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一曲舞罢心已乱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薇子 书名:隐婚老公深夜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圣洁之罪  生死布局  生死博弈  魄动三魂  神隐的雷季  深水长眠  绅堂副教授之帝都异闻录2  绅堂副教授之帝都异闻录1  写字间的死亡  海天佛国谋杀案  晚餐谋杀案  死亡因子  
    男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
  
      正在拼命挣扎的黄连一怔,停止挣扎抬眸看向他,哭红的眼睛里满是嘲讽,“我没听错吧,艾利斯先生?你这是在问候我?”
  
      即使包间内灯光昏暗,光线不足,但因两人贴得紧,相互之间都看清楚了彼此眼里的神色。
  
      她的愤怒,委屈,嘲讽。
  
      他的隐忍,动容,满足。
  
      对,是满足的。
  
      他以为自己可以很快适应离开她的日子,把所有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工作中,不相见不相对,便可不贪恋不相思。
  
      可是,再如此猝不及防地见到她的时候,心里却是掩饰不住的惊喜,看着她,心里就会有一个声音在反复响起“这个女人。是他卓斯年的”。
  
      越是刻意不见,再见时,越是贪婪地不想放手。
  
      他不想管了,不想管他自己对她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情,单纯地只想霸占她,让她一直呆在自己身边......
  
      这几日,一想到这个丫头有可能是在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跟别的男人一起面对面吃饭,对别的男人笑得没心没肺,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斗嘴.....想起那些画面,他只有一种感觉:他们在抢他的东西,他珍贵的东西。
  
      珍贵到,容不得别人靠近。
  
      “不止问候。”卓斯年覆在她腰间的手再次收紧,低头便要去吻她。
  
      黄连眼疾手快,直接扭过头去,他的唇从她的下巴上轻轻滑过。
  
      “你能不能再无耻点!你再这样下去,我就去告诉卓斯年!”
  
      无法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索性抬手挡住了自己的脸,厉声警告。
  
      听到这句话,卓斯年不由地蹙了眉,幽深的眸子里蕴起淡淡的兴味。松开手放开了她,“卓斯年?告诉你老公?”
  
      黄连连忙后退几步,和他保持安全距离,“怎么?怕了吧?怕我告诉我老公你这个背叛兄弟,欺负兄弟妻子的混蛋!”
  
      背叛兄弟?欺负兄弟妻子?
  
      卓斯年皱了眉,“谁告诉你什么了?”
  
      “怎么?还想隐瞒我玩弄我?还没玩够?还是我长了一张很容易被骗的脸?”黄连冷哼一声,“身为正阳集团古城分公司的高层之一。总裁卓斯年的好朋友,艾利斯先生,你当真没为你的行为感到羞耻过吗?”
  
      卓斯年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暗芒,嘴角不禁勾起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来。
  
      这是谁告诉她的?她的那个好闺蜜黑马,还是......自己身边的人?
  
      “这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理?”卓斯年瞅了一眼晕倒在旁边的陈东旭,暂时换了个话题。
  
      黄连拧着眉看过去,刚刚因为愤怒而快要忘记的后怕又慢慢浮上心头,低下头来,“他,不会死吧?”
  
      “卓少奶奶如果想让他死,他就活不到明天。”卓斯年说得慢条斯理。
  
      “他死了你偿命还是我偿命啊?”听他这语气,黄连就知道,这个陈总应该没事,只是晕倒了吧。
  
      “神不知,鬼不觉。”
  
      “那好,那就交给艾利斯先生处理了,再见!”她实在不愿继续跟他纠缠,转身就要离开。
  
      “你现在走出这道门,不出五分钟,警察就会找到你。”卓斯年悠闲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嘴角的笑是难得的邪魅,“不信的话,你完全可以试试。一旦被抓,卓斯年都救不了你。”
  
      黄连脚下一滞,闭上眼睛,狠狠地咬了咬牙。
  
      那天才拜了菩萨,怎么就一点作用都没有?为什么还能遇到这个可恶的男人?为什么每次一遇到他,总是会发生一点意料不到的事?
  
      为什么跟他之间发生的所有事。都是她在下风,他在上风?
  
      “反正他没死,不会有事的!”
  
      “有事没事,你走出这里,一切都由不得你以为的了。”
  
      听着身后那嚣张的声音,黄连恨不得拎起酒瓶再将他也砸倒,一了百了!
  
      转身过来。低声问,“你想做什么?说吧。”
  
      卓斯年见她终于妥协,拿出拨出了一个号码,沉声吩咐,“带两个保镖过来。”
  
      黄连狐疑地看向他,却懒得问。
  
      十几秒钟的时间而已,包间的门被打开,一个穿正装的男人进来,身后果然跟了两个体型又高又壮的保镖。
  
      正装男人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陈总,请示卓斯年,“先生,是处理这个人吗?”
  
      卓斯年没有回答他,而是弯眸看向黄连,“卓太太,这个陈总,你是打算怎么处理?一切都按照你的指示来办。”
  
      黄连疑惑地看向他,“真的?”
  
      “当然!”
  
      “不需要我付出什么代价吧?”跟艾利斯这种狡猾的男人谈事情,她现在条件反射地提高了警觉。
  
      “当然!”
  
      “好,这里可是有人作证的!”黄连想了下,对正装男说,“送陈总去医院,一切医药费由艾利斯先生支付。”
  
      “好的,少奶奶。”正装男恭敬地点点头。
  
      “等等——”黄连喊住了他,“你叫我少奶奶,你......不会也是正阳的人吧?”
  
      “是的,少奶奶!”正装男更加恭敬地答道,“我叫梁川。”
  
      “梁川!”卓斯年直接唤了一声梁川。
  
      “在。”
  
      “这位躺在地上的陈总,刚才试图当着我的面对少奶奶不敬。按照卓斯年的处事方法,应该怎么处理陈总。”
  
      卓斯年故意将“卓斯年”三个字咬得重了点。
  
      梁川先是一脸的不解,不过看了一眼总裁那意味深长的眸子,立刻明白了过来。
  
      “艾利斯先生,这种事如果是总裁来处理的话,陈总用哪对少奶奶不敬了,就废了他哪。”梁川说得很轻描淡写。
  
      “那还好,只需要废掉一张嘴和一只右手即可。”卓斯年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去办吧。”
  
      “是!先生!”
  
      梁川向两个保镖做了一个手势,三个人很快就把还处在昏迷状态的陈东旭拖了出去。
  
      直到包间里恢复了安静,黄连才慢慢从震惊里清醒过来,“卓斯年真的会那么干?”
  
      卓斯年抬腕看了看时间,“不出意外的话,12个小时之后的上午8点。你可以在头条上看到陈东旭的下场了。”
  
      男人说得格外云淡风轻,黄连这个时候才有点后怕,“你疯了吧?用得着这么残忍吗?”
  
      卓斯年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向她,“卓斯年的女人,别的男人多看一眼都不行,何况是动手动脚。”
  
      尽管声音很轻,但语气坚决,不容置疑。
  
      黄连慢慢后退,“艾斯利,你好可怕!你比卓斯年还可怕!他最多就是专制一点,给别人一点颜色瞧瞧而已,你这是直接要人命!”
  
      正阳集团的人,处理事情都这样吗?
  
      之前有人欺负她。艾斯利帮她的时候,也不至于要剁别人手脚啊!
  
      想起那有可能会出现的血腥画面,黄连突然感到有点头晕,双手哆嗦着去口袋摸,“我要打给郑东,让他尽快告诉卓斯年......”
  
      卓斯年上前一把从她手里夺过,扔到了地毯上,“不需要找任何人,你有什么要求,直接对我说就行!但是,在这件事上,没有商量!所有觊觎我的女人的人,都该死!”
  
      黄连惊恐地看着眼前一脸黑沉的男人,慌忙摇头。“我不是你的女人,你别胡来!老板娘说了,这个陈总是古城数一数二的有钱人,你这不是在帮我出气,你这是冲动!你能不能不给我老公卓斯年添麻烦!”
  
      卓斯年剑眉轻佻,“你这是怕给卓斯年添麻烦?”
  
      “是的!我们俩一路走来错了很多,我已经觉得对不起他很多了!如果放在古代。我们俩这种性质的人,是要被千刀万剐凌迟处死的!”黄连有点着急了,“你快,快吩咐你的人,给那个陈总一点教训就行了,别给他整成残疾了!”
  
      语气里,已经多了一分请求。
  
      “好!”
  
      看在你这么为你老公着想的份上,就按卓少奶奶的意见来。
  
      卓斯年把梁川的号又拨了过去,“送陈东旭去医院就行,这次他的手可以留下。不过作为交换条件,三天之后,我要看到陈东旭的古月集团成为正阳名下的公司。”
  
      “你不要他的手了,要他的公司?”黄连更加错愕。
  
      “小公司而已。”卓斯年淡淡地说着,径自给空酒杯里倒了酒给了她。“你今晚的任务应该是这两瓶酒吧?陪我喝口,两瓶酒我都认了。”
  
      黄连看着满地的玻璃渣和酒渍,垂眸摇了摇头,“我不会喝酒,我走了。酒是你点的,是我砸的,你要认了。是你作为男人的风度,你要是不认,就记在我头上,反正我还欠你好几万!”
  
      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开。
  
      刚才有人在的时候,她还可以暂时忘掉她和他之间的纠葛,此刻没有了别人。所有那些不开心的伤心的往事都涌了上来。
  
      她告诉过自己,不要去想那些负能量的事,所以,只能不见。
  
      人生最好不相识,如此便可不相欠。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卓斯年上前一手攥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揽进怀里。霸道地紧紧抱住,“就这么不想看到我?”
  
      “不想!我不想跟一个混蛋成为朋友!更不想和一个混蛋一起背叛自己的老公!”黄连用力去推,可是在他怀里闻到那熟悉的清冽味道时,却是情不自禁地心跳加速。
  
      卓斯年牢牢按住她的肩膀,微微低下头来,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那如果你老公不会怪我们,反而会成全我们呢?”
  
      黄连错愕地看着他,“你疯了吧!我不需要任何人成全!我跟你之间,本来就没什么,请不要乱用词语!”
  
      “没什么?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你还觉得没什么?”男人可笑地冷呵。
  
      “那是错误!”黄连喉咙有点哽,看向他的眸子里情不自禁地蓄满了泪水,“再说,你不是嫌弃我不是处女吗?你不是嫌弃我脏吗?”
  
      卓斯年骤然凛眸,“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一切都是你自己故意用那些话来激怒我!”
  
      “你是没说,可是我也不傻,我难道听不懂你话里的意思吗?”黄连屈膝蹲下,从他的手下逃开,“好了,我不想再提这些事了。你的钱,我会尽快还你。以后我们还是不要见面为好,就算不小心见到了,也赶快各自离开吧!”
  
      脚下还没动一步,手就被卓斯年再次捉住,“这个包间,我定了两个小时的,还差半个小时,陪我跳支舞,我就放你走。”
  
      “我不会跳!”黄连拒绝。
  
      “唱歌,跳舞,弹琴,这三项可是你从小学到中学简历上的爱好,怎么,不承认了?”卓斯年强制地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肩膀上,另一只手紧紧捉住她的小手,弯眸浅笑。
  
      看到他脸上的笑靥,黄连像是魔怔了似的,任由他的手放在了自己腰间,带着她轻轻跳了起来。
  
      他的笑,让她完全忘记了两个人之间的恩怨,仿佛她又看到了那个尽管总是欺负她,威胁她,但又恨关心她,照顾她,迁就她的哑巴大叔。
  
      昏暗的光线里,他那幽深的眸子更是深不见底,却能清楚地看到从那里面折射出来的点点星芒。
  
      黄连的脚下,是完全无意识地舞步,轻盈却优美。
  
      卓斯年的手忍不住收紧,让她更近地贴近了自己。
  
      腰上传来男人大手上的温度,黄连瞬间清醒了过来,手从他肩膀上拿下来,停下了脚步。
  
      “你......你什么时候看过我的简历?”黄连后退一步,警觉地问他。
  
      被他一直握着的手上还有他的温度,黄连低头懊恼地咬唇。
  
      自己是吃了"miyao"了吗?怎么会又被这个男人引得忘乎了所有?
  
      被他带着跳了舞而已,怎么就这样迷失心智了呢?△≧△≧
  
      他给你的那些羞辱你怎么可以忘?他说的那些伤害你的话,你怎么好意思忘?
  
      卓斯年的手还保持着搂着她的手势,讪讪地收回,“我办公室里,有你全部的资料,有没有兴趣,跟我现在回公司去看看?”
  
      “我没兴趣!你有能耐是你的事,跟我无关。再见!”
  
      “既然卓太太不愿意去公司,那我们就回家!”
  
      卓斯年再也忍无可忍,上前毫不犹豫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向外面走去。
  
      妞们,明天上午的更新也只能在9点后,大家晚点来看。
  
      是不是觉得很突然?卓太太要回家咯!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隐婚老公深夜来》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隐婚老公深夜来081.一曲舞罢心已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隐婚老公深夜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隐婚老公深夜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