乐,似乎都跟少奶奶有关了。
  
      看到一航和少奶奶的这些合影,先生或许还只是吃醋和失落,但看到这些发帖和跟帖人的语言,一边倒地赞美他们俩先生能受得了才怪。
  
      哎,难怪会气成那样。
  
      自己的妻子跟自己的侄子,被人当做最般配的情侣赞美他这个做老公的能淡定吗?
  
      “他们,是不是真的很般配?”
  
      就在郑东被眼前的照片震动,不知如何安慰卓斯年的时候,身侧突然传来一道低沉如从很遥远的空间传来的声音,染着让人心疼的无助和自嘲,透着浓浓的无奈。
  
      郑东被卓斯年这从未有过的低落吓了一跳,连忙放下鼠标,看向他的侧脸,“先生,您何必呢?”
  
      何必明明对那丫头动了念头,却又一次次压抑自己,克制自己。
  
      可偏偏,越是不想,越是想的厉害。
  
      这不是活生生折磨自己么?
  
      卓斯年缓缓转过身来,刚毅的唇角勾了一抹苍凉的弧度,“何必多管闲事,是不是?”
  
      “当然不是!”郑东有点着急,又为他感到不值,索性心一横,“先生,您就承认了吧,您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少奶奶了?”
  
      喜欢?
  
      怎么又是这个词?
  
      男人轻轻地皱了皱眉,在椅子上坐下,指了指对面,“坐吧。”
  
      郑东瞧着他脸上很少有的失落,更加着急,“这门婚姻是长辈们为您定下的,何止是三十年,可以说在您外婆在世的时候就定下了,关系三代人的承诺和联系。您当时那么不想结婚,都为了帮长辈们完成心愿回国来结婚,至少说明您是做好了接受这个上天早就注定了的缘分的决定。退一万步,就算您不喜欢少奶奶,也没有把她让给别人的理由啊!”
  
      “他不是别人,他是一航。”卓斯年拉开抽屉,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犹豫了一下,却只是捻在指尖,没有去燃,“我不想毁了他一辈子,更不能。”
  
      哎唷,我的个天呢!
  
      郑东仰天长叹,“那您就宁愿自己承受这份失落?放弃好不容易爱上的女孩?”
  
      “没那么夸张。”卓斯年深邃的眸子微微一敛,“好奇罢了。”
  
      好奇?
  
      哎,我的大总裁,你这才是夸张!好奇心再强烈,也不至于让自己身心折磨啊。
  
      郑东忍住了揭穿卓斯年的心思,耐着性子由着他的话继续问,“好奇少奶奶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为什么能吸引您?好奇您为什么放不下少奶奶?好奇自己为什么越是想放弃就越是想靠近?”
  
      卓斯年眉宇间的郁结更深,抬眸淡淡地看他一眼,揶揄道,“郑东,你可以去做情感专家了。”
  
      “您啊,明明喜欢别人喜欢得不得了,她又是能治疗好您身体的反正,你们俩可是上天注定的缘分,您就别逼自己违背天理了!”话都说在这份上了,郑东也不怕主子不高兴,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
  
      卓大总裁就是不想承认自己这么快被那个小丫头吸引了,这有什么,结婚证都领了,喜欢自己的妻子还不好意思承认?
  
      卓斯年幽幽开口,“从开始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这丫头熟悉,我只是好奇,我和她之间是否以前见过面,或是发生过什么事。”
  
      顿了一下,卓斯年问郑东,“你可相信人有前世今生?”
  
      前世今生?
  
      先生这是疯了吧!被一个小丫头逼疯了!
  
      尽管心里在狂叫,郑东还是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相信!我看你和少奶奶就是前世见过面,注定这一辈子要在一起。不管怎么样,先在一起再说吧,以后能不能长远那交给以后。”
  
      卓斯年问出这个问题之后,似乎并不期待答案,修长手指间的香烟被他在几个指间来回转动,剑眉深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郑东却能猜到他所有矛盾的症结。
  
      卓斯年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想得到的东西必须要得到,得不到那就毁掉!越是挑战指数高的事情,他兴趣越浓,越会下定决定不达目的不罢休。
  
      如果说没有侄子卓一航那明目张胆的横刀夺爱,先生可能对少奶奶并不会太在乎,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痴狂算不上,但的的确确是到了不想放手的地步。
  
      一航的存在,让他对少奶奶那个普普通通的丫头产生了更强烈的兴趣,他的好奇就在这里,就想看看,那丫头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特别不特别他郑东不知道,反正已经吸引了他叔侄俩人了,一般的女孩哪能做到?
  
      别说那个竞争对手是卓一航了,就算是个外人,先生也不会退出这场较量,而且会很快拿下这场没有硝烟的夺人大战。
  
      这个,真真跟爱不爱喜欢不喜欢无关,这只是一个男人最起码的战略心和野心以及占有欲。
  
      可偏偏,那对手却是他自己最在乎的人。
  
      郑东思来想去,脑门突然一个闪光,凑近卓斯年,“先生,我有个办法,您想不想听听,完全可以解决掉您的好奇,又不让您如此纠结,还不影响你和一航少爷之间的约定。”
  
      卓斯年挑眉完全不相信的眼神瞥他一眼,没有应声。
  
      郑东知道,大总裁这是想听听他的建议了,不禁心中又点窃喜又有点心疼自己的主子。
  
      窃喜的是,他的猜测都是真的,卓斯年越是解决不了这件事,越会陷入其中。
  
      而心疼的,自然是这个在商场上无所不能的男人,面对和两年轻人的感情时,却束手无策。
  
      再强大的人都有他的弱点,卓斯年的弱点就是,最不该用感情的时候往往把感情摆在了首位。
  
      在先生的初恋女友失踪的这几年里,先生一直拒绝认识所有的异性,女人对他来说是个麻烦的生物。
  
      可天意弄人,他就这样猝不及防地遇到了这个最让他无计可施的女人。
  
      郑东关注着卓斯年沉静的俊脸,说,“既然您和一航之间已经有了这么一个协议,那您就不要想什么退出不退出的事。您想想,现在让您退出,您又不甘心,与其这样,不如心无旁骛地去用你哑巴大叔的身份和少奶奶继续相处,其他的事,都不要多想。毕竟,少奶奶最后选择谁,谁才是胜者不是。您看呢?”
  
      卓斯年依旧没有反应,只是把玩着手里的香烟,那幽深的眸子里是任何人都看不透彻的复杂。
  
      得到了又如何?
  
      如果真的在得到后,才发现她并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女人,那会毁了他们三个人。
  
      可是,不争取,似乎真的不甘心。
  
      那个丫头,就像一个调皮的小精灵一样,突然闯进他的生活,打乱了他的平静,扰乱了他的心境怎么能说出去就出去呢?
  
      见卓斯年不语,郑东接着说,“先生,退一万步说,您就算并不喜欢少奶奶,只是不甘心就这么把自己名义上的妻子拱手他人,可您的身体对少奶奶的身体也是有感觉的啊快刀斩乱麻,把选择权交给少奶奶吧!”
  
      卓斯年手指间的香烟“啪”掉落在桌上,沉默的男人终于沉声开口,“去把这论坛上的帖子处理掉。”
  
      “好!”郑东刚站起来准备离开,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压低声音汇报道,“差点把重要的事忘了,先生,那天劫持少奶奶的几个劫匪都抓到了,我过去见了那个主犯,就是少奶奶的学长张通。我个人觉得,这个人可以用。”
  
      卓斯年瞬间蹙眉,“正阳是没钱雇不起可靠的人了吗?用一个劫持过总裁夫人的罪犯?”
  
      “当然不是!”郑东连忙解释,“我是说,您和少奶奶之间的事,可以从这个人这里入手。”
  
      郑东凑近卓斯年,在他耳边悄悄说了几句,只见男人那深锁的眉心,慢慢地舒展了开来。
  
      *
  
      黄连的午觉不是睡到自然醒的,也不是被闹铃吵醒的,而是被舍友林菀一个大嗓门给吓醒了。
  
      “卧槽!这艳照不是黄连的么!”因为意外,因为震动,那一嗓子喊出去,方圆五里的同学都被惊醒了。
  
      黄连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惊慌道,“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地震了吗?”
  
      睁开眼看去,莫筱竹和林菀俩人正瞪着两双大眼珠子看着自己,一脸的探究和不怀好意诡异的笑。
  
      “怎么了?你俩这?”
  
      黄连揉了揉眼睛,准备躺下去继续睡,却被林菀一把拉住了胳膊,“比地震还惊悚的新闻!你快看看,这是不是你!”
  
      说着,林菀手里的手机屏幕已经递到了黄连眼前。
  
      还没完全睡醒的黄连没精打采地向手机瞅去,在看到手机里正呈现的照片时,瞬间清醒,一把夺过了林菀的手机,一张张往下面翻去。
  
      “还不快交代,这位大帅哥是谁啊?”林菀开始逼问。
  
      “这还用问啊,都被评为全校最上镜颜值最高的情侣了,难道还是朋友?”莫筱竹嘿嘿笑。
  
      “不是的!这真是天下最大的乌龙,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黄连一开始觉得有点震惊有点气恼,一页页浏览完帖子才稍稍平静了一点,“我得去联系信息中心,这侵犯别人肖像权了!”
  
      说着,黄连就翻身下了床。
  
      这哪个同学啊,也太看热闹不嫌事大了!误会她没关系,可让别人卓一航看见了多尴尬多难为情啊!
  
      林菀和莫筱竹显然不相信,双双拦住她。
  
      莫筱竹笃定地说,“小黄连,你还不承认啊!就说为什么全校那么多男生追你你就是不为所动,原来是早就芳心暗许他人了”
  
      “肯定是怕公布出来,被那些女**丝们盯上她这位帅逆天的男朋友!”林菀头头是道地分析道。
  
      “哎呀求你们了,姐妹们,我都一有夫之妇了,别跟我开这种玩笑了!”黄连找出手机就去给黑马打电话,完全没意识到一着急就曝光了自己的真实婚姻状况了。
  
      “有夫之妇?”莫筱竹和林菀惊讶地几乎异口同声。
  
      黄连正在拨号的手一顿,懊恼地咬了咬唇。
  
      抬眸,冲她们心虚地笑,“是的,指腹为婚,我在我妈肚子里就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切——”还以为什么呢,俩舍友失望地摇了摇头。
  
      黄连连忙跑到阳台去给黑马打了个电话,他是学生会里的红人,认识学校各部门各院系的老师和同学都多,去bbs上删个帖子应该很简单。
  
      黑马正在宿舍里玩网游,听黄连这么一说,还以为是她和她那个一夜情的哑巴大叔被人拍了,退出游戏进了bbs的时候,却怎么找都找不到那个帖子了。
  
      “没有了?”
  
      黄连一怔,挂了黑马的电话就让林菀去翻刚才的帖子,再去找的时候,果然不见了,一点痕迹都没留。
  
      “奇怪,刚还在!”林菀一头雾水。
  
      “没关系,肯定是那位同学意识到自己侵犯他人的肖像权了,就删贴了呗。”莫筱竹说。
  
      “那就好!”黄连松了一口气。
  
      可是黑马这边,却看到了同寝室男生下载下来的照片。
  
      “卧槽!这丫头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事!这么暧昧的姿势,我都没敢做过”
  
      黑马捻灭手里的烟,把质问的电话直接给黄连拨了过去,“我帮你问了,管理员接到上面通知,但凡再有人发此类帖子一律删除并封号。但是黄连,你是不是还没给我介绍这照片上的男生是谁啊?”
  
      “不是删了吗?你看到了?”黄连惊讶地问。
  
      “帖子是删了,但不知道多少人保存了照片。艳照门记得吗?你以为网上没人传播了,大家的硬盘里就没了?”黑马有点不悦,说话也开始口不择言。
  
      这丫头,就一个暑假没见,嫁人了,搞一夜情了,还特么被拍到和小鲜肉暧昧的照片了!真是可以啊!把他这个男闺蜜当摆设呢?一个字都没透露!
  
      “没那么夸张!”黄连听出了黑马的不爽,耐心解释道,“我也是才认识那个男孩的,他是医科大的,前两天来我们图书馆借书,没有借阅证,我看他借的是中医学方面的,就用我的借阅证帮他借了。你也知道,我对学中医的都有恻隐之心。后来,他也帮了我一次忙,我们就成为朋友了,他经常来我们图书馆借书看。而且,这照片什么时候拍的,我完全不知道!”
  
      “你还知道你不知道!以后长点心,我看那男孩看你的眼神恨不得将你吃掉,你自己好自为之吧!”黑马有点很铁不成钢,直接挂了电话。
  
      这个丫头,越长大越没心眼!不知道她自己本来就很吸引男人吗?再这么不警惕陌生男人,早晚要被卖了!
  
      *
  
      网络的传播速度是惊人的。
  
      黄连和卓一航的照片虽然在学校bbs上被删掉了,但早就被有心的人下载下来转发到了微信和微博上,因为男女主角一身校园风,颜值高匹配系数高,很快被年轻人各种转发,纷纷表示原来在图书馆还可以这样秀一把。
  
      所以,卓一航也收到了这些照片。
  
      比起黄连的紧张,卓一航先是有点意外,但在看完照片后,竟兀自地勾唇笑了出来。
  
      真是高手摄影师在民间啊!这些照片虽然都是偷拍的,但拍摄者将每张照片的角度选的都非常好,该侧面的侧面,该远景的远景,该特写的特写每一张都让人感受到了照片里男女主角是如何般配的。
  
      卓一航将照片拷贝到电脑里,把他和黄连的合照、黄连的单人照全都洗了一份出来,一张张挂在了自己的卧室里。
  
      瞧着照片黄连那睡得安全无害的一张脸,男孩嘴角的笑意温润宠溺:这样,我就可以天天看到你了。
  
      第二天是开学报名的日子,黄连和黑马一起去系里交了报名费,从电梯出来往教学楼外走的时候,黑马接到一条短信,一脸兴奋地对黄连说,“妥了!”
  
      “什么妥了啊?”看着他高兴的样子,黄连嗔了句“傻样”。
  
      “你才傻样呢!小爷我给你找到来钱快的兼职了!”
  
      “真的?做什么?”黄连睁大了眼睛,一脸的迫不及待。
  
      “时下里最热门的工作,网络女主播!”黑马悄悄在黄连耳边说。
  
      网络女主播?
  
      黄连第一印象就是那种穿着暴露,在镜头前搔首弄姿,说话嗲得要腻死人的主播形象
  
      想到这里,黄连连连摇头,“不行不行,虽然听说很赚钱,但我这不擅长卖弄风骚啊!”
  
      “谁让你卖弄风骚了!你愿意小爷我还不愿意呢!”黑马在黄连脑门戳了一下,“我把你的生活照和之前在ktv录的歌声发给了一个学姐,她现在是一个网络平台的经纪人,培养了好几个有名的网络女主播。她本来也认识你,说你的形象没有问题,后来听了你唱歌,打包票不出一个月就让你月入20万以上。”
  
      20万以上?
  
      那不是轻轻松松两个星期就可以还清哑巴大叔的钱了?
  
      可是
  
      黄连还是有点犹豫,这个职业虽然热门火爆,但似乎大众对这个职业的印象并不好,总会跟“灰色职业”挂钩。
  
      看出了她的犹豫,黑马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现在网络平台都有监控,你想搞什么黄赌毒的还不让呢!以你的形象和唱功,还有这张特别能狡辩特别能唠嗑的嘴巴,一晚上随便为那些网友唱唱歌,聊聊天,钱就来了!等你赚够了咱就撤!这个职业,是目前最赚钱,而且赚钱最快的兼职。”
  
      “真的没问题?”黄连动心了。
  
      她并不是看上了那个职业赚的钱,而是她真的想尽快还清哑巴大叔的钱。
  
      “放心吧,那个师姐跟我关系不错,她会罩着你的。再说,还有我呢!如果你真的开始做直播了,一个星期一三五三次,每晚6点到11点,设备和直播地点我帮你张罗。”
  
      瞧着黑马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黄连点了点头,“好,那我试试。”
  
      话音刚落,黄连的手机响了,一看是郑助理打来的,她给黑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悄悄说,“是我那个老公的助理。”
  
      “接吧,我也去给师姐回个话。”黑马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黄连这才接起电话,“郑助理。”
  
      是不是卓斯年要见自己了?上次在成都他打来电话说有事,也不知道什么紧要的事。
  
      “少奶奶,您往您十点钟的方向看。”
  
      黄连好奇地按郑东的说法往自己十点钟的方向看去。
  
      “看到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没?”
  
      不远处,果然有一辆黑色小轿车停在路边。
  
      黄连点了点头,就见车门打开,郑助理走下车来,向她招了招手,“少奶奶,我过来告诉您个好消息。”
  
      好消息?
  
      黄连一怔,不会是卓斯年现在就要给她自由了吧?
  
      高兴地想着,黄连挂掉电话,向那边小轿车跑了过去。
  
      快到车跟前的时候,她却放慢了步子,边走边向那车里面看过去除了司机,好像没别人,卓斯年没来啊?
  
      郑东自然看出了她的目光梭巡的方向,上前一步,“少奶奶,先生有事没过来。我是来告诉您,上次劫持您的三个匪徒都抓到了,现在在公安局。”
  
      抓到了?
  
      黄连有一瞬间的怔忡,很快就反应过来,“是张通吗?全都抓到了?”
  
      还以为是卓斯年来了,明显这个消息比和卓斯年离婚更具分量。张通抓到了,她就不用整天提心吊胆了。
  
      “是的!是张通。不过,”郑东顿了一下,“现在可能需要辛苦您去一趟公安局,指认一下。”
  
      “好!没问题!”黄连没有一丝犹豫,直接上了车,上去之后才给黑马打去电话,只说有点事要出去一趟马上回来。
  
      车子驶出学校,坐在后面的黄连问前面的郑东,“郑助理,那天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不在古城,卓斯年找我什么事?”
  
      “这个”郑东为难地看着她,“少奶奶,先生找您什么事我们不知道,我们做下属的,也不好问。”
  
      黄连了然,“那你应该有卓斯年的照片吧?我想看看他到底长什么样,免得下次见面的时候不认识。”
  
      “对不起少奶奶,先生从来不拍照。”
  
      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人?是不是真的老丑残到不敢见人?
  
      “那算了,以后他如果有什么事找我,提前给我打电话约时间比较好,我开学了,偶尔还会有课。”黄连也不想为难郑助理,就给他交代了一句。
  
      她和卓斯年之间没什么交集,他当时找自己,应该是跟双方某家的长辈有关。
  
      也只有应付长辈,目前才是他们之间联系的唯一理由。
  
      *
  
      到了公安局,黄连以为这次过来真的只是指认一下张通那个家伙,到了之后,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却告诉她三个嫌疑犯已经对自己几天前劫持她的事供认不讳,只是主犯张通想要见一下她这个受害人。
  
      黄连有点犹豫,“警察同志,既然已经认罪了,我可以不见他吗?”
  
      警察点点头,“当然,这是您的权利。但是嫌疑犯请我们无论如何说服您,说给他三分钟时间即可。”
  
      说着,警察递给了黄连一张纸条,“这是张通托我们交给您的。”
  
      黄连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学妹,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看在我们曾经单纯地相信过彼此的份上,一定要见我。
  
      黄连在学校入党的介绍人是张通,她见过他的字迹,这的的确确是他的字。
  
      犹豫再三,黄连终是对警察同志点了点头,“好,我同意去见张通。”
  
      会见室。
  
      黄连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穿着黄色的狱服,头发被剃成了板寸的张通,蓦地怔了一下。
  
      才几天不见,张通瘦了一圈,胡子拉碴,眼睛里也没了光泽。
  
      果然,失去自由的人,最是可怜。
  
      可是,他毕竟是犯了错的,应该付出代价不是么?否则,他会犯更大的错。
  
      黄连努力让自己克制住那不值钱的恻隐之心,淡淡地看着他,“抱歉,我也不想报警抓你,一切都是你自己作的。”
  
      “不需要说抱歉。”张通的嗓音有点沙哑,可见这些日子过得真是不好,自嘲地笑了笑,愧疚地看向黄连,“学妹,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那句话吗?”
  
      “你说的多了,但是不管哪句,都跟我没关系了,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黄连语气淡漠,心里却五味杂陈。
  
      她还清楚地记得,从大一第一天报名开始,张通就在她的大学生涯里演绎了一位有责任有担当,关系爱护学弟学妹的暖男学长角色,可以说在他向自己表白之前,他绝对是大部分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
  
      可是,爱令智昏。
  
      人一旦有了错误的念头,不管是犯错还是犯罪,都是一念之间。
  
      看到张通如今身陷囹圄,她也为他感到唏嘘。毕竟是个前途无量的高材生,却因为一步走错,走到了这里来。
  
      张通对黄连对自己冷冷的态度并不惊讶,继续努力笑道,“我当时说,如果有一天我做错了什么事,哪怕全世界都看不起我,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我。”
  
      “张通,到现在了,你还想让我原谅你吗?”黄连苦笑,这已经不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了,他自己绑架勒索,即便是未遂,那也犯的是刑事罪。
  
      她黄连,没有能耐救他。
  
      “我不求你原谅我,但是我希望你放过我家人。”张通情绪突然变得有点激动。
  
      家人
  
      黄连怔住,“我,我没有把你家人怎么样啊!跟你家人有什么关系?”
  
      张通苦笑,“黄连,你是没对我家人怎么样,但是你老公,他有啊!他现在要让我家人付出代价,明确告诉我,不会让我家人好过学妹,你行行好,就算让我坐穿牢底我也没有怨言,但求求你,不要伤害无辜的人好吗?”
  
      原来如此。
  
      卓斯年!
  
      原来,她这个老公一直都知道发生在她身上的事,还“帮”了她不少的忙啊!
  
      这种做法虽然很豪门很霸道,但却不是她黄连的处事风格。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给他点颜色去看看但是,冤有头债有主,何必去动那些无关的人呢!
  
      黄连思忖了片刻,对张通说,“你安心等宣判吧!我向你保证,绝不会动你家人一根头发。”
  
      “真的!那真的太感谢你了学妹!我就知道,你永远都是我认识的那个善良的女孩!”张通双手作揖不停地道谢。
  
      从公安局出来,黄连心情纠结地上了郑东的车。
  
      见她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郑东关心地问,“少奶奶,是不是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了,您怎么看起来不高兴?”
  
      黄连摇了摇头,“我没事。郑助理,卓斯年是不是安排人去找过张通的家人?”
  
      郑东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是的,您都知道了?张通的做法太恶劣,先生气不过,就让我们去”
  
      “去什么?”黄连紧张地问。
  
      “也没什么,就是给张通家人的生活了工作了找了点麻烦,不让他们过得那么,不让张通安心。”
  
      “你们怎么能这样!张通犯错跟他家人有什么关系?你快去解除掉他们的麻烦,不要去伤害无辜的人。”黄连有点生气,卓斯年也太嚣张了,太不讲理了,这跟土匪有什么区别?
  
      郑东见她生了气,连忙道歉,“对不起少奶奶,都是先生的意思,我们可不敢妄自行动。”
  
      卓斯年!卓斯年!
  
      这男人真会给她找麻烦!若不是他当时去破坏了张通的工作,张通也不会去绑架自己,现在倒好,又擅作主张去给别人家人里找麻烦。
  
      “郑助理,卓斯年在哪,我想去见他!”
  
      “啊”郑东惊讶地看向一脸坚决的黄连,“先生在家,不过您现在就去吗?”
  
      黄连确定地点头,“现在就去!”
  
      “好!”郑东暗暗松了一口气,转身来忙吩咐司机,“走,回家。”
  
      在黄连没看到的地方,郑东嘴角微扬。
  
      先生,少奶奶跟您送回来了,怎么做就看您了!(http://)《隐婚老公深夜来》仅代表作者薇子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隐婚老公深夜来》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隐婚老公深夜来064.一起睡得很香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隐婚老公深夜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隐婚老公深夜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