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薛家宴会,空中花园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鸣畅 书名:腹黑老公深深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战破苍穹  诡罪  马前卒  不科学的天天传  疯狂升级系统  儒道至圣  终极高手  我的极品护士老婆  镜·织梦者2:海的女儿  镜·前传神之右手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彼得·潘  
    “我……我猜的。』』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薄擎突然俯下身,一只腿跪在床褥上,一只手捏着她的下颚,微怒道:“让我看看你这张嘴,还能说出什么谎?”
  
      他说完,另一只腿也跟着上来,身体越来越近的逼向她。
  
      初夏慌的向后一躲,顺势竟然被他压倒了。
  
      “三叔……”
  
      薄擎深深的吻住她,带着怒火和一丝粗暴。
  
      初夏一开始还挣扎,但对于他的吻,不知从何时开始已经习惯性的学会接受。
  
      薄擎吻够后放开他,又一次问:“老爷子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初夏犹豫的看着他。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看来今晚是怎么都躲不过了。
  
      “爷爷他问了我跟薄言明的事。”
  
      “他跟你说了?”
  
      “是,他说他已经知道小昱不是薄言明的孩子,还说本来是让你找机会处理一下我跟薄言明的事,但是他看你最近太忙了,所以就亲自找我来谈。说起这件事,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小昱不是薄言明的孩子?为什么一直都不告诉我?”
  
      “这是你的秘密,你不问我,我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跟你说我知道了。”
  
      也对。
  
      初夏说不过他。
  
      薄擎在黑夜下近距离的看着她有些生气的小脸儿,盯着她的眼睛,又问:“老爷子就只问了你这件事?”
  
      初夏的脸色稍有变化,她刚一张嘴,薄擎就提醒:“别想再骗我。”
  
      初夏把到嘴边的搪塞之词收回,犹犹豫豫道:“老爷子他说会帮我跟薄言明离婚,还说会帮我劝薄言明放了我父亲,他还拜托了一件事。”
  
      “她想让你在百货大楼盖成后再公开离婚的事情,并且要你承认是你对不起薄家在先,并不是薄家对你不义。”
  
      初夏有些吃惊,但很快就平复了下来。
  
      “你猜到了?”
  
      “老爷子向来以薄家为重,以薄氏为重,你跟薄言明的事现在闹成这样,早晚都会曝光,而你们的事又完全可以拿出来当做丑闻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借机舆论。老爷子不想这种事生,更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影响到百货公司的展,所以只好拿你来开刀,让你承担起所有的责任。”
  
      “我一直以为爷爷是个慈善的老人,原来,他的心思比你还深。”
  
      “一个慈善的老人怎么会创建薄氏,如果他的心思不深,怎么能够让薄氏几十年都屹立不倒。”
  
      “是我太单纯了。”
  
      “没错,你单纯的跟白痴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初夏生气的推开他沉沉的身体。
  
      她怒气:“我如果是白痴的话,那看上我这个白痴的你是什么?笨蛋吗?”
  
      薄擎顺势躺在她身侧。
  
      他看着她,凝着她充满怒火的双目,承认道:“没错。”
  
      初夏真是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
  
      用脚踹了踹他。
  
      “你想知道的我都已经说了,现在可以走了吧,笨蛋先生。”
  
      “我今晚要睡在这。”
  
      “什么?不行。”初夏马上拒绝。
  
      薄擎已经舒服的躺下,并且盖上被子。
  
      初夏忙拉他身上的被子。
  
      “你快点走,这个床这么小根本就睡不下两个大人。”
  
      “这不是睡下了。”
  
      薄擎侧身抱住她,不但睡下了,还多出一小块床沿。
  
      “被人现怎么办?你怎么解释?”
  
      “我会在天亮之前离开。”
  
      “别闹了,快点走。”
  
      薄擎已经闭上双目,完全的雷打不动。
  
      初夏也没辙。
  
      算了,也好。有他在身边总觉得安心,而且有他在身边今夜一定不会再无眠。
  
      “天亮前一定要走哦?”
  
      “……”
  
      “我知道你还没睡。”
  
      “……”
  
      “喂!”
  
      “……”
  
      初夏瞪着他那张帅死人不要命的脸,沉沉的叹了口气。但还是担心,拿起床头柜上的卡通闹钟,定了早上五点的闹铃。
  
      安心的躺在他的怀里看着他,看着他浓密又长长的睫羽,她缓缓闭上了双目。
  
      ……
  
      早上闹铃刺的耳朵疼。
  
      初夏闭着眼睛摸着闹钟,突然想起薄擎,双目立刻睁开,但是身边的人已经没有了踪影。
  
      轻轻摸了摸他睡过的地方,还有着一丝丝的余热,似乎是刚走。
  
      她微微笑了下,然后躺下,想要趁着睡意再多睡一会儿,但是房门却“砰”的一声被狠狠的踹开,薄言明满身酒气的走进来,猩红着双目看着她,并用手指着她:“听说,昨天薛荆辰送邀请函给你了?”
  
      初夏已经睡意全无。
  
      她不知道他是从哪个狐朋狗友那听到的,一大早就开始疯。
  
      她坐起身,走下床,站在他的面前,冷声道:“薄先生,我想你应该已经接到了法庭传来的通知,虽然我们还没有正式离婚,但已经在离婚的路上了,所以我的房间不是你随便就可以进来的,给我滚,马上滚出去。”
  
      “哈哈哈……”
  
      薄言明笑的时候身体不稳的摇晃,而且满嘴的酒臭。
  
      他一步向前,几乎就要趴在初夏的身上。
  
      初夏马上后退一步,他仓皇了几下才站住脚,然后又开始笑。
  
      “哈哈哈……真好笑。你要我滚?我凭什么滚?这里我家,这里姓薄,你是哪根葱?你姓什么?该滚的人是你。”
  
      “好,我走。”
  
      初夏不想跟醉鬼斗嘴,马上迈出脚要离开。
  
      薄言明急的又将她拉住。
  
      “不准走,你是我老婆,你哪都不准去。”
  
      “你放开我!”
  
      这一次初夏并没有费多大力气,一甩手,就把他的手给甩开了,而且他还因为她的力气再次摇晃着身体,仓皇着摔倒,还好小孩子的房间小,他离床边也近,倒在了床上。
  
      “不准走……不准走……你哪都不能去,你只能待在我身边。”
  
      看着他耍酒疯的样子,初夏再次转身,但薄言明却撕心肺腑般的说着。
  
      “初夏,为什么你要背叛我?我那么爱你……我那么爱你……为什么……为什么……”
  
      爱?
  
      他爱她?
  
      他就是这样爱她的?
  
      心脏隐隐的难受,但不是痛,她不会再为他心痛,只是很酸,酸的让自己都觉得可笑。
  
      迈出脚,她走出房门。
  
      薄言明迷迷蒙蒙的看着她的背影,他无力起身,只能伸手去抓,但她却还是消失在自己的指缝间。
  
      眼角流下一滴泪,他痛苦的说着:“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初夏离开房后,穿着睡衣不好随意行走。
  
      趁着大家都没起床,趁着薄言明在小昱的房间,她只好来到薄言明的卧房,去找找她以前的衣服,而除了那次找耳环,这个房间的东西真的太久太久都不曾触碰过了。
  
      打开衣柜,她有些惊讶。
  
      她留下的那几件衣服还整齐的挂在里面,顺序一点都没有变,而且也没有一点灰尘,非常干净。
  
      想着薄言明刚刚的话,又看到这些,脑袋不受控制的就开始乱想。
  
      她用力的甩头,甩去那些思绪,然后拿了件休闲装,快穿上,出门晨运。
  
      围着薄家的外围跑了几圈。
  
      在路过后院附近的时候,她稍稍加快了脚步,不想跟傅雪碰面,但却突然听到惊人的叫声。
  
      “啊啊啊啊啊——鬼啊——鬼——”
  
      她停下双脚,惊疑的看向小楼。
  
      傅雪慌张的从里面冲出来,因为脚步匆匆被绊倒在草地上。
  
      初夏不想再跟她扯上关系,狠下心正打算离开,但是傅雪却没有从地上站起来,而是趴在那里瑟瑟的抖。
  
      初夏有些担心。她怀着孕,该不会动了胎气?
  
      想着她对自己做的事,看着她现在的样子。
  
      她内心十分纠结,但最后还是跑了过去。因为孩子说到底都是无辜的。
  
      “你没事吧?”
  
      她伸手轻轻的碰了碰她的身体,傅雪立刻惊吓的胡言乱语:“不要过来,不要杀我,我知道错了,你快走开,走开走开走开……”
  
      “小雪,你怎么了?我是初夏。”
  
      “初夏?”
  
      傅雪终于从草地上抬起头,她看着初夏,一把抓住她的手。
  
      “夏夏,夏夏我错了,求你了,不要再让那些鬼缠着我了,你叫他们放过我吧。”
  
      “什么鬼?我没有吓你,你到底怎么了?”
  
      傅雪惊悚的转头看着身后的小楼。
  
      “那里有鬼,有好多鬼,他们每天都吓我,每天都捉弄我,还把我关进棺材里,咚……咚……咚……不停的敲。”
  
      初夏听着她惊悚的话,看向小楼。
  
      虽然那里死人后也传过有鬼的谣言,但也只是谣言,并不是真的。
  
      她很好奇的走过去,傅雪胆怯的跟在她的身后。
  
      走进小楼,一脚就踩到一张黄色的纸钱。放眼一看,地上到处都是纸钱,墙上到处都贴着符咒,气氛阴森可怕,好似下一秒真的会突然冒出一只鬼。
  
      大着胆子往里面走,走到放置棺材的房间。
  
      这时,棺材盖已经被推开,里面铺着的纱布非常凌乱,看样子像是傅雪刚从里面逃出来。
  
      “鬼,鬼……”
  
      傅雪又开始胡言乱语。
  
      初夏回头看她,她恐惧的向上指了指。
  
      初夏马上抬起头,这一看,猛地吓了一身冷汗。
  
      怪不得傅雪会被吓成这样,屋顶上挂着一个假人,但脸却做的跟真人非常相似,皮肤惨白,七孔流血,眼珠子有一只还从眼眶中掉下来,连着筋,随风摇晃。假如傅雪真的躺在棺材里,在棺材盖打开的那一瞬间刚好迎面看到它,这种情况,这种画面,想必无论胆子有多大,都会被吓的三魂没了七魄。
  
      到底是谁在恶作剧,竟然做的这么过分。
  
      难道是薄擎?
  
      初夏一想到如果是薄擎做的,就觉的心中有一份愧疚。
  
      “小雪,这里没有什么鬼,都是恶作剧,你不用害怕。”
  
      “没有鬼?对,恶作剧。我不怕……我不怕……我一点都不怕……”
  
      傅雪不停的重复,催眠着自己。
  
      初夏看着她,总觉得她的精神状况有些不太对劲。
  
      “小雪,你现在怀有身孕,真的不适合住在这,还是……”
  
      “你要带我离开这吗?”傅雪激动的抓着她,一脸兴奋的说着:“你要带我去别墅里面住对不对?”
  
      初夏微微蹙眉。
  
      “我是想让你回自己的家。”
  
      傅雪的手立刻就松开了。
  
      “你想让我离开这?你想让我离开言明?你想把我赶出去,自己独占言明,独占薄家少奶奶的位子。你这个骗子,说什么会跟言明离婚,你这不是又回来了吗?你回来干什么?是想报复我吗?”
  
      “小雪,我已经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了,你很快就会得到你想要的,但是你现在真的不适合住在这里,还是先回去吧。”
  
      “你别再骗我了!我不会再相信你了!我不会离开这,就算这里每天都有鬼,我也不害怕,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我不会让自己有事,更不会让我的孩子有事,我要住在这里,我要住进别墅里,我要让言明跟你离婚,我要让言明娶我,我要成为薄家的少奶奶,我要拥有薄家的一切……就算是死,我也一定要死在薄家的这片土地上,埋也要埋在这里,永远都不再过回穷苦的日子。”
  
      傅雪好像着了魔,双目兴奋的瞪大,嘴角痴狂的扬起,就好像看到自己美好的未来,那么的开心,那么的高兴。
  
      初夏看着她的状况真的越来越担心她。
  
      “小雪……”
  
      “别叫我!”
  
      傅雪怒瞪着她:“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给我滚,滚——”
  
      初夏看着她并没有移动双脚。
  
      傅雪激动的拿起身边的东西就向她砸。
  
      初夏连忙躲开,但是她还是不停的砸她,赶她。初夏一边躲着一边被赶出了小楼。
  
      傅雪将小楼的门关上,最后还是在大吼:“滚——”
  
      初夏真的没想到她会变成现在这样。
  
      想起当年,她们三个在校园的时候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来众多的视线,无论是参加歌唱大赛,还是舞蹈大赛,都必定会稳拿前三名,不过她们三个除了傅雪,她跟沛涵都跟学渣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不是傅雪每天熬夜帮她们俩补习,她们一定不能顺利毕业。
  
      那段校园生活真的很开心,没有任何的猜忌,只有单纯的友情。
  
      再看一眼眼前紧闭的门,初夏慢慢的转身,哀叹着走回别墅。
  
      在进大厅的时候后看了眼立在大厅正中的古钟。
  
      已经过了八点,她该去初诚了,但是她的包包在小昱的房间,必须回去一趟。
  
      走上楼的时候正好又遇见了下楼的二叔。
  
      她的心又开始忐忑起来。
  
      “二叔。”
  
      “嗯。”
  
      老二回应了一声,没说别的,继续下楼。
  
      初夏加快了脚步走回小昱的房间。
  
      在打开门的时候,薄言明已经消失在床上。
  
      他酒醒了?
  
      初夏倒没有多想,能看不见他也算是好事。
  
      走进浴室先冲了个澡,然后换了身比较正式的衣服,将长简单的挽在脑后,并习惯性的拿起包包,检查里面的手机,钱包,是否都带着,但查看了两遍后,独独少了一样东西。
  
      是薛家的邀请函。
  
      她记得明明放在包包里,昨晚她回来的时候还看到邀请函在里面,怎么会?
  
      她突然想到薄言明。
  
      是他拿走的?
  
      她急切的冲出房门,跑到薄言明的卧房。
  
      在她打开房门的时候,薄言明正拿着打火机,烧着那张精致的邀请函。
  
      初夏想要阻止,但邀请函已经变成了飞灰。
  
      “你……你根本就没喝醉?”
  
      “我是醉了,但醉的不深,睡一下就醒了。”
  
      “你故意的?”
  
      “对,我就是故意的,我就是要让你没办法去参加薛家的宴会,让你没办法跟他做哪些苟且的事。”
  
      “你真卑鄙!”
  
      “跟你的不要脸相比,这根本不算什么。”
  
      “你的脑袋里就只有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我去参加薛家的宴会,只是为了正事。”
  
      “那我就更不能让你得逞了。”
  
      薄言明把玩着打火机,嘴角笑的那么开心:“如果能把你的正事搅合了,能把你们初诚弄垮了,我一定会做的再过分一点,甚至不择手段,也要让你失去一切。”
  
      初夏狠狠瞪他,憎恶的咬着牙。
  
      “就算没有那张邀请函,我照样可以参加薛家的宴会。”
  
      “没有邀请函你连门都进不去,怎么参加?”
  
      “我没有,不代表其他人没有。”
  
      薄言明的双目瞬间露出震怒。
  
      初夏倒是与他调换了一下表情,嘴角飞扬的那么漂亮,双目更是闪着得意的风采。
  
      她缓缓开启涂了唇彩的双唇:“真感谢我的父母给我生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儿,凭借着这张漂亮的脸蛋儿,我想,肯定会有很多有邀请函的男士,愿意把我当做他们的女伴,带我一起进去。”
  
      “你这个贱货。”
  
      “呵呵……跟你的卑鄙无耻相比,这根本不算什么。”
  
      她故意用他刚刚说的话讽刺他。
  
      薄言明激动的大步冲过去。
  
      初夏才不会傻傻的等着他来欺负。
  
      她转身快走出房门,甩手将门关上。
  
      薄言明的双脚停下,双目怒瞪着门壁,狠狠的摔下手中的打火机。
  
      ……
  
      酒店顶楼。
  
      初夏这一次打扮的非常美丽,一身纯白的礼服,露着性感的锁骨,虽然没有太过奢侈的饰,但更显她的凡脱俗。不过,这么美丽的她,却只能站在通往空中花园的门前。
  
      虽然她嘴里那么跟薄言明说,但并没有真的去找什么男人,不过还好,这次又有老王的份,不过他却迟迟都没有出现。
  
      焦急的拿出电话,打给他。
  
      “王总,你怎么还没到?”
  
      “我这里突然出了点事,暂时走不开。”
  
      “走不开?那我怎么办?我怎么进去?如果今天见不到薛少,咱们合伙的生意你要怎么处理?”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派人去帮你了。”
  
      “派人?谁啊?”
  
      “一个帅爆全场的黑马王子。”
  
      “什么?”
  
      老王说完后就已经挂断电话。
  
      初夏生气的看着手机,郁闷的看向前面的双开式欧式大门。
  
      她真想大步冲进去,但门口前后站着四个穿着黑衣带着黑色墨镜的守卫,附近更有十几个巡逻的保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腹黑老公深深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老公深深爱第74章 薛家宴会,空中花园》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腹黑老公深深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老公深深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