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敢动我的儿子,我一定让她以命抵命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鸣畅 书名:腹黑老公深深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绝世农民高手  临高启明  王者荣耀之大神很低调  快穿之男神的正确攻略方式  道武苍穹  重生不要忘记我爱你  小娇妻乖乖受宠  皇道-雾外江山  爆杀预告  通天剑神-夜麒麟  别无选择  壁上红旗飘落照·红都志丹纪事  
    薄擎看着她一脸惊慌的样子。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女人的思想真的很奇妙,明明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流了那么多的血,差点就危机生命,甚至有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但是面对这样的伤痛,她依然能够展露笑颜,简简单单的说自己没事。可是现在,她胸口的伤痕根本不痛不痒,但她却这么惊慌,这么难过,这么痛苦,整个人都在瑟瑟抖……其实他也懂,对于女人来说,最大的伤口就是‘侮辱’,她们可以忍受连男人都不能忍受的痛苦和折磨,但是她们唯独不能接受男人给予她们的侮和辱。
  
      伸出双手抱着她颤抖的身体。这一刻,他真的好像杀了薄言明,将他五马分尸。
  
      “对不起……对不起……我反抗了,我拒绝他了,我用了全部的力气和所有的办法挣扎,但是我推不开他……我推不开他……我真的推不开他……”
  
      “我知道。”
  
      “我尽力了,我真的尽力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初夏不停的对他道歉,口中的伤口因为她的激动又崩裂出浓浓的血腥味,但是她并不觉得疼,她只想要解释给他听。
  
      薄擎紧紧的抱着她。
  
      他不想听到她道歉,因为该道歉的人应该是他。
  
      是他没用,让她遇见了这种事,是他没用,让她受了这种罪,是他没用,不能保护好她。
  
      “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对不起我,我知道你尽力了,这不怪你,没事的,真的没事,真的没事……我不会介意,不,我介意,我跟你一样介意,非常介意,所以让我帮你把它们弄干净,让我帮你把它们全部都弄的干干净净的。这样就没事了。”他说着慢慢拉开她,双目凝着她。
  
      初夏眼中闪着泪水。
  
      也许是这四年里薄言明给她的压力,让她导致的这么敏感。
  
      她害怕,她害怕被看到后,薄擎会觉得她脏,觉得她恶心。她害怕他会跟薄言明一样,变成另外一个可怕的人,不再喜欢她,不再爱她,不再去碰她,极为讨厌她。但是他跟薄言明不同,他看着自己的双目那么心疼,他触碰自己的双手那么轻柔,他还是他,还是那个一脸严谨,外冷内热,对她十分温柔的那个三叔。
  
      她微微张开双唇,还想说什么,但是薄擎却将手指轻轻的放在她的唇上,不让她开口。
  
      她的唇间已经隐隐渗血,可见她舌根的伤口已经崩裂。
  
      他轻声:“别再说了,你担心的事不会生。”
  
      初夏渐渐稳定了情绪,对他微微勾起嘴角。
  
      薄擎慢慢的靠近她,先是轻轻的亲吻她的双唇,然后从她的左肩附近开始,一个一个用唇覆盖住那些吻痕,在那鲜红的印记上面,烙印下一个又一个更加鲜红的吻痕。初夏感受着他的唇,她用手抓着他的后脑,用力去按,她想要他更使劲的帮她清除那些痕迹,就算他用牙齿一口一口的咬下来,她也愿意忍耐。
  
      漫长的‘清理’时间后,薄擎抱着初夏走出洗手间。
  
      他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病床上,然后转身。
  
      初夏惊的马上抓住他。
  
      双唇微动,薄擎却先开口:“我去叫医生,帮你看看伤。”
  
      初夏摇头。
  
      “你的伤口肯定裂了,如果感染的话就不好。”
  
      初夏还是摇头。
  
      “好,我不走。”说着他伸出手,想要按床头上的按钮,但是初夏却又抓住他的手,依然对他摇头。
  
      薄擎有点弄不懂了。
  
      她这什么意思?
  
      初夏微微张开口,让他看着她的伤口,然后又摇头告诉他没事,接着,她突然向旁边挪了挪,空出一块床褥,用手拍了拍,示意他躺在她的身边。
  
      薄擎看着她空出来的半个床褥,有些感叹。
  
      “我突然觉得让你受点伤也挺好的,这样根本就不用我想方设法的占你便宜,你自己就会主动的让我占你便宜。”
  
      初夏一听他这话,瞬间皱眉。
  
      什么人啊?
  
      她是看他脸色不太好,似乎非常疲惫,可能又是好几夜都没好好睡过觉,所以才忍痛割爱,让半个床褥给他,可是他竟然……嘁,好心当作驴肝肺,不管他了。
  
      一个转身,她背对着他躺下,同时也将那半个床褥完全占领。
  
      薄擎看着她可爱的举动,慢慢向她俯身,靠近她的耳旁,喁喁细语:“算我刚才说错话,你大人有大量,借我半张床过夜,行吗?”
  
      初夏闭上双目。
  
      鬼才理你,睡地上吧。
  
      薄擎见她无动于衷,没办法,谁让自己多嘴,只好……自己挤了上去。
  
      初夏的身体被他挤的自动移动,她郁闷的转身想要把他轰下去,但是他的长臂一伸,一下子就把她搂进了怀里,然后紧紧的抱住她的腰,脸贴在她柔软的胸口。
  
      初夏挣扎。
  
      薄擎完全不在意,而且非常悠然的在她的肩窝找了个最舒服的地方,磨蹭了几下,然后闭上眼睛。
  
      初夏本想继续挣扎,但看着他那张真的是帅到过分的脸,又心软的放弃了。
  
      虽然这几天她被抓被关,但他一定比她还要心急,再加上薄氏的事,薄家的事,他一定完全没有时间和空闲去好好休息,虽然不知道这一觉能让他补回多少精力,但是能多休息一分钟也是好的。
  
      双目凝着他,手不自觉的伸出。
  
      手指轻轻的触碰他那变得粗糙的面颊,他的睫羽立刻微微抖动,她惊的马上收手,生怕吵醒他,但是他却用自己的手,拿起她的手,然后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面颊上,继续安静的睡着。
  
      初夏微微勾起嘴角。
  
      她笑着,一直看着他,看着他的睡脸……
  
      ……
  
      这真是一个好觉,从入睡开始,一次都没醒过,直接到了天亮,然后,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睁开眼睛的时候,初夏正拿着手机想要挂断,刚巧,被他抓了个正着。
  
      抢过手机,薄擎非常认真道:“男人的电话不可以随便挂断,因为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事。”
  
      初夏微微撇嘴。
  
      她只是想让他多睡一会儿而已。
  
      薄擎看着她闷气的小嘴儿,伸手轻轻捏了下她的面颊,然后起身接通电话。
  
      “喂?”
  
      “先生,出事了。”
  
      “什么事?”
  
      “……”郭睿有些迟疑,他似乎知道初夏就在他的身边,所以声音非常小:“小少爷,刚刚进了急救室。”
  
      薄擎的双目瞬间瞪大。
  
      初夏看着他的表情,也跟着担心的瞪圆双眼。
  
      薄擎看了她一眼,马上整理自己的表情,但并不是立刻恢复原来的冷静,而是继续带着几分慌张,平静的开口:“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处理。”
  
      “是。”
  
      简单的只说了两句话就挂断了,初夏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她紧张的抓着他的手,看着他。
  
      薄擎一脸严谨。
  
      “公司那边出了点问题,阿睿没办法处理,所以我要先回去一趟。”
  
      初夏点头,表示她这里没事。
  
      但是薄擎很担心她,他覆盖着她的手,非常严厉的警告:“你乖乖待在医院哪里都不准去,连这个门都不准出,我会叫林沛涵过来陪你,然后跟你一起回去,但在医生批准你出院之前,你必须照顾好自己,不能再出任何问题。”
  
      初夏用力的点头。
  
      薄擎还是担心。
  
      现在只要一眼看不到她,就不知道她会生什么。但是小昱那边他刚刚又没敢深问。为什么会进急救室?是身体又什么状况了吗?要不要紧?
  
      没有办法,小昱是初夏的命,他必须回去确保他没事。
  
      有些急切的下床,然后不舍的抚了抚她的头和长。
  
      “我走了。”
  
      “嗯。”这样生不会痛。
  
      “我在家里等你。”
  
      “嗯。”
  
      “不会有事的。”薄擎突然冒出这样一句。
  
      “嗯。嗯?”
  
      初夏反应有点迟钝,正露出疑惑的表情,薄擎已经俯身吻上她的唇,然后就转身大步走出病房。
  
      初夏的脸有些红,但却还是好奇。
  
      刚刚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会有事?
  
      谁不会有事?
  
      她不是已经没事了吗?
  
      长廊。
  
      薄擎边走边打电话,并开口就道:“把刚刚的话说清楚。”
  
      “其实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接到了初阳的电话,他本想打给初小姐,但他得知初小姐在杭州的事,没敢打扰她,让她担心,所以就打电话给了我。”
  
      “你去医院看过了吗?医生怎么说?”
  
      “我现在就在医院的急救室门口,结果还没出来。”
  
      “我马上去机场,一有消息,立刻打给我。”
  
      “是。”
  
      薄擎加快步伐,上车赶去机场。
  
      当他下飞机赶去医院的时候,小昱已经出了急救室,被医生推到了重症监护室。
  
      薄擎透过玻璃窗看着戴上氧气罩的小昱。
  
      大大的氧气罩几乎罩住了他的整张脸,而他薄弱的呼吸,连胸口的起伏都看不太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
  
      韩旭之站在他的身旁,一直蹙着眉头。
  
      “刚刚急救的时候给他洗了胃,也化验了一下他胃里的东西,现他胃里有一种慢性药。”
  
      “慢性药?”
  
      “学名我说了你可能也不太懂,就是一种吃上不会觉得有事,但是每天都吃就回越来越虚弱的药。”
  
      “他身体一直不好,就是因为这个?”
  
      韩旭之摇头:“这应该是最近才开始的,而就是因为他的身体一直不好,对药物有些敏感,所以比普通人反应的较快,提前出了事,不然再多吃一段时间,恐怕会突然出现暴毙的现象,这也算是救了他一命。”
  
      “暴毙?”
  
      薄擎重复着这两个字,双目突然收缩的特别厉害。
  
      谁的心竟然这么狠毒,连一个小孩子都要下此毒手?
  
      韩旭之侧目看着他阴冷阴冷的脸。
  
      他这么看着自己都有些心惊。这次可真是在老虎嘴里拔牙,完全就是找死的行为?
  
      “啊,对了。”
  
      韩旭之又拿出一样东西,是一个有着动物形状的药片。
  
      薄擎垂目。
  
      韩旭之道:“这就是慢性药的来源,我叫初阳把小昱经常吃的东西都拿来化验,最后在这里面现了这种药,一定是有人故意加在小昱的钙片里,而小昱的身体一直不好,每天都需要补充一些钙和维生素,这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的一种习惯,那个人就是看中了这一点。不过既然源头已经找到,那事情就简单多了,因为能够触碰这些药的人,并不多,知道小昱有这种习惯的人,也不多,而跟小昱有仇的人,就更不多了。”
  
      薄擎也已经大概猜到了。
  
      他眼中的寒芒更甚,就像一只盯上猎物的猛兽。
  
      “这次急救后,小昱的身体怎么样?”
  
      “很不好,他本身就体弱,还是个小孩子,没有大人那么经折腾。”
  
      “他什么时候能出院?”
  
      “这也说不准,要先等他醒过来,然后再进行一次详细的检查,确定身体里的毒素全都排出,才能出院。”
  
      “我不想让初夏太过担心,你尽量快些把他治好。”
  
      “我会的,这可是你的宝贝儿子,我就算拼了命,也不会让他有事。”
  
      “对,他可是我儿子,敢动我的儿子,我一定让她以命抵命。”
  
      “三哥,你……”
  
      “我想进去看看他,你帮我安排一下。”
  
      韩旭之知道他是故意封他的嘴,只好点头:“好,我叫护士帮你拿隔离衣。”
  
      薄擎穿上隔离衣后走进玻璃窗内,他站在床边看着小昱憔悴的脸,不过就是个三岁多的孩子,竟然躺在这种地方遭受这种罪,而最失败的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不但没有保护好他的妈妈,也没有保护好他,几乎让他们母子俩一同入院抢救,还都遇到频临死亡的危险。看来他不能坐以待毙了,有些人有些事,是该尽早处理一下了。
  
      ……
  
      这次薄擎回来,也带回了薄言明。
  
      老爷子第一眼看到薄言明鼻青脸肿的样子,眉头蹙的很深,但不是心疼他,而是对他的愤怒。
  
      “你的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绑架,囚禁,还差点闹出人命,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薄言明跪在他的身前。
  
      他依旧执迷不悟:“我不会跟她离婚。”
  
      “啪!”
  
      老爷子狠狠的甩了他一个耳光。
  
      “为了一个女人,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了?你不离婚?你不离婚你早晚会变成你一个疯子。”
  
      薄言明被他打的根本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他依然没有任何的动摇,双目更是坚定的看着老爷子,然后双唇又一次缓缓的开启,说着让人更加愤怒的话:“爷爷,如果您不想办法帮我把她留下,如果她真的离开我,那么您就等着白人送黑人,给您孙子收尸吧。”
  
      “你拿命来威胁我?”
  
      “我就是不会跟她离婚,我就是不能让她离开我,我死都不能让她离开我。”
  
      老爷子再次举起手,但高高举起的手愤怒的在空手抖动,最后还是慢慢的落了下来。
  
      他叹着气坐在椅子上,双目看着薄言明那皮青脸肿的脸,和那双坚定的双目。
  
      他也是活了一辈子的人,大风大浪什么没见过,他完全可以将人玩弄于鼓掌之间,但这个世界最恐怖的就是男女纠葛,尤其是碰到一个死心眼的,那就是解不开的死结。
  
      “罢了。”
  
      薄言明听到这两个字,双目突然一阵惊喜。
  
      老爷子还是心软,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子,怎么能真的眼睁睁看着他死,况且如果再让他继续这么闹下去,初夏那边没事,他这边也会弄出点事来,所以还是先安抚为好。
  
      “这件事我会找人帮忙先拖着,只要法院那边不审,你们就还是夫妻,她就不能离开我们薄家,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仔细的想想,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真的值得吗?而且我还要你向我保证,以后不论做什么事都必须要先告诉我,绝对不可以再这么冲动。如果你再有下次,那么就算你真的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老爷子的软硬兼施果然管用,薄言明马上乖乖的点了点头。
  
      “行了,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伤,这老三也真是的,下手这么重。”
  
      一提到薄擎,薄言明突然问道:“爷爷,三叔这次去杭州,是您吩咐的吗?”
  
      “对,老三办事牢靠,如果让别人去,能把你带回来吗?”
  
      “那三叔第一次去杭州,也是您叫他的去的?”
  
      “第一次?”老爷子听不太懂。
  
      “不是您叫他去找姜老的吗?”
  
      姜老?
  
      怎么又扯到姜老身上了?
  
      老爷子立刻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但他可不想那些年轻人,一遇见事就暴露自己的心,他很是平静,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你是说这件事啊,我的确是叫他帮我送样东西,但不是去找姜老,是姜老身边的一个仆人,叫蔺伯。”
  
      薄言明慢慢蹙起眉。
  
      难道他真的误会初夏跟三叔了?
  
      一切都是凑巧,这次也是,三叔接到消息,老爷子让他去找他,他这才赶去杭州。可是,那晚从他手中抢走初夏的人是谁?给他打那种药的人是谁?
  
      不是三叔吗?
  
      到底是谁?
  
      ……
  
      杭州医院。
  
      林沛涵火坐飞机赶去杭州,赶到医院。她刚一打开病房的门,双目就好像看到鬼一样震惊的看着初夏的脸。
  
      “夏夏,你……你的脸……你的头……你怎么伤的这么严重?”
  
      初夏早就做好心理准备,迎接她这夸张的声音,当然她也预测到,她下一步就会激动的冲过来。
  
      果然没错。
  
      林沛涵几个快步,如同瞬间移动。
  
      她站在床边,双手伸出,却又不敢碰她,生怕她身上还有什么伤。
  
      “夏夏,你没事吧?你还伤着哪了?快告诉我。”
  
      初夏摇摇头。
  
      见她不说话,沛涵想起来了。
  
      “我听说你咬舌自尽了?你这个疯子,那是可以咬的东西吗?你不是最怕疼吗?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你想担心死我是不是?你真是气死我了,你这个疯丫头,疯丫头,疯丫头。”虽然担心碰到她会弄伤她,但一激动,她就管不住自己的手,轻轻抽打着她的手臂。
  
      初夏一点都不觉的疼,甚至嘴角还带着笑。
  
      “你笑什么?你还好意思笑?你给我哭,给我哭。”
  
      沛涵一边说着一边自己眼角泛泪。
  
      初夏伸出手,轻轻的拭着她快要掉落的泪水。
  
      这种感觉真好。
  
      有人担心,有人着急,有人替自己生气,有人替自己掉眼泪……
  
      这辈子真不需要多,只要有这么一个,仅仅这么一个好朋友就好。
  
      沛涵说着说着声音也有些哽咽。她并不是爱哭的人,甚至长这么大都没怎么哭过,但是初夏现在的模样真的是太让人心疼了。被纱布包住的额头,被掐到红肿的面颊,被抓伤的双腮,还有瘦的已经过分削尖的下颚,虽然她一直微笑,但就是因为她总是在笑,所以更加让人心疼。
  
      激动的泄完之后,她又伸出双手抱着她。
  
      “夏夏,你的命怎么就这么苦?为什么总是遇见这样的事?当初我就不应该同意你跟薄言明交往,我就不该撮合你们,我真是该死,你打我吧,你骂我吧,你不要总是自己一个人忍受,什么都不说。我真的太后悔了,如果那天不是我拉着你去参加联谊,你就不会遇见薄言明,你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沛涵真的万分后悔。
  
      但是初夏却完全都没有怪过她,甚至都没有想过这件事。
  
      她也抱着她,微微的开启双唇,轻轻的安慰她:“你没错,你一直都是为了我好,我没事,真的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你看看你都什么样了。”
  
      “虽然我当时真的很害怕,但是三叔来救我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而且我很开心,遇到这样的事的确很不幸,但能够让你们都这么关心我,却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真的,沛涵,有人关心,有人心疼的感觉真好,我能够有你,能够有三叔,就算再苦我也觉得是甜的。”
  
      “你别说傻话了,听的人难受。”沛涵将自己眼中的泪水抹在她的肩上。
  
      初夏再次微笑。
  
      苦尽甘来……
  
      人生就是如此。
  
      两个人拥抱了一会儿后,沛涵就觉得这个煽情的气氛实在是太尴尬,她马上又拉开她,然后盯着她的嘴。
  
      “你刚刚说了那么多话,没事吧?”
  
      初夏摇摇头,她很小心,所以没事。
  
      “不行,你说话的我都敢相信了,你张嘴,我要自己确认。”
  
      初夏又摇摇头。
  
      她是真的没事,但是如果被她看了,那一定会出事。
  
      沛涵执着,一本正经的命令:“张嘴,快点,别墨迹。”
  
      初夏有些为难。
  
      她慢慢的张开双唇,稍稍的翘起舌头。
  
      沛涵一阵冷汗,双臂瞬间起了鸡皮疙瘩。
  
      真的,那伤口大的好像舌头曾掉下来过,而且那缝合的痕迹密密麻麻,有些地方新鲜的都还能看到肉,完全就是恐怖的不得了,她都能感觉到当时她忍受的疼痛,自己咬自己,太狠毒了这丫头。
  
      忍不住又伸出手,轻轻的抽打她的手臂:“你这疯丫头,疯丫头,疯丫头,要是阿姨知道你这么糟践自己,一定会心疼死的。”
  
      一听到她的母亲,初夏的笑脸就再也扬不起来了。
  
      是啊,如果妈妈知道,一定会心疼死。
  
      在妈妈临死的时候,她嘴里不停叮嘱的一直都是让她好好照顾自己,珍惜自己,爱护自己的话,可是她却一次又一次的违背她的遗言。
  
      她不孝。
  
      她是个不孝的女儿。
  
      沛涵见她脸上露出伤心,马上道歉:“对不起,是我刚刚说错话了,我收回,你就当没有听到。”
  
      说出口的话怎么能当做没听到呢,不过初夏努力的又扬起嘴角。
  
      沛涵赶紧想办法转移话题。
  
      “夏夏,我来的时候老王说了,叫你不用担心山的事,他会全权处理,你就好好在这养伤,多住一段时间,当做调理身体。”
  
      初夏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
  
      “怎么了?为什么摇头?”沛涵可不像薄擎那么会揣摩人心,完全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初夏张开嘴,沛涵马上制止。
  
      “你别说话了,我有纸,你写下来吧。”
  
      初夏接过纸笔,在纸上写出漂亮的几个字。
  
      ‘我想快点回去’。
  
      “这么着急回去干什么?老王说了山的事他会处理,你还不放心他吗?”
  
      ‘我想小昱了’。
  
      “哦,也对,自从你出事后就一直没亲自打电话给他,不如现在就打一个吧,听听声音也好。”
  
      初夏点头。
  
      沛涵马上拿出手机打给小昱。
  
      但是小昱的手机提示关机,她又打给初阳。
  
      “喂?沛涵姐?”
  
      “小阳啊,小昱的手机怎么关机了?”
  
      “哦,他……他的手机没电了吧,昨天晚上我忘给他冲了。”
  
      “他在你身边吗?”
  
      “没,我现在在学校,他应该也在幼稚园。”
  
      “哦,那我晚上再打给他吧,你以后记得给他充电,别老霸占着电源,玩那些没用的游戏。”
  
      “知道了。”
  
      “行了,好好上课吧,别担心你姐,我会照顾好她。”
  
      “好,谢谢沛涵姐。”
  
      电话挂断,沛涵对初夏耸耸肩。
  
      “晚上再打吧,手机没电了。”
  
      没电?
  
      初夏的脸上隐隐有些疑惑,心中也跟着有些不安。
  
      小昱因为身体一直不太好,所以上幼稚园的时候,她就买了手机给他,而且每天都会提醒他给手机充满电,就怕关键时刻出问题,而小昱也是个非常细心的孩子,他已经习惯每天睡觉前给手机充电,所以他应该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何况还是在这种时候。
  
      总觉得不太对劲。
  
      沛涵见她沉着脸,心大的说道:“你别担心了,有小阳照顾小昱,肯定没事,你自己的弟弟,你还不放心吗?”
  
      初夏点了点头。
  
      是啊,小阳也是个心细的孩子,她放心。
  
      “对了,跟你说件好事。三叔下飞机的时候,我刚好看到他,还看到了薄言明,他被三叔揍得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整张脸肿的连五官都快找不到了,而且他还挂着一条手臂,看样是断了。真是太解恨了,三叔怎么不再打断他一条腿,就应该让他一瘸一拐的自己走回家,最好再挂个牌子,游街示众。”不过这么丢人的事薄家肯定不会外传出去,她当时也只是瞄到一眼,然后就不见人了。
  
      初夏听着她的话,脸上倒是没有她那么痛快。
  
      对于薄言明,她是彻底的死心了。
  
      不过经过这一次的事让她现,薄言明似乎并不是她想象中的只憎恨自己,他好像还爱着她。
  
      ……
  
      薄家。
  
      傅雪听说薄言明回来了,偷偷摸摸的又来到别墅找他。
  
      她左右观望的上了二楼,双脚停在薄言明的卧房门口,并没有敲门,而是小心翼翼的慢慢打开。
  
      薄言明这时正躺在床上睡着。
  
      傅雪站在床边看着他满是伤痕的脸,心疼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
  
      薄言明感受到有人抚摸着自己,下意识的轻声呢喃:“夏夏……”
  
      傅雪的手猛然停住。
  
      为什么他要叫初夏的名字?
  
      她这么对他,让他吃了这么多苦,为什么他对她还是念念不忘?
  
      对了。
  
      她又想起一件事。
  
      在他们第一次缠绵的时候,他在最**的时候,他也是叫着初夏的名字。他是一直把她当成初夏的替身吗?他还在深深的爱着初夏吗?那么她算什么?她肚子里的孩子算什么?
  
      “夏夏……夏夏……别离开我……我不准你离开我……”
  
      薄言明在梦中呓语,完全暴露自己的真心。
  
      傅雪那只还触碰着他面颊的手慢慢收拢,用力的攥成拳头。
  
      “夏夏……夏夏……夏夏!”
  
      薄言明突然惊醒,双目猛的睁开。
  
      傅雪立刻收起自己的手,然后勾起嘴角,微笑的看着他:“言明,你醒了。”
  
      薄言明愣愣了几秒,似乎还沉浸在刚刚的噩梦中,然后他才慢慢的回过神,看着傅雪,眉头微蹙:“你怎么在这?”
  
      他说着话,慢慢起身,傅雪殷勤的去扶他,还将枕头放在他的身后,让他舒服的靠着。
  
      “我听说你受伤了,所以过来看看你。”
  
      “你来看我?你是急着想问我,什么时候把你接回这里住吧?”
  
      “言明,我是真的担心你。”
  
      “是吗?你担心我?你为什么担心我?”
  
      “因为我爱你。”傅雪回答的没有一丝犹豫。
  
      薄言明却笑的那么讽刺。
  
      “你爱我?你爱的根本就不是我,是我的身份,是我的钱。”
  
      “不是。”傅雪赶紧解释:“我是真的爱你,我誓我是真的爱你。”
  
      “那如果我跟薄家断绝关系呢?你也会爱我吗?我变得身无分文并且需要你养我的时候,你也会像这样誓你爱我?你应该还不知道吧?老爷子已经对我彻底失望了,他已经在准备跟我断绝关系了,等过几天我的身体好些了,他就会把我赶出去,到时候,你也得跟我一起走,一起离开薄家,去外面过苦日子。”
  
      “怎么会这样?你是老爷子的亲孙子,他怎么舍得跟你断绝关系?不会的,不会这样的。言明,你听我的,你马上去跟老爷子服个软,说你错了,说你以后什么都听他的,他一定会心软,老人家都是最重亲情的,他一定会让你留下来,原谅你。”
  
      “我为什么要留下来?我为什么要服软?断就断了,我不稀罕。”
  
      “不行!”
  
      傅雪非常激动。
  
      “外面的日子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你会吃不饱穿不暖,所有人都会看不起你,你每天拼死拼活的最后还是会遭他们的白眼和讥讽。那种日子根本就不是人过的,我不要,我不要……”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傅雪说漏了嘴,脸上顿然露出手足无措的表情。
  
      薄言明看着她,就像以前那些看不起她的人那样,完全讽刺的看着她。
  
      “说什么爱我,还敢誓,你可真是可笑。”
  
      “不,言明,我……”
  
      “不用解释了。一开始我就知道你的目的,而我自己也只是想要利用你,我们半斤八两,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更不用在彼此的面前演戏。我实话跟你说了吧,老爷子并没有要跟我断绝关系,你暂时还不会离开薄家,不过我现在的状况没办法兑现跟你的承诺,再过一段时间吧,过一段时间我会想办法把你弄出小楼,毕竟你肚子里怀的是我的孩子,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我会帮你,也会帮你弄到你想要的钱。”
  
      “谢谢。”傅雪这两个字说的最真诚。
  
      薄言明实在是不想看到她的脸。
  
      “出去吧,我想再休息一会儿。”
  
      “让我再陪陪你。”
  
      “我叫你滚。”
  
      薄言明的态度瞬间变了。
  
      傅雪被吓了一跳,马上转身,走出房门。
  
      在房门关上后,她看着门壁,脸上露出淡淡的忧伤。
  
      她的确是爱他的身份爱他的钱,也不想跟他去受苦,但是跟他生关系后,她也是真的对他动了心,然后在得知自己怀了他的孩子,她就慢慢的爱上了他,她刚刚并没有撒谎,她说的是真的。
  
      落寞的转身,走去楼梯口。
  
      神情稍稍有些恍惚,一脚走下楼梯,身后突然有人推了她一下。
  
      她震惊的向前前倾,双脚快的下了几个楼梯后,双手紧紧的抓住楼梯旁的扶手,这才不至于让自己滚下去。
  
      她马上转身,却又是一阵惊讶。
  
      “三叔?”
  
      薄擎站在楼梯口居高临下的鄙视着她。
  
      他眼中满是冷冽的寒芒,双唇缓缓的开启:“你怎么会在这?”
  
      “你为什么要推我?”傅雪反问。
  
      “我没推你。”
  
      “你明明就推了我,你想摔死我,想摔死我肚子里的孩子。”
  
      “收起你的妄想,我如果真的想推你,你还会安然无恙的站在这吗?”
  
      傅雪完全无法反驳。
  
      他说的对,如果他真的推她,只要再多用一点点的力,她现在就不会站在这,而是躺在下面。
  
      薄擎依旧鄙视着她。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我是来看言明的。”
  
      傅雪回答完后,薄擎竟然不再说话,只是那样盯着她看,看的她全身都瘆得慌。
  
      “三叔,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她想要马上离开,但是薄擎却又叫住她:“站住。”
  
      她的双脚就好像不是自己的,完全听从他的命令。
  
      “三叔,还……还有什么事吗?”
  
      “我听说你最近在小楼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惊吓,身体也有些不太好。毕竟你怀了我们薄家的孩子,我不能让我们薄家的孩子有事,所以特意找了医生,帮你开了点药。”薄擎说着,就拿出一盒药,丢给她。
  
      傅雪双手接住。
  
      她摊开手一看,震惊的双脚向后一步,又一次差点摔下楼。
  
      “三叔,这……这个药只适合小孩子吃,并不适用于孕妇。”
  
      “不用担心,我问过医生,他说你吃绝对没问题。”
  
      这句话明显就是针对她。
  
      傅雪拿着药瓶的手抖的非常厉害。
  
      被现了?
  
      可为什么是被他现的?他为什么要管这件事?小昱现在怎么样了?
  
      傅雪好想问,但却又不敢开口。
  
      薄擎看着她的反应,已经可以完全确认自己的猜测。
  
      “吃了它!”他冷声命令。
  
      傅雪迟迟不敢打开。
  
      “三叔,我真的不能吃这个药,它会影响我肚子里的孩子。”
  
      “如果我非要你吃呢?”
  
      “三叔,求你,求你放过我的孩子,求你……”
  
      “我最后说一次,吃了它,如果你不当着我的面把它吃了,我现在就推你下去。”薄擎说着,脚已经下了两个台阶,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
  
      傅雪这时真的想逃,但是她的双脚完全不听自己的使唤。
  
      薄擎又下了一个台阶,向她慢慢的抬起手。
  
      傅雪完全慌乱了。
  
      这个男人他惹不起。
  
      他的身份地位,他可以用千百种方法折磨她,就算直接把她推下去,也不会有任何人来指责他。
  
      她没有退路。
  
      她只能打开药盒,拿出那片有着小动物形状的药片,然后慢慢的,慢慢的,拿到自己的嘴边。
  
      薄擎一直看着她,那幽深的双目就好像是在等待着她死亡一般。
  
      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药片轻轻触碰到她的嘴唇,她立刻就感觉到好像有毒素顺着她的唇缝进入她的身体,然后她的腹部开始一阵阵的痛。
  
      她蹙着眉,用另一只手捂着肚子。
  
      “三叔,我的肚子好痛,我的肚子真的好痛。”
  
      薄擎已经不耐烦了,他一步下到她的面前,拿起她手中打开的药盒,一只手掐着她的双腮,迫使她张开口,另一只手将整瓶药倒进她的嘴里,全部都倒进她的嘴里。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腹黑老公深深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老公深深爱第82章 敢动我的儿子,我一定让她以命抵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腹黑老公深深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老公深深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