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第二件事,正式确定关系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鸣畅 书名:腹黑老公深深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逍遥小保安  全能运动员  一刀劈开生死路  一念永恒  神武战王  反抗在幻想乡:新章  幻想降临现实  美女总裁老婆  光之鹤  高山杀人行1/2女人  飞鸟的玻璃鞋  恶魔岛幻想  
    初夏依然还是搞不懂这个人的举动和想法。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他完全不正经的作风根本让人猜不透他到底想要做什么?更猜不透他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
  
      “薛少,据我所知你妻子最近两年身子一直都不太好,我最近也生过一场大病,身子也很虚弱,不过我有个朋友帮我介绍了一位老中医,他给我把了脉,开了副中药,我喝了几副后觉得还不错,不如改天我叫那位老中医去给你的妻子看看,没准能让她的身体恢复一些。”
  
      薛荆辰的嘴角笑很是风流。
  
      “初小姐真是又聪明又会说话,想提醒我已经结婚了,但你不知道吗?我老婆根本就不介意这种事。”
  
      “是女人就没有不介意的,除非……她不爱你。”
  
      薛荆辰听到最后那四个字的时候,嘴角的笑容有着一瞬间僵硬。
  
      这一点,被初夏看在眼中。
  
      薛荆辰显然已经不想再跟她谈论这个话题,他一步靠近她,将她一推,初夏就到在了床褥上。
  
      薛荆辰栖身压下,近距离的看着她的脸,几乎就要贴上她娇红的双唇。
  
      初夏从一开始就没有挣扎。澄清的双目对着他的眼睛,那么无畏的看着他,极为冷静。
  
      薛荆辰见她如此波澜不惊,又靠近她一些,故意让两人的唇只有一张纸那么薄的距离,故意让他们彼此都能隐隐感觉到唇上的摩擦。
  
      “初小姐,我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已经对你产生了兴趣,这次邀请你,也是因为太过想念你。本来还以为你会拒绝我,但既然你都已经跟我来到这么私密的地方,应该也已经做好了跟我玩乐的准备吧?”
  
      “薛少你误会了,我只想跟你谈公事。”
  
      “好,只要你肯让我上一次,我就正正经经跟你谈公事。”
  
      “如果我不让呢?”
  
      “那没办法,你已经在我身下了,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这样啊……”
  
      初夏的语气也突然变得很随意,很让人摸不透,而且她在这种时候竟然还勾起嘴角,美美的对着他笑:“既然如此,那薛少就随便吧。”
  
      “你同意了?”
  
      “怎么可能。我刚刚已经说了,我只想跟你谈公事。”
  
      “那你……为什么又让我随便?”
  
      “是你说的不会放我走,而我只是一个弱质女流,我打也打不过你,叫也不可能叫来人,这里是你的酒店,我除了任你摆布之外,还能怎么样?不过……”她拉长声音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没什么。”
  
      不过,她相信薄擎,他既然敢眼睁睁的放她跟他接触,还敢放她跟他来到这里,那就说明她不会出事,就算真的会出事,她也相信,他一定会来救她,一定!一定!
  
      薛荆辰有点看不懂她此时的眼神了。
  
      那种平静,那种淡漠,那种自信,那种令人着魔的美丽。
  
      他还是头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有意思,这个女人果然有意思,怪不得薄擎会看上她。
  
      突然从她的身上起来。
  
      “呵呵呵……初小姐真是女中豪杰,竟然有如此胆量,看来找你来帮我,真是没选错人。”
  
      初夏也慢慢的坐起身。
  
      她终于可以说全刚刚的那句话:“薛少,你到底想让我帮你什么?”
  
      “很简单,我只要你在这个房间待一个晚上,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留在这个房间不出去就行。”
  
      “为什么?我能知道原因吗?”
  
      “你最好不要知道。”
  
      “你该不会想做什么违法的事,让我给你打掩护吧?”
  
      “我只是去处理一件家务事。”
  
      “家务事?”
  
      “我不能再多说了,如果你愿意,我就答应把我家的那块地给你,如果你不愿意,现在就可以走,我会找其他人帮我,然后把那块地卖给莫总。”
  
      “原来你早就知道我是为那块地而来。”
  
      “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要你肯用脑,用心,很多事情都能掌握在手中。”
  
      初夏看着他的脸,看着这个房间,开始慎重的考虑。
  
      薛荆辰抬手看了眼腕上的表:“你没时间考虑了,赶紧做决定吧。”
  
      初夏微微蹙眉。
  
      总觉得有阴谋,而且是个大阴谋。
  
      该不该答应他呢?
  
      “既然你犹豫不决,那就算了。”
  
      薛荆辰转身要走,初夏一着急:“好,我答应你。”
  
      薛荆辰转身微笑:“谢谢。”
  
      初夏看着他的笑容,心中很是忐忑。在这之后,薛荆辰就离开了这间房。
  
      初夏一个人待在这间套房内,总觉得哪里阴森森的,总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的煎熬,但是她又不能离开。她真的太需要那块地,只要有了那块地,她就能让初诚恢复往日的辉煌。初诚是爸爸的心血,她不能让它垮掉,而她也需要钱,需要钱把小昱养大成人,需要钱供弟弟上好的学校,需要钱给爸爸治病。生活就是这么残忍的压迫一个人,总是让她无路可退。
  
      “叩、叩、叩。”
  
      套房的门突然被敲响。
  
      初夏惊的心脏一阵。
  
      薛荆辰说过,不准离开这个房间,但他没说准不准开门,不过这敲门声也没有第二次响起,这让她非常疑惑,所以走到了门前,伸出手,试图想要打开门看看究竟,可是当她的手指触碰到门把手的时候,门下的缝隙突然塞进一张纸。
  
      她垂目去看。
  
      纸上写着两行字。
  
      第一行:乖乖睡觉。
  
      第二行:明天带你去个好地方。
  
      什么意思?
  
      初夏蹲下身刚要去拿那张纸,但那张纸只塞进一半,也只停留五秒,然后就被抽了回去。
  
      到底是谁塞的纸条?
  
      乖乖睡觉?
  
      难道是三叔?
  
      只能是他了,也只有他会这么说,不过‘好地方’是哪里?他为什么不直接进来?
  
      好烦呐,不过突然变得安心了。
  
      既然三叔知道她在这里,还这么放心的让她睡觉,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就算薛荆辰有什么阴谋想害她,想拖她下水,想找她垫背,但三叔绝对不会让他得逞,所以,ok,乖乖睡觉,她也觉得开始困起了。
  
      内间的床实在是没法安心睡,因为那声音虽然小,却一直都没有间断。
  
      她只好躺在外间的沙上。
  
      ……
  
      这一觉直接睡到天亮。
  
      她还没醒,就有人拿着她的一缕丝,轻轻的瘙着她的脸,她的鼻子。
  
      她痒的用手去抓。
  
      “嗯……别闹。”
  
      那人又拿着头瘙她的脖子。
  
      她一顺嘴:“三叔……”
  
      “三叔?”
  
      初夏听到薛荆辰的声音,猛然睁开双目,从沙上坐起。
  
      “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差不多一个小时前。”
  
      “一个小时前?”
  
      “没错。”
  
      “为什么不叫醒我?”
  
      “为什么要叫醒你?欣赏美女的睡脸是我最喜欢的癖好之一,尤其是在做过三次之后,女人会因为疲惫而全身心的放轻松,这时她的脸红红的,软软的,非常的美丽,尤其的可爱,而最重要的是,在人完全没有防备心的时候,往往就会说一些自内心真话,就比如刚刚,你叫了一声三叔……”
  
      “你听错了。”
  
      “怎么可能?倾听女人的声音也是我最喜欢的癖好之一,而这世界最动听的女人声就来自于床上,有一次我被一个女人叫的全身都酥了,一下子没忍住,成就我此生用时最短的记录。所以女人的声音我一定不会听错,你刚刚的的确确叫了声三叔。”
  
      初夏已经不想跟他说话了。
  
      他满口的污言秽语,让人耳朵非常不舒服。
  
      双目看了眼柜子上装饰用的时钟,时针已经过了七点。
  
      “天亮了,我可以走了吧?”
  
      “当然可以。”
  
      “我们的合约,你打算什么时候签?”
  
      “三天后,三天后你拿着合约来我公司找我。”
  
      “好。”
  
      初夏急切的要起身,薛荆辰却一把将她按了回去。
  
      初夏仰头看他。
  
      “你干什么?你不是说我可以走了吗?”
  
      “嗯,是,我是同意了……但是,我又有点后悔了。”
  
      “你又想做什么?”
  
      “我想知道你刚刚为什么要叫三叔?”
  
      “我说了,你听错了。”
  
      “好吧,就当是我听错了,但我还有一件后悔的事。”
  
      初夏的眉头已经深深的蹙起。她有种不好的感觉。
  
      薛荆辰的身体又向昨晚一样慢慢的靠近她,这一次他看她的眼神已经不同了,满满的都是动情的浴火,而他说话时的气息,也比普通人炙热许多。
  
      “刚刚看着你的睡脸,让我对你产生了更大的兴趣。我突然就在想,薄三看上的女人会是什么味道?会不会跟其他的女人不同?会不会让我有不同的感觉?会不会让我上瘾?让我也像他一样,看上你,爱上你,想要拥有你。”
  
      初夏惊的推他。
  
      “你离我远点。”
  
      薛荆辰的力气似乎并不比薄擎差,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下一刻就要吻上她的唇,但他却又盯着她的耳垂。
  
      “你的耳环很漂亮,是谁送你的?”
  
      “跟你没关系,离我远点。”
  
      “是薄三送你的吗?”
  
      “我叫你离我远点。”
  
      初夏一直推他,但他的身体就是纹丝不动,而他似乎就是喜欢这种挣扎,笑着再次压向她。
  
      “砰——”
  
      房门突然被撞开。
  
      初夏惊喜的以为是薄擎,但是站在房门口的却是薄言明。
  
      他双目直勾勾的看着他们现在暧昧的样子,瞳孔一瞬间的放大。
  
      “终于被我抓个正着,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大步走进来,薛荆辰已经离开初夏的身体,站在一旁,一脸的从容淡定,完全就是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初夏有些惊讶,但并不慌张。
  
      她已经提交了离婚诉讼,就算还没正式离婚,也跟他不算是正常的夫妻关系了,而且她也不在乎了,不过她还是很谢谢他,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出现,帮了她一个大忙。
  
      站起身,整理了下衣装,然后转头看向薛荆辰。
  
      “薛少,昨晚我睡得很好,谢谢你,我们三天后见。”
  
      “我很期待你再来找我。”
  
      初夏笑着点了下头,仰挺胸擦过薄言明的手臂,走出房门。
  
      薄言明的脸都绿了。
  
      他愤怒的全身都在颤抖,双目猩红的瞪着薛荆辰,恨不得吃了他,而当他一步想要冲过去揍他的时候,保安已经急匆匆的冲进来,要不是薛荆辰抬了抬手,他们可能已经将薄言明拿下了。
  
      薄言明没办法动他,转身立刻去追初夏。
  
      在长廊上她一把抓住她。
  
      “你这个贱人,说什么是为了正事,你的正事就是跟人上床吗?”
  
      初夏不想理他,去甩他的手。
  
      薄言明愤怒得一把将她推在墙上,伸出另一只手,就要扇她的耳光。初夏完全没有惧怕,双目直勾勾的看着他。但是,薄言明高高举起的手在落下的中途被人猛然抓住。
  
      初夏惊讶的看着那个人。
  
      “三叔……”
  
      薄言明转头怒瞪薄擎。
  
      “三叔,这是我们夫妻的事,你没资格插手。”
  
      薄擎冷目充满寒霜。
  
      “我是没资格插手,但在这闹事,会影响我们薄家的声誉。”
  
      “声誉?她都跟人开房上床了,我的脸都被她丢光了,还要什么声誉?”
  
      “你不要,但薄家要。”
  
      “你放开我,我今天一定要打死这个贱人,一定要让她这辈子都没办法再跟其他男人做那些苟且的事,我一定要你弄死她!弄死她!弄死她!”
  
      薄言明暴怒的想要对初夏动手,薄擎抓着他的手,大力的一甩,薄言明的身体顺着他的力道向后仓皇,撞在两个穿黑色衣服的保镖身上。
  
      “把他送回薄家,交给老爷子。”
  
      “是。”
  
      保镖一人抓着薄言明的一只手,拖着他走向后门。
  
      薄擎双目看着初夏,一步走近她,轻轻拉过她的身体。
  
      “没事吧?”
  
      初夏摇头:“没事。”
  
      薄擎的手摸上她的肩头:“他下手没轻没重,等一下上车让我看看你的背。”
  
      “我真没事。”
  
      “有没有事不是你说的。”
  
      初夏知道根本就劝不动他,只能乖乖跟他一起到地下停车场,乖乖跟着他上车,然后坐在后车座上,背对着他,让他亲自检查确认。
  
      其实她觉得让他看一下背并没什么,因为在受伤的那段日子,他经常会帮她换药。
  
      不过这一次有点不一样。
  
      他的手慢慢的拉下背脊上的拉链,那动作轻柔缓慢,像是夫妻间的宽衣解带,而在他看到她的背脊后,大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一片余红,虽然的确没什么大事,但果然还是撞的不轻,再加上她还没有完全恢复的伤疤,让他慢慢的就皱起眉心,然后靠近她,吻上她的背脊。
  
      初夏感觉到他的唇。
  
      冰冰凉凉的,但随后又会渐渐变得炙热。
  
      她慌的反手去拉拉链。
  
      “三叔,我都说没事了,只是撞了一下。”
  
      薄擎的吻越来越密,遍布她的整个背脊,而且他的大手来到她的肩头,轻轻一扯,衣服就顺着她光滑的肌肤脱落了下来。
  
      “三叔,三叔,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个好地方吗?”
  
      “怎么了?怕了?你不是也说过,随时都可以吗?”
  
      “我……”
  
      初夏其实并不是拒绝,是紧张,而且又是在这里,她控制不住的紧张,不过,她还是放松了身体,放弃了挣扎。
  
      薄擎见她如此,一把抱过她,亲吻她的香肩。
  
      “薛荆辰没对你怎么样吧?”
  
      “你担心?那为什么不进来?”
  
      “那个房间有针孔,我一进去,就是给薛荆辰抓我把柄的机会。”
  
      “你为了不被抓住把柄,就把我一个人扔在狼窝?”
  
      “我已经确认过了,他跟你进去后十五分钟就出来了,没机会对你下手。”
  
      “那你还问我干什么?”
  
      “我问的是刚刚,他回来后在里面待了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可以做很多事。”
  
      初夏突然转头,瞪着还在亲吻他肩部的薄擎,微微有些生气。
  
      “你既然没有把握他会不碰我,为什么不来救我?”
  
      “救你?他真的对你下手了?”薄擎的声音突然变得冷冽。
  
      初夏背脊一阵冰凉。
  
      这个人生气的话,后果一定非常恐怖,可是她的地还没拿到手,不能让他暴走,所以赶紧解释。
  
      “没有,薄言明突然闯进来,他什么都没做。”
  
      “那言明要是没闯进,他就会做什么了?”
  
      “不是。”
  
      “你不用为他担心,薛家跟杨家完全是两个概念,就算我想动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动的了的。”
  
      初夏松了口气。
  
      但薄擎却有些生气了,下口变得重了些。
  
      “疼。”
  
      初夏看向自己的肩头,已经印了一个深深的牙印。
  
      薄擎也没什么兴致继续了,垂目看了看时间,大手将她的衣服拉上,并拉上拉链。
  
      初夏以为他真的动怒了,想要说些什么软话,但是薄擎却突然下车,然后站在车门口,冷声命令:“下车,换到副驾驶,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
  
      “闭嘴,跟我走。”
  
      初夏知道自己不能再开口,因为后果很严重,所以只好乖乖下车,然后换到副驾驶座。
  
      薄擎亲自开车,漫长的路程,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
  
      薄家。
  
      薄言明被带到老爷子房门口的时候怒火还是没有退,他挣扎着还想去找初夏,还想要折磨她,折磨到让她哭着来求他,但是那两个人将老爷子的门打开,又将他带进房内。他面对着老爷子,面对着他多年都丝毫不曾减退的威严,只能压下怒火。
  
      老爷子看了眼他那张气到涨红的脸,叹着气摇了摇头。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有那点儿像我们薄家人?不成体统。”
  
      “爷爷,如果你看到奶奶在面外跟别的男人鬼混,你还能冷静吗?”
  
      “放肆!”
  
      老爷子很少震怒。
  
      他此时双目圆瞪,脸上的皱纹如一条条恐怖的刀疤,狰狞的吓人,而他更是站起身,似乎想要过来亲手教训他。
  
      薄言明知道自己言语有失,马上道歉:“对不起爷爷,我只是打个比方,不是有意冒犯奶奶。”
  
      “我教过你多少次,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冷静的去面对,冷静的去思考,冷静的去处理,因为你冲动时说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有可能让你这一辈子都后悔莫及。”
  
      “是,爷爷,我以后一定会让自己冷静。可是,我受不了那个女人给我戴绿帽子,我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愚昧。”
  
      老爷子又慢慢坐下。
  
      他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你跟她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我也知道小昱不是你的儿子,既然你们已经没有了感情,也没有了任何的牵绊,那就赶紧离婚吧。我已经跟夏丫头说好了,你们离婚后不会马上公开,等百货大楼建成,正式上市后,她会公开承认,是他对不起你,到时候被舆论的只有她自己,不会影响到薄氏,也不会影响到你。”
  
      薄言明惊讶的看着他。
  
      他竟然知道了,还跟初夏做了这样的交易,他们竟然把他当成傻子蒙在鼓里。
  
      “我不会离婚,我不会跟她离婚。”
  
      “据我所知夏丫头已经向法院提出了离婚诉讼,而你这几年的作风招摇的跟公开已经没有区别了,谁不知道薄家的大少爷是个花花公子?谁不知道薄家的大少爷女人多的数不清?而且专挑干净的玩,你甚至还把怀着孕的女人接回家来住。这个婚已经不是你说不离就能不离的。我警告你,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我绝不准你再闹出什么乱子,你敢再弄出什么乱子,你就不是我们薄家的人,到时候为了守住薄氏,为了守住百货大楼,我会让你父亲在所有媒体下公开跟你脱离父子关系。”
  
      薄言明的脸色非常不好。
  
      他死死的攥着拳头,狠狠的咬着牙根:“爷爷,您说什么我都听您的,但是我不能离婚,我绝对不能离婚。”
  
      “离不离婚不是你我说的算,而是法院说的算。”
  
      “我知道您一定有办法。”
  
      “我是有办法,但是我不理解,把夏丫头留在我们薄家,到底有什么好处?”
  
      “……”
  
      薄言明也说不出一个字的好处。
  
      老爷子双目凝着他:“你该不会还爱着夏丫头吧?”
  
      薄言明的瞳孔猛然放大。
  
      老爷子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一直以为你跟你父亲一模一样,原来在这方面你倒跟老三有些相似。夏丫头的确是个好孩子,小昱也是个好孩子,只可惜你们没有这个缘分,我们薄家也没有这个福分,还是赶紧放手,赶紧忘了她,还有她父亲,我可不想薄家背上人命官司。孰轻孰重你应该能分清,如果你一定要报复她,那就等百货公司上市稳定后,我会帮你想办法。”
  
      薄言明听着他的劝说。
  
      他懂,他都懂。
  
      但是他做不到。
  
      他微微摇头:“不,我还是不能跟她离婚,凭什么她能获得自由?凭什么她能过上好日子?凭什么只有我一个人痛苦?我不能放过她,我一定要拉着她,我一定要拉着她跟我一起痛苦一辈子。”
  
      “固执!”
  
      “对不起爷爷,如果您不肯帮我,我就自己想办法。”
  
      薄言明铁了心的要跟初夏‘同归于尽’,他转身大步向房门走。
  
      老爷子低吼:“抓住他,把他给我关起来,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再放出来。”
  
      “是。”
  
      站在门口的那两个黑衣保镖又一次抓住薄言明,拉着他往薄家的地下室走。
  
      “放开我!我绝对不会放过她!放开我!放开我!”
  
      老爷子听着渐渐远去的声音,不停的连连叹气。
  
      真是不省心啊。
  
      ……
  
      薛家。
  
      薛荆辰本打算回家安安静静的补个眠,却在一进门就看到依然带着口罩的柯瑜,手里还拿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他走过去,调侃:“你这个样子怎么喝咖啡?嘴上那是过滤网吗?”
  
      柯瑜放下咖啡,双目瞪他。
  
      “表哥,昨天晚上你去哪了?”
  
      “我去哪还要向你报备?”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有好几个朋友都参加了昨晚的宴会,他们跟我说,你跟初夏去开房了?”
  
      “你朋友家是搞媒体的吗?怎么这么八卦?”
  
      “你真跟她开房了?”
  
      “的确,我们是开了一间房。”
  
      “她怎么会同意跟做这种事?她一定有什么目的,想求你帮忙吧?”
  
      薛荆辰伸手拿起她放下的咖啡,非常不介意的喝了一小口,然后邪恶的看向她:“我说表妹,咱们虽然不是同一个姓,但也是一家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别浪费我的时间了,你表哥我困着呢。”
  
      “奋战了一个晚上,能不累吗?”
  
      “是啊,累死了,我上去睡了。”
  
      薛荆辰起身要走,柯瑜急忙又道:“我已经叫我朋友查过了,初夏找你是为了你手中的一块地,而那块地莫氏也看中了。我不管你跟初夏之间到底做了什么约定,总之那块地你不准卖给她。”
  
      “我家的地,怎么你变成主人了?”
  
      “你刚刚不是说了嘛,我们是一家人,如果你执意要把地买给她,那从今以后,我们就不是一家人了。”
  
      “威胁我?”
  
      “我已经帮你联系了莫总,明天他会拿着合同在我订好的饭店等你。”
  
      “不但威胁我,还先斩后奏?”
  
      柯瑜完全霸道:“我虽然觉得你那天说的对,但我还是讨厌她,我绝对不能让她过的这么舒坦,这么顺利,像她这么随便的女人根本就配不上薄擎,更不配在薄家呆着,总之今天你不答应我,我就去找嫂子,好好的跟她说说,你昨晚都做了什么好事,还有你以前的那些好事。”
  
      薛荆辰根本就不在乎她去说,但他是真困了。
  
      “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去见莫总。”
  
      “真的?”
  
      “我去睡了。”
  
      的确是真的,真的去见见……
  
      ……
  
      马场。
  
      初夏换上一身骑马时专用的装束从换衣间走出来。
  
      说什么好地方,竟然大老远跑来骑马,他应该不知道吧,她小时候被马踢过,她很怕马。
  
      薄擎也换了身衣服,但显然他很不喜欢那个身紧的白色马裤,只是随意的穿了件运动裤,而他却对她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轻声:“不错,很适合你。”
  
      初夏并不觉得好看,满满的都是心理阴影。
  
      “我们真的要骑马吗?”
  
      “不用担心,我帮你选了一匹最温顺的。”
  
      “不是,我对马……”
  
      “她怕马。”
  
      打断她,并揭穿她的声音竟然是林沛涵。
  
      初夏转头看着英姿飒爽的她,比起自己身上的装束,她身上的更加专业,而且手中还拿着马鞭,非常有范儿的走过来,笑道:“夏夏小时候被马踢过,虽然并没有受太大的伤,但从那以后就再也不敢靠近马了,每次我找她来骑马,她都远远,必须拉开五十米的距离,遥望着我一个人骑。”
  
      初夏瞪她:“哪有那么夸张?”
  
      “这算夸张吗?我没说一百米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初夏的脸有点挂不住,赶紧转移话题。
  
      “你怎么会在这?”
  
      “你不知道吗?这是我家老王的马场,也可以说是一个小型的马术俱乐部,我每个星期都要过来两三次。”
  
      “你家老王的?”
  
      “没错,他在那边还有一个飞盘射击场,你要是真不想骑,可以去那边射飞盘,也挺好玩的,他现在就在那里陪客户射飞盘,你可以让他教你,我也可以教你,但我要先骑两圈,你要等等我。”
  
      初夏真是有些感慨。
  
      老王的企业基本都是娱乐,不过他涉及的娱乐范围还真广。
  
      张开口刚要回应,薄擎却替她回答:“不了,她要先骑马。”
  
      初夏的脸瞬间垮了。
  
      这人怎么回事,明明知道她怕马,怎么还让她骑?
  
      沛涵倒是觉得这俩人有意思。
  
      “行,你们选好马了吗?用不用我帮你们选?”
  
      “已经选好了。”
  
      “那就开始吧。我听说三叔的马术相当厉害,机会难得,我一定要跟你比一比。”
  
      “好,如果我赢了,可要讨个彩头。”
  
      “那如果你输了呢?”
  
      “你说。”
  
      沛涵眼中露出狡猾:“我家老王一直想在你们百货大楼内插一脚,如果我赢了,等你们百货大楼盖好,顶层就归我家老王,怎么样?”
  
      “好。”
  
      薄擎爽快,沛涵立刻叫人把她的爱驹牵出来。
  
      她斗志满满的开始热身。
  
      薄擎则依然稳重淡然的牵过一匹纯白色的母马。这只马的性子非常温顺,就那么安静的站在,完全不乱动,只是偶尔吃吃草,但初夏看到它双脚还是不自觉的后退,完全不敢靠近,要不是薄擎抓着她的手,她早就已经拔腿跑了。
  
      “我不行,我真怕。”她终于说出了真心话。
  
      “就是害怕才要去战胜。来,先摸摸它。”
  
      初夏的手很抖,不过这匹马的鬃毛很柔软,而且还被人精心的编了很漂亮的辫子,完全就是一匹美丽的马公主。薄擎见她稍微好了一些,用另一只手碰了下她的腿:“这只脚,踩在这上面,然后用力蹬上去。”
  
      初夏小时候骑过马,她的父亲跟沛涵的父亲就是马友,她知道怎么上马,怎么骑马,但就是害怕。
  
      “别怕,我会保护你。”
  
      他的这句话就像一颗定心丸。
  
      初夏深深吸了口气,把心一横,找着曾经的感觉,漂亮的上马。
  
      薄擎看着她的动作,虽然肢体还是有些僵硬,但那个瞬间,她很美丽。
  
      坐在马上初夏的心立刻就到了嗓子眼,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而薄擎牵着马,一步一步慢慢的走,他一直仰头看着她,看着她不安的脸色,在对上她的双眸时,他微微扬起嘴角,给了她一个温柔的笑容。
  
      初夏看着他的笑容,阳光都在他的脸上闪着光。
  
      渐渐的,她不再害怕,随着薄擎的步伐一圈一圈的骑在马上。她并不是克服了心中的恐惧,而是相信他。只要有他在,就算天塌下来她都能够有一丝一毫的惧怕。
  
      这边林沛涵已经等不及了。
  
      “三叔,还比不比了?”
  
      薄擎没有理她,而是看向初夏。
  
      “一个人可以吗?”他轻声问。
  
      “嗯。”初夏勉强点头。
  
      “我只跟她比一场,很快就回来。”
  
      “嗯。”
  
      “你希望我赢吗?”
  
      初夏有点纠结,一个是她最好的朋友,一个则是她……唉,人生第一次重色轻友。
  
      她点头:“希望。”
  
      “那能给我一个吻吗?”
  
      “吻?”
  
      “幸运女神的吻。”
  
      薄擎说着,已经仰头靠近她。
  
      初夏第一次居高临下的俯视他。虽然有些羞怯,但还大方的俯下身,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唇。
  
      薄擎今天的笑容好像特别多,又一次对她勾起了嘴角。
  
      他转身上马,动作连贯,帅气潇洒无限。
  
      他骑着那匹身材精健的黑马来到沛涵身旁。他们比的是障碍跑和冲刺跑的混合,前五百米有五个横栏,一个比一个高,后五百米是全力冲刺,最先冲线者,就是赢家。
  
      初夏有些紧张,已经忘了自己怕马的事,一直盯着薄擎。
  
      老王似乎也跟客户谈完了生意,骑着马来到她身边。
  
      “这可真是难得一见,我从来没见薄擎赛马输过,也从来没见沛涵赛马输过,这两人第一次比,你觉得谁会赢。”
  
      “王总觉得谁会赢?”她反问。
  
      “当然是沛涵。”
  
      “那我就是三叔了。”
  
      老王看着她。
  
      才跟薄擎相处没多长时间,竟然越来越像他了,狡猾的很。
  
      那边已经开始了。
  
      薄擎和林沛涵一同喝着‘驾’,两匹马同时飞奔出去。
  
      初夏完全紧张的抓着缰绳。一开始,沛涵的马爆力极强,瞬间就了薄擎五六米,而且每一个跨栏的动作都非常干净利落,级为标准。初夏以前经常看沛涵骑马,她就是那种野马的性子,永远都是奋尽全力的冲刺冲刺,完全不管不顾,但薄擎却不同,在漂亮的越过那五个栏杆后,他就变成了另一个人,高高的举起马鞭,大声的喊着“驾”,马立刻提,好像四肢都安装了推进器,快的追上沛涵,越她,冲过那条终点线。
  
      “耶——赢了——”
  
      初夏高举双手欢呼。
  
      老王稍稍有些失落。
  
      沛涵虽然不甘心,但她就是个男人性格。
  
      “三叔的马术果然厉害,这次我输的心服口服,不过下次我一定会赢。”
  
      薄擎虽然赢了,但脸上依然还是那么的从容淡定。
  
      “说好的彩头,不会食言吧?”
  
      “三叔想要什么彩头?”
  
      薄擎没有回答,但双目却看向远处的老王。
  
      沛涵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突然明白了:“你想要我家老王的马?那可是他的命根子,他肯定不会给你。”
  
      “他的确不会给我,但你出马,他一定愿意双手奉上。”
  
      “我为什么要帮你?这里有这么多匹马,你为什么偏偏要那匹?我看三叔你也不像是爱马的人啊?”
  
      “我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初夏。”
  
      “夏夏?”
  
      “我家二哥最近似乎又有些小动作,我想给他点甜头,安抚一下他。”
  
      林沛涵想了想。
  
      “我懂了,走吧。”
  
      两人一同回去,沛涵一脸郁闷。
  
      “我输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下次赢回来就好。”老王赶紧安抚。
  
      沛涵哀叹一口气:“我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我不但输了,还输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沛涵瞅了眼老王胯下的马。
  
      老王立刻紧张了:“这可不行,这可是我的命根子,我这辈子就算倾家荡产也不能没了它,还有你。”
  
      “原来我在它后面,我还不如一匹马?”
  
      “当然不是。”
  
      “什么都别说了,今天有它没我,有我没它,你自己选一个吧。”
  
      “沛涵……”
  
      “不过!”
  
      沛涵马上又转折道:“如果你选择我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今年之内嫁给你。”
  
      老王的脸色立马就不一样了。
  
      “你肯嫁给我?”
  
      “我最近也是有在考虑的,你的年纪这么大了,再过几年就是老头子了,到时候影响生育可就不好了,所以为了下一代,我认为还是早点结婚比较好,不过我老爸那边你去搞定,我到现在还没跟他和好呢。”
  
      老王压根就不在意她那句‘老头子’,他在意的是:“你肯跟我生孩子?”
  
      沛涵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爽道:“当然啦,不然我没事闲的跟你处了三年,还跑去你那跟你同居,把什么都给你了。”
  
      老王这下开心了。比做了几个亿的生意都兴奋。什么马不马的,当然是老婆孩子重要了。
  
      “好!”
  
      他豪气看向薄擎:“这匹配马我就送给你了,不过你要答应我两件事。”
  
      “说。”
  
      “第一:必须好好照顾它。”
  
      “可以。”
  
      “第二:我要你跟初夏今晚住在我的马场,正式确定关系。”
  
      “我们已经可以确定关系了。”
  
      “不不不,我说的不是心灵上的,而是身体上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腹黑老公深深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老公深深爱第75章 第二件事,正式确定关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腹黑老公深深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老公深深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