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今晚九点,我等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鸣畅 书名:腹黑老公深深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真武世界  八零后修道记  万道剑尊  超凡传  校花的贴身高手  武侠世界大穿越  逍遥修真少年  道家捉鬼人  出云传说7/8杀人事件  被诅咒的木乃伊  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  Y之构造  
    初夏紧抓着笔记本不给她。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没什么,我已经成年了,而且结了婚,就算真是少儿不宜又怎么了?你还给我,别弄坏了,这是别人的。”
  
      林沛涵不松手。
  
      “别人的怎么了?弄坏了我也赔得起,你让我看看。”
  
      “不行,松手。”
  
      “我今天非看不可。”
  
      林沛涵猛一用力,成功抢到手。
  
      初夏的脸都绿了。
  
      “妈妈,什么是少儿不宜呀?”小昱趴在床边疑惑的问。
  
      初夏摸着他的头,尴尬的解释:“就是小孩子不能看的东西,很危险的东西。”
  
      “你这么教育孩子是不对的,给了他错误的认知。”林沛涵得意的说着将笔记本翻开。
  
      “不用你管。”
  
      “妈妈。”小昱完全好奇:“少儿不宜有多危险呀,会疼吗?会受伤吗?会死人吗?”
  
      “这……不会死人,但……可能会疼吧。”
  
      “哇……”
  
      初夏正懊恼的时候,林沛涵盯着笔记本吃惊的张大嘴,然后立刻八卦起来:“夏夏,你们已经进展到这个阶段了?太快了吧?我跟老王都恋爱三年了,但我只给他买过衣服,买过裤子,最多就买个鞋和袜子,这么私密的东西我还真就从来没买过,果然三叔就是三叔,办事度跟平常人简直没法比。”
  
      “叔叔?”
  
      小昱一听到她说薄擎,赶紧插话:“叔叔怎么了?”
  
      “谁是你叔叔?”沛涵好奇的问。
  
      “就是你刚刚说的三叔呀。”
  
      “我叫三叔,你叫叔叔,这辈分不对吧?不过也好,反正你迟早都要……”
  
      “沛涵!”
  
      初夏突然厉声叫住她,并认真警告:“别在小孩子面前乱说话。”
  
      沛涵收住了口。
  
      其实这次他们接小昱来这里,并没有说这里是薄擎的地方,只说带她来看妈妈。在他现在的立场,他的父亲还是薄言明,尽管他已经知道了真相,但在他懵懂的世界里,应该充满着正面的教育和正面的世界观,而不是让他参和进大人这些混杂不堪的事情中,更何况,她现在的处境并不值得炫耀。
  
      可是小昱还是好奇。
  
      “叔叔到底怎么了?你们在说他什么呀?”
  
      “在说他很厉害。”沛涵笑着回答。
  
      小昱也跟着笑了,还用力的点头:“嗯,叔叔真的好厉害,答应我的事情全部都做到,他说妈妈没事,现在妈妈真的没事。”
  
      初夏用手摸着他绒绒的头。
  
      上次在薄家是真的把他吓到了,他能够没事,一定是薄擎对他的影响。
  
      老王从进来开始就看着她们说些有的没的,还一副开心的样子,实在是对这两个女人很无语,忍不住小声提了句:“不说正事了?”
  
      “啊,对!”
  
      沛涵想起来了:“夏夏,刚刚我们来的时候有人跟踪我们。”
  
      “跟踪?”初夏惊奇:“谁跟踪你们?为什么要跟踪你们?你们没事吧?”
  
      “有我家老王在谁敢拿我们怎么样?不想活了?不过我家老王分析,跟踪我们的可能就是柯瑜,这次狗中毒的事可能也是她干的,而她现在这么想找你,估摸也没好事。”
  
      “柯瑜?”
  
      初夏的脑海浮现出她那张清纯到无比善良的脸。
  
      “她为什么要害我?”
  
      “老王说那次在游轮,她一直坐在三叔身边,早就看到三叔的牌了,可是三叔却故意输了,所以……”沛涵看了看正在认真听的小昱,不好继续说,笼统了一句:“女人嘛,你懂得。”
  
      初夏蹙眉思考这件事。
  
      老王在一旁突然又道:“也许不是她。”
  
      沛涵看他:“不是你跟我说是她吗?”
  
      “其实跟踪我们的也可能是薄言明?”
  
      沛涵着初夏都不解的看向他。
  
      “我刚刚又分析了一下,他毕竟你是你老公,想知道你在哪也是人之常情。”
  
      “不可能。他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死活。”初夏否认。
  
      “他如果真不在乎你的话早就放你走了,何必一定要把你苦苦的留在身边?还想方设法的设计报复你?女人的心思我可能不了解,但男人都是这个死样子,就是因为太在乎,所以才会变得太偏激。”
  
      老王刚说完沛涵就用手肘猛戳了他一下:“你到底是哪边的?”
  
      “我是中间的。”
  
      沛涵狠瞪他。
  
      “好,我不说了。”
  
      初夏开始沉思。
  
      她仔细的思考了整件事,冷静的判断:“其实我也觉得这件事不像是小雪的做法,而薄言明如果想这么做早就做了,何必非要等到这一天?可能真的是柯瑜,毕竟我们都不了解她,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都不知道,但我们也不能凭猜测就给人乱加罪名,总之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还是不要再提了,以后多加小心就是了。”
  
      “我就是看不惯你这种忍气吞声的样子,什么叫过去了?怎么可能过得去?我敢保证,等你回去,她们还会想办法弄你。”
  
      “我会小心的。”
  
      “小心有什么用?这四年哪一天你不是小心翼翼过得?最后怎么样了?还不是让人变本加厉的欺负。”
  
      “这次不会了。”
  
      初夏的表情和神情都非常认真:“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人欺负。”
  
      “你确定?”
  
      “确定。”
  
      “好,信你一次。”
  
      “妈妈,我也会保护你,我也不会让她们欺负你。”小昱脸上的表情更加认真坚定。
  
      初夏搂过他小小的身体,紧紧的抱着她。
  
      老王站在一旁觉得这种气氛实在是不适合他,准备默默离开,然后去公司,但是初夏却眼尖的看到他,马上叫道:“王总。”
  
      一听这个称呼就知道没好事。
  
      “初小姐,我今天就是送小昱和沛涵过来,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王总别急着走,我有件事想跟你谈。”
  
      “什么事?”
  
      老王本来已经准备好了推托之词,但沛涵的嘴快,帮他问了。
  
      初夏微笑,笑的满是阴谋。
  
      “是这样的,我最近有个企划,正在找合伙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有,当然有。”回答的依然是沛涵。
  
      她说完后还看向老王:“你有兴趣,对不对?”
  
      老王的嘴角稍稍有点抖:“对,我有。”
  
      “那我这两天就把企划整理出来,然后拿给你。”
  
      “好。”
  
      老王想着这件事不太对劲,多嘴一句:“初小姐今天的做事风格跟以前不太一样,是不是有什么高人在你背后出谋策划?”
  
      “算是吧。”初夏含糊承认。
  
      老王又多嘴:“看来你是真的遇到了一个很厉害的军师,不过你可要小心了,往往厉害的人都有恐怖的地方,待那人觉得时机一到的时候,一定会反扑你一口,把你吞的连骨头都不剩。”
  
      初夏听的有些惊悚。
  
      沛涵完全迷糊:“你们说什么呢?”
  
      “没什么。”
  
      “叮咚——叮咚——”
  
      门铃突然响起。
  
      “谁啊?”沛涵疑惑。老王疑惑。
  
      初夏突然想到,搬家公司的不会真来了吧?
  
      ……
  
      薄家。
  
      柯瑜偷偷的来到薄擎的房间。
  
      她坐在薄擎的床上,看着薄擎的房间,想象着以后自己搬进来的样子,然后她又起身,走到薄擎的衣柜前,打开,看着里面的衣服。
  
      “品味不错嘛,就是颜色太单一了。”
  
      大多都是黑色,也没什么花纹,全部都非常正统。
  
      不过摸着他的衣服就好像摸着他的人一样,让她的心有些雀跃,继而不好意思起来,虽然他一直对自己非常冷淡,但就是因为他的这种冷淡,让她对他更加的喜欢,因为以前她遇见的那些人都是看中她的外貌和家世,不断的阿谀奉承,但他不是,他很真实。
  
      摸着摸着,她现有一件西装的口袋里放着一个硬硬的东西。
  
      她掏出那个东西,是一个小小的礼品盒。
  
      这样的盒子大多放的不是戒指就是耳环。
  
      打开一看,果然是对耳环,还是对很精美的钻石耳环。可是,他买耳环送给谁?她可不会傻得以为他会买这种东西送她,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初夏。
  
      用力的扣上盖子,举起手,想要狠狠摔在地上,但是在摔之前她忍住了。
  
      她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
  
      将戒指紧紧攥在手中,她嘴角飞扬起妖娆的笑容,将柜子关上,走出房门。
  
      刚刚关上门,转过身,就惊吓的看到傅雪。
  
      “你怎么在这?你怎么进来的?”
  
      “我趁程叔不在,偷偷溜进来的。”
  
      “你赶紧回去,要是被人看到,你现在的处境会更艰难。”
  
      “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应该乖乖的老老实实的安分几天,但是小楼真的天恐怖了,我昨晚听到了狗叫的声音,可明明就没有狗了。我真的不能住在那,你再帮我一次,帮我回来这里。只要你帮我回来,你想让干什么都行,我什么都听你的。”
  
      “不是我不帮你,是你做事太不严谨了。竟然让人抓到了把柄,而且还让人翻出了你以前的丑事,你让我怎么帮你?”
  
      “求你了,我求求你……你一定有办法帮我,一定有办法。”傅雪紧紧的抓着她的手。
  
      柯瑜好不容易把她的手拉开。
  
      她叹了口气:“让我帮你也行,但你一定要跟我实话,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薄言明的?”
  
      “是。是。是他的。我这次没跟其他任何男人接触,肯定是他的。”
  
      “你确定?”
  
      “我确定!我誓!”
  
      “好,那你明天就去医院,看看能不能取点你肚子里的羊水给孩子和薄言明做个dna亲子鉴定,只要有了确凿的证据证明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那你就还有一线生机。”
  
      “一线生机?”
  
      “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的孩子成为薄家的唯一,那么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你地位都稳了。”
  
      “唯一……唯一……唯一……”
  
      傅雪好像入魔了一般的重复这两个字。
  
      柯瑜安抚好她,帮她看着周围的动向,让她回去了小楼。
  
      ……
  
      晚上七点的时候小昱准时离开,薄擎却准时从公司回来。
  
      两人前脚后脚,刻意没有碰见。
  
      薄擎走进卧室,双手竟然抱着一个文件箱,里面满满的都是文件。
  
      他放在床上,冷声:“这是莫氏近十年的资料,你一定要仔仔细细一字不落的看上三遍。”
  
      “三遍?”
  
      “重复看才能加深影响,知己知己才能百战不殆。”
  
      “可是这么多……”
  
      “已经很少了,我把一些不必要的都帮你筛选出去了,不然你至少要看五箱。”
  
      “五箱?”
  
      初夏没想到他这么认真的帮他整理,心中虽有感激,却还是觉得好累。
  
      随手拿起几个翻看,薄擎却抓住她的手:“别弄乱了,我已经排好了顺序,你从上往下看就行。”
  
      “哦。”
  
      初夏感觉他好像变了一个人。
  
      似乎一遇到工作的事,他就非常的严厉。
  
      两人这次都坐在床上,认真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资料,一开始初夏还有点心不在焉,但薄擎帮她整理的这些东西非常的显浅易懂,让她渐渐的忘记了所有的事情,连时间和伤口都忘记了,非常专注的看着那一份又一份的文件。
  
      “嗯?”
  
      她看着看着突然出疑惑的声音。
  
      “怎么了?”薄擎问。
  
      “在我的印象中,莫氏这些年一直都很平稳,但是它的业绩却显示近几年已经在下滑了。”
  
      “知道原因吗?”
  
      初夏快翻出刚刚看过的一份文件,展开给薄擎看。
  
      “是设计师出了问题。他们的席设计师五年前被挖角,第二年新的席设计师又遇到了车祸,所以他们公司的设计风格突然生了变化,但却没有突破以前,导致了客户不满意的现象,但他们又不能让这种消息传出去,所以暗中把价格改低了很多。”
  
      “然后呢?”薄擎又问。
  
      “如果他们的设计一直都没办法突破,那我们初诚就有了希望,因为我可以很自信的确定,我小弟的设计绝对可以一鸣惊人,而且我现在又有老王的资金支持,跟他斗的话,不见得会输。但是……”初夏又蹙起眉头。
  
      “但是什么?”
  
      初夏又翻出一份文件。
  
      “你看这里,莫氏最近在搞一个设计大赛,如果莫少杭从这些参赛者里面找到了一块有希望的璞玉,那我们初诚可就岌岌可危了。”
  
      薄擎满意的点头。
  
      “你分析的很对,但不用担心,看这。”
  
      薄擎食指指着自己的笔记本。
  
      初夏有点看不到,稍稍倾斜身体,靠近他,碰到了他的手臂和肩膀。
  
      薄擎感受到她的触碰,转头看向她。
  
      初夏见他转头,自己也反射性的抬起双目。
  
      这一瞬,两人的眼睛那么直接的相对,脸离的极近极近,近的几乎都碰到了彼此的鼻尖,近的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初夏原本冷静的思绪瞬间凌乱了。
  
      她看着他,看着他幽深的双目,他眸子中倒映的自己好像掉进了他的眼中一样,而眼角余光,更看到他性感的喉结上下窜动了一下,这样的表现已经很明显,下一秒他肯定会吻她,而且会深深的吻她,她根本就逃不了,也有一丝丝不想逃的心思,所以她慢慢闭上了自己的双目。
  
      但是!
  
      薄擎用自己的额头稍稍用力的顶了一下她的额头,冷冷的说道:“别分心,专心工作。”
  
      初夏猛地睁开眼睛,面红耳赤。
  
      太丢人了。丢死人了。
  
      她竟然闭着眼等着他吻自己,而他却没有吻。
  
      好想找个蚂蚁洞钻,好想自己立刻化作飞灰……
  
      薄擎看着她此时可爱的模样,嘴角微翘。
  
      他其实是想亲下去的,但是如果亲下去的话,仅仅一个吻已经不够了,这个晚上也一定不会消停。要不是她身上有伤,要不是他们手上有工作,他刚刚绝对不会忍耐。
  
      伸手再次指向笔记本。
  
      “过来看这里,不要走神,等工作做完了,我会满足你。”
  
      满足?
  
      “三叔,刚刚我迷了眼,我……”
  
      “我叫你看这。”
  
      初夏被他严厉指责,只能乖乖看向笔记本,这一看,倒是让她冷静了不少。
  
      “这是设计大赛的参赛名单?”
  
      “没错,还有。”薄擎翻了一页。
  
      初夏的双目瞪大。
  
      “这是参赛者的设计,你怎么弄到的?”
  
      “我当然有我的办法,你仔细看这些设计,尤其是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薄擎点着其中的三个:“这三个是这些设计中最出色的,你认为跟你小弟的相比,谁更胜一筹。”
  
      “当然是我小弟。”初夏想都没想。
  
      “你确定你小弟能胜过他们?”
  
      初夏不满意他这种怀疑:“当然,你不觉得吗?”
  
      薄擎看着她自信的模样,点了下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我想告诉你,你根本就不用担心,放胆去做,一定能成功。”
  
      被他这么一说,初夏的信心瞬间满于胸口。
  
      “不过……”
  
      薄擎大喘气:“在正式着手之前,你应该锁定一个目标,找块好地。”
  
      “这个我考虑过了,有个地方非常适合建豪宅。”
  
      “哪里?”
  
      初夏打开自己的笔记本。
  
      薄擎看着上面的地图,顺着初夏的指尖固定在一个区域上。
  
      那里虽然不是市区,但离市区非常近,而且交通达,环境清雅,附近还有山有水,风景如画,确实是个好地方,不过这块地的主人让他有点担心。
  
      “你知道这是谁的地方吗?”他问。
  
      “我查过了,是薛家的。”
  
      “你有信心拿下薛荆辰吗?”
  
      初夏慢慢的蹙起了眉头,纠结的咬着下唇,不敢确定,但……
  
      “我对你有信心。”
  
      初夏惊讶的看他。
  
      今天,他真的为她做了好多,从这些文件的整理就能看出他下了非常多的苦心,帮她做了很多事,要是没有他,她就算现莫少杭想吞初诚,也只能手足无措的没有办法,只能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冲乱撞,最后竭力而死。
  
      “谢谢你,我一定会拿下他。”
  
      薄擎点头,却又有点不满:“我说过,我不想听这两个字,想谢我,用别的方式。”
  
      初夏为难的垂目。
  
      她懊恼的想着,最后自作聪明道:“好,等我伤好了,我请你吃大餐。”
  
      “如果这顿大餐指的是你,我很乐意接受。”
  
      “三叔,咱们就不能像普通的朋友,或普通的同事一样谈话吗?其实我觉得刚刚跟你聊工作上的事真的很开心,而且我还在你那学到了很多东西,我觉得比起情侣这样的关系,我们更适合做朋友,做工作伙伴,而你更像是我的老师……”
  
      “闭嘴!”
  
      薄擎的声音突然冷的吓人。
  
      初夏马上就不敢再继续说了。
  
      薄擎将腿上的笔记本放到一边,转身正视着她:“我帮你做这些事,不是想跟你做朋友,做同事,我教你这些东西,也不是想当你的老师,我的目的从一开始就很明确,我必须要你,你必须是我的,别再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也别再让我听到这些有的没的,不然我真的生气了,才不会管你是不是病人。”
  
      初夏好像明白老王今天最后的话了。
  
      这个男人既厉害又恐怖,如果不是时机不对,她早就被吞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薄擎也不想这么吓她。
  
      缓了缓自己的心情,他又开口:“我今天叫你买的衣服呢?”
  
      “在柜子里。”
  
      薄擎起身下床,将柜子打开。
  
      三套西装挂的非常整齐,一套黑色,一套深蓝,一套银灰,全部都已经搭配好了。
  
      他随手拿了件黑色的西装穿在身上,然后转身面对着她。
  
      “怎么样?”
  
      初夏看着他。
  
      那件黑色西装其实跟他平常穿的没有太大区别,只是多了少许暗纹,但是他的气质很适合黑色,穿起来特别的好看,更显身材,尤其是搭配上他鼻梁上的那副眼镜,立刻烘托出他的稳重和大气,不过此时在初夏的眼中,这样看着他试穿自己的挑选的西装感觉非常的奇妙,虽然结婚四年,但这还是第一次,却不是自己的老公。
  
      “怎么不说话?不好看?”薄擎开口又问。
  
      “很好看。”初夏马上回答。
  
      “那明天就穿这套。”
  
      薄擎将西装挂回去,然后摸着挂在领口的领带。
  
      “以前都是郭睿事先打好,帮我准备好,现在他不在,明早你帮我打。”
  
      “我?我不会。”
  
      薄擎幽眸深深的看她,初夏的视线马上飘走。
  
      是的,她会,她说谎了。
  
      薄擎凝了她一会儿,心知肚明她是在骗他,不过他这次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不会就学。”
  
      初夏就知道躲不过。
  
      薄擎又翻了翻衣柜。
  
      “好像还少一件,我明明提醒你了,你不会没买吧?”
  
      “……买了。”初夏迟疑的回答。
  
      “在哪?”
  
      “在下面的抽屉里。”
  
      薄擎马上拉开抽屉。
  
      一个包装还没打开的盒子,完好无损的放在里面。
  
      他拿出盒子对着她:“你母亲是那么细心的一个人,别告诉我她没教过你,贴身的衣服买回来一定要先洗一遍才能穿。”
  
      初夏嘴角难看:“你懂得还真多。”
  
      “我一个人在国外那么多年,这种事不想懂也会懂。”他说完就把完好无损的盒子丢给她,命令:“去洗。”
  
      初夏看着盒子,怎么都不想碰。
  
      其实对她来说,男人的这个东西并不陌生,妈妈去世后,家里出现问题后,她一有空回家就会帮小弟和爸爸洗衣服,当然还有小昱的,但是除了这些最亲的亲人之外,她连薄言明的都没碰过,何况这是他三叔的。总觉得自己现在是在做一件非常有违道德伦常的事,虽然这些道德伦常早就在她被送进这间公寓就已经没有了。
  
      薄擎关上柜子推回抽屉,走回床边。
  
      “别胡思乱想了,快去。”
  
      初夏真想借口自己是病人没力气,但经过刚刚,她无奈的起身下床,走进浴室。
  
      薄擎透过玻璃门看着她。
  
      他知道她在纠结什么,在抗拒什么,不过那些她纠结的和抗拒的,他都会将之变得正当的。
  
      现在还不是时候。
  
      等时机成熟了,他会公开小昱是他的儿子。
  
      ……
  
      遭砸的夜店内,男女拥挤在一起扭动着身体,随着激烈的音乐释放自己。
  
      薄言明坐在吧台烦躁的喝酒。
  
      杜桓搂着一个女人从舞池走过来,点了杯酒,道:“哥们儿,今天怎么了?怎么一直喝酒不去跳舞?今天的妞可是个顶个的极品。”
  
      薄言明放下酒杯转头看他。
  
      “杜桓,我问你,我结婚那天,你到底有没有给我老婆下药?”
  
      “怎么又提这件事?”
  
      “告诉我!”薄言明怒声低吼。
  
      “没有。”
  
      杜桓始终否认:“我真没有,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问大华,我那天一直跟他在一起。”他说着回身对舞池里的大华招招手。
  
      大华走过来,一眼就看出他们之间不对劲。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大华,你跟咱们薄少仔仔细细的说说,他结婚的那天我都做了什么?”
  
      “那都多久的事了,我怎么记得。”
  
      杜桓暗暗踢了他一脚,给了他一个眼色:“我那天一直跟你在一起,你怎么可能不记得?好,别的不记得都行,你要清楚的告诉薄少,我给咱嫂子下药了吗?我干过这种事吗?”
  
      “下药?下什么药?”
  
      “你看。”杜桓指着大华:“他都不知道下药是怎么回事,所以我说的肯定是真的,如果这样你都不信,那可以调出那天的摄像,我敢保证,我敢拿我家祖宗八辈来誓,我绝对没做过那种事。”
  
      薄言明点头。
  
      对。
  
      摄像。
  
      他都不知道看过几百次了,根本就没人给初夏下药,所以只能是她说谎。
  
      再次拿起酒杯猛喝一杯。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走到吧台,坐在他的身边,故意贴上他。
  
      “薄少,今天怎么一直喝闷酒,不跟我们一起玩?”
  
      “今天没心情。”
  
      “没心情?谁惹我们薄大少爷不开心了?”
  
      “我老婆。”薄言明醉意浓浓道:“她失踪三天了,我怎么找都找不到。”
  
      女人直接靠在他怀里。
  
      “找她干什么?她一个成年人还能丢了不成?别管她啦,我们过去玩吧,不然……去一个安静的地方我们单独玩也行。”
  
      薄言明有些迷离的双目看着她,很直接的问:“你是处吗?”
  
      女人生气的推开他:“薄少你不会忘了吧,人家前几天才把第一次给你。”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娇娇。”
  
      “是乔乔。”
  
      “哦,乔乔。”
  
      薄言明突然站起来,拉起她,搂着她,亲了下她的脸:“走,乔乔,本少爷现在心情好,我们就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玩玩。”
  
      “讨厌。”
  
      女人娇羞的又靠进他的怀里,跟他一同出了夜店。
  
      大华在他离开后非常不满的对杜桓道:“你怎么总拿我当挡箭牌,明明就是给嫂子下的药。”
  
      “我是好意,我也没想到会出事。”
  
      “出什么事了?”
  
      “这我哪清楚,但你看他那样,估摸是被别人占了便宜。”
  
      “我就说你别玩得太过分,你偏不听,现在好了,我看以后东窗事你要怎么收场。”
  
      “哥们儿,这事不能让他知道,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我可以不说,但这事不止我一个人知道。”
  
      “我都已经处理好了,只要咱们哥几个不说,薄少就不会知道。”
  
      大华深叹了口气:“希望纸能包得住火,不然这把火早晚烧到我们身上。”
  
      “别他妈吓我。”
  
      大华把一杯酒放在他身前:“我敬你这辈子能长命百岁。”
  
      “操,滚!”
  
      ……
  
      初夏背上的伤结痂后就好的特别快。
  
      她开始有了想要逃出这间公寓的想法,但是逃出去的后果她也假想了一下,只要惹得薄擎不高兴,那么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私生活上,都一定会变得惨痛不堪,所以为了大局着想,她还是安分了下来,乖乖呆在这里,乖乖做饭给他,乖乖给他洗衣服,然后……
  
      薄擎穿好西装走到她面前。
  
      初夏看着他搭在脖颈上的领带,调整了下自己的心态,慢慢伸出手,帮他打着。
  
      薄擎垂目看着她灵巧的手。
  
      “一个晚上就能这么熟练,看来你有这方面的天赋。”
  
      初夏知道他是故意讽刺她。
  
      她有些闷气,坦言道:“我昨晚是骗你的,我以前经常抢妈妈的这份工作,给爸爸打领带,爸爸住院后,小弟上了高中,我就换成给他打。”
  
      “言明呢?”薄擎突然问。
  
      初夏的手突然定格。
  
      她澄清的双目闪出丝丝的波动,眼中的画面回到四年前的那一天。本以为那是她最幸福的日子,本以为她嫁给了这世上最好的男人,但最后却变成了现在这样,那一日也变成了她永生的痛。
  
      手再次动起来,她收起那些回忆,匆匆回答:“我只帮他打过一次。”
  
      “一次?为什么只有一次?”
  
      “因为结婚后,他就开始讨厌我了。”
  
      薄擎没有继续追问,他盯着她的脸,盯着她眼中那一点点闪动,突然俯身,轻啄了一下她的唇。
  
      初夏惊讶的仰头看他。
  
      他霸道道:“以后我的领带都由你来打。”
  
      初夏的心脏慌的狂跳。
  
      她加快手上的动作,将打好的结推到他的衬衣口,立刻转身想要离开,但薄擎却长臂一伸,从身后将她小心翼翼的抱住。
  
      初夏马上去拉他的手:“放开我。”
  
      薄擎将自己的下颚放在她的肩膀,然后微微侧头,吻着她的脖颈。
  
      “三叔,别这样,放开我。”
  
      薄擎的吻变得密密实实,同时还黏蜜的说着:“今天林沛涵有事不能来,小昱也要上幼稚园,你一个人在家不要胡思乱想,乖乖休息,无聊的话就打电话给我。”说着,他腾出一只手,拿出手机塞进她的手里。
  
      初夏紧紧攥着手机。
  
      “我知道了,三叔,你上班要迟到了。”
  
      “……”
  
      “三叔,真的要迟到了。”
  
      “……”
  
      薄擎完全不尽兴的停止,但他的手却没有放开,头也还放在她的肩上。
  
      初夏能够感受到他的呼吸拍打着她的脖颈,痒痒的很像抓,却只能呆呆的站着不敢乱动。
  
      薄擎贪恋的又吻了一下她小巧的耳垂,贴着她的耳廓喁声道:“快点好吧,我要到极限了。”
  
      初夏的背脊一阵惊悚。
  
      薄擎放开她,转身边走边道:“我去上班了。”
  
      听着防盗门被关上的声音,初夏的身子一软,差点腿软的跌坐在地上。
  
      她摸着自己的脖颈,耳边又响起他的声音。
  
      ‘快点好吧,我要倒极限了。’。
  
      极限?
  
      他已经忍不下去了?
  
      怎么办?
  
      她又开始想要逃离这间公寓了,但是后果是她承受不了的。
  
      一心急,一用力,感受到手中的手机,她慌的想找沛涵商量,但一开机,却响起另一个人的电话。
  
      ……
  
      酒店套房内,衣服凌乱的散落一地。
  
      昨晚的女人裸着背脊睡在两米宽的席梦思床上,薄言明赤着身半躺在她身边。
  
      他的酒已经醒了,脑袋又开始想初夏。
  
      虽然杜桓一直否认,各种证据也一直证明他说的是真的,但经过傅雪这次的事后,他对初夏以前的反驳开始有了动摇。
  
      拿着手机犹豫了很久,最后又拨通了她的电话。
  
      本以为她还会关机,却不想竟然通了,而且在响了几声后,竟传出初夏的声音。
  
      “喂?”
  
      薄言明立刻将手机放在耳边。
  
      “你在哪?”他急切的问。
  
      “我在一个朋友这。”
  
      “什么朋友?谁?”
  
      “……”初夏迟疑了一下:“你不认识。”
  
      “我不认识?是男人吧?肯定是男人。你又跟哪个男人搞在一起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他并不想说这样的话,但一张开口,这种话就习惯性的吐了出来。
  
      “没错。你说的对,是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比你好上千百倍的男人。”
  
      薄言明愤怒:“立刻给我回来!”
  
      “我的伤还没好,要再过几天才能回去。”
  
      “我要你现在就回来,马上给我滚回来!”
  
      “你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挂了。”
  
      “你敢不听我的,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我已经后悔了,我真的很后悔……当初会嫁给你。”
  
      初夏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薄言明的双目猩红的充满怒火。
  
      他用力的攥着拳头,狠的打着身侧的被褥。
  
      正熟睡的女人突然被惊醒,他看着薄言明愤怒的脸,连忙起身,抱着他,贴着他,撒娇道:“怎么了?不尽兴吗?我可以再陪你一次。”
  
      薄言明一把将她推开。
  
      女人重重的摔在床沿,差点掉下去。
  
      “你干什么?”她娇气的抱怨。
  
      “滚!”
  
      薄言明怒吼:“立刻给我滚!”
  
      女人被他的声音吓的马上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就跑了。
  
      薄言明已经恨的咬牙切齿。
  
      后悔?
  
      她终于说出实话了,终于承认后悔嫁给他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
  
      ……
  
      薄氏顶楼。
  
      薄擎刚出电梯,郭睿就匆匆迎过来,跟在他的身侧。
  
      “先生,柯小姐来了。”
  
      “她来干什么?”
  
      “说是给你送换洗的衣服。”
  
      “通知前台,以后见她,不准她上顶楼。”
  
      “是。”
  
      薄擎大步走进办公室,柯瑜正坐在他的椅子上。
  
      他微微蹙眉,柯瑜开心的起身走过来。
  
      “擎,你今天怎么迟到了?什么事耽搁了吗?”
  
      薄擎没有理她,走进办公桌内,却没有坐下,而是按下桌上的直通键,拿起听筒,冷冷道:“阿睿,去订把椅子,二十分钟内送来。”
  
      柯瑜听着他的话,委屈的撅着嘴:“我只坐了一下。”
  
      “我讨厌别人碰我的东西。”
  
      柯瑜有些生气,但完美的忍下来。
  
      她美美的微笑着,拿起放在一旁袋子:“擎,虽然你说过不用,但我还是担心你,帮你整理了几套换洗的衣服,你要不要看一下?”
  
      “不需要,拿走。”
  
      “真的不需要吗?连这个也不要了?”
  
      柯瑜说着,从袋子里拿出那个礼品盒。
  
      薄擎盯着礼品盒,眉头猛蹙。
  
      “谁准你动我的东西?放下!”
  
      “不放。”
  
      柯瑜收起,反而放进自己的包包。
  
      薄擎眼眶剧烈收缩,怒意横生。
  
      柯瑜顶着压力,大胆道:“本来我还担心这个东西对你来说并不重要,但现在看来刚好相反。如果你这么想要这个东西,可以,今天晚上九点,兰坊酒店,三楼3o9号房,我等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腹黑老公深深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老公深深爱第70章 今晚九点,我等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腹黑老公深深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老公深深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