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薄言明,我们离婚吧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鸣畅 书名:腹黑老公深深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抗日之痞子团长  山村全能小医仙  明末乞活  球球大作战之球王争霸  极品捉鬼师  暴走韩娱  君临诸天  娱乐传媒大亨  Y之构造  UFO大道  女继承人  贵妇人号  
    “这怎么回事?”他惊然的问。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柯瑜赶忙又带回口罩:“没事,不小心自己摔的。”
  
      “摔的?”
  
      薛荆辰完全不相信:“你真以为你表哥我只是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什么都不懂吗?就算是纨绔子弟也能分得出摔伤是什么样,很明显,你的伤口不符合摔伤的标准。”
  
      “表哥,你就别管我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能处理。”
  
      “我才没那闲工夫管你,就是有兴趣知道事情的经过。”
  
      柯瑜生气的白他一眼,转身走回床边,疲惫的躺了上去。
  
      薛荆辰也走到床边坐下。
  
      “到底怎么回事,你这伤不会真是薄擎弄的吧?”
  
      “……”
  
      柯瑜闭上双目不理他。
  
      薛荆辰可有的是法子撬她的嘴。
  
      “你若是告诉我,你就好心帮你保个密,你若是不告诉我,我现在就下楼,告诉姑父和姑妈,让他们去薄擎讨个说法,替你出口气。”
  
      柯瑜瞬间坐起身,两只漂亮的大眼睛愤怒的瞪着他。
  
      薛荆辰嘴角微笑,等她从实招来。
  
      柯瑜郁闷的叹了口气,拿过身旁的泰迪熊抱住,然后支支吾吾道:“昨天晚上,我威胁薄擎去了酒店。”
  
      “等等?威胁?我没听错吧?那个大名鼎鼎的薄三,竟然被你威胁了?这可真是天大的奇事,你可一定要仔仔细细的跟我说说,这个威胁的过程到底是怎么样的,没准备以后我跟薄家有什么小摩擦,也能效仿一下。”
  
      柯瑜又是一个白眼。
  
      “我只是帮他整理衣服的时候,拿了他一对耳环而已。”
  
      “一对耳环就能威胁他?看来这对耳环对他来说意义重大,是他母亲的?还是哪个女人的?”
  
      “我不知道。”她怀疑是初夏的。
  
      “然后呢?你拿着耳环威胁他去酒店,之后你们生了什么?”
  
      “我给他喝了杯酒。”
  
      “是放了东西就酒吧?”
  
      柯瑜真的很讨厌他这种说话的调调,完全就是一副看着热闹不嫌事大的愉快心态。
  
      “是,我是放了点东西。”
  
      “你这么大胆,如果被姑妈知道一定会把你关在房间里一个月都不让你出去。”
  
      “如果她知道跟我生关系的是薄擎,她一定会非常开心的去薄家,跟伯父讨论婚事。”
  
      “也对,你们两家联姻,对彼此都有非常大的好处。”薛荆辰点了点头,回归正题:“接着呢?他喝了酒,一狂,就把你弄成了这样?”
  
      柯瑜想起昨夜的他,又不禁涌出一阵后怕,抱紧了怀中的泰迪熊。
  
      “表哥,我问你,如果你喝了那种东西,能一个小时都保持冷静和清醒吗?”
  
      “那要看这个东西的强度有多大了。”
  
      “当然是很厉害的那种。”
  
      “那怎么可能,那种东西几分钟就让你变个人。”
  
      “可是……薄擎竟然整整一个小时都没事,完全没事。”
  
      薛荆辰稍稍蹙了下眉:“他本身就是个很沉稳的人,年轻的时候还在部队待过几年,成绩优异的多次被上头看中,忍耐力肯定比普通人强很多,不过这种事还是要看他的意志力,如果他是极度的不想要跟你生关系,那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柯瑜突然闷气,嘟囔了一句:“他就这么喜欢她吗?”
  
      薛荆辰可是耳尖的听到了。
  
      “她?她是谁?”
  
      柯瑜赶紧打马虎眼:“没谁,表哥,我说的嘴疼,你就让我休息一会儿吧。”
  
      “ok,休息吧,我就在这等着,等你休息好了,再告诉我那个‘她’是谁。”
  
      柯瑜真的很烦。
  
      从小到大,这个表哥简直就是她的克星,永远都把她玩弄在股掌之中。
  
      没辙,说吧。
  
      “是初夏。”
  
      薛荆辰显然没有太大的惊讶。
  
      那次的游轮可是他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薄擎开了他的快艇把初夏送去医院。表面上看着冷漠从容,只在背地里紧张担心,果然是他的做事风格。
  
      “喜欢上自己的侄媳妇,有点意思。”
  
      “有什么意思,他们根本就不可能,他们这是在玩火。表哥,你帮我想想办法,把初夏给我弄出薄家,我现在一看到她就满肚子火,一想到她跟薄擎我就恨不得杀了她。”
  
      “妇人之仁。”
  
      薛荆辰嘴角邪恶的笑着:“如果我是你,就会想方设法的把她留在薄家。”
  
      “为什么?”
  
      “你想,你如果把她赶出了薄家,那不就是给她和薄擎光明正大在一起的机会吗?到时候他们在外面过上小日子,你就更得不偿失了,但如果你把她留在薄家,并撮合她跟薄言明,让他们恢复以前的夫妻恩爱,那薄擎一头也热不起来啊。而且把敌人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看着,这样才能见招拆招,她若是消失在你的世界,你摸不着,看不到,就只能被动挨打。”
  
      柯瑜想了想。
  
      “你说的对,看来我以前都做错了。”
  
      她竟然去帮一个根本就搬不上台面的傅雪,让他们夫妻关系更加破裂。
  
      如果上次不是她支招,初夏就不会受家法,就不会消失,就不会给薄擎机会跟她在外面乱搞,以至于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两个进展到了什么阶段。
  
      薛荆辰看着她悔不当初的模样,又起了兴致。
  
      “小鱼儿,你以前从来都不曾对男人这么执着,怎么偏偏就喜欢上薄三那个薄情的男人?”
  
      “他才不薄情,昨晚他能忍那么久,就说明他很专情。”
  
      “专情也只在遇见自己喜欢的女人之后,在没遇见之前,男人都是一样的。”
  
      “不可能。”
  
      “你认识他才几天,我跟他可是比你熟。”
  
      “你知道他以前的事?”
  
      “岂止是知道。”
  
      “那你快告诉我。”
  
      “我可没时间跟你在这闲聊,我找姑父还有正事呢。不过经过刚刚的谈话,倒是让我对初夏这个女人又增添了几分兴致,看来她不仅脸长的好,舞跳得好,还有出人意料的魅力,竟然能让传说中的大冰山动了情。”
  
      “表哥,别跟我说你也看上她了?你可是已经结婚了。”
  
      “放心,逢场作戏,玩玩而已。”
  
      柯瑜用嫌弃的眼神看他。
  
      她就是讨厌这样的男人,虽然他是她的表哥。
  
      ……
  
      经过了昨夜,初夏白天补了一觉,然后去了一趟市场,买了只鸡,亲手给薄擎煮了一锅鸡汤。
  
      去掉鸡皮的和油星,鸡汤变得非常清美。
  
      不过有的时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薄擎在打过针醒来后完全就是个没事人,跟以前一样健康,但是她……貌似还要再过个三五七天才能完完全全的好,而虚过体质就更需要漫长的时间来细细的调养了。
  
      看着他喝了两碗,初夏很有成就感。
  
      “好喝吗?”
  
      “嗯。”他的评价永远都是那么淡薄。
  
      “还有什么想吃的吗?明天我给你做。”
  
      薄擎放下汤碗,看着她微笑的脸。
  
      这种感觉真想是夫妻才有的小生活,不过她今晚的笑容却过分美丽。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他直接点破。
  
      初夏脸上的笑容又增大了一些,完全暴露了自己的目的。
  
      她拿出礼品盒,问:“我想知道,为什么我母亲的遗物会在你的手里?”
  
      薄擎伸出手,拿过礼品盒。
  
      “因为它现在是我的东西。”
  
      “你的?你从杨逸泽那买回来了?”
  
      “……”薄擎没回答。
  
      “杨家突然破产,该不会跟你有关吧?”
  
      “……”
  
      “是因为我吗?”
  
      “……”
  
      薄擎一直不开口,只是拿着礼品盒,随意的把玩摆弄。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吧?”
  
      薄擎终于动了动唇:“杨家的事确实是我让阿睿做的,谁叫他敢碰我的东西,当然要付出代价。”
  
      “那你也不用做的这么过分,你就不怕他急红了眼,报复你?”
  
      “想报复我的人太多,恐怕他还排不上号。”
  
      “我爸爸说过,不管做什么,都要给人留三分情,太绝,只会让自己陷入更绝的境地。”
  
      “那是爸爸的作风,我跟他不同。”
  
      初夏根本就劝不了他,就算劝也已经晚了。
  
      她暗叹了口气,又犀利道:“我不明白,杨逸泽把我带去酒店的时候,你才回国几天而已,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认定我是你的东西?我可不相信你会对我一见钟情,这其中肯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原因,我想让你跟我说清楚。”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别转移话题。”
  
      “我就是要转移话题。昨天晚上,在我最难受的时候,你似乎抓着我的手跟我说你可以帮我,如果我没理解错误的话,这句话的意思,是你已经准备好向我献身。”
  
      这个转移果然够狠。
  
      初夏完全无法反驳。
  
      “我是这么说过。”
  
      “那我是不是可以确定,你已经喜欢上我了?”
  
      “我……”初夏长时间的迟疑,最后尴尬的低下头,却又像是在点头。
  
      薄擎心情愉悦。
  
      看来这次的忍耐并不是没有收获,相反,比直接要了她更能让她心动,算是错有错着。
  
      “既然你都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那在你身体完全痊愈之后,我就不客气。”
  
      初夏已经被他的直接弄的完全坐不住了。
  
      她起身快步进了卧室。
  
      薄擎又喝了几口汤,然后也走进了卧室。
  
      初夏坐在床边正拿着几张东西在扇风,清风掠过她的面颊,吹起她散落的丝,隐隐露出她纤美的脖颈,还有上面他吻过的痕迹。
  
      薄擎看的有些情动。
  
      他走过去,抢过她手中的几张纸,垂目扫了眼。
  
      “这是什么?”
  
      “薛荆辰的资料。”
  
      “你到是快,已经开始动手了?”
  
      “是你说的,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那你都知道了他的什么?”
  
      “他跟你一样今年三十岁,但在七年前就早早的结婚了,夫妻感情说不上恩爱,却相敬如宾,但一直都没有孩子,所以总是有传闻说他们两人其中一个肯定是生理有问题。”
  
      “这些大家都知道,有什么是别人不知道的吗?”
  
      “我还查到他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纨绔,虽然他也跟其他薛家人一样,总是讲究排场,举办一些夸张奢侈的宴会,但薛家在他接管之后,仅仅在五年的时间就已经把企业扩大了一倍,而他也非常有手段,吞并很多小公司,将其转为薛家旗下的子公司。还有,他并不是传言中的那么花心,他接触过的女人都是他事先锁定好的目标,基本上都跟他要开的项目有关,说不好听一点,他这种做法就是在利用女人来上位。”
  
      薄擎仔细的听着她的分析,但这次他却并没有点头。
  
      初夏看着他比平常还冷漠的脸,心好像被一块石头沉沉的压着。
  
      让他失望了?
  
      薄擎果然摇了摇头。
  
      “想要控制一个,想要从一个人身上拿到你想要的东西,就要有一个绝对能够让他妥协的理由,这可能是金钱,可能是权力,但最重要的还是弱点。”
  
      “弱点?”
  
      “没错,以你的立场跟他去谈生意,他要钱你给不了他满意的数字,他要权你更是没有那个能力,所以你只能抓住他的弱点,让他没办法拒绝你。”
  
      初夏对他的话陷入了沉思。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这是肯定的事情,但薛荆辰这个人,表里是完全不一样的,他用纨绔和花心完美的掩饰了真实的自己,所以很难猜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人,到底有过什么样的经历,到底在乎什么?害怕什么?
  
      “其实让你去查他的弱点,的确是为难你了,因为这个世界恐怕只有我知道他的弱点是什么。”
  
      “你知道?”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就像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我一样。”
  
      “你们很熟吗?”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想让我告诉你他的弱点吗?”
  
      “不用!”
  
      初夏一口拒绝。
  
      刚刚看到他失望的样子让她非常不甘心,她要自己去查他的事,而且她要凭自己的力量从薛荆辰的手中夺得那块地皮。
  
      薄擎看着她眼中的斗志,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
  
      “饭也吃过了,工作也聊完,我们睡觉吧。”
  
      “哦。”
  
      初夏很平然的答应,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薄擎很新奇的看她。
  
      “你今天,很积极嘛。”
  
      初夏完全不怕:“我已经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在我伤没好之前,你绝对不会对我怎么样?”
  
      “你确定?”
  
      经过昨晚,她完全自信:“当然。”
  
      “连我自己都不敢确定的事,你凭什么敢确定?而且除了那种事之外,还是有很多事情能做的,比如……”薄擎靠近她的耳畔,对她说了几个词汇。
  
      初夏的脸整个都方了,双目有点涣散,耳朵不停循环他刚刚的话。
  
      薄擎已经坐在了她的身边,拿起她的手轻轻吻了一下:“我会一点一点的教你,就像我教你怎么做生意一样。”
  
      “不、不用了。”
  
      “不行,必须学,以后会经常用到。”
  
      “真不用了。”初夏惊悚的抽回手。
  
      薄擎再次抓住:“你的手既会做饭,又会抓人,这么灵巧,一定一学就会。”
  
      “你放开我。”
  
      初夏开始用力的挣扎。
  
      “别害羞,一回生二回熟,慢慢就习惯了。”
  
      “我死都不学。”
  
      “这可由不得你。”
  
      薄擎的另一只手抓住被子,一个用力,将他们二人一同蒙在了被褥之中。
  
      “你干什么?喂!等……不要!”
  
      这一晚初夏知道了,不能太嘚瑟,一定会受伤。
  
      ……
  
      郭睿调走后,薄擎的工作量就变得特别大,其他的助理和秘书完全无法跟上他的步调,总是达不到他要的标准,所以很多事情都要由他自己亲自去看,亲自去做。不过这一天,有一个意想不到,却又在情理之中的人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没有敲门,直接进来。
  
      薄擎看着他,叫了声:“大哥。”
  
      老大站在办公桌前,沉稳的看着他,声音尤其浑厚:“我听说你把郭睿调走了,这里忙的不可开交,如果你需要人手,我可以把我的助理调过来给你用,他以前就是处理这些的,一定能帮到你。”
  
      “谢谢大哥,我这里没有问题,我可以搞定。”
  
      “别太逞强,都是一家人,该帮的我一定会帮。”
  
      “如果我有需要大哥的地方,一定会马上去找大哥,不过现在真的没有。”
  
      “哦?是吗?”老大的脸虽没有什么变化,但语调却不一样了:“我听说你因为忙工作的事最近一直都没有回家,但是我又听公司里的人说,你最近并没有在公司留宿。这就有点奇怪了,你晚上到底去哪?可别因为女人的事情耽误了公司里的正事。”
  
      “大哥多虑了,在女人方面,我一定不会像大哥那样。”
  
      老大没有变化的脸最终露出了怒意,而他一怒,就会笑。
  
      “呵……说得好。不过老爷子似乎就是因为女人的问题叫你今晚一定要回去见他。”
  
      “我知道了,谢谢大哥带话。”
  
      “那我先走了,你忙吧。”
  
      “慢走,不送了。”
  
      老大转身大步走出办公室,关门的时候力道特别大,‘砰’的一声,门好像都要被他砸碎了。
  
      薄擎坐在办公椅内,从容的眉心稍稍有些褶皱。
  
      ……
  
      公寓。
  
      小昱闲不住的到处乱逛,每个房间都溜达了一遍,最后产生了一个疑问。
  
      “妈妈,为什么这里只有一张床呀?其它房间的床都跑哪去了?”
  
      “额……其它的床都被搬走了。”
  
      “为什么要搬走?”
  
      “这我就不清楚了,可能是房东的脑结构跟咱们普通人不一样吧?”她借机讽刺薄擎。
  
      小昱听的懵懵懂懂。
  
      “房东为什么跟我们不一样?他到底是谁呀?妈妈为什么要住在这个地方?为什么不住医院?或者回家?不然跟我一起和舅舅住也行呀。”
  
      小孩子的脑结构似乎也跟大人不同,脑袋里满满的都是为什么,都是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
  
      初夏抱过他。
  
      “小昱,如果……妈妈是说过如果……如果以后妈妈永远都不回家,跟你一起住在像这样的房子里,你愿意吗?”
  
      “妈妈为什么不回家?”
  
      “因为家里人都不喜欢我们。”
  
      “妈妈是想跟爸爸离婚吗?”
  
      初夏又被小昱惊人的言语吓到了。
  
      现在的孩子真的跟以前不同了,你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但在环境和社会的影响下,他们成熟的很早,知道的东西远远出你的想象。
  
      初夏摸着他的头,摸着他的脸。
  
      “如果妈妈跟爸爸离婚,你愿意跟妈妈一起离开薄家,一起生活吗?”
  
      小昱清淡的眉头慢慢的蹙起,非常认真的想了想。
  
      “他们都欺负妈妈,我不喜欢他们,但是,太爷爷对我很好,他总是陪我玩,总是让我坐在他的怀里,还总是给我买好多好多好吃的和好玩的,我有点舍不得他。”
  
      “是啊,太爷爷对你一直都很好,对妈妈也很好,我也舍不得他。”
  
      “妈妈,我们可以带着太爷爷一起离开吗?”
  
      “那是太爷爷的家,他怎么会丢下自己的孩子,跟我们走呢?”
  
      小昱撅起小嘴。
  
      这一次的事情他虽然被拉走了,但他在房间的窗户都看到了。妈妈被二爷爷打,打的浑身都是伤,背上都是血,旁边的人一直在看,不但没人阻止,还围在一起那么开心,他们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妈妈一直受罪,一直跪在那里,一直磕头,整整一天一夜。他讨厌那些人,讨厌爸爸,讨厌那个家。如果非要让他跟妈妈和太爷爷之间选择,他只能选择妈妈。
  
      “妈妈,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哪我都愿意。”
  
      初夏紧紧的将他抱住,用力的将他抱住。
  
      虽然四年的婚姻让她遍体鳞伤,但有子如此,她还有什么好抱怨的?突然有些感谢那个让她生下小昱的人,不管他是谁,她从未后悔过生下小昱。
  
      手机在这时响起。
  
      初夏不舍的放开小昱,拿出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名字,然后接通。
  
      “三叔?”
  
      “我今天晚上要回薄家,应该不会回公寓了,一个人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不过……”
  
      “说。”
  
      初夏往卧房走几步,避开小昱。
  
      “既然你今晚不回来,我可以让小昱留在这陪我吗?”
  
      “也好,你们也好几天没在一起了。”
  
      “谢谢三叔。”
  
      “没事了,挂了。”
  
      “嗯。”
  
      初夏刚要挂断电话,小昱却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过来,拽了拽她得裤子。
  
      初夏垂目看他。
  
      “怎么了?”
  
      “是叔叔打来的吗?我想跟叔叔说话。”
  
      初夏马上去看手机,竟然还没挂断。
  
      “三叔?”
  
      “嗯。”
  
      “小昱他想跟你说话。”
  
      “好。”
  
      初夏把手机递给小昱,小昱拿到手机后竟然一路小跑着去了客房,还把客房的门给关上了。
  
      初夏疑惑的跟到客房门口,侧耳倾听。
  
      房门突然打开,小昱瞪着她:“不准偷听。”
  
      初夏忘了,这可是他的拿手绝活,真是关公面前耍大刀。
  
      “好,我不听,我去做饭。”
  
      小昱看着她离开,这才安心的关上门,走到离门最远的地方,小声的对着手机开口。
  
      “叔叔,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救了妈妈。”
  
      “不用客气。”
  
      “叔叔,你为什么对妈妈这么好?你是不是喜欢妈妈?”
  
      “……”薄擎突然没了声音。
  
      小昱鬼灵精的继续:“如果你喜欢妈妈的话,我可以帮你哦。”
  
      “你要帮我?你知不知我是你妈妈的长辈。”
  
      “我知道,我这几天问了舅舅很多问题,但是舅舅跟我说,你们并没有血缘关系,法律上是认可的,而且……”
  
      “而且什么?”
  
      小昱纠结的蹙眉头。
  
      “叔叔,我是相信你,才告诉你的,你一定要帮我保守秘密,绝对不可以告诉其他人。”
  
      “好。”
  
      “你誓,骗人是小狗。”
  
      “我誓。”
  
      小昱很单纯的安心了。
  
      “其实……其实我不是爸爸的孩子,我除了妈妈,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就算你喜欢妈妈,也是可以的,而且妈妈刚刚也跟我提到要跟爸爸离婚,如果她跟爸爸离婚了,那你跟妈妈就更可以在一起了,我也希望你能够跟妈妈在一起,我更希望你能成为我的爸爸。”
  
      薄擎听着他完全不符合年龄的话语,沉默了许久。
  
      “叔叔?”小昱听不到声音,有些担心,有些慌张。
  
      “你想让我成为你的爸爸?”薄擎突然问。
  
      “嗯。”
  
      “为什么?”
  
      “因为你对妈妈好,因为你可以保护妈妈,虽然我也很想保护妈妈,但是我根本打不过那些大人,我不想再看他们欺负妈妈了。”
  
      “那你爸爸呢?”
  
      一听到薄言明,小昱的眼睛都隐隐出现的泪水。
  
      他一直希望他能够成为他真正的爸爸,但他却一次一次的伤害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妈妈。
  
      “我讨厌他!”他声音有点哽咽。
  
      “那如果哪一天我也伤害了你妈妈呢?”
  
      “那我也讨厌你,伤害妈妈的人我都讨厌,全部都讨厌。”
  
      “真是个任性的孩子,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妈妈,我会保护她,从今以后,一直保护他,也会一直保护你。”
  
      “骗人是小狗?”
  
      “嗯。”薄擎带笑意:“骗人是小狗。”
  
      小昱非常的开心。
  
      他不想去管那些大人的纠结,他也不懂那些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他只知道,只要能让妈妈开心,只要能让妈妈幸福,那么他就开心了,他就幸福了。
  
      拿着手机走出客房,把手机还给妈妈。
  
      初夏看着他脸上满溢出来的笑容,好奇的问:“你们都聊了些什么,这么开心?”
  
      “嘿嘿嘿,不告诉你。”
  
      “小气鬼,跟妈妈说说?”
  
      “不说,这是男人之间的秘密。”
  
      “哦?”
  
      初夏宠溺的捏了下他的小脸蛋。
  
      ……
  
      薄家。
  
      老爷子站在书房的书桌内,手中拿着毛笔,淋漓尽致的写着一个‘和’字。
  
      薄擎看着他的笔锋,在收笔时他赞叹:“爸的字写得越来越好了。”
  
      “写的好有什么用,要能让看的人看出其精髓才是真正的好。”
  
      “爸是想说,家和万事兴?”
  
      老爷子放下笔,抬起头。
  
      “今天老大去你办公室,你们一定又生摩擦了吧?”
  
      “大哥想把他的助理调来给我,明显就是想在我身边安插他的人。”
  
      “你大哥这些年一直都准备掌管薄氏,确实是下了很大的苦心,但你一回来就轻而易举的抢了他想要的位子,他当然会有一些不甘心和不服气。”
  
      “这我懂。”
  
      “你懂的话就不要跟他对着干,我不想看到你们兄弟自相残杀,要以和为贵。”
  
      “知道了,我会的。”
  
      “行了,既然在家就不说工作上的事。”老爷子重新铺好一张较长的宣纸,再次拿起笔,想了想,然后边写边道:“柯丫头是怎么回事?她怎么突然就回家了,都不来跟我打声招呼。”
  
      “可能是想通了吧。”
  
      “你别以为我老了就真的糊涂了,你最近根本就没在公司过夜。说吧,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女人。”
  
      “是。”薄擎没有避讳的承认。
  
      “柯丫头就是因为这件事才生气回家的?”
  
      “差不多。”
  
      “你做事我向来不用操心,但这件事你处理的有欠妥当,她毕竟是我请来的,你这样把人气走,叫我怎么跟柯家人交代?”
  
      “我会亲自打电话跟他们解释。”
  
      “不用了,电话人家早就打过来了,我也帮你解释过了,就说是年轻人小吵小闹,没什么大事,等过两天你有时间,亲自去趟柯家,把人接回来。”
  
      “爸……”
  
      “这是命令。”
  
      薄擎的脸色微沉:“我知道了。”
  
      老爷子沾了沾墨水:“说说那个女人吧。”
  
      “……”薄擎突然沉默。
  
      老爷子的笔微顿。
  
      “怎么了?如果是好人家的丫头,我也不是不能考虑让她进我们薄家的门。”
  
      “她不是爸你喜欢的那种人。”
  
      “看来又是个连台面都上不去的。我也不是苛刻,只要家世背景干净,人品性格适当,我都可以睁一眼闭一只眼,反正要过日子的是你们,又不是我,但是你们怎么一个一个都喜欢那些来路不明的女人?就连你也这么让我失望。唉……”
  
      老爷子沉沉的叹气,写了一半的字也写不下去了。
  
      薄擎一直沉稳的站在桌前。
  
      “爸,如果没其他事,我就先出去了。”
  
      “还有一件事。”
  
      “您说。”
  
      “夏丫头这两天一直没消息,你知道她在哪吗?”
  
      薄擎有些惊讶他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他稳住自己的表情,依然淡漠的回答:“她的事我怎么知道。”
  
      “上次她被人陷害,你似乎很紧张她,还替她说了句话,如果是平常的你肯定连理都不理,更不会参与他们的胡闹,但你却一直都在场,能跟我说说这是为什么吗?”
  
      “当然可以,但能等我一下吗,我要先回房拿样东西。”
  
      “去吧。”
  
      薄擎回房拿来一个画筒。
  
      他在老爷子的面前抽出画筒里的画,展开给老爷子看。
  
      老爷子戴上老花镜细细的看着,慢慢点头道:“不错,这个百货大楼的设计很有特色,是夏丫头画的?我还真不知道,她竟然还懂设计?”
  
      “不是她,是初阳。”
  
      “初家小子?”
  
      老爷子惊讶之余,多了几分赞叹。
  
      “真是年轻有为,小小年纪如此惊人,跟当年的你很像。”
  
      “这只是个草图,等过几天他会把正图画出来,一定会比现在更让你满意。”
  
      “这就是你帮夏丫头的理由?”
  
      “这个理由足够让我给她一个人情。”
  
      “是。”老爷子又点头:“这么好的设计不能错过,这么好的人才也不能错过。看来初家命不该绝,诚老弟可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和一个好儿子。不过言明那边你也要慎重一些,他要是知道你帮初家,一定会跟你闹翻。”
  
      “放心,我还压的住他。”
  
      “也别压的太死,他的事最近我也想过,再这么让他闹下家里一定会被他弄乱套,还是找个机会,低调的让他把婚离了,等百货大楼盖成后再公开。还有小楼的那个女人,看看能不能给她一笔钱,让她移民国外。”
  
      “我会处理。”
  
      “嗯,出去吧,我想安静的写写字。”
  
      “好。”
  
      薄擎拿着画筒离开书房。
  
      还好他做了准备,不然刚刚一定会手足无措的露出马脚。
  
      ……
  
      时间从不等人,也从不回头。
  
      初夏身上的伤渐渐好了,痂也都脱落了,不过还有些印子,需要长时间慢慢恢复。
  
      对于薄擎来说,忍耐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是忍到了头。
  
      但对初夏来说,这一天,尤其忐忑紧张。
  
      刚一回公寓,薄擎就抱住初夏,深深的亲吻着她,毫不犹豫的将她压在柔软的床褥之上。
  
      “唔……等……等一下……”
  
      “不等!”
  
      “真的,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薄擎封住她的唇不让她说话。
  
      初夏拍着他的背脊,急的不停挣扎,当他又放开她的唇吻向她的脖颈时,她喘着气道:“我要回薄家,我要见薄言明。”
  
      听到薄言明的名字,薄擎突然停了下来。
  
      他冷目灼烈的看着她,脸色尤其阴寒。
  
      “为什么要见他?”
  
      “我要正式跟他提出离婚。”
  
      薄擎暗涌的愤怒突然消失。
  
      初夏并不是在拒绝他,她用自己的双臂轻轻的拥着他的背脊。
  
      “这些天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我没有办法不承认,我对你动心了,就算你是我的三叔,我还喜欢上了你,但是在我没有正式跟薄言明提出离婚之前,我们不可以这样做。”
  
      “都已经决定要跟他离婚了,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这是我的问题,我是一个母亲,我不想让我的孩子知道我曾做过这种事。”
  
      “也许你的孩子根本就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
  
      初夏盯着他幽深的双目,突然将拥着他背脊的双手上移到他的脖颈,主动轻轻吻了他一下,然后撒娇一般的说道:“再等我一下,就一下下,我保证,我把离婚协议交给他后马上就回来。”
  
      被她这样亲吻,被她这样撒娇,薄擎真是喜怒交加。
  
      见他没有回应,初夏又吻了他一下,大胆道:“我会在一个小时内回来,你先洗个澡等我,好不好?”
  
      薄擎的身体被她这句话弄的激动了。
  
      真该死!
  
      她现在活脱脱就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俯身想深深的吻她,却又邪恶道:“再一下。”
  
      “什么?”
  
      “再吻我一下,我就放你去离婚。”
  
      初夏红着脸看着他那张严谨的脸,虽然严谨,却莫名觉得像小孩子一样,任性,可爱。
  
      反正最近接的吻已经数不清了。
  
      她再次啄了下他的唇,然后又调皮的多附赠了一个。
  
      薄擎是真不想放开她,他根本不在乎那些,但女人似乎对这种事情格外在意。真是麻烦死了。
  
      深吸了口气,然后起身。
  
      初夏最近似乎摸到了他的性子。
  
      虽然霸道,却又温柔。虽然冷酷,却又不失幽默。
  
      只要好好跟他说,认真跟他说,他就会认真的去思考。当然,他讲理的时候很讲理,不讲理的时候就会变得非常可怕,所以再稍稍添加一点点的撒娇,这样他就会心情愉快的顺着你。
  
      初夏拿着包包走出卧房。
  
      她回头看了眼薄擎,他正拿出烟,优雅的吸着。
  
      说起来,在她养伤的这段时间他一次都没有在她面前吸烟,身上也没有烟草的味道。他对她,真的很细心。
  
      “我走了。”
  
      薄擎抬目看她,竟然微微的勾起了嘴角,那么的好看,那么的帅气。
  
      ……
  
      薄家。
  
      薄言明洗过澡后,坐在床尾,双目盯着对面墙上的结婚照。
  
      初夏一身纯白的婚纱,双手亲密的挽着他的手臂,嘴角笑的那么开心,眉眼弯的满是幸福,而他穿着黑色的西装站的笔直,跟她相比,他的身体有那么一点点的紧绷,但他的笑容却跟她一样,连眼角的弧度也跟她一样。
  
      以前有很多人说,他们很有夫妻相,以后一定会非常幸福。
  
      都他妈是骗子!他们一点都不幸福。
  
      “咔嚓。”
  
      房门突然被打了开。
  
      他转头,双目有些惊讶的看着初夏。
  
      初夏如梦幻一般走到他的身前,对着他微笑,跟照片的笑容很像很像,但她却从拿出包包里的一张纸,递给他,说着残酷的话。
  
      “薄言明,我们离婚吧。这次我是认真的,如果你还是不同意,那我只好向法院提出诉讼。”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腹黑老公深深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老公深深爱第72章 薄言明,我们离婚吧》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腹黑老公深深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老公深深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