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给你出个主意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鸣畅 书名:腹黑老公深深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十八之夏  十八秒  失控  尸骨  圣洁之罪  生死布局  生死博弈  魄动三魂  解决之道  写字间的死亡  海天佛国谋杀案  晚餐谋杀案  
    “林沛涵!”
  
      傅雪激动的大吼:“你不要胡说八道,我肚子里的孩子当然是言明的。『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哦?是吗?有些事我真不愿意说,还记得三年前我陪你去医院吗?”
  
      “你住嘴。”
  
      傅雪突然冲过去。
  
      薄言明却挡住了她:“让她说。”
  
      傅雪惊恐的摇头:“言明,你不要听她胡说,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你没有什么?”他冷冷的问。
  
      傅雪双唇颤抖,说不出话来。
  
      薄言明看向沛涵:“你说。”
  
      林沛涵讽刺的勾着嘴角。
  
      “这件事连夏夏都不知道,毕竟也是她的第一次,她很慌张的来找我,说她怀孕了。其实怀孕也没什么,女人嘛,不管你有多小心都可能出现这种疏失,但那时我很好奇的问她,孩子是谁的?有没有跟那个男人商量过?没准有了孩子他们的感情可以再进一步,或者奉子成婚对她来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毕竟能跟她有关系的一定都是有钱人,而她也梦想着嫁个有钱人,可是她那时却跟我说,那一天她前前后后跟了三个人去酒店,她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餐桌上的人听到最后的这句话,都唏嘘不已,就连一直暗中帮她的柯瑜嫌恶的蹙了下眉。
  
      傅雪已经无地自容,深深的低着头。
  
      林沛涵继续:“我那时真的很诧异。我虽然知道她喜欢一脚踩好几条船,但没想到她竟然玩的这么大,就算想嫁个有钱人,有必要这么糟蹋自己吗?”
  
      “别说了!”傅雪此时眼中的泪水是真的,她瞪着她,怒瞪着她:“你答应过我,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
  
      “你承认了?”
  
      傅雪一惊,看向薄言明。
  
      薄言明的眉头紧锁,满目愤怒。
  
      林沛涵其实也觉得自己这么做不对,但:“我今天说这些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夏夏。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一起,她既像我的妹妹又像我的姐姐,更像是我的亲人和家人,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欺负她,就算让我做坏人我也要让伤害她的那个人知道,她的下场一定会悲惨至极。”
  
      沛涵放下话,拿起手机转身走人。
  
      大厅里的所有人都看向傅雪。
  
      原本这两天稍微对她改观了一点点,但现在他们的脸上除了厌就是恶,最后连看都不愿看的起身离开。
  
      薄擎见事情变成这样,也不再多逗留,转身上了二楼。
  
      柯瑜赶紧跟着。
  
      薄言明此时的脸已经丢尽了。
  
      千挑万选,选中她来报复初夏,却没想到她不堪到了如此境地。
  
      转头一步迈出。
  
      “言明!”
  
      傅雪赶紧抓住他,哽咽着:“你别信她的话,我没有,她说的那些我都没有做过,你要相信我,我肚子里怀的真的是你的孩子,真的,真的是你的。”
  
      薄言明甩开她的手,侧目瞪着她:“你以前做过的事我没兴趣知道是真是假,我只问你,同学会那晚,是不是你给初夏下的药?”
  
      傅雪猛的一怔,马上摇头:“我没有,我没有。”
  
      “那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那个视频又是怎么回事?”薄言明指着桌上沛涵留下的那些照片。
  
      “我不知道,一定是沛涵在照片和视频上做了手脚,那上面的人真的不是我,是她故意加上去的,我没有,言明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我誓我真的没有。真的!”傅雪嘴硬的不承认,还举着手誓。
  
      薄言明怒意横生:“我不是傻子,我大学学的是计算机,是真是假我一眼就能分清。”
  
      “不,言明,你相信我,求你相信我……”
  
      “你现在马上滚回小楼。”
  
      “不,不要……言明,小楼真的很可怕,那里有鬼,那里有人想害死我,不要让我回去,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傅雪祈求的又去抓他的手臂。
  
      薄言明震怒的大吼:“如果你不想回小楼,现在马上给我滚出薄家!”
  
      傅雪被吓的立刻没了声音。
  
      薄言明大步无情的走上二楼。
  
      傅雪看着他的背影跌坐在地上,泪水不停的掉落。
  
      她也不想让自己变得这么不堪,但是她害怕了穷苦的生活,她小时候受的苦根本就是他们不能想象的,她已经受够了,所以她一定要过上有钱人的日子,一定要像那些有钱人一样,挺直胸膛,骄傲的仰起头,然后大把大把的挥霍,让所有人都羡慕她。
  
      她不会放弃的。
  
      她不会放弃……
  
      ……
  
      薄言明回到房间后回想起误会初夏的那一晚,她说过她没有,她还说了是傅雪给她下药,可是他却不相信,还出手打了她。
  
      自从她被二叔用了家法后,他看到她痛苦的样子心就不舒服。
  
      而她被林沛涵带走后,他就一直心神不宁。
  
      现在又知道了这件事……
  
      他蹙着眉坐在到床尾,但坐不住,又烦躁的站起来走到窗前,最后看着她跪着的那个地方,想着她跪着时的样子,按耐不住的拿出手机,拨下一个号码。
  
      “喂,薄少?”
  
      “赵院长,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
  
      “没关系,有什么事吗?”
  
      “我想打听一下,我老婆的身体怎么样了?”
  
      “你老婆?初小姐?她生病了吗?”
  
      “你不知道吗?”
  
      “你等一下,我查查。”过了几秒钟:“我们医院没有你老婆的住院信息。”
  
      “她没去你们医院?她父亲不是在你们医院吗?”
  
      “她父亲的确是在我们医院,前阵子刚转到VIp病房,但是最近她很少来,都是初少爷来的。”
  
      薄言明紧紧的蹙着眉。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赵院长,改天我请你吃饭。”
  
      “没事没事,饭就不用了,带我跟你们老爷子说声好就行。”
  
      “这没问题。”
  
      “那再见。”
  
      “再见。”
  
      电话挂断后,薄言明又打去其他医院,但其他医院的回答也跟赵院长一样,初夏根本就没有去那些医院,他继续打遍了整个市区的医院电话,但还是找不到初夏的踪影。
  
      她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可能不住院?
  
      难道被林沛涵带回家了?
  
      他又打给林沛涵家的家庭医生,却还是一无所获。
  
      她到底去哪了?
  
      她肯定不会凭空消失,肯定是谁把她藏起来了。
  
      是谁?是谁藏了她?林沛涵?王总?还是其他人?
  
      他又开始胡思乱想,然后急躁的只能打电话给初夏,可是她的手机却传来关机的语音回复。
  
      “该死!”
  
      莫名又是一股怒火,他又将手机摔在地上。
  
      ……
  
      薄擎上了二楼后先去了老爷子的房间,柯瑜也一直跟着他,故意在他打开门一步走进去的时候,再次伸出手,挽住他的手臂,跟他一起亲昵的走进老爷子的房间。
  
      本以为他在老爷子的面前不会拒绝她,但是她错了。
  
      薄擎照样抽回手臂,并侧目冷冷的对她警告:“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碰我。”
  
      柯瑜的脸一下子变成了受委屈的小猫咪,那么,那么的可怜。
  
      “小擎。”
  
      老爷子不满的开口:“对女孩子要温柔点。”
  
      薄擎没有回应,反而忽略的说别的事:“爸,这几天我要住在外面。”
  
      “公司里有很多事吗?”
  
      “是有几个重要的企划,不方便带回来,而且我刚接管薄氏,有一些琐碎的事我想尽快处理好。”
  
      老爷子点头。
  
      平常他就是个工作狂,在国外几乎都住在公司。但柯瑜听到后有些急了,偷偷的给老爷子使眼色。
  
      老爷子明白她的意思。
  
      “小擎,公司有那么多人,老大明天也回来了,你还是尽量回家多陪陪柯丫头,多带她出去玩玩,别老是一头扎在工作堆里,我还想在临死前抱一抱你为我生的孙子呢。”
  
      柯瑜开心又害羞的低着头。
  
      薄擎却不动摇。
  
      “爸,你知道的,我向来以工作为主。”
  
      “工作是重要,但生活也很重要,结婚生子就更重要了。”
  
      “如果我将来的妻子接受不了我这样的工作性质,那么她就不配做我的妻子。”
  
      这句话到是将了柯瑜一军。
  
      她虽然不愿意,却也只能帮腔说话:“伯父,我没关系,薄家这么多人陪我,我一点点不觉得无聊,而且公司的工作这么重要,还是让擎做他喜欢做的事吧。”
  
      老爷子连连点头:“柯丫头真懂事,将来一定能做个好妻子。”
  
      柯瑜又害羞的微微低头。
  
      她自以为是的开心着,但薄擎却听出老爷子话中的纰漏。
  
      他只说她能做个好妻子,可没说她能做谁的好妻子。
  
      “小擎啊,就算柯丫头体谅你,你也要尽量回来多陪她,知道了吗?”
  
      “知道了。”
  
      是。他是知道了。
  
      就如同老爷子刚刚话中的纰漏。他只是知道了,但没说他会做。
  
      “行了,我累了,你们都出去吧,我要先睡了。”
  
      “爸,晚安。”
  
      “伯父,晚安。”
  
      “嗯。”
  
      老爷子躺下身,摆摆手。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间。走出房后,薄擎直接走向自己的房间,柯瑜又在身后跟着。
  
      “擎,既然你要住在公司,那我帮你收拾几套衣服吧,以前我也帮我爸爸整理过,而且我大学学的是设计,还做过两年mode1,眼光还是不错的。”
  
      “不用了。”
  
      “别客气嘛,我想帮你弄。”
  
      “我说不用了。”
  
      “别这样嘛,只是衣服,就让我帮你弄吧?嗯?”柯瑜撒着娇。
  
      薄擎的双脚突然停下。
  
      他侧目看她。
  
      柯瑜的眉头微皱,嘴巴微翘,双目有些忐忑不安的向上看,再搭配上她那张清纯的脸,毫无遗漏的散着她惹人怜爱的魅力。但太可惜了,她碰上的是比冰山还要冰的薄擎。
  
      缓缓开启双唇,就犹如他的名字一般,他薄情的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一直粘着我的女人,不听我话的女人,还有,像你这样的女人。”
  
      柯瑜如同五雷轰顶一般,表情实在是撑不下去了,也终于爆了。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像初夏那样的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借口工作忙要住在公司,其实是去找她吧。”
  
      薄擎没有否认,淡淡的看着她。
  
      柯瑜的脸上露出不适合她的愤怒:“我早就看出来了,在游轮上我就看出来了,你喜欢她,所以故意帮她,还丢下我,带她离开游轮去医院。真没想到你的口味这么重,她可是你侄子的老婆。”
  
      “那又怎么样?”
  
      柯瑜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目看他。
  
      他竟然如此不在乎,而且还这么轻易的就承认了。
  
      “你……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是在乱……”
  
      ‘伦’字没说出口,因为薄擎突然一步靠近她,吓了她一跳,不自觉的就后退了一步。
  
      而薄擎幽深的双目冷的好似万年不化的冰魄,那么寒冽的垂目,直戳她的心房。
  
      “柯小姐,看在你是老爷子请来的贵客,我就好心提醒你一次。别乱说话,别乱做事,尤其是千万别惹我生气,不然后果是你,是你家,都无法承担的。”
  
      柯瑜被吓的又后退了一步。
  
      她第一次体会他的恐怖,心脏加重力度,跳的尤其惊人。
  
      “擎……”
  
      她知道自己刚刚失了仪态,也知道不能再继续惹他,所以立刻换了娇柔的语气,低声道:“你别生气,我是在担心你。初夏她已经有了言明的孩子,你们真的不可以在一起,也不可能有结果。你想想,如果你们在一起了,那她的孩子怎么办?他要怎么称呼你?怎么称呼伯父?还有他的父亲薄言明,这不是乱了辈分吗?而且伯父肯定不会同意,这是丑闻,他绝对不会允许你这么做。”
  
      “这不用你操心。”
  
      “擎……”
  
      薄擎已经不想再听到她的声音,他突然转身,也不回自己的房间了,直接下楼赶回公寓。
  
      “擎……”
  
      柯瑜站在门口叫着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开车离开。
  
      在车尾灯越来越小的时候,她用力攥着手。
  
      看来在他这边是没办法了,只能从另一个人身上下手。
  
      ……
  
      林沛涵走后初夏就忍不住的老是偷瞄墙上的钟,尤其是在过晚上八点的之后,几乎每一分钟她的眼睛都不受控制的扫一扫。她对自己无语的干脆闭上眼睛,但她不听话的脑子却又开始跟着秒针数数。
  
      她生气的锤了一下被褥。
  
      “嘀、嘀、嘀、嘀、咔嚓。”
  
      防盗门输入密码和打开的声音突然响起,初夏慌的立刻闭上双眼装睡。
  
      没过几秒,她又听到卧室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是一串由远及近的而脚步声,最后停在她的床边。
  
      初夏继续装睡,甚至催眠自己赶紧睡着,但……
  
      “别装了,我回来了。”
  
      初夏在被子里紧张的抓着被单,但脸上依然纹丝不动。
  
      薄擎看着她装睡的脸,俯身轻吻了一下她的唇。
  
      初夏的手更紧的抓着被单,但就是不睁眼。
  
      反正只是被碰了一下,这要是醒了,说不定会生什麽更严重的。两害求其轻,她一定要忍住。
  
      薄擎见她这么坚持,突然转头看向房门。
  
      “阿睿,让小昱进来。”
  
      小昱?
  
      初夏条件反射的睁开眼,急切的坐起身,开心道:“小昱来了?”
  
      双目看向门口,郭睿将门打开。
  
      “先生,要现在去接小少爷吗?”
  
      “不用了,回去吧。”
  
      “是。”
  
      初夏开心的表情僵在脸上。
  
      她中计了。
  
      薄擎看着她现在好笑的样子,故意寒碜她:“你醒了?”
  
      初夏的嘴角一抖,给了他一个难看的笑容。
  
      薄擎脱下西装丢在床尾,然后解开领带和袖扣,随声道:“你不用那么担心,我虽然很想,但还不会对一个病人出手。”
  
      初夏暗暗松了口气。
  
      “不过等你好了,我一定会出手。”
  
      初夏立刻又将那股气提上来。
  
      “三叔,真的,你别再拿我开玩笑了,我们真的不行,你就放过我,放我离开这吧。”
  
      薄擎将领口的扣子也解开,然后坐在床边,看她:“不放。”
  
      “三叔,你身边有那么多女人,你看我又结了婚,又有了孩子,而且还是你的侄媳……”
  
      话没说完,薄擎已经用吻封住了她的唇。
  
      初夏这一次控制住自己的手,用力将他推开。
  
      薄擎并没有用力,也没有纠缠,被她推开后,他霸道道:“以后不准说我不想听的话。”
  
      “嘴长在我自己身上,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对,嘴长在我自己身上,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说着又去吻她。
  
      初夏马上伸出手,推着他急道:“我知道了,我不说了。”
  
      薄擎满意的捏了下她的脸:“乖。”
  
      初夏闷气。
  
      看来身上的伤不好,她就只能委曲求全。
  
      薄擎心情不错的又拿出从公司带来的工作,把厚厚一叠文件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打开笔记本半躺在初夏的身边。
  
      初夏看着他及其自然,又及其优雅的姿势。
  
      “三叔,你……不去沙那边办公啦?”
  
      “嗯,这里舒服一些。”
  
      “可是我睡觉的时候不喜欢有任何声音,不如我去沙那边……”
  
      “不用担心,我今晚不熬夜,等会儿处理完这些就睡。”
  
      “啊?”
  
      这更让她担心好不好?
  
      虽然他说他不会对她这个病人出手,可是这样跟老公的三叔在一张床上睡觉,她怎么可能睡得着,睡得安稳?这太不成体统了,她接受不了。但是她又不敢说,怕薄擎吻她。
  
      真是太纠结了,纠结的她只能放弃任何纠结。
  
      默默的躺在他的身边听着他快打字的声音和翻阅文件的声音,时而还有他签字的沙沙声。
  
      渐渐的不太紧张了。
  
      初夏近距离看着他戴眼镜的样子,看着他认真专注的神情。忽然有些好奇,瞄了眼他腿上的笔记本。
  
      “你是想窥探薄氏的商业机密吗?”
  
      薄擎这次跟昨晚不一样,虽然同样认真,却格外关注她的举动。
  
      初夏不屑的犯了个白眼。
  
      “我对你们薄氏的机密一点都不感兴趣,何况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机密,只是个小企划,而且利润实在是太小了。”
  
      “只看了一眼就看出这么多,你还挺有商业头脑的嘛。”
  
      “我的专业虽然跟商业没什么关系,但这两年我在初诚学到了不少东西。”
  
      “哦?”
  
      薄擎起了兴致。
  
      他侧目看她:“说来听听,你都学到了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可是我们初诚的商业机密,不能随便跟外人说。”初夏不买他的帐。
  
      薄擎眉眼愉悦:“那就随便聊些别的。”
  
      “聊什么?”
  
      “据我了解,你们初诚的楼盘过几天就会预售,虽然停滞了两年,但不管预售的结果好与不好,都会让你们初诚恢复一些元气,而且再过几个月那些楼就会正式完工,不过这之后你们初诚就没有接任何的生意,也没有任何的规划。我很想知道,你下一步想怎么做?”
  
      初夏被他问个正着。
  
      她想了想:“下一步当然是找合伙人,初诚现在元气不足,根本不能独自开项目。”
  
      “那你找到了吗?”
  
      初夏的嘴好像被胶水黏住了一般。
  
      就如他说的,初诚的这两个项目结束后,就好似断了线一般,非常盲目,没有任何规划。其实她去找过很多人合作,但都被拒绝了,不用想就知道又是薄言明在背地里捣鬼,但她能有什么办法?弱肉强食,她现在就是那块弱肉。
  
      薄擎见她沉默不语,又道:“不如我给你出个主意。”
  
      初夏看他。
  
      猜测:“你不会想跟我合作吧?”
  
      “你想多了。”
  
      “那你要给我出什么主意?”虽然不想再亏欠他,但她是真没办法了。
  
      薄擎的手放在笔记本上,打开一份文档。
  
      初夏定睛一看。
  
      “这不是我家小弟的设计图吗?”
  
      “没错,是你小弟的设计。你看到这些设计,没有什么想法吗?”
  
      初夏又盯着那些图仔细看了看。
  
      “小弟的设计很新颖,很有个性……”
  
      “除了这些你就没看到别的?”
  
      初夏蹙起眉头使劲看。
  
      薄擎无奈的提醒:“跟你父亲的设计作比较,有什么区别?”
  
      “区别?”
  
      初夏想着父亲以前的那些设计,突然眼前一亮:“父亲的设计是平民化,他喜欢用最简单最简洁的东西去创造普通人也能够购买的楼房,但是小弟的设计因为独特性特别强,所以很多东西都是从未见过的,而从未见过的东西就会变的非常昂贵,所以他的设计本身就必须要非常多的资金,这只有有钱人才有能力接受。”
  
      “然后呢?你还想到了什么?”薄擎引导她。
  
      初夏又蹙着眉琢磨。
  
      她终于明白了,他给她出的主意,原来是:“你想让我抢莫总的生意。”
  
      薄擎点头。
  
      “不行。”
  
      初夏摇头:“我们初诚和莫氏虽然都是做房产的,但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我这么做太没商业道德了。”
  
      “商业道德能让你们初诚赚钱吗?商业道德能让你们初诚起死回生吗?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莫少杭是怎么压迫你们初诚的?整整两年他有跟你讲过一点商业道德吗?有跟你讲过一点情面吗?在这个圈子,道德是有,但要用在盟友的身上,而不是敌人的身上。”
  
      “可是我这么做跟莫总有什么区别?”
  
      薄擎突然又滑动鼠标打开一份文档。
  
      “这是我最近得到的消息,你看看吧。”
  
      初夏看着那份文档,眉头紧紧的锁住。
  
      “莫总竟然想吞了我们初诚?”
  
      “莫少杭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在看到你弟弟的设计时,他就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危急,虽然他看在我的面子上他放了你一马,但是他知道以你弟弟的天赋,迟早你们初诚都会抢他的生意,所以在你还没出手之前,他要先出手吞了你们初诚,保住自己的利益。这才是真正的商业,不是看谁有没有道德,而是看谁够狠,看谁够快,看谁能赢到最后。”
  
      初夏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她不想变成那样的人。
  
      但是我不犯人,人却偏偏要来犯我。
  
      薄擎扣上笔记本,看着她纠结的脸。
  
      “莫少杭那边已经开始,你可以考虑的时间并不多。”
  
      “我知道,但是现在没人愿意跟初诚合作,又有人故意为难初诚,想弄垮初诚,就算我想做,也没有资金来源和本钱。”
  
      “我倒是可以给你引荐一个人。”
  
      “谁?”初夏脱口而出。
  
      薄擎用了一句他曾说过的话:“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
  
      “你想多了,薄氏虽然对房产也有兴趣,但现在的主力都放在百货公司上。”
  
      “那是谁?”
  
      “你今天不是才刚刚见过。”
  
      今天?
  
      她今天没出门,只见了沛涵,老王,郭睿,还有他。
  
      啊。
  
      她惊然:“你说老王?”
  
      薄擎点头:“这个人背景很复杂,但的确是有钱,他上次没有帮你,是碍于薄家,他不想跟薄家人产生矛盾,但现在我站在你这边,他已经没有什么顾忌了,不然他也不会顺着林沛涵这么帮你。我可以向你保证,明天你当着林沛涵的面跟他提这件事,他一定不会拒绝,就算想拒绝,他也不敢拒绝。”
  
      这点她赞同。
  
      “的确,他对沛涵,是真的喜欢。”
  
      薄擎看她一脸的羡慕,突然靠近她,轻声:“如果你想,我也可以那样对你。”
  
      初夏惊慌的向旁边挪了挪,与他保持一段距离,很正式的告诉他:“我不想,所以你不用那样对我。”
  
      “你又说了我不想听的话。”
  
      “我没……”
  
      薄擎毫不客气的吻上她。
  
      初夏马上去推他,但这一次他才不会轻易放手。
  
      大手扳住她的后脑,让她的唇不能离开,另一只手则小心翼翼的抓着他的腰,猛地一个翻身,为了不伤到她的背,他躺在了床上,她则在上面,继续被吻着。
  
      初夏不喜欢这个姿势。
  
      她用力的撑着身体想要离开。
  
      薄擎也不知道在哪学的什么怪招,大手对着她腰的某个地方稍稍用力的按了一下,她就没了力,只能趴在他的身上。但是她还是不甘心的挣扎,在他的身上乱扭乱动,完全没察觉到自己的行为有多愚蠢,直到她感觉到他的身体不太对劲。
  
      她惊的安静了下来。
  
      薄擎又贪心了吻了少许,才慢慢放开她的唇。
  
      初夏不敢乱动,几乎是僵硬的一动不动。
  
      “我……我困了,我要睡觉。”她找借口。
  
      “睡吧。”
  
      “你放我下来。”
  
      “就这么睡。”
  
      初夏瞪着他那俊逸的脸。
  
      “你说过,不会对病人出手。”
  
      “我这不是还没出手。”
  
      “可是你……你已经……”
  
      “不用在意,自然反应,一会儿就好。”
  
      怎么可能一会儿就好?
  
      “你快放开我。”
  
      “……”
  
      “三叔,求你了,别闹了,真的。”
  
      薄擎懒得理她,直接闭上双目,两只手在不压到她伤口的情况下将她紧紧抱住。
  
      初夏怒瞪他,双目都已经冒火了,可又能怎么样?
  
      ……
  
      对于薄擎来说,真的好久都没有睡这么长时间,而且睡得这么香这么沉,醒来的时候有种少时才有的精神抖擞,但随之,他又猛地坐起身,看着身旁无人的床褥,立刻下床,大步来到客厅,低声对郭睿:“她呢?”
  
      “她?你说初小姐?哦,她呀,她……”郭睿胆肥的故意拉长声音。
  
      薄擎的双目已经危险的微微收缩,他靠近他一步,薄唇刚要开启。
  
      “你起来啦?”
  
      初夏的声音在客厅出现。薄擎转头看向厨房。
  
      初夏拿着做好的三明治走过来:“刚好做完早餐,过来吃吧。”
  
      薄擎跟她一起走到餐桌,盯着她的脸。
  
      “你的伤还没好,谁准你下床的?”
  
      “我的伤虽然没好,但是已经不疼了,韩医生说了,我可以下床走动,也可以轻微的活动活动筋骨,这样对我的身体有好处,伤也能好的更快。不过我起来后随便看了看,现这间公寓跟你说的不太一样。”初夏想着这两天吃的亏,开始反击:“这间公寓一共有三个卧房,每个卧房都有床有被有枕头,而且这里不仅只有一间浴室,你竟然从头到尾都在骗我。”
  
      薄擎并没在意她的话,伸手拿起一份三明治,非常有男子气概的咬了一大口。
  
      “味道不错。”他称赞。
  
      “你别想蒙混过去,既然已经被我现了,那我今晚就去睡客房了。”
  
      “阿睿。”
  
      薄擎突然叫道。
  
      郭睿正美滋滋的看着热闹,突然听到他叫自己,马上回应:“先生。”
  
      “打电话给搬家公司,叫他们把其它两个房间的床都给我搬走,顺便把客厅的浴室给我拆了。”
  
      “浴室也拆,那我洗澡怎么办?”
  
      “你从明天开始不需要住在这。”
  
      “哦?知道了。”郭睿非常开心,终于可以不用兼职做保姆了。
  
      对面的初夏可就急了。
  
      郭睿一走,那这栋公寓就真真正正的只剩他们两个人了,而她的身体也有了好转,再加上昨晚的事。不行,这么下去,她真的会被吃的干干净净。对了。
  
      “三叔,你不是答应我,只要我的身体有些好转,就让小昱来看我吗?而昨天我们谈过的事情我也觉得很有道理,所以能不能让我小弟把我工作的东西和手机拿来给我?我想给自己找点事做,不然真的很无聊。”
  
      有小孩子在,他肯定不敢乱来。
  
      很好,这个对策肯定管用。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好,我会让小昱过来,但他不可以在这里过夜,门禁时间是晚上七点。你说的工作我会叫阿睿帮你整理出来,晚上我亲自带回来给你。至于你的手机现在不能用,我不想让其他人打扰到你养伤,不过我可以给你找个打时间的事。阿睿。”他又叫郭睿。
  
      “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去把你的笔记本拿来。”
  
      “是。”
  
      阿睿拿过自己的笔记本,放在餐桌上。
  
      薄擎将笔记本推给她:“昨晚我虽然回了薄家,但因为一些事,没来得及拿换洗的衣服,正好你有空,就帮我选几身衣服。”
  
      “我选?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衣服,更不知道你的尺码。”
  
      “阿睿。”
  
      郭睿马上拿出纸笔,刷刷刷快的写完,将纸递给初夏。
  
      “初小姐,这是我们先生的身高、体重、三围、和鞋码,他偏爱黑色,讨厌艳色。”
  
      初夏看着纸上的数字,并没有接。
  
      “三叔,我没给男人买过衣服,而且眼光也不好,你还是让郭助理帮你买吧。”
  
      “没关系,等一会儿林沛涵会来,王总的衣服都是她选的,你可以跟她商量,不过有一点我要再跟你说一下。”
  
      “什么?”初夏好奇的问。
  
      薄擎清晰的告诉她:“我并不只是让你帮我选衣服,而是从内到外,每一件都不能少。”
  
      “什么?”同样的两个字,这次却瞬间飙到高八度。
  
      从内?
  
      连那个也要买?
  
      “三叔……”
  
      在说话的期间薄擎已经吃了两份三明治,他霍的站起来,自顾自的对郭睿道:“你去备车,我穿上衣服就下去。”
  
      “是。”
  
      初夏看着薄擎大步走进卧房,她好想拒绝这份差事,但他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包括这个一直在看热闹的郭睿,又拿出笔,在那张纸上添了一个尺码,对她坏笑道:“这是先生最私密的数字,不过就算我不告诉你,你应该也看过了吧?”
  
      初夏的脸瞬间通红。
  
      郭睿扣上笔盖,无比开心的下楼备车。
  
      初夏脑中原本都有些忘记的画面又突然变得清晰了起来。
  
      她用力甩头,但……没用。
  
      ……
  
      老王接到薄擎的电话,绕道去初家接上小昱,但在到达公寓楼的时候,他的车却没有停下,直接呼啸而过。
  
      “过了过了,停车,过了。”林沛涵急的拍着他的座椅。
  
      “我知道过了。”
  
      “那你怎么不停车?”
  
      “有人跟踪我们。”
  
      “跟踪?”
  
      沛涵马上转头往后看,好奇的问:“哪有跟踪的?”
  
      “那辆灰色的大众,已经跟了我们一路了。”
  
      沛涵细瞅了几眼。
  
      “他为什么要跟着我们?你不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吗?怎么又惹上这样的人了?”
  
      老王一脸的冤枉:“跟我什么关系,这很明显是冲着你来的。”
  
      “我?为什么?”沛涵想了想:“难道是我老爸在官场上惹了什么人,他们想绑架我要挟我老爸?”
  
      “收起你的脑洞,他跟踪你十有**是想找初夏。”
  
      “夏夏?”
  
      “妈妈?”
  
      一直乖乖坐着的小昱突然激动了,抓着沛涵紧张道:“他为什么要找妈妈?他是想暗杀我妈妈吗?”
  
      “别怕。”沛涵抱着他。
  
      老王对他们真是无语了。
  
      “你也收起你的脑洞。初夏这次受了家法受了伤,肯定有人想知道她的消息,但是她没有住院,当然在医院找不到人,而你是把她带走的人,不从你身上找线索从谁的身上找线索?”
  
      “你的意思是,跟踪我们的是薄家的人。”
  
      “薄家现在不是也有几个外姓的人吗。”
  
      “你说小雪?”林沛涵激动了:“她可真是不长记性,昨天刚教训过她,今天又来找死。”
  
      老王无奈的转动方向盘:“沛涵,其实这个时候你的脑洞可以大开一些。”
  
      “什么意思?不是小雪?”
  
      沛涵想了想薄家那些不姓薄的人。
  
      小昱拽了拽她的衣服,小声道:“那个新来的阿姨。”
  
      “你说柯瑜?可是她没理由做这样的事啊?”
  
      “怎么没理由?在游轮的时候她一直坐在薄擎身旁,薄擎有什么牌她看的一清二楚。女人是这个世界最敏感的动物,她一定开始怀疑了,说不定上次下毒的事,也跟她有关。”
  
      “不会吧?”
  
      “万事皆有可能。”
  
      “那你还不快点甩掉后面那辆车,赶紧把这事告诉夏夏。”
  
      “已经甩掉了。”
  
      “什么?”
  
      林沛涵再回头看,那辆大众真的没了。
  
      她一脸神奇的看着老王,双目满是崇拜,而身旁的小昱早就已经两眼放光了。
  
      老王很是得意的掉头回公寓。
  
      刚一打开卧室的门,小昱叫着‘妈妈’开心的冲过去,初夏惊的立刻扣上笔记本,面色红里透着白,百里透着黑。
  
      林沛涵好奇的去拿她的笔记本:“这么紧张,看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腹黑老公深深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老公深深爱第69章 给你出个主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腹黑老公深深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老公深深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