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狠狠咬住她的唇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薇子 书名:隐婚老公深夜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五行天  读档九八  最牛古董商  抗战之中国远征军  血魂1937  我的时空魔戒  韩娱之光影交错  末日轮盘  被抛弃的女人  爆杀预告  通天剑神-夜麒麟  别无选择  
    黄连以为像卓斯年这种有钱人,住的地方应该是郊区那种土豪们住的豪华别墅区,可是却发现车子一直向市中心方向驶去。
  
      黄连纳闷地问郑东,“郑助理,你们住在市中心?”
  
      郑东转过身来向她点点头,“是的,少奶奶。正阳集团在古城的分公司也开了三十多年了,卓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就在这里买了几处地产,这里离公司总部也近,所以先生回来就住这里了。”
  
      “哦,我还以为有钱人都住有山有水的郊区呢。”黄连讪讪地笑道。
  
      郑东也跟着笑了笑,“呵呵,少奶奶可能有所不知,古城百年内的规划是不会在城墙内再建高楼,要保持古城古韵原味。又因为城内寸土寸金,所以正阳当时就把西城墙以内的几片地收购全建成了小低层的别墅区。这里周围近些年都不会动土,所以环境比较幽静,先生喜欢安静的地方。”
  
      原来如此!
  
      黄连觉得自己真是大长见识了!原来一直以为他们有钱人都是住城外的,没想到更有钱的人还是住市中心的。
  
      就在诧异间,车子已经沿着西城墙里面开了一段时间,周围越来越清静幽美,左边依着古老的城墙,右边是大片大片的绿化带,花红柳绿,鸟语花香,宽阔笔直的道路上,几乎再看不到什么来往车辆。
  
      黄连觉得自己这几年真是白在古城混了,总以为城墙内都是老建筑又脏又乱的低矮破楼,还真没想到,城墙内还有这么一处环境优雅,闹中取静的富豪区。
  
      不过也对,像她这种穷学生,又怎么会进到这里来呢!
  
      这就是她和卓斯年之前的差距!
  
      想到自己那个未曾见面的老公,黄连心中开始忐忑。
  
      再没有见到卓斯年之前,两个人之间已经算是闹得不太愉快了......要说一开始还有点期待自己这个指腹为婚的“相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后来因为他多次的警告。她已经完全不期待见到他了。
  
      不仅如此,反倒期待不要见面,好聚好散。
  
      可是如今,真要因为有事不得不见的时候了,黄连发现自己莫名地紧张了起来。
  
      卓斯年,是不是就是当时自己在民政局门口遇见的那个?他本人是不是真的很难打交道,声音是不是一直都像上次电话里那样,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说话还那么嚣张自我感觉良好?
  
      自己这么突然来找他,他不会连见都不会见吧?或者,即使见了,也不想跟自己说话?那种人,应该很难沟通吧!
  
      走一路,腹诽了一路。周围环境极好,但却让黄连心中更加局促不安。
  
      这种感觉从未有过,不管是各种考试,还是上台演讲辩论抑或其他表演,这些年来,她似乎从未因为要见一个人而如此让心七上八下。
  
      “那个,郑助理,有关你家先生的事,我能问几个问题吗?”黄连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开始跟郑东了解情况。
  
      这次来,毕竟是想请他放过张通家人的。不管他做得妥当不妥当,也不管自己要求的对不对,还是希望不要有冲突,解决问题是目的。
  
      “少奶奶,您不用跟我这么客气,叫我郑东,或者东哥都行。”郑东瞧了一眼双手放在身前胡乱搅动的黄连,心下了然,少奶奶这是紧张了吗?
  
      “哦,好,东哥。”黄连冲他礼貌地笑了笑,“我想问问,卓斯年是不是很难打交道?他有没有什么忌讳?还有,之前,他是不是特别讨厌我......或者说,她会不会不想见到我?”
  
      当然不是!非常不是!
  
      不仅不是,而且他非常好打交道,没有任何忌讳,不仅不讨厌您,还特别稀罕您!
  
      郑东在心里腹诽了几句,恨不得把所有实话都说出来。
  
      对黄连摇了摇头,郑东保持了一贯的温和,“不会的,先生很好相处的。不过,他可能因为身体有点不舒服,不喜欢太闹腾,喜欢安静,话也不多。至于您说的想不想见你的话,肯定是想见的,否则之前也不会让我去接您回来住了。”
  
      郑东说话语气一直不紧不慢,不带什么感情"seqin",比较中规中矩,所以他的话一般不会让人怀疑什么。
  
      黄连松了一口气,“好,谢谢了。”
  
      说话间,车子刷卡进了一个小区,“城西别苑”。
  
      这里环境更是让人心旷神怡,假山小桥流水,绿茵红花石子路,红白相间的三层小别墅稀疏地坐落其中。
  
      美得像公园,哪里是什么小区啊!
  
      黄连感叹间,车子缓缓停了下来,抬眸看去,已经到了一处小洋楼前,黑色的雕花铁门紧闭,里面是看着让人想到了“神秘”俩字的房子。
  
      郑东下车去按了密码,黑色铁门向左右缓缓滑开,车子开进去,停了下来。
  
      郑东打开后面车门,“少奶奶。到家了,您慢点下车。”
  
      黄连悄悄舒了一口气,下了车,来不及去环顾周围的环境,只觉?息间是淡淡的花香味,还有绿色植物散发的那种清新干净的味道。
  
      古城虽不是工业城市,但近几年空气质量也并不好,尤其是冬春季节,很难见到蓝天,更别说想在城市里闻到这只有幽山空谷才能闻到的清新空气了.....而这里,竟然能做到。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方嫂闻声已经打开了家门,看到郑东旁边的女孩,眼前一亮,忙微微躬了躬身,“这位就是少奶奶吧,少奶奶好!”
  
      “哦,你。你好。”
  
      黄连下意识看了一眼郑东,郑东忙向她介绍,“这位是家里的佣人方嫂,家里除了先生和我之外,还有方嫂跟一位钟点工的厨师,还有司机。”
  
      “你好方嫂,叫我黄连就行了。”这个少奶奶的名讳,她真是太不适应了。
  
      “您坐,少奶奶。”郑东对黄连的话置若罔闻,仍是恭敬地唤着,把她引到客厅沙发边,“我上去请示先生。”
  
      “好,辛苦了。”黄连点点头,看着郑东上了楼。
  
      在沙发上局促地坐下来,接过方嫂送过来的茶水,她才扫了一眼这个别墅里的内饰。
  
      跟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卓斯年这家里的装修都非常简洁,以中式风格为主,沙发和茶几吧台都是冷色系的楠木制品,表面上看着低调,但吧台那边的一盏水晶吊灯让黄连明白,这些家具,怕是低调的奢侈吧。
  
      她不懂奢侈品,但她见过李菲谈过这个品牌,荷兰原创设计品牌,据说一个替换用的小灯泡都是十几万元,更不用说整体的水晶灯了。
  
      黄连咂咂舌,突然有点如座针毡的感觉。
  
      特么的,这沙发坐着也是格外舒服啊,也不知道这一屁股坐下去值多少钱!
  
      楼梯处传来一阵脚步声,黄连心里噗通噗通跳了几下,下意识站了起来,向那边看去。
  
      却是看见了郑助理下来了。
  
      “少奶奶,先生在房间,请您上楼去。”郑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黄连瞅了一眼楼上的方向,犹豫了一下,“那个,他能不能下来谈?在房间里谈......不太好吧。”
  
      黄连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怕什么,但一想到和一个陌生男人第一次正式见面就在房间里......尽管他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公,那也似乎有点太尴尬了。
  
      “抱歉,少奶奶,先生周末是不下楼的,他喜欢楼上的清静。”郑东解释道。
  
      黄连咬了咬唇,好吧,反正他卓斯年是有身份的人,当时说了俩人有名无实,应该不会做什么别的不该做的事。
  
      是吧?
  
      见她在犹豫,郑东接着说,“少奶奶,先生身体不太好,精力有限,可能话不太多,建议您长话短说。另外,他不太喜欢白天开灯,所以请您不要随便开灯。”
  
      呃,毛病还真够多的!
  
      “好,我会的。”她巴不得两句话搞定呢!
  
      黄连跟上郑东的步伐抬步上了楼。
  
      郑东敲了敲门,不待里面回应,就推开了二楼拐角处第一个房间,对黄连说,“少奶奶,您进去吧。”
  
      “嗯。”黄连轻轻点头,走了进去。
  
      房间里很暗,果然没有开灯,窗帘也没打开,只有身后一点的光亮,黄连模糊地看到有个人坐在轮椅上,坐在房间和阳台之间的玻璃门处,背对着这里。
  
      黄连还没反应过来,身后的房间门被关上,唯一一点的光亮被关在了门外,随着眼前一抹黑。黄连的心蹭得窜到了嗓子眼,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双手摸到了身后的门,才稍稍镇静一点。
  
      房间里没有一丝声音,待视线适应了眼前的黑暗,她才借着窗帘从缝隙里透进来的一点阳光,大概地看到了房间里的整个摆设。
  
      房间很大,但只能看到左面一张大床,右边似乎有个门,不知道通向哪里。对面是个阳台,真正挡住阳光的,就是阳台上的窗帘,从阳台到房间都是暗暗的,只能看到轮椅上的男人那模糊的背影。
  
      尽管他坐那一动不动,但应该是知道自己进来。
  
      黄连做了一个深呼吸,慢慢抬脚向前面走了两步。
  
      “卓.....你是卓斯年吗?”声音有明显的颤抖,尽管黄连已经努力控制自己镇静再镇静了。
  
      没有任何回应,那个轮椅上的男人仿佛没有听见一样。
  
      是不是听力也不好?
  
      黄连只好再向前走了两步,拔高了声音,“卓先生,耽误你几分钟,我有事想跟你谈谈。”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他一直坐在轮椅里不动,黄连之前的紧张和小害怕散去了一些,狂跳的心也慢慢平静了点。
  
      仍然没有回应,但轮椅上的男人似乎动了一下。
  
      黄连只好再往前几步,站在了离轮椅三步远的后面,“卓先生。”
  
      终于,前面的轮椅缓缓转动,男人慢慢转过了身来。
  
      黄连心下一窒,条件反射地想往后退一步,却见男人长臂一伸,突然攥住了她的手腕,大手用力一拉,毫无防备的她脚下一个趔趄,直接向他扑过去。
  
      卓斯年另外一只手抬起按住了她的肩膀,顺势将她按在了自己的腿上。
  
      “啊——”黄连大呼一声,反应过来的她奋不顾身地挣扎着要站起来,“放开我!”
  
      可是,男人覆在她肩膀上的双手上的力量大的惊人,她越是想放开,肩膀上的手越是用力,黄连懊恼地只好放弃,“卓斯年,请你尊重我!放开我!”
  
      冷静下来,她抬眸看向尽在咫尺的男人。
  
      光线昏暗,他又背对着那可怜的一点光线,除了能看到他脸上那棱角分明的线条外,看不到任何五官。
  
      但是,黄连明显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而自己,现在却因为方才的慌乱,竟双腿跨坐在了他身上。
  
      这动作......这动作也太暧昧了!太羞耻了!
  
      意识到这里,黄连不敢再反抗,生怕自己的挣扎惹怒了这个男人,他再做出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来怎么办......
  
      “卓斯年,你,能不能放开我?”黄连冷静下来,语气也努力保持平稳不冲。
  
      此刻的卓斯年,瞧着怀里还在微微颤抖的丫头,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弧度。
  
      这个游戏,很好玩。
  
      他突然扣住她的脑袋,凑过去在她耳边沉声开口,“叫我老公。”
  
      闻言,黄连浑身一僵。
  
      这个男人,声音好沙哑,好深沉,像是音色不准或是低了几个度的大提琴一般,又像是从沙子里过滤了一般,是那种低沉到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
  
      “老......”黄连双手横在两人之间,拼命将脸向后躲开,“卓先生真是健忘,你不是警告过我。我们只是有名无实的婚姻吗?我为什么要叫你老公。”
  
      “呵。有名就可以有实,结婚证都领了,你想反悔?”卓斯年大手紧紧扣着她的后脑勺,也不再用力,只是淡淡地看着她。
  
      在黑暗里,看着自己想要吃掉的丫头。
  
      他觉得自己确实是疯了,要么就是生病了!生了一种让自己都看不起的病!
  
      他不能光明正大地和自己的妻子在一起,只能迂回地用一些笨拙无聊甚至是下三滥的手段来见她。
  
      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挫败和自我怀疑。
  
      “什么意思.......”黄连问出这话之后,不用卓斯年解释,自己就明白了过来,慌忙开始挣扎,一边挣扎一边厉声警告,“卓斯年,你可是有身份的人,说话算数,别乱来!”
  
      “我的身份就是你老公。”卓斯年言落,不顾一切地将她揽进怀里,狠狠地咬住了她的唇。
  
      小丫头的唇,糯软又富有弹性,嘴巴里口气清新,少女特有的香甜。
  
      要说之前用陌生人的身份和她相处,他还要顾忌到她的感受,那么现在,他可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他想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
  
      “唔——”黄连被吓住了,彻底被吓住了!
  
      怎么会是这样,不是说好了有名无实只做陌生人的么,为什么这个明明病弱不堪的男人手上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不仅是手上.......他的唇舌已经将自己的牙齿撬开,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抵挡不住。
  
      混蛋!卓斯年这个混蛋!言而无信的混蛋!
  
      但是,羞怒之外,黄连突然发现这男人的身上有股熟悉的味道,那种轻轻浅浅,说不出什么气味,却独属于男人的味道。
  
      她没有谈过恋爱,和黑马闺蜜这几年,也从来没发现过他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味道。
  
      但不知为何,她对卓斯年这身上的味道不仅没有反感,好像还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只是,想不起是谁身上散发的味道,疑惑只是从哪里问道过这样的味道。
  
      似乎染了一点某种中草药的味道,又淡又香。
  
      黄连放弃了挣扎,卓斯年常年吃药,这应该是药的味道吧!
  
      见怀里的丫头突然不再反抗,卓斯年顿了一下,下一秒便双手扶在她腰间,唇上加深了那个吻。
  
      从未有过的满足,真想将她拆骨入腹......对她,似乎只有吃到肚子里,才会觉得她身上终于有了他卓斯年的标签。
  
      黄连在男人的吻里渐渐失去了力气,从一开始的反抗,到最后索性张开了嘴巴。去迎接他的唇舌。
  
      可下一秒,她就趁他不备,突然张开嘴巴,咬住了他的唇,毫不犹豫地狠狠咬了下去。
  
      嘶——
  
      这丫头,真狠!
  
      男人吃痛放开了她,黄连抓住时机从他腿上跳下来,正欲逃开,手腕再次被男人及时捉住。
  
      “卓斯年,你真不是男人!说话不算数!骗子!”黄连恼羞成怒,眼看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卓斯年突然心头一软,也忘记了还在泛着疼的唇,咬了人,她自己还委屈了?
  
      “我骗你什么了?骗婚还是骗你来我这里了?”卓斯年一把甩开她的手腕,黄连脚下后退两步,直接跌坐在了身后的大床上。
  
      “你......”黄连被问得哑口无言,腾地站起来,和他保持几米远的距离。“你是没骗婚,也是我主动来找你的,但是你不能在我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迫我做任何事。”
  
      “卓少奶奶,我逼你做什么事了?我和自己的妻子亲热要是有罪的话,那你尽管去起诉。”瞧着反应激烈的丫头,卓斯年已经微微肿起的唇角勾了勾。
  
      就喜欢看她恼怒生气的小样子,特别是又羞涩又懊恼的时候。
  
      “可是我不想跟你亲热!”
  
      “这是你的义务!”
  
      “我......”黄连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出尔反尔的家伙了!
  
      说好了有名无实,偏偏刚一见面就欺负她......还理直气壮!这男人,太无耻了!
  
      “你是不是想说我们有名无实,我没权利碰你?”卓斯年滚动轮椅,靠近她一步。
  
      “本来就是你说的,又不是我说的!”黄连后退一步,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
  
      “卓少奶奶,我有必要告诉你,婚姻里的有名无实这几个字的意思!”
  
      “什么意思?”她还不信他能狡辩个什么理由出来。
  
      卓斯年靠近轮椅椅背上,语气淡然,“有名无实,就是有婚姻在法律上的形式。但是两个人没有感情。既然这婚姻是合法的,那作为妻子,你履行妻子的义务,我行使丈夫的权利,正是名义上的婚姻。而应该真实存在的感情,我们没有,这就叫有名无实。”
  
      实你个大头鬼!
  
      黄连看着男人那模糊的身影,嚣张的语气,气得真想用拳头招呼过去!
  
      这特么什么狗屁理论!完全就是在强词夺理!她一个学中文的,还用的着他来给她解释什么叫有名无实?
  
      哼!
  
      “随你怎么狡辩,我不想跟你探讨你的语文水平怎么样。”黄连怒极反笑,“呵呵,反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我今天来不是跟你研究我们之间的关系的,我有正经事要跟你谈。”
  
      “我们之间的事不算正经事?那我们有什么资格去谈别的正经事?”卓斯年跟她杠上了,步步紧逼。
  
      黄连更加懊恼,跟这男人说话太费劲了!
  
      忍住脾气,黄连心平气和地说,“卓斯年,我们能不能好好谈一下?你应该也很忙,我不想耽误你太多时间。”
  
      “我不忙。”卓斯年说得云淡风轻。
  
      “那更好,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很感谢在你的关注帮忙下,公安局这么快抓到了张通,但是张通的家人是无辜的,麻烦你不要让你的人去打扰张通的家人了。”黄连一口气说完了今天来找他的正事。
  
      “你意思,我多管闲事了?”
  
      “当然没这个意思!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我好,我很感谢你。但是,咱不能没事找事伤及无辜是不是?”黄连耐着性子说。
  
      在这黑灯瞎火的空间里,无时无刻不让她感到压力,面对的又是一个不愿让她看到真面目的老公,这真像是在搞黑暗交易。
  
      “卓少奶奶这是在教我怎么做事?”男人声音陡然不悦。
  
      “更不是!”哎呀,怎么说不清楚呢!黄连感觉内心开始咆哮,真是秀才遇到兵了,还是遇到胡搅蛮缠的家伙了?
  
      心中一万只小羊驼奔腾而过......
  
      顿了一下,她干脆在床边坐下来,“你说吧,要怎么才肯放过张通的家人。”
  
      卓斯年瞧着黑暗里小丫头那无奈地摊了摊手的样子,嘴角笑意更浓,“这些事你作为卓家二少奶奶,自己就可以吩咐下人去做,用不着来求我。”
  
      “真的?”黄连生怕自己听错了,“那我让郑助理他们去做,就可以了吗?”
  
      不会吧?原来卓少奶奶还有这么大的权利啊!
  
      “当然!”卓斯年故意停顿一下,“不过......”
  
      怎么还有不过!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这家伙没有这么善良!
  
      “不过什么?”语气有点不高兴了。
  
      某人才不管她高兴不高兴,就是要逗她这个丫头,“不过,前提是你得做卓少奶奶。”
  
      黄连有点蒙圈。
  
      “我......我现在不是么?”这话说出来,自己也有点不肯定了。
  
      是?好像也不是......除了领个结婚证,好像她的生活并没有任何影响。
  
      “你觉得呢?”某人不答反问,语气却是明显的否定。
  
      “那,怎么样才算是?”
  
      “搬回来住。”卓斯年似是早就在等待回答这个问题一样,回答得那叫个干脆利索迫不及待。
  
      搬回来住?
  
      黄连下意识地瞅了瞅周围一团漆黑,“让我搬回来住这里?”
  
      她才不要!她最怕的就是黑!此刻还好是白天,她?足勇气跟他在这里谈话,如果每天都这样......她会疯掉的!
  
      又不是古墓派的,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凭什么让她住这没有阳光的地方!
  
      “不愿意?”卓斯年冷声问。
  
      黄连当然不能直接拒绝,灵动的眸子在黑暗里滴溜溜转了转,“不是不愿意,我现在还没毕业,现在要写毕业论文准备毕业答辩,住学校里方便点。再说,还有不到一年就毕业了,我想跟同学们多相处相处。”
  
      这借口找的,还真是有情有理啊!
  
      “没关系,白天你在学校,晚上有人会去接你,早上送你回学校,不影响你的学业。”卓斯年修长的手指在轮椅扶手上轻轻弹着,心情不错的样子。
  
      光晚上住在这里?
  
      这......这明显更不可以!
  
      “不用这么麻烦吧,我们学校离这还挺不近的!再说,我喜欢睡懒觉,住学校可以晚起一点。住你这......”黄连开始跟他讨价还价。
  
      “不麻烦,卓少奶奶,这里不是我的地方,这是我们一起的家。”卓斯年打断她,故意说的一字一顿。
  
      我们一起的家?
  
      他的语气没有一点戏谑的味道,让黄连听了无言以对。
  
      之前一直以为自己和卓斯年可以相互不见,相互不影响,除了需要回老家去长辈面前秀个恩爱之外,他们之间完全可以不用任何联系。
  
      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
  
      卓斯年怎么可能这么仁慈这么好对付!他娶她回来,不就是为了冲喜么?又怎么会放过她!
  
      从心底传来一阵凉飕飕的寒意,黄连突然感到浑身发冷。
  
      “是不是我必须要回来住才可以?”她的声音有点颤抖。
  
      卓斯年暗色里的剑眉一敛,怎么,让她回自己的家来住,也很为难她委屈她吗?
  
      扶手上的手指一点点用了力,良久,卓斯年才开口。“嫁给我,是不是觉得很委屈?”
  
      黄连摇头,“没有,不敢,卓二少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要嫁的男人,我三生有幸嫁给你,怎么会觉得委屈。”
  
      说不委屈,这话却......没人听不出不是委曲求全吧?
  
      “既然不想嫁,当初为什么要同意?同意的时候,就没想过结婚后自己的身份和生活都将要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卓斯年停了一下,继续道,“还是,因为领证当天看到我的样子被吓跑,之后就因为我生病的身体和并不年轻的外貌,而后悔了?”
  
      黄连愕然。
  
      他怎么知道自己当天从民政局逃跑是因为被他吓着了......
  
      但,不能承认,打死也不能承认!况且,他后面这句话完全就是无中生有!
  
      黄连低下头来。委屈地如实说,“别给我乱扣帽子,答应外公嫁给你之后,我是做好了所有准备的。那天在民政局爽约,也并不是我故意要逃开的......至于后来,是因为你在电话里警告了我不要让我以卓少奶奶的身份自居,我才明白,你应该是被迫完成长辈的这个婚约的。既然你都说了我们有名无实,我才没那么厚脸皮赖着你,你以为你想做什么少奶奶啊!”
  
      把这段时间以来,受到的所有不爽,都说了出来。
  
      卓斯年自然听出了她语气里的哀怨,难得笑出了声,“呵呵,你爽约在先,这件事反馈给我的信息就是你很不屑这个婚约,而且非常不尊重双方长辈。你觉得,我应该给你好脸色?”
  
      呃。
  
      原来是这样的!说那些话。原来只是因为她爽约惹他不高兴了?
  
      这么小气的男人!
  
      黄连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来我们之间有误会,这样吧,我也大人不记小人过,你也别跟我一个女同志计较了,我们就算扯平了。谁以后都不许提以前的事,都心平气和说话成吗?”
  
      当然成!
  
      男人心里腹诽了一句,嘴角勾起,“这么说,你是同意从今晚就搬回家住了?”
  
      “啊,不用这么着急吧......”黄连有点退缩,脑子里已经在脑补自己要是这一秒答应了他,会不会下一秒就会被他推倒在这床上......
  
      虽然怀疑自己有点被迫害妄想症,但刚才他那样对自己,她不得不多想......好恐怖的画面!
  
      “你无需担心,在你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的时候,我是不会碰你的。”卓斯年看出了她的心思,不咸不淡地安慰了一句。
  
      “真的?”黄连喜出望外。可没两秒钟就“切——”了一声,“我才不信!当初结婚前,我妈妈还告诉我,你身体不好,结婚只是为了冲喜。”
  
      言外之意就是:你看你,现在居然提出了同居的要求,下一步还能放过她?
  
      她才不要继续天真地相信下去!
  
      卓斯年应道,“没错,事实上长辈们的决定很有作用。自从跟你结婚后,短短几天的时间,我身体就好了很多。”
  
      “不会吧?这么神奇?”黄连下意识想睁大眼睛看看他的样子,可一切徒劳,还是看不见。
  
      “不相信的话,我们现在就试试。”卓斯年边说,边控制轮椅靠近她。
  
      试试?
  
      黄连看他靠近的影子,很快反应了过来,连忙滚上床,翻了两翻,到了床那边,“别啊!你刚才才说我没做好准备之前你不会碰我,这么快就反悔,我怎么相信你?”
  
      艾玛,幸亏自己动作快!
  
      卓斯年瞧着她那麻溜的动作,跟个小兔子一样逃得生快,嘴角不由地抽了抽,“行了,你回去收拾收拾,早晚接送你的事就交给郑东了。”
  
      黄连站直了身子,悄悄地吐出一口气,“可是,我有时候可能忙完很晚......”
  
      还欠着哑巴大叔的钱呢,答应了黑马和学姐去试试网络女主播,那一周三次就得去啊!
  
      “没关系,12点前到家就行,上班时间我回来的也晚。”
  
      “那,我能不能不跟你睡一个房间......”
  
      “可以。我刚说的话。作数。”
  
      这么爽快?黄连得寸进尺,“那......我能不能打开灯,看看你的样子?”
  
      男人缄默了。
  
      黄连的一颗心噗通噗通开始加速跳动,沉默了,是不是代表默认了?
  
      跟他聊了这么久了,也好像把之前的误会都冰释前嫌了,唯一遗憾的是还没看到他的真面目......这个神秘的指腹为婚的老公,到底是什么样。
  
      “你确定你做好准备了?”卓斯年突然开口。
  
      “看一下你的样子还需要做什么准备?”莫名其妙。
  
      “我怕丑得吓到了你。”
  
      “不会......我绝不会以貌取人。”
  
      尽管初次在民政局,确实有点被吓蒙圈了。现在做好了思想准备,再丑再老,她也不会惊讶。
  
      只是,纯属好奇。
  
      “好。”卓斯年说了个好字,就控制轮椅到了床头边,伸手放在了台灯的按钮上。
  
      黄连屏住了呼吸,不觉地靠近了一步。
  
      终于要揭开这个神秘老公的真面目了,千万要看清楚。
  
      “啪——”卓斯年打开了台灯。
  
      暖融融的淡橘色的灯光顷刻间填满了整个房间,黄连有一瞬间的眼睛不适,闭了闭眼,又怕错过看到他的样子,忙眯着眼睛看过去。
  
      昏黄的灯光中,轮椅上的男人穿着衬衣西裤,脸上......咦,他的脸上,怎么是皱巴巴的,还真是未老先衰的样子,几乎看不到脸部的线条,只能看到一双发亮的黑色眸子,深邃得看不到眼底。
  
      说实话,这张脸确实有点让人意外。
  
      才三十岁的男人,脸上似乎没什么胶原蛋白了,一条条都是皱纹。
  
      但好在黄连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对他的印象也只有当初在民政局那一瞥......如此看来,眼前的卓斯年还真是当时在民政局门口遇到的那个。
  
      不过,除了脸部有点皱纹外,他的身子修长,尽管坐在轮椅上。但也丝毫不影响那两条大长腿,看不出哪里有问题,两只胳膊也是修长匀称,且一点都不显老态。
  
      看着她好奇地盯着自己看个不停,卓斯年“啪”得关掉了台灯,房间里再次恢复了黑暗。
  
      “喂,还没看清呢!”黄连喊了一句。
  
      “再看下去,中午你都不用吃了。”卓斯年淡淡地说了一句。
  
      就现在这副尊容,化完妆之后,自己都不敢认了。
  
      不过,看来郑东这馊主意还是比较成功的,这丫头似乎一点都没怀疑。
  
      而且,也并没惊讶。
  
      这是当真相信了当时出现在民政局门口的外公是自己了吧!
  
      “不会不会的......”黄连不仅没有怕,还靠近了他一步,“卓斯年,你到底生的什么病,怎么年纪轻轻坐轮椅,还有点未老先衰的样子?”
  
      问完之后。怕他不高兴,又连忙解释了一句,“我就是好奇,说话直接了点,你别介意,我没有要歧视你的意思。”
  
      生病的人都是玻璃心,她真是怕自己哪一句话没表达好,伤了他的自尊。
  
      “无妨。”本就无恙的卓斯年自然没有生气,“肾不好,长期吃药导致的双腿无力,面部也出现了副作用。”
  
      肾不好?
  
      黄连哑然,第一次听说肾不好吃药吃成这样的!
  
      不过......肾不好?肾不好......
  
      咳咳——
  
      不好意思再继续脑补下去,黄连安慰了一句,“没关系,你还这么年轻,肯定都会好起来的!”
  
      “看到你老公长这样,是不是很失望?”卓斯年问道。
  
      黄连连忙摇头摆手,“没有没有......其实。我妈当时就告诉我你的情况了,现在看你这样子,跟我妈描述的差不多,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肾病。”
  
      “嗯。”卓斯年淡淡应了一声,“我累了,需要休息。你下去吃了午饭,再让郑东送你回学校。”
  
      “哦,好。”黄连点点头,向黑暗里的人影挥了挥手,“你好好休息,再见。”
  
      瞧着那抹娇俏的身影推开门走了出去,卓斯年嘴角溢出笑来。
  
      这个丫头今天的表现,让他很意外。
  
      在他这个老公面前,她还算是个听话乖巧的小妻子。
  
      而且,见到他这副真是连自己都有点“嫌弃”的一张脸时,居然那么淡定,生怕伤了他这个病号的自尊心一样。
  
      呵呵。
  
      果然,没让他失望。
  
      黄连下楼来,本来想直接离开的,但刚到客厅就闻到了空气里漂浮着的熟悉香味,瞬间将她这个小吃货的眼睛吸引了到了餐桌上。
  
      妞们,为了不影响大家的休息,明天开始上午8点更新,么么(* ̄3)(ε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隐婚老公深夜来》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隐婚老公深夜来065.狠狠咬住她的唇》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隐婚老公深夜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隐婚老公深夜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