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突如其来的告白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薇子 书名:隐婚老公深夜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宫泽贤治童话精选  双生水莽  变化的位面  三张牌  严歌苓文集  少女小渔  九界独尊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千岁兰  特奎拉日升  谋生之道  心灵自由之路  
    正在帮忙准备午饭的郑东看到她下来,连忙过来邀请,“少奶奶,午饭好了,吃了我送您回学校。”
  
      黄连哪里还顾得上客气,看到餐桌上那满桌新鲜的菜和煮得沸腾的火锅两眼都发亮了,“你们午饭,在家吃火锅?”
  
      “是啊!”郑东点头,“是先生专门为少奶奶您准备的。”
  
      “为我准备的?”黄连诧异,“他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火锅?”
  
      “先生有您所有的资料,您不仅喜欢吃火锅,还喜欢挑战所有麻辣的食物。”郑东坦言。
  
      “这样啊.......”黄连有点不好意思了,指了指楼上,“那,他不吃吗?”
  
      “先生这个时间要休息,您先吃,不用管他。”
  
      黄连有点犹豫,这怎么好意思啊......
  
      “少奶奶,这些菜都是正阳集团旗下的餐饮业自己种植的纯天然无公害的,刚刚采摘送来的,先生特别嘱咐我们,要给您准备最新鲜最好的菜。”郑东拉开了椅子,“您一定要多吃点。”
  
      呃。
  
      卓斯年,竟然这么用心?
  
      在这么豪华的房子里煮火锅吃,也真是没谁了吧?
  
      黄连觉得自己再磨蹭下去就有点矫情了,何况也不能辜负了这一桌好菜啊,索性落落大方地坐了下来。
  
      好吧,就为了这顿美味的午餐,暂且给他卓斯年的差评改成中评吧!
  
      书房里,已经取掉那副专业易容师给他打造的面具的卓斯年,从监控画面里看着餐厅里的丫头吃得大汗淋漓的样子,深邃的眸子里是浓浓的笑意。
  
      对付这个小吃货,似乎只要给她准备一桌让她满意的食物就会有效。
  
      </ins>
  
      还真是好养活!
  
      吃饱喝足,黄连刚放下筷子,郑东递过去了一盒药给她,“少奶奶。先生吩咐,让您饭后吃颗药。”
  
      药?
  
      黄连诧异地接过药瓶瞅了瞅,没一个中国字,也不是英文,好像是法文。
  
      “这是什么药?”吃个火锅还要吃药?
  
      郑东给她把白水放在手边,“这是我们正阳集团跟法国一家医药公司联合生产的保健品,专门为保护吃了激性食物之后的胃研制的,中成药,药材和配方我们提供,技术是法国人贡献。”
  
      护胃的?
  
      黄连更加错愕,她想起来外公说过正阳集团旗下是有自己的医药公司,没想到这种保健品也研制生产。
  
      郑东接着说,“先生怕您吃辣的伤胃,吃一颗这个药会保护您的胃,也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心中滑过一丝暖暖的异样,黄连将药瓶手下塞进了随身斜跨的小包里,“帮我谢谢卓斯年,这药我收下了。不过我的这胃吃辣习惯了,万一吃了这保健品变娇气了,以后没这药还吃不成火锅了。嘿嘿。”
  
      “行,您收下就行。”郑东点头。
  
      可不是么,这姑娘吃辣的水平他是见识过的,都说先生是杞人忧天了,可还是让他给少奶奶送来了药。
  
      郑东送黄连回学校的路上,黄连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郑东,“东哥,你回头能不能把卓斯年的病例复印一份详细的给我。”
  
      郑东不解地问,“少奶奶要这个?”
  
      “我爸是中医大夫,用中药医治好过很多重病疾病的病人,你家先生的肾病,我想让我爸爸看看他的情况,能不能给配点中药吃,说不定可以痊愈。”黄连提起自己的父亲,一脸的傲娇,但毕竟是不熟悉的人,没敢太夸张。
  
      父亲是他们那远近闻名的“神医”,这些年用几副中药何止是治疗好过一些重病病人,数十个被大医院委婉地送回家,说要“准备后事”的癌症患者,在连续吃了几年爸爸给配的药后,奇迹般地活了下来,用中药控制着,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爸爸当年虽然中西药都学过,但这些年一直研究的是中药药性,他说过,老祖宗留下的都是好东西,他一直坚信中药要比西药强大,而且会成为越来越多国人乃至外国人在生病择药时的首选。
  
      郑东听明白了,少奶奶这是在关心先生呢!
  
      “好的,少奶奶,今晚我就复制了先生的病例交给您。”
  
      “谢谢。”
  
      “少奶奶太客气了,先生要是知道您这么关心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别告诉他......”黄连连忙叮嘱他,“正阳不知道有多少名医都没治好他的病,我怕他说我班门弄斧,我先把病例拿去给我爸爸看看再说吧。”
  
      “好!这个秘密我替少奶奶保守了!”
  
      ......
  
      黄连没敢让郑东把自己送到学校里面,在学校门口瞅了瞅没人就要求下了车。
  
      “少奶奶,晚上您几点下课,我过来接您。”郑东也下了车,恭敬地问。
  
      “我晚上还要上晚自习,我到时候给你打电话吧!”黄连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匆匆道别跑进了学校。
  
      千万别让同学看到有宝马车送她回学校,她可不想再次成为风口浪尖的人物。
  
      城西别苑。
  
      杰克看到卓斯年满脸容光焕发,探究地盯着他,“斯年,你这回是真把那丫头搞定了?”
  
      卓斯年将目光从书上移开,淡淡瞥他一眼,“你如果很悠闲的话,我不介意在正阳给你找点事情做。”
  
      “别啊!我忙着呢!这不是百忙里抽出一点时间过来关心关心你的私生活嘛!”杰克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故意冲卓斯年眨了眨。
  
      “没事干就多学点中文。”卓斯年顺手把手边的一本汉语词典扔给了杰克。
  
      “别老不正面回答的我的问题啊!”杰克看了一眼手里的书,扔到了一边,这什么鬼这么厚!
  
      卓斯年还没开口。郑东小跑着进了没有关上门的书房里,“先生,少奶奶送回学校了!”
  
      话音刚落,就看见了一脸好奇的杰克和在慢慢黑脸的卓斯年。
  
      郑东脚下一滞,“杰克医生在这里。”
  
      “东哥,你刚说什么?你把你家少奶奶送回学校了?”杰克脸上瞬间一层八卦,看了一眼沉着脸的卓斯年,“从这里送回去的?”
  
      “嗯。”卓斯年应了一声,“带她来吃了个饭。”
  
      “你露面了?”杰克更加好奇,可以啊,发展得这么快。
  
      “我没有必要向你汇报。”卓斯年合上手上的书,起身,“不管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该说不该说的,注意你那张嘴。”
  
      杰克何其聪明,卓斯年越是不想说,那就是越有问题。
  
      “哈哈!恭喜卓二少。终于进了一大步!我等着那‘停车坐爱枫林晚,从此君王不早朝’的一天!”杰克开始卖弄自己的中文水平。
  
      卓斯年和郑东同时抽了抽嘴角,真是糟蹋古诗文!
  
      “对了,我今天来是告诉你们一件事的。”杰克收起玩笑,秒变一本正经地说,“斯年,你那位弟弟,从古城分公司回青城总部之后,一回去就开始拉拢各位董事,最近这些日子天天和那些高层歌舞升平,你老爸还以为他是在为了公司辛苦。”
  
      弟弟......
  
      听到这个词,卓斯年脸色彻底沉了下来,俊眉微微蹙了蹙,嘴角竟勾起薄凉的笑来,“拉拢人心是好事,是为了正阳的大局稳定,当然辛苦。”
  
      “你是真不想关心还是在这说风凉话呢?”杰克不解地看了眼卓斯年那沉俊的脸,“不怕他把整个正阳给毁了吗?”
  
      “他要是真有那个毁了正阳的本事,我倒是想见识见识。”卓斯年鹰眸微眯,嘴角笑意冰凉。
  
      花天酒地,嫩模,国民老公,桀骜不驯......拥有这些标签的人,也是有点能耐的。
  
      只要他不对自己动手,何必管他如何糟蹋老爷子的家底。
  
      杰克不解地看了看郑东,郑东低声解释:“先生心中有数,不到时候不出手。”
  
      “这家伙,真能忍!”杰克冲卓斯年撇撇嘴。
  
      卓斯年推开书房和衣帽间相连的门,正要进去,停了下来,“郑东,这个药药效太短,让研发部再加强改进一下。”
  
      在他见到黄连之前,含服了一颗可以改变嗓音的中成药。这种药是他的科研团队的最新成果,没想到的是,这次需要他亲自以身试药了。
  
      虽然没有副作用,药效也比较理想,就是维持时间有点短。
  
      因为一旦和那个丫头在一起,总觉得时间,过得有点快。
  
      说完,大步离开,留下一脸懵逼的杰克。
  
      “什么药?持久的还是催情的?”卓斯年走了,杰克开始口无遮拦,满眼星星地问郑东。
  
      郑东嘴角抽了抽,“杰克少爷,您真的想多了。有少奶奶在,先生早就不药而愈了,哪还用得着这些药。”
  
      “那他说什么药的药效太短?”杰克好奇道。
  
      “这个,天机不可泄露。”郑东嘴角一勾,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走吧,杰克少爷,请您下去读古诗词。”
  
      一提古诗词杰克来了劲,“我最近中文水平提高很多吧,刚才那句从此君王不早朝用得到位吧!你家卓斯年现在就有点贪婪温柔乡的趋势啊!”
  
      “准确!到位!博学!”郑东憋着笑。
  
      虽然他语文成绩也不好,但至少也知道“停车坐爱枫林晚,从此君王不早朝”有点风马牛不相及。
  
      看来,下次得找少奶奶给这位少爷好好补习补习中文了。
  
      黄连从直播室试镜出来,黑马毫不掩饰脸上的骄傲,抬手揽住了她,向学姐张琰嘚瑟,“怎么样啊,学姐,我说我这闺蜜可以吧?”
  
      黄连脸上一红,连忙推开他,十分礼貌地向张琰鞠躬,“学姐,我没接触过这个行业,你以后多指点。”
  
      一袭黑色包臀紧身裙,留着大波浪卷发,化着精致妆容的张琰连忙扔掉手里的香烟,将黄连扶了起来。“哎哟,我的小祖宗,这可使不得!你这真是第一次来试镜?”
  
      那双妩媚的眼睛里,是对黄连毫不掩饰的欣赏和惊艳。
  
      这丫头,不仅长得水灵,做起直播来非常灵活。今天只是试镜了半个小时,连自己都看上瘾了。
  
      除了笑起来有点大大咧咧,不管是和网友聊什么话题都能聊起来,关键的是,唱歌非常专业!
  
      这试镜没有推荐,只在平台的新人区会偶尔被刷新到,尽管如此,半个小时之内竟然吸引了四五千人。
  
      她做经纪人以来,还没遇到过这么有潜力的新人。
  
      何况,就这张脸,随便化个妆,光靠颜值就可以成为她新的摇钱树!
  
      “是的,我第一次。之前黑马给我看过别人的直播,但我没看完整过,就知道要不停地跟网友聊天,唱歌跳舞之类的。”黄连如实说。
  
      “这就叫天赋!小爷我慧眼识珠,绝不会看错人的。”黑马立刻以伯乐自居。
  
      “你也有天赋,你俩要是搞个双人直播,会火得更快!”张琰笑道。
  
      “好啊,改天我又兴趣了也来学姐这沾点星味道。”
  
      张琰点点头,赞赏地看向黄连,“这样吧,本来和黑马商定的是每周一三五,是想周末这两天给你集训一下,我看不用集训了,明天你就来吧。时间定为每周二四七,你看行不行?”
  
      “没问题。”黄连还没回应,黑马拍了拍她的肩膀帮她答应了下来。
  
      坐着黑马的小polo回学校的时候,黄连嗔了他一眼,“黑马,我周末出来可能不太方便,你怎么就那么爽快地答应了张琰呢。”
  
      答应了卓斯年每天要回那里去,万一周末时间他不让自己出来呢!
  
      “怎么,怕你那个老公?”黑马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恩。也不是怕,就是不想让他知道我在做什么。”
  
      黑马已经知道她和卓斯年之间的约定,忍不住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你说你这个傻妞,既然现在都要有名有实了,你直接问他要钱啊!虽然我不赞同你做专职少奶奶,但是问他要点钱总比坐电脑跟前又说又唱好几个小时来钱快多了!”
  
      “我才不要他的钱呢!万一他问起我要钱做什么,我怎么撒谎?他要是知道我用他的钱去还嫖债了,我脸往哪搁啊!”黄连坚决不同意。
  
      “那得了,就自力更生吧!”黑马看了一眼她,边开车边说,“不过妞,张琰非常欣赏你,她的眼睛很毒的,她当经纪人不到两年时间,捧红了好几个网红了。你要是真在她这里红了,那也不错啊!”
  
      “网红?没兴趣!”黄连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
  
      其实,她从小很喜欢音乐,钢琴早早过了十级,可是就在想继续走音乐这条路的时候,爸爸妈妈却让她规规矩矩地读书,以后学医。
  
      倔强如她,放弃音乐可以,但也不会那么听话地去学医,所以大学时“抓阄”选了个中文专业。
  
      若不是当年高考是全市的理科状元,s大中文系可能也不会要她这个理科生。
  
      这几年,虽然跟父母之间的小别扭早就没了,但她还是不想去碰音乐,偶尔弹弹琴,也是在父母看不到的时候。
  
      如今,若不是为了赚钱还债,她才不会去靠这点音乐基础来做资本。
  
      等攒够了钱,就不干了,还是规规矩矩去准备毕业吧!
  
      黑马见她一副坚决的样子。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嘴角勾起笃定的笑来。
  
      丫头,就凭你的条件,即使不做网红,也一定会成为比网红更红的姑娘。
  
      黑马把黄连送到了公寓楼下,黄连刚下车来,就听见有人喊自己,“黄连。”
  
      温润熟悉的声音,
  
      循声望去,果然看到了正向这边走过来的卓一航,仔裤白t恤,干净的笑容,迎着黄昏的余晖走来的男孩,吸引了周围来往的几乎所有目光。
  
      黄连看到卓一航先是意外了一下,下一秒就低下了头来。
  
      自己和他的照片虽然在学校bbs上被删了,但听说微博上早就有人发布并转发很多了。她一个人走在路上目标小点无所谓,可这卓一航一出现,立刻就把大家的注意力给吸过去了。
  
      她如果在这个时候出现,那真是......
  
      黑马自然也发现了卓一航,本来想倒车离开,于是直接熄了火,拔掉钥匙下了车。
  
      卓一航还没靠近,黑马直接上前将手搭在了黄连的肩膀上,瞧着一脸灿烂走过来的卓一航,小声道,“绯闻男主角来了?”
  
      卓一航看到眼前的一幕,直接愣在了原地,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尴尬地看了一眼黑马。
  
      黄连忙推开黑马,“你能不能不乱说!”
  
      说罢,向卓一航走去,“一航,你来了。”
  
      卓一航脸上又恢复了对她一贯的温润笑容,看向黑马,“这位是?”
  
      “我闺蜜,黑马!”黄连向黑马使了个眼色,“过来,给你介绍个帅哥。”
  
      黑马甩着车钥匙走过去,表面看是一脸的不羁,那双狭长的眸子却在偷偷打量卓一航,“早就见过了,真人比照片上帅多了!”
  
      “黑马!你是不是找死啊!”黄连瞪他一眼,咬着牙小声警告他。
  
      卓一航脸上一红,友好地伸出了手,“很高兴认识你,卓一航。”
  
      两个同样高大阳光的年轻人握了握手,黑马大大咧咧地说,“你别误会啊,我不是黄连男朋友,我俩是闺蜜。”
  
      言外之意就是,你想追她,随意啊!
  
      黄连杏目怒睁,“恶狠狠”地看了一眼黑马,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啊!还嫌事不够大。
  
      黑马假装看不见:你那么不喜欢你老公。给你个出墙的机会,你有本事给我出个看看。
  
      两个“闺蜜”之间的小互动被卓一航悉数看在眼里,他低头笑了笑,“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黄连的男朋友,因为她已经有老公了。”
  
      只是,突然看到黄连身边有这么一个和她亲密的男孩,一开始,他还以为黑马才是这丫头喜欢的男孩。
  
      因为他知道,二叔和黄连的婚姻,是长辈们的意思,她并不想接受的。
  
      “没事,我们家黄连胃口大,家里旗帜不倒,外面彩旗飘飘。”黑马拍了拍黄连的肩膀,故意冲她挤眼睛,“是不是?”
  
      是你个头!
  
      黄连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句黑马,这厮今天是吃错药了吧!开起她玩笑来还没玩没了了。
  
      给了黑马一个警告的眼神,黄连看向卓一航。“一航,这个时间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都晚饭时间了,不应该是来图书馆的吧。
  
      “对了。”卓一航从包里拿出两张票递给黄连,“我是来给你送票的,既然有朋友在,就邀请你们俩一起去。”
  
      票?
  
      黄连好奇地接过来,看到了票上的字,“迎新晚会?”
  
      卓一航点头,眸子闪着喜悦又有点紧张的光芒,“是的。我们学校的迎新晚会一个小时后在我们学校大礼堂开始,我会上去表演节目,希望你能去做观众捧捧场。”
  
      “好啊!你还要表演节目?什么节目?”黄连着实有点惊喜,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下来。
  
      “暂时保密,到时候去了就知道了。”卓一航卖了个关子。
  
      “好!没问题,我和黑马一起去捧场!”黄连晃了晃手里的门票,欣然道。
  
      “那好,我先去准备。晚上见!”卓一航向黑马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好,我先去准备,晚上见!”黑马一把夺过黄连手里的门票,学着卓一航的声音,重复他的话。
  
      “喂,马黑同志,你有点底线好不好?”卓一航走了,黄连也顾不上给黑马面子了,双手毫不客气地跳起来拍打他的脑袋。
  
      “好了好了,跟你开玩笑的!”黑马连忙躲开她,笑得意味深长,“我只不过是试探一下他对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你也看到了,听到我那样说,他那个高兴啊,就差点直接把你领走了!”
  
      “胡说八道,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别人卓一航知道我结婚了!”最后一句话,黄连压低了声音。
  
      这个时间点,公寓楼下来往的同学太多了,她还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她结婚了。
  
      说好的隐婚,她可不想因为破坏了规则被卓斯年数落。
  
      “你呀,永远都后知后觉!”黑马无奈地摇了摇头,把票塞到她手里,“我先走了,待会过来接你,穿漂亮点,别人表演节目邀请咱,咱可不能给别人丢份啊!”
  
      “知道了,走吧!”黄连捏着手里的票,上了楼。
  
      ......
  
      “哇塞,医科大的礼堂可真大,比我们学校的礼堂气派多了!”
  
      “你当年听你老爹的话报个医科大,说不定今晚你也可以上台表演!”
  
      “能不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开才要提,开了提起来烫手!”
  
      “......”
  
      随着学生的人流,黄连和黑马一边聊斗嘴一边走进了医科大的礼堂。卓一航给他们的座位位置居然是vip,除了第一排领导席外,他们就坐在领导席后面一排正中间,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台上。
  
      “不错啊,这位卓同学在学校应该有后台吧,这么好的位置居然都可以搞到票。”坐下来之后,黑马悄悄在黄连耳边说。
  
      “他是研究生了,可能认识的学生会的领导吧。”黄连倒是没在意。
  
      只是好久没参加过集体活动了,熙熙攘攘的,人好多,而且都是青春洋溢的面孔,一看就是大一大二的学生居多。
  
      两个人刚坐稳,卓一航不知从哪走了过来,“黄连。”
  
      黄连连忙站了起来,看到卓一航的第一眼,不由地夸赞,“哇,好帅啊!”
  
      卓一航换了演出的服装,被色衬衣,黑色西裤和同色系的马甲领结,发型也简单做了造型,格外的俊逸帅气,英气逼人。
  
      黄连已经感觉到了从周围扫射过来的灼灼目光。
  
      “你这是要演奏什么乐器吧?”黑马问他。
  
      卓一航笑着点了点头,“是的,最后一个节目是我的,可能要让你们久等了。不过还好,晚会就一个多小时。”
  
      “没事没事,还早,马上开始了,你快回后台吧。”黄连伸出拳头向他?劲,“加油哦!”
  
      “好,会的。”卓一航脸上的笑容更加和煦,转身去了后台。
  
      “啧啧啧,瞧瞧,卓一航一眼都没看我,那双会发光的眼睛都快长你身上了!”黑马坐了下来,打趣黄连。
  
      “你再乱说我拔了你的牙!”黄连拍他一下。
  
      “拔呀拔呀。拔光了我去找医科大的妹子给我补牙,我刚看到好几个妞,真不错......”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两人正在说笑,突然听到会场响起了掌声,一开始是稀稀落落的,后来就有越来越多的观众?起掌了。
  
      黄连好奇地四下看了一眼,看到观众席上的师生都站了起来,齐齐看向前面进口处,她也随着大家的目光看了过去。
  
      原来是领导席上的领导们进来了,个个西装革履,面对微笑,师者之范。
  
      出于尊重,黄连和黑马也站起来?掌,就在她准备收回目光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一行领导里,有个熟悉的面孔。
  
      因为身材高大挺拔,在那几个人里显得有点突出,才吸引了她的目光。
  
      男人穿了一身灰色西装。头发梳得油光,显得格外精神,深邃的眼睛似有若无地往自己这边看了一眼,薄唇微微抿着,整个人看着气质出众,给人一种矜贵高冷的感觉。
  
      哑!巴!大!叔!
  
      黄连在看清那个鹤立鸡群的男人正是哑巴大叔的时候,差点喊出了声。
  
      好在他们已经一一落座,哑巴大叔刚好坐在了她的右前方,两个人直线距离不到两米。
  
      “看到没,是他!”黄连悄悄指了指哑巴大叔的背影,撞了撞黑马的胳膊。
  
      黑马早就看见了他,那个男人太过出众,怎么会没看到呢!而身后的那些女同学们,已经好不矜持地开始偷偷讨论了。
  
      “喂,坐在中间那个帅哥是谁啊?怎么没见过,好年轻啊!”
  
      “是啊!我也没见过,前面那些老师我都认得,就没见过他。”
  
      “说不定是新转入我们学校的教授呢!比我们新来的卓一航学长还帅!”
  
      “是啊。我还没见过这么帅的男人!好像扑上去啊!”
  
      “......”
  
      黑马还没回答黄连,两个人就已经被那些女学生们的讨论内容雷得无言以对了。
  
      黄连在位置上做好,瞧着那抹坐得笔直端正的背影,心里在腹诽。
  
      难道哑巴大叔的真实身份是医科大的老师?他只说过跟爸爸算是同行,她当初就一厢情愿地以为他是卖药的了.......真没想到,他居然是老师。
  
      抬手懊恼地敲了敲脑门,自己居然睡了一个医科大的老师!
  
      不过,哑巴大叔的师德看来也有问题啊,去夜店不说,还不知道挽救她这种十足少女,居然就稀里糊涂地从了她.......
  
      想到这里,黄连冲哑巴大叔的背影皱了皱?子。
  
      真会装!在这些女花痴学生们面前是禁欲系的教授老师,一转身就打着牛郎的旗号去欺负女学生吧!
  
      黄连的脑洞还没合上,哑巴大叔突然转过了身来,直接看向她。
  
      “hi~”躲不过去了,只好抬手僵硬地笑了笑,连忙别过脸去。
  
      这种场合下,千万不能让大家知道她认识他。否则身后这些花痴学妹们一定会踩死她的!
  
      卓斯年瞧着小丫头那刻意躲避自己的动作,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转身看向了台上。
  
      医科大是正阳集团旗下在古城分公司的唯一一座高校,今晚的迎新晚会本来他不出席的,可郑东那里获得消息,一航要了两张vip的座位。
  
      果然,是留个那个丫头的。
  
      后台的卓一航悄悄打开幕布去看黄连的时候,也看到了坐在领导席正中间的卓斯年,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二叔?不是说不来吗?怎么突然又来了?
  
      不过很快,卓一航脸上就恢复了平静。
  
      没关系,有些较量,早晚是要分出胜负的。
  
      迎新晚会在校长热情洋溢的致辞之后,很快开始。
  
      优美的开场歌伴舞中,黄连的震动了一下,打开一看,是条微信,哑巴大叔发来的。
  
      “不打算过来打个招呼吗?”
  
      呃。
  
      黄连抬眸看去,却只能看到某人依然坐得优雅笔直的背影。
  
      黄连:“想呢!不敢!身后一众女同学会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杀了我。”
  
      哑巴大叔:“想我了没?”
  
      黄连:“想!无时不想!想怎么才能帮你摘掉债主的帽子!”
  
      哑巴大叔:“前面几个字收下了。”
  
      黄连:“......”
  
      黄连:“大领导。好好看演出吧,不理你了。”
  
      黄连正要收,那边回复过来一条,简单的四个字:我想你了。
  
      呃。
  
      哑巴大叔......没发错吧?还是开玩笑呢?
  
      “谁信!有本事你坐过来。”
  
      这条发过去之后,那边就没了反应,黄连心中小得意。
  
      哼!不敢了吧!大领导就是大领导,还是乖乖看你的演出吧!
  
      黄连收起了,却发现旁边某双眼睛正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干嘛?偷看我跟别人聊天。”
  
      黑马不屑地“切——”了一声,小声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你的哑巴大叔要是对你没意思我跟你姓。”
  
      “又来了!我和他老这样聊天好不好!”黄连摇摇头,懒得理他。
  
      “你想想,‘想我了没’‘我想你了’这样的话,你会不会随便对异性说?傻瓜!”黑马忍不住抬手在这个脑子不开窍的姑娘脸上捏了一把。
  
      黄连一怔......别说异性了,这几个看似朴素的字眼,她好像没对任何人说过——除了偶尔撒娇的时候在电话里跟老爸老妈说过之外。
  
      正在怔忡间,余光瞥见那个挺拔的身影突然起身离席,手里握着款款向外面走去。
  
      哑巴大叔可能是去接电话了,黄连听到了身后那些女孩唏嘘的声音和花痴的赞美。
  
      算了!管他呢,人跟人不一样,哑巴大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问她想他了没,没什么!
  
      继续看节目。
  
      第二个节目是个相声,黄连正听得津津有味,突然感到右边的灯光暗了一点,紧接着就看到了突然站在自己身边的哑巴大叔。
  
      男人弯腰俯身直接在她耳边说“演出后等我会。”
  
      灼热的气息在脖颈间缭绕,黄连下意识躲开,他却只是留了这么一句话,转身潇洒离开。
  
      面上不由地一红,下意识看了一眼黑马,黑马却在假装什么也没看见,只是在看相声。
  
      心跳加速,控制不住的加速。
  
      倒不是因为他的那句话......这众目睽睽之下,就真的这么朝自己走来,还特么这么暧昧的咬耳朵说话,这也太不注意他堂堂一个学校领导人的身份和形象了!
  
      黄连还在羞愤中,身后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忙努力收起脸上的表情,转身过去。
  
      三个女孩的脸立刻凑了过来,个个满眼的星星,“同学,刚才那个男老师是我们学校的吗?叫什么名字啊?哪个学院的?”
  
      呃。
  
      黄连尴尬地笑了笑,“对不起,我真不清楚。”
  
      回身过来的时候悄悄瞪了某人的背影一眼,她就知道,这哑巴大叔就是故意给自己招惹麻烦的!
  
      “怎么会不清楚啊!明明认识的呀!”
  
      “是啊,你看刚才那个帅老师向她走过来时眼睛里的笑。”
  
      “对啊对啊,跟她说话的时候,嘴角也带着笑......快迷死我了。”
  
      “算了算了,别人肯定不会告诉咱的。”
  
      “......”
  
      黄连满额黑线。
  
      现在这些小学妹,还真把哑巴大叔当偶像了!
  
      早知道直接说他是牛郎好了,吓吓她们也好。
  
      “现在知道了吧,不光是我看出来那男人看你的眼神不对劲。”黑马不紧不慢地说,“你早早还了他的钱,是正确的选择。”
  
      不谈她的老公,他宁愿让黄连选卓一航,也不要选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就黄连这情商,玩不过他的。
  
      黄连听在耳朵里,记在了心里。
  
      是啊,不管怎么样,都要尽快和哑巴大叔撇清关系。没了债务的牵扯,以后做一个点头之交的朋友,也不会生出这么多是非来。
  
      歌伴舞,独唱,小品,民族舞,街舞,......节目一个接着一个,精彩得让黄连很快忘记了刚才的小插曲。
  
      晚会渐渐到了"gaochao",动感带劲的街舞音乐刚刚停下来,台上传来一阵悠扬美妙的弦乐声,因为不见演奏者,神秘的音乐声立刻吸引了现场所有的目光。
  
      “小提琴!”
  
      对音乐有点基础的黄连很快断定。虽然不知这曲子是什么,但能确定是小提琴那迷人的音色。
  
      果然,卓一航边拉着小提琴边出现在了台上,修长俊逸的男孩专注地盯着手里的琴,那一根根琴弦在他的演奏下,发出动人的音乐,充满喜悦欢乐浪漫的情调想遍了整个大礼堂,穿透力极强。
  
      “哇——好帅啊!”
  
      “是新来的那个学长!”
  
      “简直就跟王子一样!”
  
      “.......”
  
      赞叹声此起彼伏,但都很默契地小声说话,生怕声音大了影响了这让人如痴如醉的音乐,影响到了那些听得陶醉看得更加陶醉的人。
  
      “啧啧,撩妹高手啊!这一曲出去,不知道要让多少学妹沦陷。”黑马看了一眼黄连,却发现这丫头竟然闭着眼睛没看台上,只是跟着音乐的起伏沉醉其中。
  
      还真是......外行看颜值,内行看价值。
  
      卓斯年瞧着舞台上认真演奏的卓一航,无波无澜的眸子里闪出丝丝温和宠爱。
  
      一航真的变了,居然愿意上台为这么多人演奏。这放在以前,是他根本别想的事。
  
      疑惑,他的演奏,不是为这么多人,而只是为了某一个人。
  
      念及此,男人眸子里的光一点点黯淡了下去。
  
      一曲完毕,卓一航鞠躬致谢,现场掌声如雷。
  
      男孩抬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掌声立刻停了下来。
  
      “谢谢大家的掌声。”卓一航再次向大家鞠了一躬,“刚才一首欢快的《爱之喜悦》送给大家,接下来,我想用我最爱的小提琴演奏一首中文歌曲,献给我最喜欢的女孩。今天,她也在现场,希望她能喜欢。”
  
      说着,卓一航那灼热的眼神看向了黄连。
  
      黄连以为他只是跟自己打招呼,连忙向他伸出了大拇指,“好样的。”
  
      而这句话。无疑像颗重磅炸弹,直接激起了观众席上的“民愤。”
  
      “啊,原来一航学长有喜欢的女孩了!”
  
      “哎,好遗憾。不过也没关系,像他那种优秀的男孩,哪是我们这种人敢奢望的。”
  
      “是的,我听说网上有他和他女朋友的照片,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去搜。”
  
      “不用搜了,马上肯定就会现身了。”
  
      “......”
  
      卓一航将小提琴调好位置,缓缓拉动了琴弦。
  
      只几个音符,大家就听出了那熟悉的旋律。△≧△≧,
  
      《情非得已》。
  
      据说是男生表白女生成功率最高的一个曲子。
  
      只不过,吉他版的看多了,突然看到有人用小提琴拉出来,格外惊艳。
  
      卓一航一边拉着琴,竟慢慢地走下台来,向观众席走去。
  
      所有的灯光目光,全都聚焦在了他身上。
  
      而主席台上,某个人的脸,阴沉得像是暴风雨之前的黑暗。
  
      明天继续8点。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隐婚老公深夜来》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隐婚老公深夜来066.突如其来的告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隐婚老公深夜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隐婚老公深夜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