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终究是我负了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薇子 书名:隐婚老公深夜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猎捕史奈克  继父  火车  幻色江户历  红颜露水  糊涂虫  月亮下的爱情药  收到你的信已经太迟  去趟民国·1912-1949年间的私人生活  无证之罪·推理之王1  幽灵舰队  镜·归墟  
    脑子里像塞进了一团乱?,凌乱不堪,找不到任何头绪。
  
      只是心里面,不再只是愤怒羞辱和莫名其妙了,而且突然间就感到了凄凉。
  
      犹如心底猝然被揉进了一把冰碴,浑身的温度都在渐渐消逝。
  
      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努力平静地看向身边的男人,嘴角勾着涩然的笑,“就算那晚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那今天算是发生了吧?艾力斯哑巴同志,闹了半天,您这么不愉快的原因,还是因为你上了一个被别的男人用过的女人,所以您觉得您吃亏了是吧?
  
      在您的三观里,只有干干净净的处女才能有资格上您的床!抱歉,很遗憾,我不小心玷污您高贵的身体了。您想要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
  
      说到这里,?连停顿了一下,像是卯足了全身所有的力气一样,蓦地就睁大眼睛吼道,“你听好了,姑奶奶我还不跟你玩了呢!你这个无知狭隘自以为是的老男人!”
  
      尽管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想要努力表现得无所谓一些,但?连还是止不住地哆嗦。
  
      说完,咬着牙狠狠地瞪了一眼哑巴大叔。推开车门下了车。
  
      就在双脚着地,要甩上车门的时候,?连突然转眸看向车里的男人,笑道,“哦,对了,忘记告诉您了,我身上有各种妇科病,上周还去医院验了下hiv......所以。祝您健康!祝您性福!祝您下次,哦不,祝您以后次次都有好运气碰上干干净净的处女!再见!”
  
      最后的“再见”俩字,她再也撑不住脸上的笑,咬着牙说完,瞧着男人那变得越来越阴沉的?脸,嘴角勾起挑衅的冷笑,甩上车门,转身大步离开。
  
      卓斯年瞧着小女人那决绝离开的背影,拳头握得骨节处咯崩咯崩响,那阴沉的眸子里像是随时能射出寒冰来,周身散发着让人不敢靠近的戾气。
  
      只是以为她是个牙尖嘴利的姑娘,没想到还这么毒舌,自尊心这么强!
  
      她是在逞一时口舌之快故意激怒他?
  
      还是......
  
      不可能!他卓斯年不相信自己的感觉会出错,他更不会相信她是个随随便便的女孩。
  
      只是,为什么就是不愿承认呢?
  
      有什么难言之隐?
  
      “咚——”卓斯年咬着牙,拳头狠狠地砸到了车玻璃上,手背上发出清脆的骨裂的声音。整个车子都抖动了一下。
  
      车玻璃安然无恙,只是当他的手一点点滑下来的时候,上面留下了一条骇人的血迹。
  
      ......
  
      连在转身的一刻,已经泪流满面,却只是任由眼泪顺着脸颊肆意滚落,直到转身确定身后的男人看不到自己的身影了,才抬手狠狠地抹去了眼泪。
  
      她从未想过,生平给了自己最大屈辱的人,却是一个与自己不想干的人。
  
      说是不想干。他也确实是如今和她发生过最亲密关系的人。
  
      自己真是愚蠢到了极点,当晚明明没跟他发生任何关系,却一直以为自己睡了他,还被他讹诈二十万!不仅如此,还为他白白效力了这么久!
  
      那个男人怎么可以那么无耻,那么卑鄙,真是狡诈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玩弄她很有成就感是吧?看着她每次面对他,像个随从下属一样屁颠屁颠随叫随到叫她往西她不敢朝东,他一定是在用看小丑一样的目光看她吧?
  
      被欺骗了感情也就算了,到最后连身体也被他糟践了......
  
      这一切就算是她有眼无珠愚昧无知,谁让她招惹了不该惹的人,运气不好她都认了!
  
      可为什么,还要这么羞辱她?她是不是第一次她不知道?他不知道吗?凭什么还要用那样的话讽刺她嘲笑她?
  
      ......
  
      9月的午时,秋老虎淋漓尽致地发挥着自己的威力,可那炙热的阳光照在?连身上,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热度。
  
      整个身子,似乎从脚底开始,那股子冷意传遍全身,牙齿不住地打颤,冷得他不由地抱起了双臂,低着头快速回了寝室。
  
      同寝的莫筱竹和林菀正在一边吃午饭,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韩剧,一口米饭一口欧巴,笑得满眼星星。
  
      看到?连回来,莫筱竹看了她一眼,“吃饭了没?今天食堂有毛血旺,超辣,你吃了没?”
  
      “吃过了,你们吃吧。”?连无力地笑了笑,进了洗手间,关上了门。
  
      莫筱竹听到?连那虚弱的声音,戳了戳林菀的胳膊,“菀菀,?连怎么看起来不对劲啊,好像哭过。”
  
      “不会吧?我怎么没看到。”林菀下意识看了一眼洗手间方向,“她那种乐天派的。什么时候哭过?你看错了吧!”
  
      “哦,可能是吧。”莫筱竹赞同地点了点头。
  
      也对,?连是那种天塌下来都不会皱一下眉的姑娘,想看到她不开心的时候,太难了!
  
      两个舍友隐隐约约的说话声全都传入了?连的耳朵里,看着镜子里红着眼睛,一脸苦逼样的自己,嘴角自嘲地扯了扯,是啊。她?连应该是个没心没肺的乐天派的,怎么突然就这么低落了呢!
  
      有什么啊!不就是被一个人渣给上了么,反正她早就以为自己的第一次上个月就已经献了出去了,何必到了现在反倒这么不甘心了!
  
      她以后的生命里可能还会遇到很多很多会刷新她三观和认知的人,何必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委屈自己的心情呢?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连进了洗浴间。
  
      自己很少哭,所以一旦流点眼泪,眼睛就会很红,洗个热水澡,大家就不会发现了!
  
      ......
  
      卓斯年心烦气躁地发动了车子,在这个时候响起,看是郑东打来的,接通了电话。
  
      “哎哟,我的大爷啊,您终于肯接电话了,您在哪,董事长在公司等您一个多小时了,一直联系不到您。”电话里,郑东着急地说。
  
      卓斯年皱了皱眉,“他喜欢等就让他多等会,说我中午应酬喝多了,回家休息了。”
  
      说完,挂了电话,直接按了关机键,车子快速起步绝尘而去。
  
      郑东听着里传来的盲音,一脸蒙圈地眨了眨眼睛,“先生这是怎么了?不是应该跟少奶奶在一起吗?可这声音听起来非常不爽啊!”
  
      深谙卓斯年脾性的郑东,不敢再把电话拨过去,只好诚惶诚恐地把卓斯年的原话转达给了一直在卓斯年办公室等待着的卓志山,“董事长,二少中午应酬喝醉被送回家了,可能这会过不来了,您看......”
  
      卓志山不由地拧了眉,“是过不来,还是不想过来。”
  
      郑东不敢吭声。
  
      卓志山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既然如此。晚上和冷莹、一航一起回家吧,不想在公司里谈,那就在家里谈去。”
  
      啊?
  
      郑东的脸色立刻变得煞白,“董事长,您是说,一航少爷可以出院了?”
  
      今晚可是少奶奶要回家的第一天,如果董事长一航他们一起回去......这画面太美,他不敢想象。
  
      “恩。回家养着吧,有斯年照顾他,我和一航的妈妈也放心点。郑助理,带我去各部门看看吧。”卓志山兴趣盎然地走在了前面。
  
      郑东想给卓斯年通风报信都没机会,只好快速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先生,董事长和一航晚上要回家。少奶奶这边怎么办?
  
      ......
  
      连洗了个澡出来,发现体温回升了很多,心情似乎也好了点。
  
      莫筱竹和林菀已经上床准备午休,她坐下来悄悄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点开搜索引擎,她做了一个深呼吸,悄下了一行字:女生第一次爱爱是什么体验?
  
      回车按下去。显示有六百多万条相关结果......?连一条条点进去,认真地看起来。
  
      答案五花八门,但大多数还是很正常的描述,总结起来就一句话:疼,疼得哭爹喊娘,有的还吓得男方不敢继续。
  
      看着看着,峨眉越蹙越紧,索性又输入了第二个问题:女生第一次爱爱有没有不疼的?
  
      那些做出肯定答案的,都有一个解释:"chunvmo"早在之前就不小心破了。
  
      连放在键盘上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
  
      哑巴大叔今天那个样子,应该是没骗她了。那就说是,她今天应该是第一次,但的确不疼,而且也没有流血。
  
      莫非是,什么时候不小心扯破了自己都浑然不觉?
  
      连开始回忆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除了初一开始每个月非常正常的大姨妈之外,她从来没有不正常见红过,更没有莫名其妙地疼过。
  
      到底是什么原因?自己是个特殊的女人吗?
  
      最后一个问题,?连敲下的一行字是:有没有不长"chunvmo"的女人?
  
      比较权威的答案是:除了天生发育不全的女人不长"chunvmo"不长子宫的“石女”外。正常女人都有。
  
      连看着网页上各种答案,心里越来越糊涂。
  
      有大姨妈就代表有子宫,她肯定是个正常的女人啊!
  
      啊!为什么这么奇怪的事会发生在她身上?
  
      心中烦恼郁结,?连关掉电脑上了床,可是翻来覆去却没有困意。
  
      一方面是她自己的身体情况让她疑惑,一方面是今天哑巴大叔的表现让她觉得匪夷所思。
  
      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类男人,就算是和女人发生"yiyeqing",也必须让对方是处子之身吗?
  
      而且,他的那种愤怒,好像他受到了很大的欺骗和侮辱一样,真是可笑!
  
      如果他是自己的老公,她还可以理解他的愤怒,可偏偏不是,而且他也知道他是有老公的人,既是和有夫之妇发生关系,还对这种事如此斤斤计较?
  
      这个男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身份?
  
      连思来想去,给卓一航发了一条微信过去:“一航。有件事想?烦一下你。”
  
      怕卓一航把电话打过来,?连又发了一条过去,“一点小事,我现在不方便电话问。”
  
      此刻的卓一航正在病房里换回自己的衣服,自从?连来看过他陪他吃了东西之后,他感觉自己的病直接就好了,也不是什么大病,就要求出院回家养着。
  
      本不想回二叔那里去,可怕母亲知道他在外面住了之后多疑。就不得不答应他们先回城西别苑。
  
      看到?连的微信,卓一航嘴角勾起温和的笑来,立刻回了过去:“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就行,不用跟我这么客气。”
  
      连发了过去:“你演出那晚,领导席中间坐的那个年轻男人,能不能帮我问一下他的身份?”
  
      看到这行字的时候,卓一航正因?连肯开口请他帮忙而欣慰的脸上骤然一僵,从手里滑落,摔到了地板上。
  
      “怎么了?儿子?”正在帮他叠衣服的冷莹看到儿子有点魂不守舍,关切地问。
  
      “没事,看到一个新闻,吓了一跳。”卓一航连忙捡起,转身进了洗手间。
  
      再次看了一遍?连发来的文字,卓一航两条剑眉紧紧蹙在了一起。
  
      连说的是谁,他肯定知道。
  
      那晚在领导席中间坐的年轻男人,只有二叔一人。他旁边坐的,全都是学校的老教授和院领导,没一个年轻的。
  
      只是。?连突然这么问,是怀疑二叔的身份了吗?
  
      卓一航思忖了片刻,才给?连回了过去:不好意思,刚才接了个电话。那晚领导席坐了很多领导,我也不知道你说的哪位,有照片什么的吗?
  
      连:没有,但是我认识他,他的英文名叫艾利斯,外号叫哑巴。中文名不知道。
  
      卓一航:哦。那我回头问问会务那边,看看是哪位领导。
  
      连:谢谢。
  
      卓一航:为什么突然要问别人啊?发生什么事了?
  
      连:我是偶然间遇到他的,我们之间发生了一点纠纷,只是好奇他的身份。
  
      卓一航:纠纷?什么纠纷?你吃亏了吗?他欺负你了吗?
  
      连看到卓一航连续发来的问号,心中不由地一阵暖意。
  
      连:没有没有,发生了一点误会而已。
  
      卓一航:那就好,如果有人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
  
      连:会的。谢谢你,一航。
  
      卓一航:再说谢谢我就不高兴了。我现在去问问同学,帮你落实一下,等我消息。
  
      连:好的。
  
      关了微信,?连长长吐出一口气。
  
      一航,对不起。终究是我辜负了你的喜欢,你却还能如此对我依旧。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帮你做什么事情的话,一定义不容辞。
  
      卓一航和?连结束聊天之后,直接把电话给卓斯年拨了过去,那边却提示关机。
  
      着急之下。他只好打给了郑东。
  
      郑东此刻正在陪卓志山开会,和各部门主管开个简短的见面会,看到是卓一航的电话,才悄悄走出了会议室。
  
      “郑叔叔,我二叔呢?怎么关机了?”
  
      关机?
  
      郑东听了这个消息比卓一航还着急,“一航少爷,你别着急,我想办法找找先生,让他开机。”
  
      说完,不等一航回应,郑东挂了电话。
  
      给卓斯年打过去果然是关机,只好先给?连打了过去。
  
      连以为卓一航的电话来了,一看是郑助理的,才突然想起今晚要回卓斯年那里了。
  
      悄悄下了床,来到阳台接了电话。
  
      “少奶奶,先生......”郑东一着急,“先生有没有和您在一起”差点脱口而出。
  
      “哦,我知道,是不是让我今晚过去的事。”?连问。
  
      郑东忙摇头,“不是不是,先生让我问您,现在在忙什么?在学校吗?”
  
      “在学校啊。”
  
      “哦——”郑东拉了一个长长的尾音,那么说,先生没有和少奶奶在一起。
  
      “好的,那我回复一下先生,看他什么意思。”郑东说完,又觉得不妥,“少奶奶,您等我电话,我要是不给您电话,您就一直在学校等着,不用自己过来。”
  
      “哦。好的。”?连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这郑助理打电话过来,就为了说这一番说了跟没说一样的话?
  
      她还没来得及说今晚能不能不去的话,那边就挂了。
  
      郑东快速挂了?连的电话,就把电话打去了家里。
  
      ......
  
      城西别苑,书房。
  
      卓斯年一个人坐在书桌前,盯着桌上没有打开的书,眸子里一片郁色。
  
      听到门外方嫂的敲门声,沉声道,“进来。”
  
      方嫂推门进来,恭敬地汇报,“先生,郑先生打来电话,说有急事找您,是关于少奶奶的,请您务必打开。”
  
      “恩。知道了。”卓斯年点点头,待方嫂出去后,打开了。  ⑧☆⑧☆.$.
  
      很快就看到了郑东那条短信。
  
      幽深的眸子微微敛起来,沉思良久,他给郑东把电话拨了过去,“告诉她,让她晚上如约过来,你呆会直接去接她。”
  
      郑东以为自己听错了,“先生,您没看到我发的短信吗?董事长、大少奶奶和一航少爷,说今晚要回家的!少奶奶这个时候过去,真的合适吗?”
  
      “合适不合适是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卓斯年不悦地说完,挂了电话。
  
      明天一更8点。
  
      推荐好友已完本小说《带着记忆宠你》:
  
      小简介:为了报复劈腿的男朋友和闺密,沈雨荨当众吻了个高颜值的男人宣布出轨,结果不小心吻错了人……。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隐婚老公深夜来》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隐婚老公深夜来075.终究是我负了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隐婚老公深夜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隐婚老公深夜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