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给她点颜色瞧瞧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鸣畅 书名:腹黑老公深深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毛泽东文集第三卷  上海堡垒  寻找神秘的萨满世界  最后的民间  杂的文  老子的帮助  医生杜明  吸血鬼猎人D  谋生之道  心灵自由之路  薛刚反唐  荡寇志  
    初夏看着他吻来的唇。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其实她有机会推开他,但是她竟然在那一刻犹豫了,然后,薄擎的唇就覆了上来,她纠结的又一次想要推他,但抬起的手最后还是落了下去。她就那样没有任何反抗的被他吻着,而他也真的好像在吃一道美味,一口一口的细细品尝,一点一点的逐步吞噬。
  
      没有反抗的吻固然是好,但他贪心的还想要她的回应。
  
      那样的吻才是最极品的美味。
  
      可是,她似乎就在全力镇守着那一道防线。
  
      吻够了本,他慢慢放开她。
  
      “谢谢款待。”他故意说的好像真的在用餐一样。
  
      初夏深深的低着头。
  
      后悔的感觉犹如海啸涌上头顶。
  
      她在干什么?竟然跟比自己辈分高的三叔孤男寡女的在秘密公寓里接吻。她还没有反抗,她还接受了,她这不就是出轨的行为吗?而且不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都已经越过了那道名为‘道德’的分界线。
  
      立刻进入自我厌恶的状态躺回床上。
  
      “我、我睡了。”
  
      “睡吧。”薄擎的语气显尽温柔。
  
      “你别熬的太晚。”
  
      “好。”
  
      “别忘了吃饭。”
  
      “好。”
  
      初夏忽然又有种想抽自己的冲动。
  
      刚刚的那两句对话,怎么越听越像两口子的日常对话?
  
      不行了,还是赶紧睡吧,赶紧睡。
  
      薄擎坐在床边并没有急着回去继续工作,他看着初夏的睡脸,看着她双颊的潮红,看着她娇嫩的双唇,俯身最后啄了下:“晚安。”
  
      ……
  
      一夜绯梦。
  
      初夏并不是自然睡醒的,而是被惊醒的。
  
      醒来后的第一眼又看到薄擎,她瞬间成了雕塑,然后立刻又用被子蒙住头。
  
      薄擎的双目虽然在看着今日的早报,但眼角的余光却已经看到她刚刚的举动。
  
      “怎么了?”他问。
  
      “没事。”她才不会告诉他,在梦里跟他啪啪啪的事。
  
      “该不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梦吧?”他一针见血。
  
      初夏真想找个洞钻。可是……不对呀。
  
      她先开被子,重新看他。
  
      “你一夜没睡?”
  
      “你转移话题的方式太明显了。”
  
      “我没转移话题,我是真的在问你这件事。”
  
      薄擎反转报纸,看着一大版面的杨家照片:“我睡过了。”
  
      “什么时候睡的?”
  
      “大概凌晨三点的时候。”
  
      初夏看向钟,现在已经七点。
  
      “你只睡了四个小时?”
  
      “错,我睡了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初夏吃惊:“你就算是个工作狂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这么熬你的身体一定撑不住。”
  
      薄擎合上报纸,似乎很享受被她关心的感觉。
  
      “你不用担心,我是按照达芬奇睡眠法来调配自己的睡眠时间,不会有事。”
  
      达芬奇睡眠法她听说过。
  
      大概就是工作四个小时睡十五分钟,一天下来一共只睡9o分钟。
  
      这个人如果真的这么睡,那不是疯子,就是变态。
  
      “虽然的确有这种睡眠方式存在,但是很多实验已经证明,十五分钟根本达不到深度睡眠,而达不到深度睡眠就起不到完全休息的效果,你的脑神经和你的身体早晚会撑破极限,除非你是个像达芬奇一样的天才。”
  
      在她说着最后那两个字的时候,薄擎那么坦然的看着她。
  
      根本就不用他自己开口承认,他的眼神和与生俱来的气质,都在嚣张的说着:我就是天才,你才看出来?
  
      初夏已经不想管他了。
  
      “你想怎么睡就怎么睡吧,反正不关我的事。”
  
      薄擎将报纸放到茶几,将右腿叠放在坐腿上,倚着沙。
  
      “你说的对,我的年纪已经经不起这么熬了,而且我还没结婚生子,应该保存体力,还是健康的作息比较好,从明天开始我会按时睡觉,你这么关心我,应该是不会介意了。”
  
      “我介意什么?”
  
      初夏疑惑的说完立刻又醒悟。
  
      他昨晚已经说了,这间公寓只有一张床能睡。
  
      他竟然故意给她下套。
  
      “你……”
  
      “先生。”
  
      郭睿出现的恰到好处:“您早上有个紧急会议,再不出恐怕会迟到。”
  
      “去备车,我马上下去。”
  
      “是。”
  
      郭睿离开,薄擎起身。
  
      初夏还要开口,薄擎故意抢先一步:“我今晚会先回薄家一趟,大概要九点以后才回来,你困得话就先睡,不用等我。”
  
      “谁要等你?”臭美!
  
      薄擎走过来,好像她摸小昱一样摸着她的头:“我去上班了。”
  
      初夏看着他离开,手摸向他摸过的地方,然后又摸着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脏,最后看向茶几。
  
      昨晚的夜宵他竟然真的吃了。
  
      ……
  
      习惯性的将车开到薄氏的地下停车场,但在郭睿开车门的时候,杨逸泽突然冲了出来。
  
      “你竟然骗我!”他抓着郭睿的衣领。
  
      郭睿十分淡定。
  
      “杨先生,你在说什么?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我怎么可能骗你?”
  
      “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见面你怎么知道我姓杨?”
  
      “我有看早报的习惯,刚好今天在报纸的头条上看到了你,不小心就记住了你的名字。”
  
      “你……”杨逸泽狠的抓着他:“你别他妈跟我装!你骗我跟你合作,骗我跟你签约,骗我把我家所有的钱投资给你,你竟然敢这么害我,我警告你,今天不把我的钱吐出来,我就弄死你。”
  
      郭睿依旧淡然。
  
      “杨先生,请你不要无中生有,坏了我个人的名誉不打紧,坏了薄氏的名声,这事儿可就闹大了。”
  
      “薄氏?对。”
  
      杨逸泽猩红的双目看向薄擎。
  
      “一定是你,一定是你指使的。”他激动的松开郭睿冲向薄擎。
  
      薄擎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郭睿一个健步挡住杨逸泽。
  
      “杨先生,这里是薄氏,还请你三思而后行。”
  
      “滚开!”
  
      “唉,好吧,既然你想死,那我就不拦着了。”
  
      郭睿耸了下肩,一反常态的侧步让开。
  
      杨逸泽有些诧异。
  
      一般遇见这样的事不是都要阻止吗?身为助理当然也有保护老板的责任,可是,他们怎么坦然的好像在等着他出手闹事一样?
  
      薄擎站在那看他迟迟未动,不耐烦的迈出脚准备上电梯。
  
      杨逸泽见他要走,心一急,头一热,冲过去就是一拳。
  
      薄擎从容的看着他。
  
      对于他袭来的拳头,他轻松的伸手,将他的整个拳头都抓住,然后猛地用力。
  
      杨逸泽完全没想到他的力气竟然这么大,抓的他的指骨都咯咯咯的响,疼的他好像手指被折断了一般,他慌的马上出另一只手,但同样也被抓住,他接着开始出脚,但薄擎猛一抬腿,刚好踹在他的膝盖,他立刻就跪在了他的面前。
  
      仰头看他。
  
      薄擎如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俯视着他。
  
      “起来。”他冷声命令。
  
      杨逸泽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他根本起不来,因为他的那一脚踹的他膝盖骨好像碎了。
  
      薄擎依然冷漠,但手却等不及的抓住他的衣领,硬是将他拽起来。
  
      就算是站起来,杨逸泽的视线也没有跟他平行,他依旧还是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他。
  
      一阵恐惧涌上心头。
  
      这个男人,很可怕。
  
      一旁的郭睿抬腕看了下手表。
  
      “先生,开会的时间到了。”
  
      薄擎看着杨逸泽受惊的脸,看着他有些白的唇,想起他曾用这个东西亲吻初夏,突然眉见皱起一道愤怒,再次抬起脚,比刚刚用的力道还要大,狠狠的踹向男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
  
      郭睿看着都觉得疼,脸不自觉的揪了一下,双腿跟着稍稍收拢。
  
      杨逸泽已经连痛叫的声音都不出来了,双手捂着,整个人都躺在地上抽搐。
  
      刚才膝盖的那一脚都几乎碎了,而这一脚……
  
      薄擎最后看了一眼他痛苦的脸,转身走去电梯。
  
      郭睿一步走过来蹲下身。
  
      “杨先生,我都提醒你要三思而后行了,我家先生虽然不是武林高手,但他那身材可不是凭空冒出来的,你说说你惹谁不好,非得惹上他。唉……”他摇头叹息:“啊,对了,忘了告诉你,今天薄氏停车场里的监控系统出了点故障,刚刚的那一幕,恐怕就只有你知我知,先生知,所以……你就自认倒霉吧。再见。”
  
      郭睿跟上薄擎。
  
      杨逸泽看着他们走进电梯,看着电梯的门关上。他恨得咬牙切齿,却只能躺着不停抽搐。
  
      ……
  
      公寓。
  
      薄擎一走,林沛涵就来了。
  
      这当然不是巧合。
  
      “三叔真是太体贴了,知道你一个人在这里无聊,特意叫我来陪你。”
  
      初夏一个白眼:“你能不能不提他了?”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好心当成驴肝肺。”
  
      “林沛涵。”
  
      初夏重重的叫着她的全名。
  
      沛涵才不在乎,凑过来又问:“听说昨晚三叔住在这,你们……有没有那个?”
  
      初夏想起昨晚的吻,脸微微有些红。
  
      “什么那个?我是病人,你能不能不胡说八道。”
  
      沛涵盯着她的脸:“就算身上有伤不适合做剧烈的运动,但牵牵小手,亲亲小嘴之类的还是可以的,而且看你现在的表情似乎已经进展到这个阶段了,看来三叔的动作还是很快的嘛,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招架不住了。”
  
      “林沛涵,你再说些有的没的,就请你马上离开。”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他了,说说杨逸泽吧。”
  
      “杨逸泽?”
  
      “你不知道吗?今天早报的头条,杨家破产了。”
  
      初夏有些惊讶:“怎么这么突然?前几天我见到他时,他不像是要破产的样子啊?”
  
      “前几天?你怎么会跟他见面?难道你跟他……”
  
      “我跟他什么都没有。”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只是想说你跟他合作了?我是怕你也赔了钱才那么惊讶,不过你这么紧张,看来你们之间的确是有什么?”沛涵双眸放光:“赶紧给我说清楚。”
  
      初夏本不想提这件事,但看来是藏不住了。
  
      “他来跟我道歉。”
  
      “他跟你道什么歉?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同学聚会那次,小雪给我下了药,杨逸泽把我带去了酒店。”
  
      “什么?”
  
      沛涵激动的从床上站起:“那个王八蛋,他竟然敢做这种事?夏夏,你……你难道被他……”
  
      “三叔救了我。”
  
      沛涵松口气的又坐回床上。
  
      “还好有三叔,不然我非捏死他,断了他的根不可。”她想着想着还是觉得郁闷,又从床上气愤的站起:“不行!杨家现在破产了,杨逸泽算是受到了报应,可小雪那边我一定要找她谈谈,她抢了你的老公又把你害成这样,还做了那么阴毒的事,她到底还想干什么?”
  
      “事情都过去了,算了。”
  
      “你算了我不能算。聚会是我办的,人是我请的,出了这种事我绝对不能当做没生过,而且还是在我家老王的地盘上,她胆儿可真是太肥了,真以为我们没人了,不敢拿她怎么样?这次我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沛涵……”
  
      “你别劝我。你跪在薄家那时我都顺着你了,这次你也得顺着我。”
  
      初夏看着她那副真的生气的模样,视线慢慢移动,看向陪沛涵一起来却一直坐在沙上没有说话的老王。
  
      老王接收到她的眼神,终于开口。
  
      “这件事我支持沛涵,在我的地盘动我们的人,这跟砸我场子有什么区别?”
  
      “就是。”
  
      沛涵得到老王的支持,更加振奋。
  
      初夏真后悔求助他。
  
      说起来他们两个就是因为‘臭味相投’所以才在一起的。
  
      这下薄家可真要闹的鸡飞狗跳了。
  
      ……
  
      入夜。
  
      薄擎下班后先回了薄家。
  
      脚还没走进薄家的门,就听到大厅内传出其乐融融的声音,其中还包括傅雪的声音。
  
      他走进门后,直奔餐桌。
  
      “擎。”
  
      柯瑜看到他,开心的跑过来抱着他的手臂:“你回来的正好,我们在吃饭,你也一起吃吧。”
  
      薄擎抽出自己的手臂,双目冷冷的看着坐在薄言明身旁的傅雪。
  
      傅雪低着头,不敢与他对视。
  
      柯瑜笑着又抱他的手臂。
  
      “你已经吃过啦,那我陪你上楼吧,正好我也吃的差不多了。”
  
      薄擎再次抽出手臂。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
  
      傅雪没有看他都能感觉到他冷酷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实在是没办法,她只能顶着巨大的压力抬起头,嘴角微笑的叫道:“三叔。”
  
      薄擎微微动了动唇:“我说过的话,你当成耳旁风了?”
  
      “不是,我……我……”傅雪一脸委屈:“对不起……”
  
      “擎。”
  
      柯瑜赶紧圆场:“傅小姐昨天受到了惊吓,动了胎气,医生说她需要在舒适的环境下安心静养,所以才从小楼般到这里的。”
  
      “这是薄家的事,轮不到你插嘴。”
  
      柯瑜被打脸一般的丢了所有的面子,但她并没有生气,依然微笑着,安静的站在薄擎身旁。
  
      “三叔,是我接她过来的。”
  
      薄言明从餐桌上站起身,面对着他:“老爷子那边我会跟他说,就不牢你操心了。”
  
      薄擎的幽眸对着他傲慢的双目。
  
      傅雪偷偷的开心。
  
      现在初夏和小昱都不在,只要有言明给她做主,她就什么都不用怕,但是她万万都没想到,林沛涵在这时也来到薄家。
  
      “这是在干什么呢?吃饭不坐着吃,怎么都站着?”
  
      薄擎听到她的声音看向她,其他人也都看向她。但林沛涵的眼睛跟刚刚薄擎一样,独独盯着傅雪。
  
      “林小姐?你怎么来了?夏夏她不在家。”薄言明上前搭话。
  
      “我当然知道她不在,就是我把她从这里带走的,不过我今天不是来找夏夏,是来着小雪的。”
  
      “我?”傅雪疑惑。
  
      林沛涵顺着桌子走到她的面前。
  
      她看着她,对她勾起一个美美的笑容,傅雪也刚要勾起嘴角回应,沛涵却高高的举起手,狠狠的甩了她一耳光。
  
      这一下打的非常响亮。
  
      声音在诺大的厅堂回荡旋绕。
  
      桌旁的人都惊了,只有薄擎还是一脸淡漠。
  
      傅雪回神瞪她:“沛涵,你……”
  
      “你什么你?这一巴掌我早就该打了,不过我是今天才知道,你竟然在上次的同学会上给夏夏下药。”
  
      “你说什么,你不要诬陷我。”
  
      “不承认不是吧?”
  
      沛涵从包包里拿出一叠照片和一个光盘。
  
      她用力的摔在桌上,然后又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一段她正在下药的视频。
  
      “你以为你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但我男朋友的会所可不仅仅只有监控,你做的事全部都被录了下来,我还特地去你们医院调查了一下,药也是你从医院偷出来的,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不是我,这里面的人不是我。”
  
      “你连自己都不认识了?也对,这种出卖朋友,抢朋友老公,还给朋友下药的人,我也不认识。我和夏夏真是瞎了眼,竟然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还有你……”沛涵看向薄言明:“你的眼睛比我们还瞎,这种女人你都能看上,还敢带回家来炫耀,真是恶心死了,恶心的我都想吐了,你自己也不好好想想,就她这样的,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腹黑老公深深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老公深深爱第68章 给她点颜色瞧瞧》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腹黑老公深深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老公深深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