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三叔,救我,快点来救我……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鸣畅 书名:腹黑老公深深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至尊剑皇  擒天战记  绝代神主  狂武战帝  金融大富翁系统  篡秦  专职保镖  电影世界冒险王  灵魂离体杀人事件  泪流不止  火刑都市  灰之迷宫  
    初夏的心一阵惊悚。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她看着脚腕上冰冷的脚铐,看着这个封闭狭窄的空间,只有一张床,这一把椅子,还有一个昏暗的台灯。
  
      薄言明就坐在那把椅子上,双目那么阴森的看着她。
  
      她一下子就能感觉到他的脑袋里在想什么。
  
      冷静……冷静……
  
      她用尽自己的全部力量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慌乱。
  
      薄言明盯了她一会儿,又开口,因为空间很小,所以他的声音那么清晰,好像还带着回音:“你跟三叔是什么关系?”
  
      初夏暗暗抓着身下的被单:“你都说他是我三叔了,我们还能是什么关系?”
  
      “别想糊弄我,我看到他从那个宅子里走出来。”
  
      “那又怎么样?脚长在他身上,他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从哪里走出来就从哪里走出来。”
  
      “给我说实话!”
  
      薄言明突然大吼,集装箱的铁壁好像都被他的声音震的微微颤动。
  
      初夏顶着他给的压力,更紧的抓着被单,大胆的突然笑道:“薄言明,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先抓了我爸爸,现在又抓我,你已经犯法了,如果这件事被警察知道,你一定会被抓进监狱关起来,而如果被老爷子知道,他一定对你失望透了,在事情闹大的情况下,他还会为了保护薄氏,毫不留情的一脚把你踢开,再也不认你这个孙子,到时候你就会变成过街老鼠,你所有的朋友都不会……”
  
      初夏的话没有说完就突然停止,因为薄言明突然站起身,一个大步就走到了床边。
  
      初夏立刻向床内退了退,与他保持一段距离。
  
      薄言明垂目看着她,再一次重复:“给我说实话,你跟三叔是什么关系?”
  
      “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她不能承认,承认的话薄言明一定会更加疯,更加狂,她已经开始有些不敢想象他接下来会做什么了,而这件事一旦公开,对薄擎的影响也会非常大,他才刚刚接管薄氏,老大老二都对他虎视眈眈,巴不得他快点出什么岔子,所以绝对不能承认,死都不能承认。
  
      薄言明的耐心显然已经到了尽头。
  
      他突然俯身靠近她,双目猩红的瞪着她。
  
      “你们没关系?那他为什么来这里找你?”
  
      “他没有找我,那个院子里不止我一个人。”
  
      “你的意思是,他是去找姜老?”
  
      “他到底是找谁你应该去问他,而不是问我,我根本就没见过他。”
  
      “你还想骗我!”
  
      薄言明愤怒的用手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
  
      初夏并没有挣扎,她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用口中余下的气息,对他道:“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问姜老和蔺伯,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如果这样你还是不相信,那你就杀了我吧。”她说着就闭上双目,任他越来越用力的去掐她的脖颈。
  
      薄言明这一刻真的很想掐死她。
  
      他一看到她的脸,脑袋里就会自动浮现出她躺在那些男人身下的画面,耳边也会响起她在床上出的那些不知廉耻的声音,他忍受不了她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背板他,真的还不如就这样掐死她,狠狠的掐死她。但是,看着她痛苦的模样,想着她如果真的死了,消失在这个世界,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他又猛地松开了手。
  
      “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轻松,我要把你关在这里,永远关在这里,让你不能跟我离婚,让你不能去找其他的男人,然后我要不停的折磨你,折磨你,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咳……咳……咳咳……”
  
      初夏一边咳嗽一边大口大口的喘气。
  
      她双目瞪着他猩红的眼睛,这一刻她竟然不再害怕了,因为她也在心中咆哮一般的誓,她一定要逃出这里,一定要跟他离婚,一定要摆脱他,一定要获得幸福,让他羡慕不已。
  
      经过刚刚的泄,薄言明似乎稍稍平静了一些。
  
      他又坐回椅子上,阴森的看着她的脸。
  
      “你跟三叔的事我会去查,但我可不会傻得去问那两个老不死的,我会用我的方式把这件事查的清清楚楚,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要先填饱肚子,你有什么想吃的,我去帮你买。”
  
      初夏没有回应,她不想跟他说话。
  
      薄言明突然又变得温柔:“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你小的时候一直学芭蕾,要保持身材,所以从来都没大口大口的吃过肉,更从来都没有吃饱过,半夜有的时候都会被饿醒,不如今天我们就吃红烧肉,我多买一份,让你吃个够,吃个饱,怎么样?”
  
      初夏还是没有回应。
  
      薄言明又突然震怒:“我在跟你说话,回答我!”
  
      初夏想着不能再把他激怒。
  
      也好,让他出去买东西,自己可以观察一下这里,想想逃出去的办法。
  
      “好,都听你的。”
  
      薄言明现在完全就是一个神经质。
  
      他一下子又温柔了起来,还扬起了嘴角:“我们好久都没一起单独吃饭了,你乖乖等我回来,别想跑,你出不去的。”
  
      他说着就起身,然后离开集装箱。
  
      初夏在他打开门的时候看了一眼门外,对面是一条河,然后是高高密密的树林,根本看不到任何现代化的建设,就好像身处在原始森林一样。
  
      集装箱的门被重重的关上,然后是上锁的声音。
  
      初夏确定他离开后,慌张的下床,但是脚上的脚铐带着铁链,铁链的另一端被紧紧的扣在集装箱的一角,上面的铁都已经被融在了一起,完全锁死,而这条铁链的距离只有两米,离集装箱的门还有一定距离,她就算趴在地上,伸出手,也完全碰不到门。
  
      这是一个密封的箱子,就算碰到门,没人在外面打开,她也是完全出不去的。
  
      她心急的拍着厚厚的铁壁。
  
      “有人吗?外面有人吗?救命!救命!救命——”
  
      她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任何回应。
  
      她无助的坐在冰冷的铁地上。
  
      “三叔……三叔……”
  
      她轻声的呢喃,颤抖的叫着他。
  
      她知道他一定会来救她,一定会想办法找到她,但是她现在很害怕,真很害怕。
  
      ……
  
      饭店。
  
      薄言明拿着打包好的饭菜走向那辆他租来的车。
  
      伸手正想打开车门,却有人一把楼过他的肩膀,吊儿郎当道:“哥们儿,去哪?捎我一段呗?”
  
      薄言明冷目看他。
  
      “滚开!”
  
      “别这么小气,捎我一段又费不了多少油。”
  
      “我叫你滚开!”
  
      薄言明怒的正要出手,那人却突然更紧的搂着他,小声对他道:“哥们儿,有人跟踪你。”
  
      薄言明诧异的看他。
  
      那人还是一脸的吊儿郎当。
  
      “我可不是在忽悠你,我知道你昨天在机场抓了个女人,那女的还是你媳妇。”
  
      “你到底是谁?”薄言明谨慎的问。
  
      “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
  
      “有人给了我钱,让我帮你甩掉那些跟踪你的人,你要是相信我,就把车钥匙给我,你要是不相信我,就等着那些人跟着你,找到你媳妇,把你媳妇救走吧。”
  
      “你到底是谁?是谁叫你来帮我?”
  
      “这我不能说,我可是收了钱的,别啰嗦了,给不给钥匙?”
  
      那人伸出手。
  
      薄言明看着他的手,思忖了几秒后,就把车钥匙放在了他的手上。
  
      那人拿起钥匙打开车门,坐上驾驶座。
  
      薄言明跟着坐进副驾驶。
  
      那人一上手就能看出是个练家子,完全不要命,油门直接踩到底,连闯了好几个红灯,在青天白日下就疯狂的飙车,最后将车停在一处无人的拐角,而在这个角落,早就已经停放着另一辆车。
  
      那人将另一把车钥匙递给他,指着车说:“它是你的了。”
  
      薄言明越来越疑惑的看着他。
  
      “你到底为什么帮我?”
  
      “我说了,我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你拿了谁的钱?告诉我,我给你双倍。”
  
      “干我们这行有干我们这行的规矩,不能随便把雇主说出来,不过你现在真的有那么多钱吗?信不信你还没到银行门口,就已经有人把你找到了?”
  
      薄言明蹙眉。
  
      那人又从口袋里拿出两叠厚厚的人民币。
  
      “这钱你先拿着,雇我的人说了,等你花没了,我会再给你送来。最上面那张有我的电话号,你记下来,有什么事都可以打给我。”
  
      薄言明真的想不到,是谁在帮他?
  
      竟然做的这么周全,钱,车,都帮他准备好了,而且还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到底是谁?会是谁呢?
  
      “哥们儿,别愣着了,赶紧走啊,不然等会儿跟踪你的人追上来,你可就走不了了。”
  
      薄言明赶紧拿着钱和车钥匙,下车之后还不忘说了句“谢谢”。
  
      那人看着他开车离开后,自己也下车。
  
      他靠着车门,拿出手机,拨下一串号码。
  
      手机内很快就传出柯瑜的声音。
  
      “怎么样?都处理好了?”
  
      “我办事你放心,不会有人再找到他。”
  
      “很好。”
  
      “我的钱呢?”
  
      “马上就打给你。”
  
      “谢了,以后有这种美差,记得再来找我。”
  
      “一定。”
  
      ……
  
      薄氏顶楼。
  
      “跟丢了?”
  
      薄擎的脸已经完全暴露出愤怒,他低吼着质问:“怎么会跟丢?”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我们的人找到了薄少,他正在饭店买饭,并没有现有人跟踪,我们的人正打算跟着他去找初小姐,但是突然冒出一个男人,他开车的技术非常好,我们的人完全跟不上,所以就跟丢了。”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帮他。”
  
      “是。”
  
      “什么人在帮他?”
  
      “我马上去查。”
  
      “不用了。”
  
      薄擎突然制止。
  
      他已经想到是谁在帮薄言明了。
  
      “备车,我要回薄家。”
  
      郭睿有些惊讶,但他很聪明,也明白了其中的玄奥。
  
      ……
  
      薄家二楼。
  
      柯瑜正坐在梳妆台前,拿着口红给自己的唇补妆。
  
      虽然还有伤疤留下,但是她今天心情特别好,完全不在意,甚至还会因为这个伤疤而想到那晚薄擎的那个吻。
  
      “砰!”
  
      房门被突然推开,吓了她一跳,口红都差点涂出了唇外。
  
      不过当她转头看到薄擎从门外走进来时,她立刻就开心的笑了,马上放下口红,起身迎过去。
  
      “擎,你怎么来了?我正想着你呢。”
  
      薄擎的双脚停在她的身前。
  
      他冷目瞪着她,深邃的瞳孔中好像暗藏着一把已经拉好弓弦的利箭。
  
      “薄言明在哪?初夏在哪?”他开口质问,完全没有丝毫遮掩和拖沓。
  
      柯瑜听到他这话,好心情没了一半。
  
      “我怎么知道他们夫妻在哪?反正没在家,没准在外面度蜜月,过二人世界什么的。”
  
      “你以为薄家的人都是瞎子?你以为没人知道是你指使傅雪放了薄言明?”
  
      “就算这事是我做的,我也只是想帮帮傅雪,她那么可怜,我是真的于心不忍,但我并不知道她擅自放走了薄言明,所以……”
  
      “所以他们在哪?!”
  
      薄擎震怒的咆哮。
  
      柯瑜的耳朵都被他震的翁翁直响。
  
      她惊愣的看着他,看着他脸上完全暴露出的愤怒,看着他那好像要杀了她一般的眼神。
  
      她的心脏惊悚的狂跳。
  
      她后退一步,但又提起一口气,压住急涌上来的这股恐惧,迎着他可怕的双眸:“你真的想知道他们在哪?”
  
      “说!”
  
      “好,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有个条件。”
  
      薄擎的眼眶微收,握拳的双手已经蠢蠢欲动。
  
      柯瑜得意的扬起抖擞的嘴角:“如果你答应娶我,我就告诉你。”
  
      薄擎已经忍不住了,他第一次有了想打女人的冲动,他伸出手正想掐她的脖子,身后却传来老爷子的声音。
  
      “小擎,你大吼大叫的在干什么?”
  
      柯瑜隔壁的房间就是老爷子的卧房,刚刚薄擎的那声大吼,他听的一清二楚。
  
      疑惑的走过来,竟看到这样的画面。
  
      柯瑜见到老爷子,马上笑着解释:“他没有大吼大叫,我们在闹着玩呢。”
  
      “闹着玩?”
  
      “对呀,我刚刚开了个玩笑,惹他生气了,伯父,你过来帮我劝劝他,别让他生我的气了。”
  
      老爷子走进来看着薄擎愤怒的脸,一时有些惊讶。
  
      他从来都不曾这样暴露自己的情绪,怎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擎……”
  
      柯瑜亲昵的叫着他,并亲昵的抓着他的手,撒娇一般的摇晃着他的手臂:“你别生气了,我保证下次不会再开这么过分的玩笑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嗯?好不好嘛?”
  
      薄擎在老爷子的面前用力的甩开她的手。
  
      柯瑜仓皇的向后两步,差点摔倒。
  
      “擎……”
  
      她不依不挠的叫着,又要上前。
  
      薄擎却看向老爷子,用非常冷冽和认真的语气开口:“爸,今天当着您的面我就正式的告诉您,我薄擎这辈子就算娶一只猪一只狗,也绝对不会娶这个女人,如果您非逼我娶她,那我就算是死,就算是跟您断绝关系,也绝不妥协。”
  
      柯瑜听到他的话,刚刚明明没摔倒,但现在却震惊的向后一步摔在地上。
  
      老爷子完全没想到他竟然当着他们两个人的面,说出这么绝的话。
  
      他一向隐忍,如果不是逼他不得不变成这样,他是绝对不会做这种冲动莽撞的事,看来,他们之间并不是玩笑这么简单,到底是什么事?竟让他如此控制不了自己。
  
      侧目看了眼摔在地上泪水不停掉落的柯瑜。
  
      “小擎,刚刚的话我就当做没听见,快跟柯丫头道歉。”
  
      道歉?
  
      薄擎转身看着她,一步走到她的身前,俯身靠近她。
  
      柯瑜仰头,用满是泪水的眼眸望着他的脸。
  
      薄擎的表情比刚刚更加恐怖,眼神更加可怕。
  
      他继续靠近她,然后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恶狠狠道:“如果她有什么事,我一定会让你十倍奉还。”
  
      柯瑜的身体惊悚的一震,整张脸瞬间煞白,跟她那对刚刚涂过口红的双唇,形成鲜明的对比。
  
      薄擎起身,大步走出门外。
  
      “你给我站住!”
  
      老爷子厉声:“我叫你给我站住!”
  
      薄擎继续大步离开,完全不在乎任何人的命令和呼喊。
  
      老爷子震怒的蹙起眉头,看着他挺拔的背脊。
  
      柯瑜瘫坐在地上,泪水已经停止了,但是身体上的颤抖却无法停止。
  
      好可怕……好可怕……
  
      他的眼神,他的声音,他的话语……都如同索命的死神,恨不得立刻就杀了她。
  
      ……
  
      集装箱。
  
      薄言明将门打开,还没走进去就看到初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担心的马上走进去,去查看她的身体。
  
      她的额头上有伤,伤口还流着血。她是想自杀吗?
  
      紧张的去试她的鼻息。
  
      还好……还有气,还没死。
  
      “夏夏……夏夏……夏夏……”薄言明摇着她的身体,不停的叫着她。
  
      初夏没有一点反应。
  
      薄言明慌张的起身想去找医生,但又突然担心她躺在的地上受凉,所以又蹲下身去抱她,想将她抱到床上去,但这是初夏没想到的,没想到他会一反常态的这么关心她,她是准备在他转身背对着她的时候出手,可是现在……她只能趁他不备,伸手拽过故意放置在身旁的椅子,用尽力气去砸他。
  
      薄言明马上用手去挡。
  
      第一下,狠狠的砸在他的小手臂上,第二下,她瞄准他的头,他则快的举起手,险险的又砸在他的手臂上,当她准备继续砸第三下的时候,薄言明突然怒的一把抓住椅子,用力的抢过,狠的一丢。
  
      椅子从她手中脱落,被重重的摔在集装箱的铁门上。
  
      “砰!嗡~~~”
  
      铁皮的墙壁出震动的声音,就好像初夏此时的心,震动的完全停不下来。
  
      薄言明看着她睁开的双目,看着她完全没事的样子,他大手一伸抓住她衣领,将她整个人都从地上拽起来。
  
      “你又骗我。你知不知道,我最恨你骗我。”
  
      “你是逼我的,如有人把你关起来,你也会像我一样,就算是欺骗也要想办法逃出去。”
  
      “你要逃?你凭什么逃?当初是你让我爱上你,是你让我把你娶回来,是你背板我,你还有什么资格逃?”
  
      “我没有,我没有背叛你。”
  
      “还不承认?”
  
      “我没有做过的事为什么要承认?”
  
      “孩子都已经生下来了,你还想嘴硬到什么时候?说!那个孩子是谁的?是你跟哪个男人的野种?说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嫁给我?为什么要勾引我让我爱上你?你这几年到底还有过多少个男人?你这次来杭州又跟多少男人睡过?三叔跟你是什么关系?薛荆辰跟你是什么关系?你还想跟多少男人生关系?说!给我说!全部都给我说出来!”
  
      薄言明疯了一般的不停质问。
  
      他猩红的双目满是血丝,激烈的瞳孔中全部都是对她的憎恨,而他抓着她衣领的手已经用力的开始颤抖,似乎想要将她整个人捏碎一般。
  
      初夏看着这样的他。
  
      这一刻她似乎明白了,这四年他不停的折磨她,让她受尽委屈和痛苦,而他这样做的同时也在折磨自己,将自己逼疯到了这种程度。
  
      “薄言明……”
  
      她轻声叫着他的名字。
  
      薄言明的听着她的声音,手微微的一震。
  
      初夏站直自己的身体,双目迎着他猩红的眼眸,轻声缓慢的对他道:“我最后一次向你解释,四年前的那个晚上,我的的确确被你的那些好朋友下药,我喝了他们敬的酒后,就很不舒服的回了房,然后就生了那样的事,在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你就睡在我的身边,我真的以为是你,我是在你拿着亲子鉴定的那个时候才知道小昱并不是你的孩子,我也是被害者,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你,更没有背叛你,如果这一次你还是不相信我,那么从今以后,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再向你解释。”
  
      薄言明看着她那双澄清的双目,听着她绝望的言语。
  
      他想要相信她,他一直都想要相信她,但是:“我已经数百次数千次的看过结婚那晚的监控视频,根本就没有人给你下药。”
  
      “呵……呵呵呵……”
  
      初夏突然痴痴的笑了。
  
      果然,他还是不相信。
  
      他从来都不肯相信她,从来都不愿意相信她。
  
      在他的眼中,她已经被死死的贴上了贱女人的标签,就算真的有什么证据摆在他的面前,他也一定会猜疑,是不是她做了什么手脚?是不是她又在欺骗他?
  
      算了……
  
      累了……
  
      解释了整整四年,她不会再跟他解释了,也没必要再解释了。
  
      伸出双手,扯开他抓着自己衣领的那只手,然后慢慢的走回床边,躺在床上,不再言语。
  
      薄言明站在原地看着她刚刚的所有动作。
  
      他愤怒的一步走到床边,低吼:“怎么不说话了?是没话可说了?”
  
      “……”初夏闭上双目。
  
      薄言明猛地一脚踹在床沿:“你承认了?”
  
      “……”
  
      “你这个贱货,给我说话!话说!”
  
      “……”
  
      薄言明愤怒的再次动手,但抓起她身体的时候,她软绵绵的,没有任何的反抗。
  
      他看着她紧闭的双目,看着她额头上的伤口。
  
      “该死!”
  
      他重重的将她扔回床上,不停的踢着铁皮的墙壁,不停的咒骂:“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初夏闭着双目听着‘咣’‘咣’‘咣’的声音。
  
      她的双臂慢慢将自己抱紧,在心中不停的求救。
  
      三叔,救我……三叔,救我……三叔,快点来救我……
  
      ……
  
      猛然的睁开双目,薄擎幽深的瞳孔露出惊悚的神情。
  
      刚刚他不过是闭目养神,但就好像做了一场梦,梦见初夏被关在什么地方,不停的叫着他,不停的向他呼救,声音那么惊慌,那么无助……
  
      “阿睿!”
  
      办公室的门被立刻打开。
  
      郭睿几步走到办公桌前:“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你去安排一下,我要去趟杭州。”
  
      “现在?可现在是百货大楼正式动土的关键时刻,您不能离开。”
  
      “我叫你去安排。”薄擎冷目犀利的看着他。
  
      郭睿想起上次不停他的命令,马上微微低头:“是,我马上安排,但是,您大概要去几天?”
  
      “两三天,多了我会再跟你联系。”
  
      “是。”
  
      “对了,那个帮言明的男人,查到他是谁了吗?”
  
      “已经查到了,他叫李炜,是一个小混混,因为车技很好,又有两下子,所以在那一带算是有点势利,我已经叫人去跟他接触了。”
  
      “叫你的人先别去找他。”
  
      “先生您是想……”
  
      “我会亲自去找他。”
  
      “是,我马上通知他们。”
  
      “还有……”薄擎的双目突然冷冽的吓人,声音也变的冷冽透着寒气:“你打电话给旭之,叫他杭州那边的朋友,帮我准备一样东西。”
  
      “先生想要什么东西?”郭睿疑惑的问。
  
      薄擎的双唇一开一合,平静却又惊险道:“一种叫做‘硫化喷妥撒纳剂’的东西。”
  
      郭睿知道那种东西,他有些惊讶,但还是再次回应:“是。”
  
      ……
  
      薄家二楼。
  
      柯瑜半躺在床上,双目怔怔的出神。
  
      老爷子坐在床边,看着她受到惊吓的表情,沉声开口:“柯丫头,你告诉我,你跟小擎到底是怎么回事?”
  
      柯瑜的双目隐隐闪动。
  
      她其实有想过把薄擎和初夏的事情公开出来,让他们受到所有人的阻扰,但是她想着薄擎对老爷子说的那些话,他那么明确的说了,就算跟老爷死脱离关系,也绝不妥协,这句话让她非常的不安,如果这件事公开,薄擎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跟初夏两个人私奔,离开这里的话,那她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柯丫头?”
  
      柯瑜猛然惊醒。
  
      “伯父,其实这次的事都怪我,是我惹他生气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
  
      “这要从上次我离开的前一天说起。”
  
      柯瑜说着惭愧的低下头,双手揪着盖在身上的被子:“那天晚上,我约他去了酒店,我在他的酒里下了药,我知道他不喜欢我,但我是真的已经爱上了他,我想嫁给他做的他的妻子,我想跟他相守一生,所以我想用这个办法逼他不得不娶我,但是他比我想象中的厉害太多了,他控制了自己,并且拒绝了我,但还是因为药物的关系,不小心弄伤了我,我就是因为受了伤所以才不得不回家养伤,而这次我就是拿那件事来威胁他,威胁他如果不娶我,我就告诉你们,说他那晚强暴了我,然后……他就生气了。”
  
      老爷子虽然知道她并不是外表上的那么单纯善良,但是没想到她的心思这么深。怪不得薄擎说什么都不肯同意跟她的事,他可是最讨厌别人威胁自己的那种性格,可是就因为这件事应该还不至于让他那样愤怒,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柯丫头,你不用瞒我,说吧,还有什么事?”
  
      柯瑜没想到这个老头子会这么难搞。
  
      她蹙着眉头用力的想搪塞的办法,最后,她不得不半真半假的告诉他:“其实,我最近现他在外面有女人,我……我……找了那个女人一些麻烦。”
  
      这就对了。
  
      也就只有女人才会让男人如此控制不住自己。
  
      冲冠一怒为红颜,这是男人永远过不去的坎。
  
      “唉……”
  
      老爷子深深的叹了口气:“柯丫头,你对小擎的心思我明白,但是你要知道,凭你的那点本事,是斗不过他的,如果你真想嫁给小擎,嫁进我们薄家,那就要安安分分老老实实的,只要你能够成为一个懂规矩识大体的女人,我会想办法让你跟小擎结婚。”
  
      “真的?”
  
      柯瑜一脸开心的看着他。
  
      老爷子十分自信:“他是我的儿子,他这辈子注定必须要听我的。”
  
      “谢谢伯父。”
  
      柯瑜高兴的马上抓住他的手。
  
      老爷子微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对她点了点头。
  
      ……
  
      在集装箱里的日子根本就分不清白昼。
  
      初夏一直躺在床上,再也没开过口,而薄言明泄之后,也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然后,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又有了动作,走到床边,躺在床上,双臂从身后将她抱住。
  
      初夏惊的睁开双目。
  
      薄言明又变回了温柔的那个他。
  
      “我们有多久没在同一张床上睡觉了?自从那件事之后,你就一直住在小昱的房间,把我一个人丢在了属于我们的房间。你知道吗?其实我每天晚上都盼着你能回来,每天晚上都等着你回来,可是你却一直都没有回来,一直一直……不论我怎么等你都不回来……”
  
      初夏听着他的声音,感受着他的手臂慢慢收紧。
  
      她想要挣扎,但却又害怕挣扎后激怒他。
  
      薄言明将自己脸埋在她的后颈,轻轻的蹭着她长长的丝,深深的吸着她的香。
  
      “夏夏……”
  
      他那么轻柔的叫着她,就好像四年前他们还没结婚时。
  
      “夏夏……夏夏……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我对你是一见钟情,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脑袋里面全部都是你的笑脸,在那时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办法追到你,一定要把你追到手,一定要让你成为我的妻子,而在第二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你占为己有,但在我成为你的男朋友向你请求的时候,你跟我说,你妈妈曾告诉过你,女孩子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在没有正式确定要结婚之前,甚至是没有结婚之前,都不可以轻易的把自己交给任何人,所以为了你,我愿意忍耐,我每晚每晚都想着你自己解决,那种日子你能想象吗?不过没关系,我终于忍到了你肯嫁给我,我好开心,真的好开心,那一天是我人生最开心最幸福最快乐的日子,可是……”
  
      初夏的心突然一紧。
  
      薄言明拥抱着她的双臂突然用力,勒的她痛的微微蹙眉。
  
      薄言明的呼吸渐渐变得浓重,她的后颈被他的气息扑打的好像有烙铁在烙。
  
      “我真的想不通,怎么都想不通,我对你那么好,为什么你要背叛我?我一直都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我一直都想亲眼看看,他到底哪里比我好,哪里比我强,让你在跟我结婚之时决定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他。夏夏……你告诉我……为什么选择他而不是我,为什么不是我?”
  
      薄言明说的越来越激动,他突然强硬的反转她的身体,让她正面看着他。
  
      初夏刚刚就已经说了,那是她最后一次解释,她不会再解释了,就算再解释千百遍,他肯定还是不会相信,而她也根本就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你告诉我,你告诉我,你快点告诉我,快点告诉我……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到底是谁?”
  
      初夏看着他近乎疯狂的模样。
  
      她慢慢的闭上了双目,依然选择了沉默。
  
      薄言明突然爆。
  
      他突然起身,也将她拽起来,他用自己的双手用力的抓着她的双臂。
  
      “我一定要找出那个男人,我一定要杀了他,我要让你重新变回我的,我要让你只属于我。”他说着,突然又将她压倒在床上,大手一把扯开她的衣服。
  
      初夏立刻睁开双目,双手推着他。
  
      “薄言明,你要是敢碰我,我就死给你看!”
  
      “我不会让你死,我要让你一辈子都在这里,只被我一个人玩弄。”
  
      “你放开我,放开我!”
  
      初夏不停的挣扎,拼死的挣扎。
  
      在这个如同原始森林的地方,在这狭窄的集装箱内,有谁能来救她,又有谁能现她?
  
      三叔……三叔……
  
      为什么你还不来?
  
      求你了,现在就过来救我吧!
  
      ……
  
      薄擎下飞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郭睿的人早早的就在机场门口等候。
  
      薄擎坐上车,冷冷的只说了一句话:“带我去见他。”
  
      “是。”
  
      车子立刻启动,开去一间酒吧。
  
      这间酒吧非常龙蛇混杂,刚一走进去就看到各式各样的人乱糟糟的挤在一起,干什么的都有,完全没有任何顾忌,而郭睿的人带着薄擎穿过这些人,来到一间包间,直接将包间的门打开。
  
      包间里面的人比外面的还大胆。
  
      其中一男一女在接吻,一男一女的衣服已经差不多没了,更有一男一女在缠绵,还几个人更是不堪入目。
  
      薄擎看这样的画面并没有任何的动容,他冷目一扫,视线定在李炜的身上,大步走过去。
  
      李炜站在一处墙角正在奋力征服怀中的女人。
  
      薄擎的双脚停在他的身旁,大手猛然抓过他,一拳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
  
      正沉浸着的女人见到这个情况,惊的尖叫。
  
      整个房间的人都齐刷刷看向这里。
  
      他们看到自己的老大被人揍,马上都一脸凶恶的站起身,气势汹汹的向薄擎冲去,但郭睿找的那些人可不是简单的人物,在那一带也是小有名气,至少比他们这些小混混要厉害的多,他们几个快阻挡住那些人,那些人见到这些人的脸,瞬间都变成了小虾米,不敢造次。
  
      “滚!都滚出去!”
  
      其中一人大吼,那些虾兵蟹将马上逃也似的跑出去。
  
      李炜这时转回头,吐了口满是血腥的唾液,然后看向薄擎。
  
      “你是哪冒出来的?敢打老子?”
  
      “你算哪颗葱?没让你说话,就把嘴给我闭严实了。”
  
      刚刚大吼的男人站在薄擎旁边,气势完全压过他。
  
      李炜似乎认得他,不是他能惹的起的,不过混他们这行的,就是不能变孙子,不能害怕,他看准薄擎,想要擒贼擒王,所以一个出其不意就对他出手,但薄擎的动作比他更快,更猛,一脚踹出去,狠狠的踹在他的肚子上,他捂着肚子腿软的跪在地上。
  
      真他妈倒霉,今天碰到高手了。
  
      李炜忍着痛又站起身。
  
      “哥们儿,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好商量,你这一进门就动手,是几个意思?”
  
      薄擎冷目看着他,薄唇终于慢慢开启:“薄言明在哪?”
  
      “薄言明?谁啊?我没听过这个名。”
  
      薄擎的冷目从他的脸上收回。
  
      他突然转身,坐在沙上。
  
      刚刚大吼的男人又一次开口:“把他给我绑起来。”
  
      其余几个人立刻动手。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放开我!”李炜用力的挣扎,却还是被紧紧绑住。
  
      大吼的男人悠悠然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小瓶药水和一个注射剂,他将药水吸入注射器内,然后慢慢走向他。
  
      “那是什么?”
  
      “放心,这东西没毒,死不了人,就是还有点疼。”
  
      “你离我远点。”
  
      “乖乖回答问题多好,非得找罪受。”男人已经将针头对准李炜的血管。
  
      李炜一慌:“我说。我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腹黑老公深深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老公深深爱第80章 三叔,救我,快点来救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腹黑老公深深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老公深深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