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鸣畅 书名:腹黑老公深深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死亡推理  孙子大传  鼠之夜  水底祭典  嗜血法医·第2季  嗜血法医·第1季  事件  浪迹武侠世界  解决之道  写字间的死亡  海天佛国谋杀案  晚餐谋杀案  
    傅雪挣扎,但是薄擎的手真的太有劲了,她完全挣扎不得,只能任凭他将药片充满她的嘴,然后他将药盒扔到一旁,用那双幽深冷冽,令人恐惧的双目看着她,不容拒绝道:“不准吐出来,全部都给我吃掉。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傅雪含着满满一嘴的药,她不安的双目乱晃,希望能有人经过,有人救她,但周围却一个人都没有,好像整个别墅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样。
  
      薄擎见她的嘴迟迟未动,眉心微蹙。
  
      “还需要我帮你吗?”
  
      傅雪摇头。
  
      她开始咀嚼嘴里的药片,一下一下的咀嚼,但却迟迟没有吞咽。
  
      薄擎就那样一直看着她,看着她痛苦的嚼着,看着她将嘴里所有的药片嚼碎,然后又说了三个字:“吞下去。”
  
      傅雪的眼中都已经充满了泪水。
  
      她很恐惧,恐惧这些药里面的东西,如果都吃了,一定会要了她的命,一定会杀死她腹中的孩子。
  
      她微微摇头,用一颗颗掉落的泪水求他。
  
      薄擎无动于衷。
  
      比起初夏和小昱受的罪,她这根本不值一提,而一想到初夏和小昱,他脸上和眼中,整个身体所散出来的愤怒都如迎面袭来的海啸一般:“我叫你吞下去。”
  
      傅雪一惊,喉咙上下攒动,将大半的药末吞下。
  
      这一吞,她整个人都傻的愣住了,而下一秒,她慌张的跑下楼,跑出别墅,跑去小楼,然后在洗手间不停的催吐。
  
      薄擎站在原地看着她急消失的背影。
  
      一个男人从一处角落走出,来到他的身后。
  
      “三爷。”他轻声的叫。
  
      “我交代你的事,去做吧。”
  
      “是。”
  
      男人转身,双脚直奔老二的房间。
  
      “叩、叩、叩。”
  
      房门被敲响,门内传来老二的声音:“进。”
  
      男人将房门打开,走到正在看赛马的老二面前。
  
      “二爷,有件事我想跟您从实交代。”
  
      老二正看到兴头上:“你等会儿……冲,冲,冲,加,没错,过它,过它,好样的。”
  
      显然他的马得到了第一的名次,心情大好的站起身,然后看向走进来的郭师傅,也就是一直帮他照看狗的那个训狗师。
  
      “你刚刚说什么?要交代什么?”
  
      “二爷,这件事我也不是故意要隐瞒,我是事后才想起来的,请您不要责怪我。”
  
      “什么事啊?说清楚。”
  
      “其实那次多多和niki的事,我在给他们准备食物的时候有出去过一次,回来的时候,看到住在小楼的那位傅小姐从厨房走出来,我以为她只是去厨房拿东西,并没有在意,可是事后想想,可能……可能就是那时候她在食物里下了药。”
  
      “你说什么?”老二突然震怒:“你怎么现在才说?”
  
      “我真是事后才想起来的,而我想起来的时候,您已经对大少奶奶用了家法,我当时完全慌了,况且那个傅小姐还怀了少爷的孩子,我是真的不敢惹事,更不敢把这件事闹大,不过……不过我上几天去小楼的时候,无意间现了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郭师傅匆忙拿出一张已经皱掉的纸。
  
      老二拿过来一看,在满是皱痕的纸上,写着dna亲子鉴定这样的字样,然后在最后的结果,是否定的数据。
  
      “她肚子里怀的不是我们薄家的种?”
  
      “这上面是这么写的,应该错不了。”
  
      “这个小婊子,拿我们薄家人当冤大头,而且还敢动我的狗,她可真是不想活了。”老二是个冲动的性子,说着就气愤的向房门走。
  
      郭师傅马上抓住他。
  
      “二爷别冲动,她是该死,但你这么去找她,不是脏了自己的手吗。”
  
      老二转头看他:“你有什么好主意?”
  
      “我觉得这件事应该先让老爷子知道,老爷子一旦知道,肯定会将她赶出薄家,到时候她在外面什么意外都可能会生。而在外面生的事就跟二爷您没关系了,当然,也跟薄家没有任何关系。”
  
      老二点头。
  
      “你说的对,不能让她在薄家出事,传出去不好,但在外面,就跟我们没关系了。”
  
      “二爷真是明见。”
  
      “明什么见!少拍马屁,这件事我以后再跟你算账。”
  
      “是,是。”
  
      老二瞪了他一眼,马上将房门打开,直奔老爷子的卧房。
  
      老爷子这时正在闭目休息,老二敲门的时候让他有些不太顺心,心情非常不好的睁开双目,而这一点也在薄擎的计算当中,这件事的每个细节,每个过度,包括郭师傅的每句话每个字,和他暗中又教老二说的每句话没个字,都是他精心谋划好的,他这次一定要让傅雪付出应有的代价。
  
      “爸,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非得在这个时候说?”
  
      老二马上将刚刚那张纸递给他。
  
      老爷子蹙着眉,眯着眼,看着纸上的字,然后表情立刻变得非常锋利。
  
      “你从哪弄到的这东西?”
  
      “是郭师傅无意间现的。”
  
      “郭师傅?无意间?这种东西怎么会这么巧的,就无意间现了?”
  
      “爸,其实上次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嫁祸夏夏的就是这个贱人。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我稍微对她做了点事,也找人暗中看着她,然后就现了这个东西。再说了,不管她肚子里是不是咱们薄家的种,那孩子一出生肯定就是我们薄家最大的耻辱,那女人的背景你也听说了,真是太见不得人,这如果传出去让其他人知道,肯定都会暗中耻笑我们薄家,还会背地里对我们薄家指指点点,而万一她真做了我们薄家的媳妇,那我真不敢想象,我们薄家以后在这个商业圈会变得多么低贱,多么让人瞧不起。”
  
      老爷子听着他的话,不免会被他的言语蛊惑。
  
      他这一辈子活的骄傲,怎么能允许在这最后一成的人生,出现这么大的污点,让人瞧不起。何况他也觉得这个女人是个隐患,也早就想要处理处理了,但是薄擎一直都在忙公司里的事吗,抽不开身处理,而她又一直都没什么动静,所以他就想着先放放,但现在来看的确不能让她再继续待在薄家了,小了不说,大了如果影响到百货公司,那就得不偿失了。
  
      “你去把那个女人给我带过来,别惊动其他人,尤其是言明。”
  
      “好,我这就去。”
  
      ……
  
      小楼。
  
      傅雪还在洗手间不停的呕吐。
  
      不论她怎么吐都觉得没有吐干净,而且还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越来越不对劲,腹部也隐隐的痛。
  
      不行,她要去医院。
  
      她不能让自己有事,更不能让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事,她必须去医院检查,治疗。
  
      匆忙的擦了擦嘴,她拿着包包就要下楼,却在一出门就看到老二。
  
      “二叔?您怎么来了?”
  
      “老爷子有事要找你,跟我走吧。”
  
      “爷爷?他……他找我什么事?”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可是,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一下。”
  
      老二的那张脸本就长得有点凶,当他认真的去看一个人的时候,就好像一个穷凶极恶的黑道老大在瞪着她一样,让她有些惊心。
  
      “你既然想要住在我们薄家,那就应当知道,在这个家,没人可以违抗老爷子。”
  
      “我、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跟您一起去。”
  
      “这还差不多。”
  
      老二转身下楼,傅雪忐忑不安的跟在他的身后。
  
      她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偷偷的从包包拿出手机,找到柯瑜的号码拨通,但柯瑜根本就不接她的电话,她只好打给薄言明,祈祷着他会接。
  
      “喂?”
  
      他接了。
  
      傅雪一阵欣喜,但在身前的老二耳朵却非常尖。
  
      “什么声音?”
  
      “啊,没什么,对了二叔,我第一次单独去见爷爷,您能稍微透露一点,爷爷为什么找我吗?”她说话的声音故意放大,故意让手机里的薄言明听到。
  
      老二很不耐烦的蹙眉:“我刚刚已经说了,你自己去了就知道了,别再问了。”
  
      “是,对不起。”傅雪唯唯诺诺的低头,从包包的缝隙,看着电话是否还是通的。
  
      还好,薄言明并没有挂断。
  
      跟着老二来到老爷子的房门口。
  
      傅雪非常的紧张。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步走进房内。
  
      老爷子的房间充满古典的韵味,而且还有些淡淡的檀香香气,非常宜人。
  
      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雅致的设计,不禁有些感叹,更多的是羡慕。
  
      老爷子坐在茶桌前,泡着香醇的茶水,但是换了壶后,总觉得味道不如从前,所以蹙眉摇摇头。
  
      “爷爷。”傅雪轻声的唤着她,尽量让自己显得落落大方。
  
      老爷子微微抬目,看着她的脸。
  
      “嗯,长得不错,怪不得言明会喜欢你。”
  
      “谢谢爷爷。”
  
      “先别急着谢我,我的话还没说完,虽然长得不错,但跟夏丫头比,还远差一大截,尤其是气质和品行,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老爷子说完又摇摇头。
  
      傅雪惭愧的瞬间低下头,双手紧紧的抓着包包的袋子。
  
      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次。
  
      以前上学的时候,她跟初夏和林沛涵走在一起,经常都会听到这样的话。
  
      她跟她们两个人的身份不同,家境不同,等级当然也会不同,总是会有人明里暗里的讽刺她,嘲笑她,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她跟她们在一起,就是想要攀高枝,想借她们的力走进上流社会,其实这也不是假的,她的确是有这样的心态,所以才总是帮助她们,任劳任怨的帮她们做任何事。这有什么不对吗?她为自己的目标而努力,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嘴角慢慢的扬起,然后抬起头。
  
      “爷爷,您找我,应该不只是想说这些吧。”
  
      老爷子见她此时的表情,倒稍稍有些敬佩。看来她以前的确吃不过不少苦,不然也不会这么快调整好自己。但可惜,她的野心大,私心太重,她不适合呆在薄家,总有一天会把薄家弄的家不成家。
  
      “我今天叫你来,就是想问你,你出过国吗?”
  
      “没有。”
  
      “那你有想过要出国吗?”
  
      “以前上学的时候想过,也曾考上过英国的大学,但我家里支付不起出国的费用,所以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还考上过英国的大学?看来你还是个聪明人。”
  
      “只是书面上的问题,背下来,照样子写上去而已,并不算什么聪明。”
  
      “不,你是个聪明人,如果没有一定的聪明才智,怎么会住进我们薄家,怎么会怀上孩子,怎么会在小楼忍受那么久,依然还是坚持的不肯离开。既然你是一个聪明人,那我就不跟你多绕圈子了,我这里有一笔钱,可以让你完成去国外留学的心愿,当然我也可以让你定居国外,一切手续我都会帮你办理好,而我对你只有两个条件,一:离开言明。二:打掉孩子。”
  
      傅雪在刚刚他问她有没有出过国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会是这么回事,但是第二个条件她并没有想到。
  
      “爷爷,这孩子是您的曾孙,您怎么忍心?”
  
      “他并不是我的曾孙。”老爷子将那张dna亲子鉴定扔给她。
  
      傅雪弯腰捡起,瞪大双目看着上面的数据。
  
      “不,这不是真的,这是假的,是伪造的,我上段时间的确做过鉴定,但鉴定结果不是这样,我可以拿给您看,那才是真的,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言明的,是薄家的,是您的曾孙,如果您不相信,我可以再做一次,我可以当着你的面再做……”
  
      “不需要。”
  
      老爷子非常冷酷的拒绝,并无情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不管是不是薄家的,我都不会让他生下来,这并不是我自私,而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后做下的决定。”
  
      “深思熟虑?您深思熟虑后就是杀了自己的曾孙?”傅雪不敢相信。
  
      “我不是杀他,而是对他负责。你有没有想过,你把他生下来后,他的人生会是什么样?有你这样的母亲,他以后会处在一个多么痛苦的环境当中?就算你以后真有本事让言明娶了你,但是你能改变你自己以前做过的事吗?你能让别人不去介意你的那些事吗?你能堵住那些人的悠悠众口,让他们不在背后里说你坏话吗?如果你是跟普通的男人结婚,过普通的日子,那这些都可以无所谓,但在薄家你会倍感压力,这个圈子就是这样,你的背景不扎实,你就会被高你一等的人狠狠的踩在脚下,甚至还会被那些人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话,一直说到你死为止,他们都不会罢休。如果你真的在乎自己的孩子,就不应该自私的只想着自己,更不应该让你的孩子变成你利用的棋子。”
  
      傅雪怔怔的站在那里听着他的每一句话。
  
      老爷子不愧是活了一辈子的人,说的话句句刺痛她的心,同时,句句都那么真实。
  
      她就是在利用自己的孩子,而她从不曾为孩子设想过他将来的人生。
  
      她自私,她真的很自私,但是她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她放不下,她始终都是放不下。
  
      手抚上自己的腹部,她摇头:“不,我不能打掉这个孩子,我绝对不会打掉这个孩子。”
  
      老爷子深深叹气。
  
      最近的年轻人真的是太不懂事了,眼光一个比一个短浅。
  
      “老二。”
  
      “爸,您有什么吩咐?”
  
      “叫赵院长找个可靠的妇产科医生,让她来我们家处理一下,我以后不想再见到这个人。”
  
      傅雪的心震惊的好像都失去了跳动的能力。
  
      老二却是非常开心。
  
      “是,我马上去做。来人。”他厉声。
  
      房门被打开,两个黑衣保镖一同走进来。
  
      老二稍稍歪了一下头,那两人就大步走到傅雪的身旁,一左一右的将她抓住。
  
      “你们干什么?你们放开!放开我!不准碰我的孩子,谁都不准碰我的孩子。言明!言明!救救我!救救我言明!言明——言明——”
  
      傅雪大声喊叫,老爷子一蹙眉,老二又示意了一下那两人,他们立刻就堵住了她的嘴。
  
      他们将傅雪拖到门口,正要拖出房门,薄言明恰巧赶来了。
  
      他看着傅雪,看着她惊喜又渴望的双目,马上走了进去。
  
      “爷爷,这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你不用管,回去休息吧。”
  
      “爷爷,再怎么说她肚子里都是我的孩子,看在孩子的份上……”
  
      “那根本就不是你的孩子。”
  
      老二打断他的话。
  
      薄言明瞪大红肿的眼睛看着他,然后又看向傅雪。
  
      傅雪的嘴被捂着,她摇头,她不停的摇头。
  
      “唔唔……唔唔……”她想说话,但却只能出呜咽的声音。
  
      薄言明原本一开始就从没想过要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切都是为了报复初夏,但是一天一天想着自己竟然有个孩子快要出世,不免也会动了恻隐之心,想要看看这孩子的脸,想要摸摸这孩子的手,但是原来,又是一个谎言,又是一场欺骗,同样的事情再次生在自己的身上,他只有讽刺的微笑,然后笑着笑着,慢慢转身,从傅雪的身旁走过。
  
      “唔唔……唔唔……”
  
      傅雪看着他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她用力的挣扎,用力的叫他,她要解释,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真的是他的,她没有骗他,没有。
  
      “唔唔……唔唔……”
  
      不管她多么用力,多么拼命,他的脚步都没有丝毫停留。
  
      傅雪急的泪水不停的掉落,但是再多的泪水,再多的挣扎,也摆脱不开这两个人的拉扯。而这时,她腹中的那股疼痛突然变的剧烈,她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她能感觉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在生可怕的变化,她甚至都能感觉到身下有血在流。
  
      不……
  
      不……
  
      不要!
  
      她拼了命的挣扎,越挣扎那股疼痛就越厉害。
  
      老爷子远远的看到门口染着几滴血,再次叹气。
  
      看来这是天意。
  
      蹙眉催促老二:“叫医生快点来。”
  
      “是,我马上就打电话给赵院长。”老二拿出手机,一边打,一边走出卧房。
  
      老爷子终于能一个人静静,但却还是连连叹气。
  
      他躺回床上,深深的自言自语:“造孽啊……造孽……”
  
      ……
  
      傅雪被带到二楼最深处的房间,她被堵住口,按住双手双脚。
  
      她还在不停的挣扎,拼死般的挣扎,而她腹中的疼痛越来越厉害,身下的血已经染红了干净的被褥。
  
      她不要……
  
      她的孩子,不要,不要离开她……
  
      老二打完电话来到床边看着她。
  
      “害人终害己,你最好别再挣扎了,如果弄的大出血,赔上的是你自己的命。到时候死亡报告上只会写你是因为流产而导致的死亡,跟我们薄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如果不想死的这么冤枉,就老老实实的别再乱动,一会儿医生就来了,你睡一觉就没事了。”
  
      傅雪怎么肯乖乖听话。
  
      “唔唔唔……唔唔唔……”放开我!放开我!
  
      她挣扎的更加厉害,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体。
  
      她好不容易怀上了薄言明的孩子,好不容易住进薄家,好不容易有机会能够变成上流社会的一员,她不能就这样让他们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那是她的孩子,是薄言明的孩子,是她的宝贝,是她最大的希望。
  
      不行……
  
      不行!
  
      “唔唔唔……唔唔唔……”放开我,放开我!
  
      老二无奈的摇头,抬目看了眼按住她的那两个保镖。
  
      “想办法把她弄晕,我可不想她死在薄家。”
  
      “是。”
  
      其中一个人一出手,傅雪就再也没有了意识。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
  
      杭州医院。
  
      初夏一直就觉得不对劲,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在晚上小昱放学的时候林沛涵又打电话给初阳,而初阳竟然说小昱头痛不舒服,一回到家就睡着了。
  
      他的理由好牵强,明显就是在遮掩着什么,而初夏又想到薄擎离开时最后说的话。
  
      ‘不会有事的’。
  
      这句话一定说的不是她,那会是谁?
  
      难道是小昱?
  
      小昱出事了?
  
      手足无措的去找自己的手机,但是却怎么找都找不到,似乎是被薄擎偷偷拿走了。她只好翻出林沛涵的手机,先是在网上查小昱的幼稚园,然后在里面找到幼稚园园长的电话,担心的打通过去。
  
      “喂,你好。”
  
      初夏小心的张嘴,尽量让自己吐字清楚:“你好,方园长,我是初夏,小昱的妈妈,你还记得我吗?”
  
      “哦,初小姐,记得记得。”
  
      “不好意思麻烦你,我想问一下,小昱今天去幼稚园了吗?”
  
      “他来了,不过他在上课的时候突然晕倒,被送去了医院,你不知道这件事吗?小昱他们班的陈老师没打电话通知你吗?”
  
      初夏整个人都惊的完全无法回神。
  
      小昱晕倒了?
  
      被送去医院?
  
      他是又病了吗?可是为什么初阳不告诉她?薄擎也隐瞒她?看来一定不是平常的烧,一定是更严重的事情。
  
      “方园长,你知道小昱现在怎么样了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这件事我一定会找陈老师好好谈谈,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连父母都不通知一声?我一定会好好处分她。”
  
      “不,不用了,我打电话不是想让你责备陈老师,我想这件事并不怪她,不过还是谢谢方园长,谢谢你告诉我。”
  
      “这有什么好谢的,孩子在我们幼稚园出事,我们告知家长是应当的。”
  
      “那不打扰你了,再见。”
  
      “好,再见。”
  
      电话刚一挂断,初夏就立刻下床换衣服。
  
      林沛涵从门外进来,刚好看到已经换好衣服的初夏,满眼的疑惑。
  
      “夏夏,你这是在干什么?”
  
      “小昱出事了,我要马上回去。”
  
      “小昱出事了?你不用太紧张,小阳不是说了,他只是头疼。”
  
      “他不是头疼,我刚刚给幼稚园的园长打了电话,园长说他上课的时候突然晕倒,被送进了医院。”
  
      “有这种事?”
  
      沛涵也跟着紧张,但一想到她身上的伤,又马上制止:“夏夏,你听说我,我知道你着急,你担心,但是你现在不能出院,不如我们再给三叔打个电话,好好的问问小昱现在的状况,没准小昱已经没事了。”
  
      “我必须要马上见到小昱。”初夏完全不听,已经拿着匆匆收拾好的东西,向房门走。
  
      沛涵一向都劝服不了她。
  
      她也赶紧拿着自己的包包,拿出手机,一边跟在她的身后,一边打给薄擎。
  
      电话很快被接通。
  
      “喂?”薄擎的声音依然低沉。
  
      “三叔,到底怎么回事?小昱真的进医院了?”
  
      “你怎么知道?”
  
      “不是我知道,是夏夏打电话给园长,园长跟她说小昱晕倒了,被送进了医院,现在夏夏急的已经离开医院,要回去了。”
  
      “你告诉她,小昱没事。”
  
      沛涵几个快步拉住已经截下出租车的初夏。
  
      “夏夏,三叔说了,小昱没事,你别担心了,我们回医院吧。”
  
      初夏稍稍有些犹豫。
  
      她看了下沛涵。
  
      “你跟三叔说,叫小昱跟我说话。”
  
      沛涵马上传话。
  
      “三叔,夏夏说了,她要跟小昱说话,你快叫小昱听电话吧。”
  
      “……”
  
      电话内先是一阵沉默,然后薄擎的声音比刚刚更加低沉:“他还没有醒过来。”
  
      “什么?还没醒?那你怎么说他没事?”
  
      沛涵就是个性直爽,一着急什么话都藏不住,初夏听到后,不再有任何犹豫,直接坐车出租车,焦急的对司机道:“师傅,去机场。”
  
      沛涵真想狠狠抽自己一嘴巴。
  
      这下完了,八匹马都拉不回一颗担忧儿子的母亲心。
  
      “三叔,我尽力了,你还是派人去机场接我们吧,最好再带个医生,她刚刚说了这么多话,估计伤口又裂了。”
  
      说完话,沛涵也急匆匆的坐上车,她连行李都没收拾,不过还好,证件都在包包里。
  
      ……
  
      重症监护室窗前。
  
      薄擎放下手中的电话,眉头深深的蹙着。
  
      “阿睿,去叫旭之准备一下,我们去机场。”
  
      “是。”
  
      郭睿马上去找韩旭之,薄擎一脸沉重的看着玻璃窗内的小昱。
  
      他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虽然旭之说他已经脱离了危险,但一直这么睡着,任谁都会担心。
  
      如果被初夏看到他现在这样,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她的病情。
  
      现在只希望他能快点醒,能在初夏回来之前,睁开双目,然后亲自对初夏说:妈妈,我没事。
  
      ……
  
      赶在最后一班的飞机,初夏和沛涵急匆匆的返回。
  
      这一路上沛涵一直看着初夏的脸,她原本最近就瘦了,再加上那些伤,现在又急的脸色白,她是真担心她撑不住,下一秒也突然晕倒。
  
      “夏夏……”
  
      她轻声叫她,但是初夏却完全没有听到,双目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完全没有交点。
  
      “夏夏,喝点水吧。”
  
      沛涵将一瓶矿泉水打开,递向她。
  
      初夏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只有**在这里,而灵魂早就已经飞到了小昱的身边。
  
      沛涵无奈的只好放弃。
  
      看来在见到小昱没事之前,她都会是这种状态,甚至会更恐怖。
  
      还好跟杭州距离不算远,一个小时飞机就已经落地。
  
      初夏走出甬道,立刻就看到薄擎,郭睿,还有韩旭之。
  
      她大步走过去,完全不去看薄擎,直接问韩旭之:“韩医生,小昱怎么样了”
  
      “小昱没事,已经度过危险期了,不会有生命危险。”
  
      “我听说他还昏迷不醒,他什么时候能醒?”
  
      “这……应该很快就会醒。”
  
      “很快是多久,现在吗?”
  
      “三嫂,你真的不用这么紧张,我向你保证,他一定会醒,而且一定会像以前一样健康,不,我会让他比以前更健康。”
  
      初夏已经不相信他的话了,也许是薄擎叫他这么说的,其实他们都在骗她。
  
      “我要去见小昱。”
  
      “行,我马上送你去医院,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唇上也有血迹,不如先让我看看你的伤吧。”
  
      “我没事。”
  
      初夏说着迈出脚,急切的想要坐车去医院看小昱。
  
      一旁的薄擎终于有了动作。
  
      他长臂一伸,大手一抓,抓住她的手臂,拉住她急躁的脚步。
  
      “先让旭之看看你的伤。”他声音冷冽,却又充斥着满满的心疼。
  
      “不用你管!”
  
      初夏用力甩开他的手。
  
      薄擎的眉头瞬间蹙起。
  
      他再次抓住她,初夏又一次挣扎,他死死的抓住她的手臂,用力的一拉,让她撞入自己的怀中,然后微微屈膝,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打横抱起。
  
      “你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初夏大叫着挣扎,薄擎完全不在乎身旁投射过来的目光,抱着她大步走出机场。
  
      林沛涵和韩旭之跟在身后,郭睿扫了一眼周围,心里想着怎么将这件事压下,不让这些人外传,不过还好,晚上人并不算多,比较好处理。
  
      薄擎抱着初夏直接坐进后车座,然后就重重的关上车门,不让其他人进来。
  
      初夏还在挣扎。
  
      “放开我,你这个骗子,为什么要隐瞒我?如果小昱有什么事,你叫我怎么办?”
  
      薄擎进到车内后就松开了她,任由她挣扎,任由她挥舞着自己的拳头,一下一下不停的打在他的身上。
  
      “我就是怕你会这样,所以才不敢告诉你。”
  
      “你这个骗子,你这个混蛋,我讨厌你,讨厌你,讨厌你……”
  
      初夏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变得哽咽,双手打着打着,也渐渐没了力道。她无助的靠在他宽阔的胸口,纤瘦的手抓着他那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她自己受那么严重的伤都不曾流过泪,但现在她眼中的泪水却像是断了线的美丽珍珠,一颗一颗不停的滑落,阴湿在他胸口的衬衣上。
  
      “小昱不能有事,他不能有事。”
  
      薄擎用双臂拥着她,低头亲吻着她的丝:“小昱没事,旭之刚刚没骗你,他真的已经脱离了危险期,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他身子太弱,还没有醒过来而已。我已经警告过旭之了,今天晚上小昱再醒不过来,我就拆了他们家的韩氏医疗。”
  
      初夏跟刚刚完全不同。
  
      她依偎在他的怀里,虽然很生气他隐瞒这件事,但还是忍不住去依靠他。
  
      “小昱真的不能有事,他是我的命,是我的全部,如果他有什么事,我根本活不下去。”
  
      薄擎收拢双臂,更紧的抱着她。
  
      “我不会让他有事,我也不会让你有事,你们都要好好的活着,都要在我身边好好的活着。”
  
      初夏那么伤心的在他怀中哭泣。
  
      她这一生最痛苦的日子不是薄言明的报复和折磨,是母亲去世的那一天。
  
      死亡真的是这世间最可怕的事。
  
      前一秒妈妈还在跟她说话,后一秒妈妈的双唇就永远的失去了声音。
  
      她就像是睡着了……
  
      没有一丝气息的睡着了……
  
      她叫她,一次又一次的叫她,但是她却完全不肯睁开眼睛。
  
      那一刻她虽然伤心的大声哭泣,但并没有真实的体会到死亡是什么。真正的体会是在接下来的日子,以往每天总是会出现的人,再也见不到了,以往每天总是听到的声音,再也听不见了,而她习惯跟妈妈做的那些日常细小的事情,却渐渐因为只剩她一个人而被逐渐放大。死亡真的很残酷,不是对自己残酷,而是对身边的人残酷。
  
      她不要再体会一次那样的日子,如果小昱真的也从这个世界消失,她一定……一定无法再在这个世界继续活着。
  
      薄擎抱着她,让她在自己的胸口哭了好一会儿。
  
      待她慢慢冷静下来,他才将车门打开。
  
      门外的三人看着初夏哭红的双目,都心疼的蹙起眉头。
  
      薄擎让韩旭之在车内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初夏的身体状况和口中的伤口,确定没有什么大碍,这才叫郭睿开车去医院。
  
      手紧紧的牵着薄擎,紧张的走进重症监护室。
  
      小昱的脸上还带着氧气罩,呼吸一下一下,在氧气罩上喷出白色的雾气。经过刚刚的泄,初夏的情绪稳定了很多,她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小昱的脸,那软软嫩嫩的脸蛋在她轻轻的触碰下都微微露出红红的痕迹。
  
      “小昱……妈妈来了。”
  
      初夏轻声的开口,眼中泛着泪,但却没有掉下来。
  
      她微笑,努力勾着颤抖的嘴角:“小昱,妈妈来看你了,你别这么贪睡了,睁开眼睛看看妈妈……”
  
      小昱的睫羽那么平静,平静的没有任何醒来的征兆。
  
      初夏仰头看向身旁的薄擎。
  
      薄擎的眉心也一直印着一道深深的皱痕。
  
      还以为小昱会像他叫她的时候那样,会很快的醒过来,但是他却完全没有反应。
  
      “小昱……小昱……你知道的,妈妈最怕你吓我了,你不要吓妈妈,快点醒过来好不好?只要你肯醒过来,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会给你买你最喜欢吃的巧克力蛋糕,我会每天都陪着你,我会带你出去玩,对了,你不是喜欢叔叔吗,我们一起去,一起去你想去的所有地方,好不好?小昱……求你了,张开眼睛看看妈妈,就一眼……就一眼……”
  
      无论初夏怎么祈求,小昱的眼睛都没有一丝回应。
  
      他就那么静静的睡着,睡的那么沉……那么沉……
  
      初夏实在是忍不住了。
  
      她转身将头埋入薄擎的胸口。
  
      薄擎更深的蹙着眉,大手压着的后脑,然后轻声:“我们先出去吧,让他好好休息。”
  
      带着初夏走出重症监护室。
  
      薄擎在看到韩旭之的时候狠狠的瞪他。
  
      韩旭之的小心脏跟被电击了一般。他也没办法,这人的昏迷很奇妙,真的是他无法掌控的。可是他就奇了怪了,小昱真的已经脱离了危险,虽然身体还是有些虚,但应该能醒过来才对,怎么就一直不醒呢?这不合逻辑啊?
  
      带着初夏,让她坐在走廊的长椅上。
  
      初夏离开薄擎的胸口,转头又看向重症监护室的玻璃窗上,这时,她的双目突然变得非常寒烈。
  
      “小昱为什么会突然晕倒?”她问。
  
      薄擎缓缓开口:“有人在小昱平常吃的钙片里加了一种慢性药。”
  
      初夏的双目转移到他的脸上。
  
      她原本就因为哭泣而双目红肿,但现在眼中爆出的一条条红色血丝,却是因为愤怒。
  
      “是傅雪还是柯瑜?”她直接说出这两个人的名字。
  
      薄擎并没有惊讶。
  
      他冷冷道:“药是傅雪下的没错,但出这个主意的人,应该是柯瑜。”
  
      初夏的双目第一次露出想要杀人的神情。
  
      她突然从长椅上站起身。
  
      “我要回一趟薄家。”
  
      薄擎也从长椅上站起:“我陪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腹黑老公深深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老公深深爱第83章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腹黑老公深深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老公深深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