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故地重游梦牵魂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薇子 书名:隐婚老公深夜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汉宫名媛王昭君  大浪淘沙李鸿章  慈禧全传  血中之弦  刑场  无尽之路  杀影  黑暗领域  中国触动·百国视野下的观察与思考  中国震撼·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崛起  清明上河图密码  半暖时光  
    “我的姑奶奶啊,又谁招惹您了?”
  
      此刻,正和郑东坐在学校东门对面咖啡厅里,盯着和自己面对面坐着的郑东,一边跟黄连讲着电话,一边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
  
      “还能有谁,那个阴魂不散的混蛋!”黄连气得快要将唇咬破了,眸子里瞬间氤氲了一层雾气,浑身都气得止不住得哆嗦。
  
      “好好好,别生气,现在就去吗?”黑马听出了黄连心情格外不好,皱了皱眉。
  
      这郑东的计划好使不好使?把黄连的身子气坏了,他一定搞死郑东和卓斯年!
  
      “恩,现在就想去!开你的小polo!十分钟后,来楼下接我!”黄连利落地挂了电话。
  
      黑马疑惑地看向郑东,“你给黄连看了什么东西,她气得快要炸了!”
  
      “黑先生......”
  
      “我姓马。”
  
      “抱歉,马先生。”郑东讪讪地笑了笑。“你是最了解少奶奶的人,应该也看出来,她是正因为在乎我家先生才会这么生气的,而我家先生更是很在乎少奶奶。只是,他们之间误会太多......我想请你跟我一起帮他们一把。”
  
      黑马笑道,“这可是别人小两口的家务事,我们插手合适吗?”
  
      “为了让他们过得好过得幸福,我们该插手的时候还是要管的。”
  
      黑马抬腕看了看时间,“你说吧,让我怎么帮。”
  
      郑东凑近黑马一点,悄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黑马犹疑地拧了眉,“可以是可以,不过,如果黄连不高兴了,或者更伤心了,我可不敢保证我会不会倒戈相向。”
  
      郑东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张名片,递了过去,“这家四S店的老板我已经跟他打好了招呼,只要是黑马先生你去选车,随便选一辆就可以直接开走。”
  
      “果然是大手笔啊,不过你们这些有钱人能不能换个玩法?你主子用这招我拒绝了,你也不死心?”黑马鄙夷地哼了一声。
  
      “黑马先生误会了,这是事成之后的报酬,您应该得到的,并非贿赂。”
  
      “先留着吧!”黑马一脸正气地站了起来,“只要是为了那个丫头好,让我上刀山我黑马都不会犹豫半分。”
  
      言落。转身潇洒地离开。
  
      郑东瞧着手里没送出去的名片,微愕之后就笑了开来。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少奶奶那种单纯善良的人身边的朋友也是这样的。
  
      ......
  
      公寓楼下,黄连气呼呼地拉开黑马的车坐了上来。
  
      “还生气呢?这带着怒气去烧香拜佛,可是对菩萨的不敬啊!”黑马递给她一瓶水,“开心点,姐们带你去骊山那边的福岩寺如何?”
  
      “对对对!不能让菩萨看到我浑身带着怨气去的!只要有烧香拜佛诅咒的地方都行!”黄连双手合十道。
  
      黑马嘴角抽了抽,“诅咒?”
  
      “哎呀,说错了不行。祈愿祈愿!”黄连抬手按了下喇叭,“走吧!”
  
      “好叻!骊山,出发!”黑马发动了车子。
  
      ......
  
      正阳集团,古城分公司,总裁办公室。
  
      郑东把手里的一份报告放在卓斯年面前的桌上,“先生,这是古城几个高校向我们发来的邀约书,想请我们参加本月底的招聘会。”
  
      卓斯年正在批阅文件,淡淡地抬眸看了一眼,“先放这吧。”
  
      郑东犹豫了一下,笑着说,“先生,也有S大发来的。”
  
      S大?
  
      男人正在签字的手一顿,却也只是一瞬间,下一秒就恢复了平静,面上始终无波无澜。
  
      郑东着急了,“先生,少奶奶大四了,马上要参加招聘会找工作了。您,真的打算不管了吗?”
  
      卓斯年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拿起郑东放下来的文件,大手一扬甩了出去,“这点小事还需要来请示我?人力资源部是摆设吗?”
  
      那不悦的眼神只浅浅地扫了一眼郑东,郑东立刻小跑着过去,将洒在地板上的报告捡了起来。
  
      完蛋了这是,越来越不能在他面前提少奶奶了。
  
      看着某人黑得快要滴出水来的脸,郑东不敢再啰嗦,拿着报告走了出去。
  
      门关上的一瞬间,卓斯年双手扶在椅子扶手上,猛地一抬脚蹬在桌上,椅子“呼啦啦”向后面滚动了一截,直接撞在了墙上。
  
      剑眉紧蹙,深深地闭上了眼睛。
  
      没有女人的日子,少了太多的麻烦,何必再自添烦恼又让他人厌恶!
  
      郑东把报告交给人力资源部部长汪立诚,“艾力斯吩咐了,这点小事,人力资源部处理就行。那就根据岗位需要,去到各院校看看吧。”
  
      汪部长连忙应道,“明白,那就等我们拿出方案再给总裁过目吧!”
  
      “不需要了!全程你们做主!”郑东看了眼周围,压低声音道,“不过有个人,你得想办法把她给招进来,既不能让总裁知道。也不能让这个人知道。”
  
      汪立诚皱了皱眉,为难地说,“郑助理,招一个人没问题。但是,不让对方知道,那对方如果不选我们公司呢?”
  
      郑东了然地笑了笑,“这事是汪部长擅长的,我只要结果。”
  
      汪立诚点头,“那行!郑助理的意思就是总裁的意思。那是哪个学校的学生,你回头把资料发我一份吧!这件事,我一定帮郑助理办妥。”
  
      “这事可不是为我办的,办好了,自然会有人嘉奖你。呆会进邮箱收资料,另外,这件事务必保密。”
  
      “明白!放心吧!”
  
      ......
  
      中午时分,黑马和黄连到了位于骊山东绣岭的福岩寺脚下。
  
      下了车子,仰望着壮美的秀丽骊山,呼吸着山里的新鲜空气,黄连顿觉心情舒畅不好,一直积压在胸口的闷气似乎也在慢慢散去。
  
      在山下买了一些香火,黑马和黄连徒步上了山。
  
      “累不累?”看着走上山路一口气不待停歇的黄连,黑马问她。
  
      “不累!我现在急于见到菩萨,向菩萨忏悔我的罪行!”黄连步履轻快。
  
      黑马耸了耸肩,“你说来诅咒的可信度更高。”
  
      寺前古柏苍翠挺拔,竦然迎风,清幽宜人。因这里并非旅游热点,游人并不多。
  
      站在福岩寺门口,黄连不由地感叹道,“胜境宜长望,迟春好散愁。虽然看着香火不太旺盛,但环境果然幽静!”
  
      “别诗兴大发了,快进去吧!菩萨们看到我们手里的香火,都着急了!”黑马晃了晃手里的一袋子香火,转身先进了寺庙。
  
      寺庙内有山有水,静僻林幽,一路上遍植兰草,香馥满谷。加上寺里的钟声,山谷的泉水声,一切的一切都让黄连心情大好,一路走一路欣赏美景,早就忘记了心中的郁结。
  
      跟着稀少的游人,黑马和黄连很快来到了寺庙中心的香炉处,香炉正对着的佛堂里,供着用白玉雕刻的菩萨。
  
      有人在上供烧香。祈祷叩拜,也有僧人在叽叽咕咕念佛经。
  
      黑马把香火拿出来,递给黄连,“你来吧,我这人不信这些,就在外面等你。”
  
      黄连连忙踮起脚尖捂住了黑马的嘴,“在菩萨面前说这些话,你是不想混了啊!”
  
      黑马拨开她的手,“好好好!收回!你快去吧!”
  
      黄连拿过香火。来到香炉前,认真地点燃香火,一根一根格外虔诚地供在了香炉里。
  
      双手合十鞠躬之后,进了佛堂,在菩萨玉像下面的蒲团上跪了下来。
  
      仰头看着菩萨那慈眉善目的五官,黄连突然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
  
      奇怪,不是说好了来烧香拜佛驱散晦气,顺便诅咒诅咒小人的吗?怎么刚到菩萨面前就完全没有怒气了?
  
      黄连再次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
  
      一时间,那个熟悉的面孔蹭得就跳入了脑海里,她不由地拧了眉,喃喃自语了起来。
  
      菩萨大人,所有的事情,都是黄连有错在先。菩萨该惩罚的惩罚,惩罚完了,一定要教诲引导我。让我以后远离那些让人难过的事,无奈的事,远离那些生命里不该出现的人,不该有纠复的人。
  
      祈祷完,黄连正准备扣头,跪在旁边的一个女孩,祈祷的声音直接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菩萨大大,我很爱他很爱他,可是我们的身份,注定了我们无法在一起。我也想过要离开他,可是我做不到。菩萨大大,我好痛苦。请菩萨大大早日超度我。”
  
      接着,那女孩将额头贴在地上叩拜,久久不起。
  
      黄连有点微愕,这种爱而不得的事,菩萨能管得着吗?
  
      同情地看了一眼那个虔诚的女孩,黄连三叩首之后,起身走出了佛堂。
  
      黑马见她出来,兴冲冲地甩给她一只红色的祈福袋,“那边有颗千年银杏,据说求姻缘很灵验,走吧!”
  
      黄连看了看手里的祈福袋,塞回给了黑马,“我都有夫之妇了,还求姻缘,这不是挑战菩萨的权威吗?”
  
      “hi!你这人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黑马白了她一眼,强行拉着她的手就往前走去,“走吧,不求姻缘可以求平安求健康求幸福啊!笨蛋!”
  
      求平安?求健康?求幸福?
  
      黄连觉得这个可以有。就立刻跟上了黑马的步伐。
  
      枝繁叶茂的千年古银杏树上,被红色的祈福袋压得低低的,红色的丝带在秋风里飘舞,伴随着周围馥郁的桂花香,来这里的,都是一些年轻人。
  
      黑马很快写好了自己的愿望,塞进祈福袋里,扬手轻轻一扔,妥妥地将自己想要的姻缘挂上了姻缘树上。
  
      黄连趴在石凳上,拿着笔,却久久没有下笔。
  
      思忖了很久,她才眼前一亮,低头认真地写了好长一串,最后郑重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放进了祈福袋里。
  
      “写的什么,给我看看!”黑马一把夺过去,就要偷看。
  
      “偷看了就不灵验了!”黄连连忙跳着夺了回来,检查了一下里面的字条不会掉出来了。才递给了黑马,“有本事的话,帮我挂到最高处吧!”
  
      “这还真难不倒姐们我!”黑马接过黄连的祈福袋,后退几步,离树远了点,卯足劲扔出了手里的祈福袋。
  
      “哇——真的好高!”黄连给黑马伸了一个大拇指,仰头看着那被挂得高高的愿望,脸上粲然一笑。
  
      希望哪个路过的神仙可以看到她的小愿望,帮她实现。
  
      ......
  
      从寺庙里下山来。已经到了傍晚,黑马开着车和黄连直接来到骊山酒店住了下来。
  
      在酒店里吃过晚饭,累了一天的两个人就一起回了房间。
  
      黄连的房间和黑马的挨着,她刚打开房门,黑马就将脑袋探了进来,笑得没心没肺的,“你这房间挺大的,晚上我们住一起吧,我一个睡害怕!”
  
      黄连拿着手里的房卡就敲了下黑马的脑袋,“害怕你个头!这酒店我们住过多少回了,你瞧刚才那几个女服务员见到你跟见到亲人一样,那个热情的样!”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呆会就去陪那些妹纸们睡了!”
  
      “您随意!”黄连进了房间,“啪”得关上了门。
  
      黑马的声音还在外面响起,“早点休息,明天7点吃了早饭就得回学校了,我的求职简历还没做好呢!”
  
      “知道啦!啰嗦!”
  
      是普通的标间,黄连将门反锁好。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来,直直地躺到了床上。
  
      上山下山虽然很累,但进了一趟寺庙出来,感觉突然就想开了。
  
      没有什么烦恼会一直存在,没有什么问题会永远解决不了,少去想那些烦心事就行。
  
      洗了个澡出来,黄连将电视打开,躺在床上,边看电视边躺着。很快就睡着了。
  
      ......
  
      恍惚间。
  
      她似乎又回到了酒店门口,匆匆拎着行李箱从出租车上下来。
  
      “谢谢师傅。”黄连对的哥道了谢,出租车很快消失在了夜色里。
  
      她来到前台,把身份证递给了服务员,“普通标间或单间都可以,谢谢。”
  
      “对不起,小姐,国庆期间人流量大,标间和单间都定完了。”
  
      “啊?那还有什么房间?”
  
      “就剩最后两套豪华套间了。”
  
      “豪华套间......”黄连悄悄看了一眼豪华套间的价位,不由地咂了咂舌,“豪华套间有点贵了,我是个学生,能不能打折啊?”
  
      服务员看了看黄连的样子,拿出计算器啪啪啪按了几下,“最多可以给你打78折。”
  
      黄连心中琢磨了一下,咬咬牙点了点头,“那就给我开了吧,谢谢。”
  
      都怪自己贪玩,去了华清池乐不思蜀了,天黑了才想起来酒店房间还没定。贵就贵点吧,总比没地方住好,这家酒店是附近唯一一家正规的酒店,其他的都是无照经营的小旅馆,她这次一个人出来,才不敢去住。
  
      拿着房卡拉着行李箱从电梯里出来,一路走一路找门牌,终于在走廊尽头倒数第二个房间前停了下来。
  
      “嘀嘀——”
  
      门被打开,黄连正要拉着箱子进去,突然旁边的房间门“咔嚓”一声被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里面跌跌撞撞地走出来,用力关上了门。
  
      黄连手里的卡还没插进卡槽,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推了自己一把,让她直接趴在了地毯上。
  
      身后的房间门被人关上,房间里因为没有取电,黑乎乎的。
  
      “啊——”黄连吓得惊叫一声,正要爬起来。却见一个沉重的身子直接压了过来,再次将她压在了地上。
  
      下一秒,那染了淡淡酒味的气息迎面扑来,紧接着,两片柔软却又滚烫的唇咬住了自己的嘴巴。
  
      “啊——”黄连瞬间被吓得魂飞魄散。
  
      怎么突然进来个男人?好像还喝醉了,他好高大,好重,房间里黑乎乎的,她什么也看不见。身上的男人也不让她看,那两只滚烫的双手捧着她的脸疯狂地掠夺。
  
      “帮我......”男人发出低低的请求声。
  
      黄连挣扎不开,眼泪都流了下来。
  
      “放开我,放开我......”明明应该她呼救请人帮忙好不好,凭什么他在说什么帮他。
  
      两个人在地上滚了良久,黄连一直在挣扎,一直想喊救命,可男人力道大得惊人,嘴巴一直咬着她的唇不放,双手却是很容易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啊——救命啊!”
  
      呼救声刚喊出来,她就被男人扔到了床上,紧接着那具强大的身子再次压了下来。
  
      接着窗外扫进来的淡淡月光,她的泪眼只能看到男人那咬着牙紧绷着的脸部轮廓,那双在夜里闪着寒光的眼睛,让她不敢再呼救。
  
      这是个人吗?为什么眼睛如狼一般犀利。
  
      很快,身上的男人就让她确定了一件事:他不是狼,也不是人,而是有着狼性般的男人。
  
      身子一点点被撕裂,疼得她连喊的力气都快没了。
  
      “啊,好疼,求你,放开我......”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黄连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睁开眼,房间里所有的灯都开着,电视里睡前看的综艺节目已经开始重播......
  
      黄连重重地喘气,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好像又做了那个熟悉的梦了。
  
      不过,这次的梦境,似乎更真实......
  
      看了看周围的摆设,黄连发现,这里的摆设好像跟梦里的一模一样。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隐婚老公深夜来》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隐婚老公深夜来079.故地重游梦牵魂》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隐婚老公深夜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隐婚老公深夜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