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研究终于见曙光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薇子 书名:隐婚老公深夜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万界直播之大土豪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恶人大明星  破法之眼  神级幸运星  无界仙皇  掠天记  完美人生  高山杀人行1/2女人  飞鸟的玻璃鞋  恶魔岛幻想  俄罗斯幽灵军舰之谜  
    “丫头?”卓斯年知觉喉咙被堵住,颤抖着双手去探黄连的鼻息。
  
      不,不可以......她还这么年轻,他们才再一起这么短的时间,她这么乐观,怎么可以说没就没......
  
      手还没探到黄连的鼻尖,黄连突然眨了眨眼睛,脑袋偏过来,换了个姿势,重新睡去。
  
      卓斯年怔了很久,方才收回自己的手,赤红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片更浓的痛色。
  
      自己现在怎么了?
  
      黄连身上稍微有点不对劲,他就担惊受怕患得患失......
  
      不行。
  
      他必须做点事情了。
  
      怕等会推轮椅的时候黄连会从轮椅上面掉下来,卓斯年干脆将黄连直接抱在了怀中。
  
      回到病房,好在一路上都很安静,没有吵醒她。
  
      不过就算吵醒了,也能瞬间重新睡着吧?
  
      黄连现在的身体情况,精神不支,好似每天都熬夜到很晚,睁着眼睛都能睡着。
  
      卓斯年脸色深沉,把黄连抱回床上,放下来,盖好黄连身上的被子,卓斯年俯身盯着黄连的面庞半晌,忽然俯身吻了吻黄连的额头。
  
      卓斯年掩上病房的门,吩咐郑东:“照顾好少奶奶,我去去就回。”
  
      每天都要去医生办公室,医生那里记录了黄连的身体数据,从医生的口中能很好的掌握黄连的身体情况。
  
      医生瞧见是卓斯年,立马站了起身,恭恭敬敬地道:“卓先生!”
  
      “请坐,我来了解我太太的身体情况。”
  
      医生弯腰比了个请的手势,看着卓斯年坐下,才在卓斯年的对面位置上坐了下来,“卓太太的情况我都有在留心观察。”
  
      “具体情况如何,请直说。”卓斯年想要知道黄连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每日消瘦。
  
      “卓先生别介意,恕我直言,羊毛出在羊身上,夫人最大的问题在于自己,吃不下东西,人体仅靠着营养针是可以维持生命,但是长年累月下来,并不是一个好办法。”
  
      医生看了眼卓斯年的脸色,继续道:“营养针前期可以用,但是到了后期就不能满足人体的生命维持了,我们医院的病人很少一口气打了一星期营养针,这样对病人的身体不好。人进食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如果硬是不吃饭,别说病人,就算不是病人都会有问题。”
  
      卓斯年的脸色因为医生的话而越来越阴沉,黑得透彻,阴森得恐怖。
  
      看得医生头皮发麻,紧张局促地喝了口水,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扶了扶眼镜,道:“所以我还是建议,夫人如果能进食,为了身体着想,还是吃点东西比较好……只靠着营养液,不是长久之计!”
  
      卓斯年寒声道:“现在的问题即是她无法进食,身体排斥进食这个生理现象。”顿了一顿,将黄连的情况和盘托出,“她以前不是这个样子,一切都很正常,自从无痛人流手术后,身体就日渐颓败。”
  
      医生摸着下巴,怎么想都觉得而不可思议,“夫人的情况我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身体没有别的症状,就是吃不下东西,这样的情况太吓人了!”
  
      医生的话音落下,卓斯年耳朵轰隆一声巨响,仿佛被扔进深渊巨口,被无边的黑暗和绝望吞噬,瞬间心如死灰,卓斯年浑身一震,脸上一点血色也无。
  
      怎么办……
  
      他不能没有她,不能失去她,对于他而言,黄连就是他卓斯年的命脉,命都没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没有遇到黄连之前,卓斯年是孤家寡人,没有爱的能力,从来不知道温暖是何物,遇到黄连后,世界照进了阳光,心房洒满了太阳,阴冷冰凝的心脏在太阳底下一晒,融化了,变得鲜活温暖。
  
      卓斯年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也是有情绪,也是有爱的能力,也是能被爱的。
  
      就算失去了全世界,卓斯年也不想失去黄连。
  
      万佳怡手中有解药,但是他绝对不会和魔鬼做交易!
  
      一定会有希望的!一定!
  
      如果黄连此刻听到这个消息,会是什么反应,一定会乐观面对,永远充满生机和希望。
  
      所以他也不能绝望,永远对明天抱着希望。
  
      卓斯年捏紧了拳头,呼出一口气,眯起狭长的宛如子夜的眼睛,盯着窗外灿烂的阳光,“丫头,你一定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门外,谁都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悄悄离开,所有的对话都被门外之人听到了。
  
      李菲过来陪黄连说话,发现黄连睡着了,于是想上来找卓斯年询问一下黄连的情况,没想到误打误撞听到了卓斯年和医生的对话。
  
      李菲心中警铃大作,神经紧绷。
  
      必须从万佳怡那里搞到解药!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卓斯年知道万佳怡手中有副作用的解药,为什么不向想办法拿到?这不是卓斯年一贯的作风,应该是什么事情束缚住了卓斯年的手脚!
  
      是不是万佳怡以此要挟了卓斯年?所以卓斯年才没有去找万佳怡!
  
      卓斯年被威胁了,可是他们没有被万佳怡威胁啊!
  
      是不是她去找万佳怡,胜算会更大一点了?
  
      走回黄连的病情,李菲突然在病房的门口看到了一个欣长的身影。
  
      李菲眼睛一亮,欣喜地走上前,“卓一航!”
  
      “嘘——”站在病房门前的弯腰看着熟睡的黄连,卓一航头也不回嘘了一声,眼睛一瞬不眨的落在了病床上的黄连上。
  
      李菲放轻了脚步走过去。
  
      其实心底里还是有点害怕的,卓一航动手打过她,李菲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不过对卓一航恨不起来。
  
      当初的那个自己,就连现在的李菲自己都很想要穿越时光回去胖揍当初的那个自己几拳,让自己清醒一点,卓一航当初多打她几拳该有多好啊,让她清醒过来,就不会一错再错,最后黄连变成这个样子,她也难辞其咎!
  
      “卓一航,我有事要和你商量,借一步说话?”李菲站定在卓一航旁边,朝黄连的病房看了一眼,皱了皱细长的眉,压低了声音说道。
  
      “……”卓一航没理李菲,过了大约五分钟,卓一航直起身体,这才瞟了眼李菲,“什么事?我没空。”
  
      看了眼手机锁屏,等会他还要去找万佳怡算账,只是不知道万佳怡到底藏在了古城哪个角落。
  
      只要找到了万佳怡的住处,就能比万佳怡交出来解药,黄连就有救了。
  
      “卓一航,当初的事情是我不对,我现在已经认错了,黄连都原谅我了,你为什么不能原谅我,算了,我不求你原谅我,反正我对不起的又不是你。”李菲追着卓一航的脚步,咄咄逼人地道:“你今天不和我借个地方说话,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的!”
  
      “闪开。我要去找万佳怡,如果你能帮到我,我就借你时间。”
  
      李菲莞尔一笑,挑眉抱臂道:“看来我们想做的事情是一样的!”
  
      卓一航一愣,正眼看定李菲,“你说什么?”
  
      “这里人多眼杂,医院旁边有一家咖啡厅!”
  
      两人再咖啡厅的包厢入座,李菲对服务员道:“两杯热可可,谢谢。”
  
      暖饮上来了,李菲握着马克杯,眼角爬上一缕自信,开门见山地道:“想必你也知道了,万佳怡的手里面有能让黄连痊愈的解药。”
  
      “不错。”卓一航坦然承认,皱了下眉,指尖在咖啡杯壁上点了点,“你想说什么?”
  
      “我正想去找万佳怡让她拿出解药,只要得到了解药,黄连就会好起来,一切痛苦都结束了,也能吃得下东西,就不会这么瘦弱了……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万佳怡就是黑山老妖,我自己一个人根本斗不过她。”
  
      终于找到了一个盟友,卓一航看起来踏实可靠,黑马现在这么忙,黄连叮嘱过千万不能告诉黑马她现在的身体情况,否则黑马这个急性子,肯定拿一把菜刀去找万佳怡算账了。
  
      李菲想不出还能和谁一起对付万佳怡,没想到卓一航就出现在了视线当中,真是天助我也啊。
  
      李菲抿了口热可可。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卓一航对李菲还是有戒备,毕竟她以前帮谭乔森做过这么多坏事,不轻易相信李菲的话,视线充满警惕。
  
      “信不信由你,谭乔森和万佳怡这对奸夫**,迟早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现在我只想弥补我以前的过错。”十指交扣着放在胸前,祈祷的手势,李菲十分诚恳地看着卓一航。
  
      “你是不是想知道万佳怡在哪里,凭你自己绝对找不到,只有我知道,我可以带你去,但是你要和我一起去见万佳怡,让万佳怡交出医治小连的解药。”
  
      李菲诚恳的语气让卓一航微微动摇了,对李菲半信半疑,还是不能完全相信李菲。
  
      谁知道李菲是不是装腔作势,妆模作样,给谭乔森和万佳怡当棋子,引诱他去贼巢。
  
      毕竟以前李菲和谭乔森、万佳怡两人是一丘之貉,同流合污。
  
      李菲见卓一航还是不相信,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说到激动之处站了起来,眼眶发红:“我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在做对不起黄连的事情,你不相信就算了,我告诉你万佳怡的位置,希望你一个人能应付她。万佳怡在四季酒店666房。”
  
      拎起包包,李菲正准备离开,身后忽然传过来卓一航的声音。
  
      “等等!”卓一航站了起来,手插进口袋,眼神终于没有了那么警惕,眉宇舒展,“你现在谭乔森身边做内奸,和我一起去找万佳怡会暴露你的身份,不如你等我消息,我去找万佳怡,我会打开通话,让你能听到我们的对话。”
  
      李菲说要带上她一起去见万佳怡,又告诉了万佳怡的位置,如果李菲现在是内奸,不会说出这种话,想必是情急了才有这种反应。
  
      “这个主意好!”李菲欣喜一笑,松了口气。
  
      她太着急了都忘了自己现在还是内奸的身份,还好没有立刻去找万佳怡,万一被万佳怡知道她其实叛变了,那么连报复谭乔森的计划都要搁浅了。
  
      李菲上了卓一航的车子,车子停到了四季酒店的楼下,看了看酒店旁边的咖啡厅,解开了安全带,“我在里面等你,万佳怡软硬不吃,这个女人心肠恶毒,长袖善舞,你千万要注意提防她,不要掉以轻心。”
  
      “嗯,我会注意。”
  
      “你知道我就放心了,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卓斯年和黄连会很担心的。”李菲安心了,推门下车,快步走向咖啡厅。
  
      有门童上前为卓一航打开门,钥匙扔给门童让门童去停车,卓一航大步地走进了酒店,进了电梯,摁了六楼,找到万佳怡的房间,正好在走廊上遇到保洁阿姨推着推车路过,卓一航把旁边的清洁挂牌挂到了666号房间,“保洁,这个房间需要清理。”
  
      保洁阿姨也实诚,见到这么帅气的小伙子,一个字没问就拿出房卡打开了万佳怡的房间门。
  
      房间门稍稍移开,卓一航接通了李菲的电话,放在衬衣的口袋里面,说了声谢谢,给了保洁阿姨小费,“等会再过来。”
  
      卓一航推开门潜了进去,快速关山了门。
  
      万佳怡听到门那边传过来细微的动静,从卧室的床上坐了起来,赤着脚走出去,赫然看到了一个年轻俊朗,唇红齿白的男人站在客厅。
  
      “卓一航?”
  
      万佳怡一拧细眉,眼角爬上一丝错愕,接着是恼怒,“你过来干什么,私闯民宅是犯法的知道不知道?”
  
      卓一航“哧”得一声冷笑,眉梢一挑,抱臂寒声道:“你明明有解药却见死不救,是不是我也要报警让法官叛你见死不救罪呢?”
  
      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卓一航过来她能有什么事呢,无非就是想要从她这里拿到能救治黄连的解药。
  
      黄连都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了,卓斯年还是不肯过来问他要解药,她就看看卓斯年能硬气到什么时候,总有一天卓斯年会过来求她要解药。
  
      没想到没有等来卓斯年,却等来了一个卓一航。
  
      卓斯年过来找她要都有无数条件,卓一航以为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她万佳怡还从没有把卓一航放在眼里过。
  
      “好狗不挡道你懂不懂?那个解药全天下只有我这里有,属于我的私人财产,我凭什么给你?你卓一航不过就是卓家的孙子罢了!”
  
      想到卓斯文那个混账的一脚,万佳怡就觉得来气,卓家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三个卓家男人都对她指手画脚,一个个神色不善,她万佳怡是他们卓家人的出气筒还是怎么着?凭什么屡次受卓家人的气!
  
      “把解药拿出来!否则我会——”卓一航懒得理她,冷声开口。
  
      万佳怡冷笑了声,美艳地勾了勾唇,笑容妩媚,所谓蛇蝎美人不过如此,“否则……你要杀了我不成?”
  
      卓一航浑身一震,头皮发麻。
  
      这个万佳怡果然是有种。
  
      卓一航起初还不明白卓斯年为什么不过来找万佳怡要解药,现在倒是明白了。
  
      万佳怡不会这么轻易给别人解药,给卓斯年解药肯定也是有条件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肯定很过分。
  
      但是万佳怡到底给二叔开除了什么条件呢,如果是钱,对于钱财乃身外之物的二叔,应该不会心疼才对。除了钱,还想要什么?
  
      卓一航费解。
  
      “你识趣的话就乖乖自己从这扇门走出去。”万佳怡不紧不慢踱步到桌子旁边,倒了一杯酒,悠闲地抿了一口,嘴角噙着一缕冷艳,“威胁我也没用,谁不知道我万佳怡天不怕地不怕,就算是阎罗王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怕,还怕死不成?威胁对于我来说是最没用的方法,你走错地方了,小弟弟!”
  
      卓一航就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孩子,就凭这点点威胁,也不知道带一把枪过来还管用一点,就算带枪和刀过来也没用,没有她本人亲自到场,解药就拿不到手。
  
      她死了,解药就一辈子躺在银行的保险柜,永远不见天日!
  
      她万佳怡活不成,黄连也别想活!
  
      思及此,万佳怡冷冷一提唇角,仰头饮尽了杯中烈酒,酒渍留在唇瓣,红唇诱惑。
  
      卓一航嫌恶地睨着她,好似看到一只蟑螂,喉咙涌上一股恶心的感觉,掏出了口袋里的微型手枪,目光透出威胁,“你不怕我真的杀了你?”
  
      这个手枪其实只是一个模型,用来吓吓万佳怡,不过做得极其逼真,如果不是上手,几乎分辨不出和真枪的区别再哪里。
  
      本以为这样能吓吓万佳怡,谁知道万佳怡瞟见手枪,歪着脑袋笑了一声,慵懒地捋了捋头发,漫不经心地道:“有本事你开枪啊,杀了我,你永远都别想得到解药了!”
  
      根本不害怕卓一航手里面的手枪。
  
      “解药放在哪里?”卓一航瞳仁一缩,威胁万佳怡说出来。
  
      就算得不到解药,知道解药的下落也是好的。
  
      “你想知道?那就也不妨告诉你好让你死心,你拿枪顶着我脑袋也没有用,解药放在银行保险柜,不是我的本人亲自过去,银行也不会给你们开门进去保险柜,就算卓斯年用权利威胁银行进去看到了保险柜也没用,没有我,谁也打不开!”
  
      万佳怡有恃无恐,眼角眉梢满是得意洋洋,一副看你们怎么办的表情,“有本事你们就去拿啊,银行和我签了合同,如果银行搞丢了我的东西,可是要赔钱的!不是一点点,是让银行倾家荡产的!就凭这么一点,银行也不会允许你们进去拿到解药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万佳怡瞥了眼卓一航手里头的手枪,且不论这把枪的真假,威胁她也没用,“你杀了我好了,我去陪黄连,她在黄泉路上也不寂寞了!”
  
      话说的已经够清楚了,如果卓一航还不识趣,简直就和卓斯文又什么区别,相信卓一航没有这么愚蠢。
  
      果然,卓一航垂下了手,紧咬着唇,狠狠地盯着万佳怡。
  
      如果手里真的是一把真枪,他真的有种扳动扳机的冲动。
  
      没有想到万佳怡这么狠,居然做到了这种山穷水尽的地步,做得这么绝,真是恶毒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万佳怡费尽心思,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看上去万佳怡也不像是目光这么短浅的人,何况如果真的只是要钱财这么这么简单,二叔一定会毫不犹豫给万佳怡的,哪怕万佳怡狮子大开口。
  
      因为在二叔的眼中,黄连的命可比钱财值钱多了。
  
      怕就怕,万佳怡要的不是钱,而是更过分的东西。
  
      卓一航放下手枪,毫不掩饰心里的困惑,非常不解地问,“万佳怡,你究竟想要什么?你做了这么多,布局如此缜密,我相信不仅仅只是冲着钱来的吧?你说吧,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把解药给我,尽管说出来,我会努力满足你的要求……只要你把解药给我!”
  
      黄连的病情已经一刻也不得耽搁了,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事,必须从万佳怡的手里搞到解药。
  
      虽然伊倩那边还在研究,黄连的父亲也加入了其中,但是仅仅这些是远远不够的,万一他们赶不上时间,难道就眼睁睁看着黄连……
  
      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无论万佳怡要什么,他都会尽力成全满足万佳怡!
  
      只要万佳怡把解药拿出来,快点医治好黄连,卓一航真的不忍心再看着黄连日趋虚弱下去,否则迟早有一天会……
  
      万佳怡抿了下红唇。
  
      这个卓一航还算识相,看来没有蠢到卓斯文那样的地步,既然是冲着解药的来的,卓斯年现在还没有动静,万佳怡也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天天无聊得很,反正早晚卓斯年都是要过来求她的,不如让卓斯年早点觉悟。
  
      说不定卓一航能劝卓斯年快点觉悟过来和她交换解药。
  
      万佳怡眼眸一转,勾唇笑道:“你是个爽快人,明人不说暗话,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卓斯年!”
  
      卓一航蓦地吓了一跳,二叔?万佳怡要二叔?
  
      是了,万佳怡是二叔的初恋,前阵子回国污蔑二叔,后来自己打脸说误会了二叔,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如今还是死心不改?
  
      卓一航还真是小看了万佳怡这份“痴心。”
  
      万佳怡勾唇道:“我和你谈没有什么意思,你不是黄连的丈夫,我要卓斯年过来和我谈判,只要卓斯年,别的人我一律不见,你回去告诉卓斯年,如果要解药,就让他过来。你是个聪明人,我想你一定有办法劝动你二叔。”
  
      虽然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二叔的脾气,卓一航还不敢和二叔忤逆。
  
      不过万佳怡都这么说了他除了去找二叔过来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卓一航无奈地道:“万佳怡,我会尽量让二叔过来,但你也要遵守你的诺言……”
  
      说到一半,忽然觉得和万佳怡谈论遵守诺言有点可笑,万佳怡本来就是一个奸商,根本没有什么诺言可言,更被说要万佳怡遵守了,和万佳怡说这些根本就是在说废话。
  
      现在只能顺着狐狸的皮毛顺下去,看看后面结果会如何。
  
      说来说去,最关键的地方还是在卓斯年的身上。
  
      卓一航心情复杂地走出去,“不打扰了。”
  
      “卓少爷慢走。”
  
      万佳怡恢复了面无表情,眼神慵懒,还算这个卓一航识相,文质彬彬,看来卓家还是不都是蠢货,只要等到卓斯年过来求她,她就可以宣布大获全胜了。
  
      等了十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黄连从她身边抢走的卓斯年,终究还是会回到他的身边,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抢都抢不走。
  
      黄连啊黄连,被折磨的滋味不好受吧?我也不想这么对你,谁叫你惹到了我万佳怡呢?忘情丹一事,简直就是天助我也,老天爷也想给我万佳怡一个机会拿回来属于我的人,我的东西!
  
      黄连什么都没有做,甚至没有为卓斯年做过什么,凭什么得到卓斯年的爱,而她万佳怡费尽心思,热脸贴冷屁股,都无法讨好卓斯年,凭什么这么不公平!
  
      不过很快就好了,卓斯年终于有一天还是回到了我的身边!
  
      万佳怡捏着酒杯,青葱十指铁青,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套房内回响着她一个人的笑声,孤寂。
  
      卓一航离开套房,走出电梯,穿过酒店大堂,拿出衬衣口袋的手机,那边的李菲已经将两人的对话全都听到了。
  
      李菲非常之震惊,卓一航喂了一声后,李菲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才愣愣地嗯了一声,“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没想到万佳怡做的这么绝,之前我还以为万佳怡把解药藏到了国外,没想到就在国内,不过就是需要她本人亲自出面才能拿到。”
  
      “不错,看来万佳怡这次是要吃死我们了。”
  
      “那现在要怎么办?”
  
      “我现在去找二叔,你自己先回去,黄连的病情已经一分一秒都拖不得了。”卓一航说着已经走出了酒店,开了门坐进驾驶室。
  
      “你现在要去找卓斯年?万佳怡找卓斯年肯定有什么要求,不然卓斯年也不会等这么久!”
  
      “要求也没有办法了,和二叔商量一下,先从万佳怡的手里拿到解药,事情还有商量。”
  
      卓一航一踩油门,“不说了,我先去找二叔。挂了。”
  
      “嗯。”李菲放下手机,看着卓一航的车子消失在视野之中,叹了口气。
  
      幸好有卓一航在,否则这个事情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黄连这样下去,她真是不忍心看。
  
      李菲招手:“服务员,埋单。”结了账后,李菲打车,“师傅,去医科大附属医院。”
  
      下了车走到黄连的病房,刚好遇到了冲进病房的郑东,郑东的脚步急促,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走得非常快,好像有什么急事。
  
      郑东冲进了病房,看都没有看李菲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先生,实验室那边有消息了,岳父发现了一个问题!”
  
      李菲紧接着推门而入,“卓先生,我过来看小连。”
  
      “李菲你来的正好,我们正想拜托您照顾一下少奶奶。”
  
      卓斯年站了起身,放下手中的报纸,脸色凝重:“小连在里面休息,你等她醒了再进去,我和郑东去一趟实验室,你帮我照顾好小连,小连信任你,所以我也信任你,希望你不要辜负她对你的信任。”
  
      “是不是有解药的消息了?那真是太好了!”李菲喜出望外,眉飞色舞地笑了下,重重点头,“我会好好照顾黄连,你们放心去吧!”
  
      卓斯年迈开了脚步,离开病房,郑东亦步亦趋紧跟其后,“李小姐,麻烦你了。”
  
      李菲害羞一笑,“不客气。”
  
      目送他们走了后,李菲站在黄连的病房门口,看着黄连熟睡的样子,不禁抬起手摸了摸玻璃,好似要透过这一扇玻璃,摸到黄连的脸颊似的,怔怔呢喃,湿热了眼眶:“小妞,你放心,很快他们就拿到解药了,你就有救了,你放心吧……”
  
      十分钟后,赶到了实验室,黄志文亲自迎了出来,卓斯年加快了脚步,脸色一紧,站定在黄志文的眼前,压低声线,急迫地问:“怎么样了?”
  
      “我们坐下来说话。”黄志文脱掉身上的白大褂,神色疲惫,不过终于有所发现,所以紧皱的眉心稍稍舒展了开来。
  
      “好。”卓斯年和黄志文一起走进了办公室内,两人再沙发上落座,面对面。
  
      黄志文喝了口水缓缓,然后开门见山地道:“上次你给我发短信,我就按照你说的话去实验了一下,整个实验室加班加点研究这个情况,按理说配方没有问题,应该副作用也不会这么强烈才对。”
  
      “嗯,您请直说。”卓斯年长眉深锁,目光忧虑。
  
      “我亲自用以前忘情丹的配方重新配了同样的忘情丹,材料分量完完全全一致,丝毫没有分差,但是我的忘情丹给怀孕的小白似乎是吃了以后,怀孕的小白鼠居然安然无恙!没有任何的副作用!但是以前的药不仅仅有副作用,副作用还这么强烈,实在是让人费解!”
  
      黄志文说到这里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世界大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也有。
  
      如果这个实验不是自己亲手操作,完全不敢相信明明是一样的配方,怎么会出现这样子截然不同的结果,实在是让人想不明白!
  
      就算是一向不动声色的卓斯年也是满脸震惊,讶异地蹙眉问道:“岳父,那么问题出在了哪里?既然不是配方的问题,为什会出现两种不一样的情况。”
  
      其实说完,卓斯年的心里面已经有了一点猜测。
  
      果然黄志文说出来的话和卓斯年心里面所想的一模一样:“斯年,你别看表面上是完全一样的配方,但是原材料都是我自己从青城带过来的,因为我有习惯,就算是别的城市也一定要带上自己的医药箱子,里面正好带了那些配方的药材,我就按照你的想法,实现了这个配方重置,最后的出来的忘情丹就是那个结果,这个事情只有你我知道,连伊倩我也没有告诉。”
  
      卓斯年脸色一沉:“那么说来就是原材料的问题了?”
  
      疑问的句式,肯定的语气。
  
      “不错,正是原材料的问题。”黄志文肯定了卓斯年的想法。
  
      卓斯年微微动摇,之所以会是疑问的句式,是因为和鸣的原材料根本不可能会有问题,因为和鸣的人都是他相信的人,“岳父,您确定吗,和鸣的原材料不存在有问题的可能性,因为我们的原材料都是从基地里面人工亲手栽培起来的,比外面的药材要珍贵而且健康。”
  
      所以和鸣的药物才能卖的这么好,不仅仅是配方比一般的药物企业要厉害。
  
      而且是从药材的种植,到制作都有着外面企业不一样的工序。
  
      黄志文也被卓斯年的问题难倒了,的确这么一说好像不存在这种可能,但是仔细一想,黄志文道:“斯年,你看有没有可能是有人在暗中控制原材料。”
  
      黄志文的话有弦外之音,卓斯年不是傻子怎么听不出来。
  
      “内奸?我的人我很信任,怎么会存在内奸。”不过现在的情况不是他相不相信就够了的,现在的一切情况都在指着和鸣的确可能存在内奸。
  
      如果和鸣真的有内奸,那么是不是万佳怡的人派进来的,或者是谭乔森?
  
      应该不可能才对,伊倩火眼金睛,内奸藏不住马脚,一定会原形毕露,藏了这么久,怕就不怕不是内奸,而是有人……
  
      “郑东,立刻去叫伊倩过来,让她停下手头上面的实验,过来一趟。”
  
      “好的,先生。”郑东立刻赶去实验室,告诉了伊倩大致情况,两人很快就过来了办公室。
  
      伊倩扶了扶眼睛,毕恭毕敬鞠了一躬,“先生。”
  
      卓斯年正要开口,忽然门被人敲了敲从外面推开,郑东去拉开门,看到外面的人,愣了一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隐婚老公深夜来》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隐婚老公深夜来183.研究终于见曙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隐婚老公深夜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隐婚老公深夜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