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肆无忌惮地吻她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薇子 书名:隐婚老公深夜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九霄武帝  神门  火影之祸害  兰陵缭乱1  暗斗明争·狐狸出更  钻石的杀机  亿万富翁的歧途  约会的老地方  彼得·潘  秘密花园  捣蛋鬼日记  毛毛  
    真是他卓斯年的最爱最爱的亲侄子,在这么多人面前向自己二叔的妻子示爱,就这么着急?这么迫不及待?
  
      还是,只是在向他示威。
  
      台下的观众随着卓一航的慢慢接近观众席一排排一层层全都站了起来,一边鼓掌一边和着曲子哼着歌词,一边伸长脖子期待地看着他到底会走向哪里。
  
      能让这么大的帅哥喜欢的女孩,一定很幸运!他们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女孩这么幸福。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拉小提琴的人没唱出来,底下的学生歌声倒是越来越大,已经掩盖了那悠扬美妙的琴声。
  
      此刻的卓一航,满眸满心全都只有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那一个女孩,温柔的眸子含情脉脉地盯着她,用心地拉着手里的琴。
  
      黑马好整以暇地抱起了双臂,手指戳了戳还在旁边跟着那些学生一起歪着脑袋拍着手哼着歌的黄连,“我说你是真不懂还是真蠢,别人跟着附和你也来。”
  
      黄连正在哼歌的黄连一脸的不解,“怎么了?你才真蠢。”
  
      说完,又继续拍着手去哼歌。
  
      黑马嘴角抽了抽,看看卓一航,又看了看那边唯独一个背对着这边依旧坐得端正的男人,挑了挑眉:黄连的这位哑巴大叔居然还能稳坐钓鱼台,待会他要是知道卓一航即将表白的女孩就是黄连的时候,他会不会还如此淡定?
  
      如果真的依旧淡然,那要么说明他对黄连没那个意思,要么说明这男人隐藏的更深。
  
      而这个卓一航,明显也不简单。
  
      要说观众席上的学生,那肯定是没人不喜欢八卦的,更何况还是这些女生们口口声声说的最帅学长的绯闻。
  
      可领导席上的那些校领导呢?虽然现在学校不反对学生恋爱,也没有明文禁止在校园里各种告白求爱但这可是正儿八经的迎新晚会,虽活泼,但那也是官方的。
  
      除了黄连这丫头的一夜情大叔外,所有校领导居然都津津乐道地站了起来,跟这些学生一样,乐呵呵地鼓着掌看着卓一航边表演边走向观众席,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阻止!
  
      这能说明什么?说明他黑马之前的猜测没错,这卓一航在这医科大应该是有点后台的。
  
      可惜啊,这女主角蠢萌蠢萌的,到现在一点情况都发现不了。
  
      就在黑马一边观察着那三人,一边犀利地分析着的时候,卓一航已经走到了前排来,并在黄连前面停了下来,嘴角勾着温柔的笑看着她,手里的琴还在拉着。
  
      虽然没有说任何话,但那盛满了爱慕和温柔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观众席有人开始吹口哨,欢呼叫好。
  
      黄连瞧着突然站在自己面前的卓一航,有点蒙,也开始慌张了。
  
      一开始,看他从台上下来,又慢慢向这边走来,以为只是要跟观众互动,在听到学生们的呼叫声时,她才明白,卓一航不会是要在这种场合向大家公布他的女朋友吧!
  
      跟他认识的这段时间以来,还真没问过他的个人私事,没想到今天居然能看到他女朋友?
  
      所以,当抱着看热闹看新鲜的心态看着卓一航走过来,还以为他会路过自己继续往前面走过去的时候,卓一航的突然停下来,让黄连傻眼了。
  
      再看他的眼神,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大礼堂灯光的原因,卓一航今晚的眼睛里像是装满了揉碎的星辰,亮晶晶的闪着璀璨的光芒。
  
      那光芒,看向她的时候,别样温柔,别样灼热,别样让她很不自在。
  
      脑子里突然轰得一声——
  
      不会吧!别开玩笑!卓一航说他喜欢的女生,不会是不会是自己吧?
  
      当这个念头在脑子里炸开的时候,黄连的手再也鼓掌鼓不起来了,嘴巴里哼的歌也哼不出来了整个人僵硬地看了一眼黑马。
  
      黑马耸肩摊手,凑近她说,“你终于明白了?别人是向你表白来了。”
  
      不要吧!
  
      黄连慌张地扭头看了看身后的观众我勒个去啊,这是什么意思?她明明不是主角,怎么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瞧这些学弟学妹们,一个个翘首以盼,脸上的那个期待的笑啊,好像看自己儿子领回儿媳妇一样
  
      刚不是这些女孩还在嫌弃她么,这会不吃醋了?
  
      还真是脑残粉!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歌声停止,只剩下了欢快的掌声和这“在一起”的呼唤。
  
      黄连脸上开始发烫,默默转过身来,求助的眼神看向卓一航。
  
      那楚楚水眸里,是满满的惶恐和惊慌失措。
  
      卓一航拉着琴的手有一瞬的微微抖动,还好掌声早就淹没了琴声,没人听到那音符明显错了几个。
  
      他知道,黄连看出来自己下台来想要见的人是她了。只是,她很不希望他在这种场合里做出太高调的举动来。
  
      他明白。
  
      他自己也不想,但是今天二叔在这里,他真的很着急,着急让二叔看到他是真心的喜欢她,让二叔看到,他和她才是同学老师们眼里最般配的一对。
  
      而在这一切喧嚣热闹的背后,没有一个人看到背对着这场浪漫表白的男人那紧绷着的背脊。
  
      卓斯年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握着笔的手快要将手里的笔折断而那双深如寒潭的眸子里,此时只有冷的让人望而生畏的寒意。
  
      他此刻,真恨不得自己年轻几岁,冲动之下,可以转过身去拉着被别的男人觊觎的自己的女人离开这里。
  
      不顾一切。
  
      但是,他却不能。
  
      没有一次像此刻一样,他希望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能在自己想要的女人面前捍卫自己的主权:她是我卓斯年的!
  
      不能。依然不能。
  
      所以,他不想转身去看她在众人眼里和别人成为男女主角的场景。
  
      太讽刺了!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侄子在向自己的合法妻子表白,自己却只能冷眼旁观这种窝囊的事,在他卓斯年三十年来的人生里,是第一次。
  
      也是颠覆。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身后的呼声越来越大,震耳欲聋。
  
      卓斯年手里的笔“嘎嘣”断裂成两截,高大的声音腾地站了起来,吓得旁边正在看热闹的校长瞬间放下手吓了一跳。
  
      再看看大总裁那张阴沉着的脸,精明的校长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忙赔笑,“对不起,卓总,年轻人都比较张扬”
  
      更何况卓一航是他大总裁的亲侄子,正阳集团持股人之一卓一航啊,他这个校长可不敢阻挠。
  
      可看卓总这么不高兴,应该是不想让卓一航这么早恋爱吧?或者说,不想让他这么高调。
  
      卓斯年一声不吭,转身单手抄在口袋里,大步离开了会场,那冰冷的眸子始终没有向那边喧闹的一边看一眼。
  
      校长连忙招呼其他几个校董跟了出去。
  
      虽然一切发生的很快,但卓斯年从站起来到离开的所有动作,都落入到了一直观察着他和卓一航以及黄连的黑马眼里。
  
      黑马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眯,嘴角的笑意笃定。
  
      那个什么“哑巴大叔”,在全场人沸腾的时候,他却冷静地坐在那里,背对着这些喧哗,原来真的是不想看到这一切。
  
      还不能说明他对黄连这只萌蠢的姑娘也有意思吗?
  
      真是热闹!大领导怒发冲冠离席了!
  
      只是目前,不知道到底是卓一航的后台硬,还是那个哑巴大叔的本事大。
  
      他黑马倒是很想看看,他们俩能不能斗得过黄连的那位隐婚老公,把这只小笨蛋给俘获了。
  
      黑马瞧着那边一群校董拥住哑巴大叔离开了大礼堂,再把视线收回的时候,却发现卓一航居然越过了黄连,又开始继续向前面走去了。
  
      仍旧是一边拉琴,一边走,拉得专注,却只是那眼神再也没向观众席看去。
  
      黄连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终于走了卓一航刚才看她的那个眼神,太吓人了,看得她心跳加速,他再不从自己跟前走开,她就要逃开这里了。
  
      只是,卓一航的这个举动却让现场的学生们更加沸腾了!
  
      “我去,不会不是那个女孩吧?怎么又走开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还等着看表白呢!”
  
      “手机都对着那个美女拍了半天了,居然不是女主角!”
  
      “应该是吧!刚才卓一航那眼神都快苏死了。”
  
      “”
  
      众说纷纭间,卓一航转身,慢慢回到了台上。
  
      只是那双眸子里,没有了方才的璀璨光芒,只剩下了淡淡的失落。
  
      他失落的,并不只是黄连被自己的举动吓着了,而是
  
      二叔被自己气走了,按理说自己应该高兴应该有胜利的喜悦的,可为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黄连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低头看了一眼,是哑巴大叔发来的短信。
  
      “出来,礼堂出口。”
  
      黄连抿了抿唇,下意识看了一眼台上正在谢幕的卓一航,拖着黑马的手先离了席。
  
      是非之地,早走为妙。
  
      “干嘛,这么着急干嘛,我还等着别人一航哥哥表白呢!”黑马虽然跟上了黄连的步伐,但还是不忘嘴贱地说。
  
      黄连横了他一眼,加快了步伐,“关键时刻,我才知道你这个好闺蜜,恨不得帮别人一起捉弄我!”
  
      “哎唷,我的祖宗啊,你要是情商高那么一点点,或者给我的信任再多一点点,你也不至于这么后知后觉!”黑马小跑着跟着她,瞧着黄连走得快要生出风来的两条腿,明白这丫头是真生气了。
  
      可这跟他什么关系啊!
  
      他这躺枪躺的也太憋屈了吧!
  
      蹬蹬蹬下了楼梯,终于来到了相对清静一点的一楼大厅,黄连停了下来,瞪黑马一眼,“你先回去吧,我有点事。”
  
      “干嘛?”黑马眨了眨眼睛,“去找你的哑巴大叔?”
  
      “别管我!跟你绝交!”黄连有点赌气。
  
      虽然她自己也知道卓一航在演出时突然来这么一出跟黑马没关系,但是让她好难堪啊一定是黑马傍晚的时候可劲向卓一航推销自己,卓一航才会突然这么做。
  
      啊啊啊!想起刚才那被几百双眼睛注视的场景,黄连脸上的温度又升高了。
  
      卓一航不会是来真的吧?
  
      黑马上前一把拉住了黄连的手腕,“你傻啊,你那个哑巴大叔看到卓一航向你表白,生气出去了,这就说明我之前的推测都是有根有据的,那个男人对你也有意思!”
  
      黄连一怔,对啊,刚才只顾着赶紧离开会场了,居然没发现哑巴大叔什么时候离开的。
  
      黑马,不会说的是真的吧?哑巴大叔生气了?
  
      “出来,礼堂出口。”
  
      短信里的几个字在黄连眼前闪过,她脸色瞬间白了一下。
  
      这语气,似乎真的带了一点不高兴的意思。
  
      可是哑巴大叔生什么气?
  
      看到她在思忖,黑马攥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一旁巨大的柱子旁边,叹了一口气,着急地解释,“傻妞!你想想,我们俩形影不离三年多,哪一次有男孩喜欢你我不是第一个知道的?我每次告诉你的时候,你都不信,结果呢?哪一次不是真的?我之所以今天对卓一航说那番话,是因为我觉得卓一航这孩子还不错,你要是早晚都会跟你老公离婚的话,那不如先找一个备胎
  
      另外,我是觉得你那个哑巴大叔不适合你,那男人一看就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所以我虽然非常不情愿你在我找到女朋友之前找到男朋友,更何况你现在还不是自由身,但我宁愿你选择卓一航,也不要再去和那个叫哑巴的男人走得太近。”
  
      黑马一口气说完,语气很快,透着深深的无奈。
  
      黄连低着头,虽然黑马语速快,但她还是都听进去了,也听明白了。
  
      却是,心乱如麻。
  
      黑马说得很委婉,说自己情商不高。其实,在面对感情时,准确地说,在面对男人时,她真的很笨。
  
      她以为那些男生说的做朋友,就是真的只是想跟她做朋友。
  
      她以为只要没有明确向她表白的男生,那就不会是对她有意思的男生。
  
      她甚至以为,那些大胆地说了很喜欢她的男生,也只是心血来潮随口一说。
  
      就像大一时候黑马向她表白,她瞧着黑马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居然直接笑场了,一心以为黑马是在跟她开玩笑。不过后来,两个人也能成为无话不说的纯洁的异性关系,所以她更加以为自己的那些“以为”都是正确的。
  
      包括黑马在见了哑巴大叔第一次和卓一航第一次的时候,就断定了他们对她的不一样的感情。
  
      可是她,却还是以为她和哑巴大叔,和卓一航之间,只是朋友关系。
  
      或者说,连朋友都算不上,只能算是熟人而已。
  
      毕竟,她和他们都认识的时间不长。
  
      在她的爱情观里,感情应该是一种日久生情相濡以沫的,什么一见钟情,她从来不信。
  
      那是冲动,不是爱情。
  
      瞧着低头沉思的黄连,黑马不忍心再说她,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好了,反正有我在你身边保护你,不怕任何人惦记你。”
  
      黑马正要把一声不吭沉浸在自己的反思中的黄连拥入怀中安慰一下的时候,怀里的人突然被人拉走,他扑了个空,脚下差点跌倒。
  
      扭头看去的时候,只见一个挺拔俊逸的背影,拉着黄连的手,已经大步走出了礼堂。
  
      我去!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居然抢人了!
  
      这他妈的也太嚣张了!
  
      “黄连!”黑马喊了一声,追了出去,却看到一辆白色的陆虎呼啸着绝尘而去。
  
      卧槽!好你个哑巴!别以为开一个小爷最喜欢的车,就能掳走黄连了!
  
      黑马一边打电话,一边摸出钥匙,向自己的小polo跑去。
  
      黄连被哑巴大叔拉出来,按在副驾驶上的过程中,她还在反抗挣扎,可当他帮自己系安全带时,当她看到哑巴大叔那紧紧咬着的牙,绷得似乎快要崩开的下颚和侧脸时,她停止了所有的挣扎,只是怔怔地看着他。
  
      黑马说得没错,哑巴大叔真的在生气。
  
      否则,他不会把自己的手腕捏得那么紧,不会一句话不说就强制地把自己按在了车里,更不会把脸绷得这么紧。
  
      卓斯年一声不吭地加速把车开出了医科大,始终连看都没看副驾上的人一眼。
  
      黄连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正要接电话,突然伸过来一只手,从她手里夺过手机,直接关掉又扔给了她。
  
      黄连错愕地看着一身怒气的哑巴大叔,咬了咬唇,“哑巴大叔,你要带我去哪,我连黑马的电话都不能接吗?”
  
      “不能。那个男闺蜜不要也罢。”沉默了一路的卓斯年终于沉声开口,只是那声音阴沉得跟那张黑着的俊脸如出一辙。
  
      “为什么?黑马惹你了吗?”此刻的黄连,已经开始相信黑马说的所有话。
  
      但是,就算那样,也跟黑马无关,他凭什么说这样的话。
  
      卓斯年扭头看了她一眼,又把视线转向车前方,几乎是咬着牙说,“他明知道你结婚了有老公,还在别的男人向你靠近的时候,不知道替你挡着,这样的朋友要来做什么?”
  
      呃。
  
      所以,哑巴大叔这么生气,只是因为有人向她这个有夫之妇示好了?
  
      “哑巴大叔,你生这么大的气,是因为我?”黄连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索性直接开门见山。
  
      卓斯年鹰眸骤然一敛,幽幽地看了她一眼,不语。
  
      他也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生气,是因为她?
  
      她只不过是一个跟自己有名无实的指腹为婚的妻子而已!他从来没想过会真的和她发生点什么可是偏偏,越是不想,越是无法把她当成一个跟自己无关的人。
  
      亦或许只是因为明目张胆要在他卓斯年手里抢人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最亲的人?
  
      卓斯年闭了闭眼睛,可是在睁开来的时候,却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一辆紧追着自己的红色车子。
  
      等他的回答等不到,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黄连也看到了那辆熟悉的polo。
  
      “不用那么警惕,是黑马。”黄连低声说了一句,按了手机开机键,“他可能不放心我,我让他先回去。”
  
      “不需要!”卓斯年再次伸手夺过黄连的手机,直接扔到了车子后座。
  
      黄连瞪大眼睛看着连续干了两次这种事的男人,直接拧了眉,“你能不能讲点道理,今晚我又没惹你,你让我出来我就出来了,你是债主你是大爷你了不起,但你也不能这么霸道吧!”
  
      气死她了!这男人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好吵!
  
      卓斯年蹙了蹙眉,放在方向盘上的双手突然一个急转弯,车子右转之后在辅道路边上突然停了下来。
  
      停的好!
  
      她要下车!她要去找黑马,不跟这些有钱的大爷们玩了!
  
      快速解了安全带,正要去推车门,男人突然俯身过来,按住她的肩膀就吻了下来。
  
      双唇与双唇碰撞的一瞬间,黄连登时瞪大了眼睛。
  
      哑巴大叔是真的疯了!
  
      意识过来之后,她开始挣扎躲避,可是早就忍到了极限的男人哪里肯放过她,按在她肩膀上的手直接滑上来捧住了她的脸,有力的舌尖已经撬开了她的牙齿,迫不及待地揪住了她的小香舌,肆意地搅动,吮吸,带着她的唇舌一起共舞。
  
      黄连惊呆了,也吓懵了。
  
      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强势这么深入地吻过就算是卓斯年上午的强吻,也没有如此大胆,如此霸道,他一个明知道她有老公的男人,居然这么肆无忌惮地深吻她。
  
      脑子里瞬间空白,黄连连挣扎的力气都失去了,浑身开始因为抗拒而不停地哆嗦起来。
  
      这样的哑巴大叔太吓人,太恐怖了。
  
      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过尽管他们因为荒唐的一夜情认识的,在之前相处的日子里,除了他坑了她二十万,却是用让她陪他吃喝玩来偿还之外,他对她可以说一直很照顾,一直很关心,甚至是体贴的。
  
      就连上次自己无意间被人下药,他被丧失意识的自己那样攀着脖子勾引,也没趁人之危欺负她可是,现在,他怎么了?
  
      小女人的小檀口里鲜香柔软,让他欲罢不能他何止是要狠狠地吻她,他更想要狠狠地要她。
  
      让她记住,她只能是他的女人!不许再给其他任何男人她可以靠近的信号,不可以!
  
      卓斯年贪婪又带着怒气地吻着,一开始只是想单纯地惩罚她一下,可是当尝到那丫头鲜美的味道时,根本欲罢不能。
  
      身体的某一处,在这个吻里,也已经蠢蠢欲动,让他舍不得放开她。
  
      只是,一直在反抗的她突然停止挣扎,任由他掠夺的时候,卓斯年愣了一下,睁开眼放开了她。
  
      鼻尖碰着鼻尖,两个人分别喘着气,在安静的车子里相互之间,呼吸可闻。
  
      卓斯年感觉自己的腰快要断了,为了惩罚这个小丫头,自己别着身子就按住了她可是,即便姿势让他难受,他也舍不得放开她。
  
      心乱如麻的黄连抓住被解放的机会,突然伸手捧住了他的脸,张口就朝他的嘴角咬了一口。
  
      狠狠地咬了一口。
  
      嘶——
  
      一股血腥味弥漫开来,卓斯年深邃的眸子骤然一缩。
  
      这是今天第二次咬他了,上午的伤口还没好,之前还在担心她会不会看到自己嘴上的伤口,这下好了,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倒是不怕她怀疑什么了。
  
      这一口咬下去,两个人都放开了对方,卓斯年收回身子,坐回了驾驶室。
  
      黄连的小身子在因为突然被侵犯之后的愤怒,因为用力报复之后的快感,在微微起伏,那两只生气的杏眸狠狠盯着男人的脸,“哑巴大叔,你之前对我的关心对我的好,是不是都是假的?现在这个疯狂没有理智的你,才是你的本性?”
  
      “呵,”卓斯年舔了舔嘴角上的伤口,“是又如何?帮你老公教训教训你,不愿意?”
  
      “我老公有手有脚,凭什么让你来替他教训我?”黄连冷哼一声,“哑巴大叔,你是不是喜欢我?”
  
      闻言,卓斯年着实一愣。
  
      这个时候,她居然问出这样的话。
  
      见他不语,黄连接着没有熄火的车里那微弱的光,看着他那在模糊视线里线条棱角分明的侧脸,“大叔,在你眼里,我是不是一个很傻很天真的女孩?否则,你也不会这么对我是吧?”
  
      “那如果我说是喜欢呢?”卓斯年深沉的声音骤然传来,伴随着那低沉的声音,他转过头来,看向她。
  
      如果这话放在正常情况下,黄连觉得自己就算会认为这是在开玩笑,心也会加速跳动一会。
  
      可此刻,她完全没有。
  
      有的,只是被欺负之后的羞愤。
  
      “你明知道我有老公,还要说这样的话,你居心何在?”黄连的语气里是冷冷的讽刺。
  
      “只准别人有居心,我就不可以?”男人唇角微勾,冷笑。
  
      一开始,他就不应该答应卓一航这个荒唐可笑的较量!
  
      现在,被两个年轻人把他自己逼进了一条死胡同里,让他无法走出。
  
      空前的挫败!
  
      “你们都不可以!”黄连突然拔高了声音,“我郑重地告诉你,哑巴同志,哦不,艾丽斯同志,我,黄连,是有老公的人,而且我老公是有身份的人,不管我和他的感情如何,我是永远不会在婚内给他戴绿帽子的!”
  
      那语气,坚定,是宣泄,是警告,也是昭示天下。
  
      “那你跟我那次呢?”他问。
  
      “那”黄连咬唇,“都说了那次是意外,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让自己出现那样的意外。所以,请你们都放过。”
  
      一航是好人,大叔对她也不错,但如果非要都谈及男女之情的话,她怎么敢接受。
  
      不能,坚决不能!
  
      因为她发现,自己的那个老公卓斯年对自己也不错,就算是形式婚姻,那她也不能婚内出轨,被出轨也不行!
  
      沉默。
  
      良久的沉默。
  
      车厢里突然安静的只能听到黄连剧烈的喘息的声音,那是她生气的声音。
  
      黑暗里,男人的嘴角勾了起来,“真的?”
  
      语气里,显然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愠怒。
  
      相反,这俩字,是染了明显的满意的惊喜,像极了一个孩子在不确定地问自己的长辈,“你真的会给我买糖吃?”
  
      “当然!”黄连坚定地点头,“哑巴大叔,谢谢你对我的好。之前,我不太了解我老公,在你跟前吐槽了他很多。但是我现在发现,他并没有那么讨厌,我们之间只是有点误会,现在我们冰释前嫌了,我不会再在背后说他坏话了。所以之前我对你说的那些我老公的坏话,你就当没听到过。”
  
      这句解释,简直要比之前那句宣泄更好听!
  
      卓斯年阴沉了一晚上的冰山脸终于云开见天日,嘴角的笑意忍不住上扬再上扬,“好,我答应你。”
  
      “谢谢。”黄连松了一口气。
  
      “不过,外面那个你的闺蜜”卓斯年扬了扬下巴,示意黄连看车窗外。
  
      黄连向外望去,便看见昏暗的路灯下,黑马双手抱臂,看好戏一样站在那里,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往车里瞅着。
  
      “等等。”卓斯年喊住正要去开车门的黄连,“不管是闺蜜还是朋友,他可是有点不靠谱的,我得下去跟他交代两句。”
  
      “你交代什么?”
  
      “让他记住,你黄连是结了婚的人。”
  
      男人说完,推开车门下了车。
  
      黄连懒得管他们,爬到后面把自己的手机摸了过来。
  
      黑马是把卓斯年停下车来之后和黄连之间发生的所有事看了个清清楚楚的,当看到卓斯年倾身过来将黄连一顿狠啃的时候,他差点就破窗进去救人,恨得那叫个咬牙切齿。
  
      可是,他忍了。在那那个男人没有做出更加过分的动作之前,他决定观察一下,也给黄连那丫头足够的时间,让她看看她相信的哑巴大叔对她到底安了什么心!
  
      只有吃点亏,她以后才会远离那个男人。
  
      还算识时务,他倒是很快放开了黄连,只是不知道两个人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那男人居然自己下车来了!
  
      看着款款走向自己的男人,黑马不屑又鄙夷地勾了勾唇,“也就这点出息嘛,我还以为你打算把我们家黄连拐走呢!怎么,走半道后悔了,不敢了?”
  
      卓斯年自从听了黄连那番话,心里满足着呢,心情大好的他自然不会跟一个不知情况的学生在这里辩解什么,走过去,在黑马面前站定,“马先生似乎对我很有成见?”
  
      “不是似乎很有成见!是非常不喜欢你!更准确地说,是讨厌你!”年轻就是年轻,黑马毫不掩饰对卓斯年的印象。
  
      卓斯年微哂,“正常。看到别的男人靠近你喜欢的女孩了,是个男人都会讨厌。”
  
      “哟,拉倒吧!快别往你脸上贴金了,你以为你靠近黄连,她就会接受你?”
  
      “她接受不接受,由不得她!”卓斯年下意识看了一眼乖乖坐在车里的女孩,脸上的笑意里多了几分宠溺。
  
      这话在黑马听来就是太臭屁了!
  
      “你哪来的自信!”黑马冷嗤一声,“你明知道黄连有老公,还这样对她,你自己想破坏别人的婚姻是你自己的事,但请不要至黄连于不忠不义的境界。”
  
      黑马生气地说完,抬手就要去拉开车门,被卓斯年及时按住了他的手。
  
      黑马发现自己手里多了一张卡片,诧异地收回手,接着路灯的灯光瞅了一眼。
  
      是张名片。
  
      名片上面的名字卓!斯!年!
  
      中国正阳实业集团公司董事!
  
      正阳集团古城分公司总裁!
  
      黑马有点懵。
  
      这应该就是黄连她那位牛逼哄哄的老公的名片吧?
  
      不过,这位哑巴同志怎么会有卓斯年的名片?
  
      不等黑马问出口,卓斯年直接友好地伸出了右手,“马先生这几年不少照顾黄连,卓某代表家人,多谢马先生。”
  
      什么?
  
      卓某?
  
      黑马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稍稍高了几公分压迫感十足的男人,虽然光线昏暗,看不清他的整个面部表情,但他嘴角的笑意和那黑得发亮的眼睛,却是能让人看个清楚。
  
      黑马到底就是黑马,反射弧短,反应极快,“什么意思?你说这张名片是你自己的?”
  
      卓斯年笑而不语,只是将视线不着痕迹地落在了自己伸出去的右手上。
  
      看着这男人那嘴角淡漠的笑容,黑马感觉自己心中有无数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这尼玛是谁在玩谁呢?
  
      他居然就是卓斯年!
  
      对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黄连那个傻丫头把她和哑巴之间的所有事都告诉了自己,自己完全被她那个**逻辑给带跑偏了,根本没有怀疑过这个突然就靠近黄连的男人,居然就是她老公卓斯年!
  
      真是近墨者黑,自己的智商情商居然不知不觉间被那个小傻缺直接拉低了好几条街!
  
      黑马真想咆哮,可面上还是保持住了平静,伸手握住了卓斯年的手,“可以啊,卓先生,你这是打算把你老婆卖掉还让她帮你数钱的节奏吧?”
  
      这么玩弄一个情商为负的女人,很好玩?
  
      这个男人,他尽管没认出他是卓斯年,但有一点他是看准了:腹黑,不好对付。
  
      卓斯年收回手,笑得淡然,“迫不得已而已。”
  
      “你们现在是名正言顺的夫妻,有什么迫不得已,玩cosplay也不至于表演得这么专业吧?”
  
      又是牛郎,又是司机,又是哑巴债主呢有钱人的世界,都这么幼稚迂回吗?
  
      卓斯年没有继续打算跟黑马聊这些让他自己也无奈的事,指了指黑马手里的名片,“听说马先生喜欢路虎,回头我会让助理跟你联系,带你去看看今年的新款。”
  
      什么意思?
  
      提起路虎,黑马格外敏感,“黄连告诉你的?”
  
      “不管谁告诉的,你喜欢就好。”
  
      黑马听出来了,黄连这位土豪老公要送他路虎,“我是喜欢,但是我黑马不食嗟来之食,我有手有脚,会用自己的双手去赚的。说吧,为什么要贿赂我?”
  
      “贿赂谈不上,黄连以后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学校,我只是想为自己的妻子换辆座驾。”
  
      我去!
  
      这是把他黑马当他卓斯年的家用司机了?
  
      “卓先生,你那么有钱,看着也蛮关心黄连,直接给她安排专职司机就行了,用得着用这么贵的车买通我?”黑马自然不相信卓斯年的解释。
  
      “马先生果然聪明,那卓某就不绕弯子了。”卓斯年说着,上前一步,又对黑马讲了几句话。
  
      黄连在车上等的有点着急,看他们说个没完没了,直接推开车门下了车。
  
      “你们不要谈了,我自己的事,以后你们都不要管。”她快烦死了,这一刻真希望这世界上只有女人没有男人。
  
      赌气地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卓斯年对黑马使了一个眼色,“麻烦马先生送她回学校,我就不过去了。”
  
      黑马拧着眉看了眼卓斯年,稍稍犹豫了下,转身小跑着上前追上黄连,两个人一起坐上了他的小polo。
  
      夜色里,瞧着那抹小红色驶离自己的视线,卓斯年微不可闻地舒了一口气。
  
      一上车,黄连就问黑马,“哑巴跟你说什么了?”
  
      “还能说什么?警告呗。”黑马瞧了一眼有点郁闷的黄连,心里真是有一万句话想说,但又全都生生地咽进了肚子里。
  
      “他凭什么警告你?”
  
      “就凭他觉得你这个丫头不错,我不应该在你有困难的时候不帮你。他拜托我以后,尽量不要让别的男人靠近你。”
  
      “真是这么说的?”
  
      “当然!我还以为他下来威胁我呢!没想到这位哑巴还真是关心你,怕你不小心做出背叛你老公的事,被人诟病!”
  
      “哦”黄连疑惑地看了一眼说话语气格外正经的黑马,“黑马,你没骗我吧?”
  
      这厮平时说话不是损她,就是净挑她不爱听的话说。
  
      这会怎么了?跟哑巴大叔聊了会,说话这么一本正经。
  
      太不正常了!(http://)《隐婚老公深夜来》仅代表作者薇子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隐婚老公深夜来》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隐婚老公深夜来067.肆无忌惮地吻她》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隐婚老公深夜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隐婚老公深夜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