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血一滴一滴,流成一条水线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鸣畅 书名:腹黑老公深深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忘情散  绣花鞋子梅花咒  寻找张爱玲  来自大唐的情人  女人都不是天使  炼魂法则  花与剑与法兰西  侯门逃婚:缉拿小医女  捣蛋鬼日记  毛毛  大谋小计五十年·诸葛亮传5  大谋小计五十年·诸葛亮传4  
    第一次坐着薄擎的车子正式从薄家的大门进入。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也许是冲动,也许是真的太过愤怒,她完全不在乎被任何人现,也不在乎被任何人怀疑。
  
      下车后她就要去小楼。
  
      薄擎提醒她:“她不在那了。”
  
      初夏看向他。
  
      “她在哪?”
  
      “二楼,最里面的房间。”
  
      初夏虽然不解傅雪为什么会住上二楼,但是她也没有多问,大步走进薄家,走上二楼,走进最深处的那个房间。
  
      傅雪这时正坐在床上,双目愣愣的出神,双手抚着自己的腹部,整个人都憔悴的好像老了十岁。
  
      初夏走到她的面前,没有任何话语,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声音非常清脆,但是傅雪好像没有感觉到痛,双目慢慢的抬起,看着初夏愤怒的脸。
  
      “夏夏……”
  
      “啪!”
  
      她刚一开口,初夏又是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然后完全爆。
  
      “你还是人吗?小昱他不过就是个小孩子,他哪里碍着你了,你为什么要害他?难道你忘了他曾经叫过你干妈?他曾经对你那么亲切,总是在我耳边说你多么多么的好,总是说你多么多么的温柔,他还说等自己长大以后,一定要像孝顺我一样孝顺你,可是你竟然这么残忍的想要害死他,你真的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你是个恶魔,是个杀人犯,你不配做医生,你连畜生都不如,你早晚会有报应。”
  
      傅雪听着她的话,嘴角微微抽动。
  
      “报应?报应……”
  
      她用力的抓着自己的腹部,那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没错,这就是报应,我想害死你的孩子,让我的孩子变成薄家的唯一,让我变成名正言顺的薄家少奶奶,但是没了,什么都没了……我的孩子没了,我的希望没了,我还丢了我最爱的人和我最好的朋友……一切的一切……都没了……”唯独剩下的只有疼痛,腹中的疼痛,心上的疼痛,漫布全身的疼痛。
  
      初夏听着她的话,有些震惊。
  
      “你说什么?你的孩子没了?”
  
      “对,没了。”傅雪又开始不停的掉落泪水,痴痴的呢喃:“我的孩子没了……我的孩子没了……他没了……”
  
      初夏看着她的样子,突然讽刺的笑。
  
      “你机关算尽,最后却变成这样,你开心了?满意了?”
  
      傅雪再次抬起满是泪水的双目。
  
      “夏夏,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小昱还躺在医院里没醒,我不会原谅你,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如果小昱一直醒不来,我一定会亲手杀你。”
  
      “你杀了我吧,现在就杀了我吧。”
  
      傅雪痛哭。
  
      孩子已经没了,她明天就会被赶出薄家,她又要重新回到那样的生活。她此时此刻都能听到那群人嘲笑她的声音,他们在说她不要脸,在说她下贱,在说她恶心,说她肮脏的还不如道边的公共厕所,而他们鄙视厌恶眼睛现在都一双双出现在她身边,齐刷刷的看着她,瞪着她,瞅着她。
  
      她不要……
  
      她死都不要再过那样的生活。
  
      “夏夏。”她慌张的用手抓着她:“求你现在就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活了,我不想再继续活着下去了,夏夏,夏夏……”
  
      初夏甩开她的手。
  
      “这都是你自找的。你以前的生活有多苦我不知道,可是你凭自己的力量当上了医生,你如果没有这么贪心,本可以有个幸福的人生,但是你却自己作践自己,你活该,你活该没有了朋友,没有了爱人,没有了孩子。你知不知道,就算你抢了我的老公,背叛了我们的友谊,我都不曾恨过你,甚至还想把这一切都给你,满足你的愿望,但现在我真的好恨,我好恨你好恨你好恨你,而且我非常后悔,极度后悔,我当初竟然跟你做朋友,我真是瞎了眼,竟然那么相信你。”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傅雪突然痴狂的大笑,而且是仰天大笑。
  
      “你的确是瞎了眼,竟然会相信我,相信我这个不检点的女人。不过你一定不知道,一直以来,我也后悔,后悔跟你,跟林沛涵成为朋友。那种羡慕的心情是你们给我的,那种嫉妒的心里也是从你们身上得到的,每天每天看着你们吃穿不愁的大把大把花钱,我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更可笑的是,你们什么都不用做,那些有钱有势又年轻的好男人都会找上你们,想要跟你们结婚,但是冲我来的那些男人都只是想要跟我玩玩,他们都把我当成泄的工具。这种差别你能体会吗?你知道吗?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我是不知道,但是我妈妈曾经对我说过,作为一个女人,你先要做到的就是爱护自己,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爱护你自己,那么别人怎么可能会爱你?是你自己没把自己当成一个高贵的人,所以你才会变得这么低贱。你自己做错的事,别赖在我和沛涵的身上,我们不止一次的劝过你,不要再过那样生活,不要贪恋金钱地位,找一个爱你的人好好的过日子,而我们也说过,我们会帮你找一个好男人让你过上好日子,但最后,你却躺在了我老公的床上。”
  
      傅雪连哭的气力都没有了,她倾倒在床上,全身颤抖,腹部疼的好像有刀在一下一下的剜。
  
      初夏垂目俯视她此时狼狈的模样。
  
      她不再可怜她,因为她不值得可怜。
  
      “你给我听好了,你最好祈祷小昱能够快点醒过来,不然我一定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我誓,绝对不会让你活的比现在舒服。”
  
      她恶狠狠的说完,就转身大步走出房门。
  
      薄擎站在门口,看着她眼中晶莹的泪水。
  
      他伸手,轻轻的抚摸,温柔的擦拭。
  
      初夏对着他的双目,轻声的问:“是你做的吗?”
  
      “嗯。”薄擎很轻易的承认。
  
      初夏看着他,微微动了动唇,却并没有再出声音。
  
      薄擎凝着她澄清的双目,再次开口:“你觉得我很可怕吗?”
  
      初夏摇头。
  
      “那你是觉得我做的不对?”
  
      初夏还是摇头。
  
      “那你想说什么?”
  
      初夏再次动了动唇,声音带着一丝哽咽:“谢谢你。”
  
      他并不可怕,因为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和小昱,他就算双手染血,也是因为他要保护他们母子,而他也没有做的不对,因为傅雪的孩子,就算他不出手,也绝对不会生下来。前段时间她过的已经胆战心惊,现在薄言明的父亲已经回来了,二叔也容不下她,还有那个刻薄的姐姐,薄家根本没一个人希望这个孩子生下来,甚至都认为这个孩子是薄家的污点,若不是百货大楼的事情让他们分身不暇,她肚子里的孩子早就没了。所以到最后都只有一个结果,不过就是早晚的问题。
  
      她被柯瑜利用了。
  
      而这就是她到现在都没有看清的豪门内斗。
  
      但是这笔染血的债,她会跟薄擎一起承担,一起背负,是他们,害死了一个还未出世的小生命,他们是杀人凶手。他们会遭到报应,而她愿意承受这个报应。
  
      薄擎听着她说出来的这三个字,忍不住伸手将她抱住。
  
      几米外。
  
      柯瑜本想好心过来看看傅雪,但却在走过来的时候看到薄擎和初夏。
  
      她瞪大双目震惊的看着他们。
  
      他们竟然在薄家的长廊拥抱在一起。难道他们不怕被人看到,被人拆穿吗?果然是对狗男女,奸夫淫妇,竟然这么明目张胆偷情,真是让人恶心。
  
      她愤怒的一步靠近,想要上前羞辱他们。
  
      但是她又突然想起薄擎那时对自己说的话,还有老爷子对她说的话。
  
      她强忍着收回脚,转身快离开。
  
      薄擎一向谨慎,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有这样的疏失,被人看到。他是故意的,他早就注意到有人接近,但见到是柯瑜,就放心做自己想做的事了,因为她已经清楚他跟初夏的关系,而她根本就不敢对任何人说。
  
      双臂大胆的收紧,让她更亲密的贴在自己的怀中。
  
      ……
  
      本想见过傅雪之后就回去医院陪在小昱的身边,但是老爷子听说她回来了,特意叫人去请她。
  
      走进老爷子的房间,看着老爷子那张慈祥的脸,然后想起老爷子曾对她说得过的话,心境一下子就不一样了,嘴角的笑容也没有以前那么真实亲近了。
  
      “爷爷。”她轻声唤道。
  
      老爷子看着她的脸,眉头心痛的蹙起。
  
      “唉……”他先是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沉声:“言明真是太没轻没重了,我等一下一定还要再说说他。”
  
      说?
  
      就只有说?
  
      天下父母心,自己的孙子,就算杀了人,他也不会忍心自己去动手。
  
      “爷爷,我没事,不过就是些皮外伤,过几天就好了,不过我有件事想跟您说。”
  
      “哦?什么事?”他还没开口,她却先声夺人,看来最近一段时间,让她成长不少。
  
      “我父亲已经找到了,薄言明已经没有威胁我的借口了,而我向法院提出的诉讼应该很快就会开审,所以我想您允许我离开薄家,搬回娘家住。”
  
      “是这件事啊,正好,我也正想说呢。”
  
      老爷子故意顿了一顿,然后轻声回绝:“我希望你能再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
  
      初夏有些惊讶:“为什么?您不是同意我跟薄言明离婚吗?”
  
      “我是同意,但是我也说了,我希望你们的事在百货大楼盖完,并且正式上市以后再公开,所以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我希望你能继续住在这里,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再让言明打扰你的生活,你们还是跟现在一样,分房睡,各自做各自的事,互不相干,而且我也不会阻止你去寻找你的幸福,但你一定要小心一些,别被那些八卦记者现了。”
  
      最后的那两句话,让初夏的表情有些慌乱的变化。
  
      老爷子向来观察入微。
  
      他一眼就看出她的心思,并直言不讳:“你已经有了想要再婚的对象?”
  
      初夏的心跳的有些快,但是她却大胆的承认:“是。”
  
      老爷对她的坦诚倒是稍稍有些吃惊。
  
      原本是想要稳住她,所以才会说刚刚那些话,但是没想到她真的已经有了新的对象。他这几天的计划是,先拖住她,把她留在薄家,既然言明对她用情那么深,不如就找机会化解他们两人之间的误会,让他们重归于好,至于小昱,等过段时间就送他去国外,让他永远都不回来就行,当然,如果这个办法行不通,他也可以在这段时间让言明彻底对她死心,对她失望,然后心甘情愿的跟她离婚。但是现在看来,她已经不在他的掌控范围内了。
  
      不能让她离开薄家,至少现在不行。
  
      “夏丫头,你能这么坦诚,我很高兴,但是我还是要再提醒你一次,千万要小心,别被任何人现,不然你跟我之间的约定,可能就要被迫中断了。”
  
      “我知道,但我还是想先离开这,我不想见到他。”
  
      “不行,你必须住在这,而且每天都要住在这。”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我的命令。如果你敢不听我的劝告,你刚刚找回来的父亲可能会再一次失踪,还有你的儿子,你的弟弟,剩下的,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
  
      老爷子很少威,但阴狠起来绝对比薄擎可怕。
  
      初夏可比傅雪聪明。
  
      “我知道了,我会暂时留在薄家,但是爷爷,请你一定要看好薄言明,我们虽然还没有正式离婚,但我绝对不会再让他碰我一下。”
  
      “这你放心,我还没死,这个家我说了算。”
  
      “谢谢爷爷。”
  
      “那好,既然你同意了,那就回房休息吧。”
  
      “爷爷,我这几天恐怕不能听你的话了,小昱他又生病了,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我想过去陪他。”
  
      “昏迷不醒?这么严重?”
  
      “是,所以我现在不能离开他。”
  
      “嗯,这种特殊情况当然要特殊处理,你去吧,医院那边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我。”
  
      “好。”初夏正想转身,却又想想起一件事:“爷爷,现在天色已经黑了,叫车过来的话还需要一段时间,我想马上就回到小昱的身边,所以能请你叫程叔送我去医院吗?”
  
      “当然可以。”
  
      “我送你。”
  
      老爷子答应的同时,薄擎的声音也突然响起。
  
      两人一同看向房门口,薄擎正大步向这边走过来,而且边走边道:“我正好要去公司处理一些事,顺便送你过去。”
  
      初夏知道他是故意找借口。
  
      她很担心,他这么直接被老爷子现或察觉怎么办?。
  
      但是老爷子竟然没有没有任何的怀疑。
  
      “也好,就让你小擎送你吧。”
  
      “谢谢爷爷,谢谢三叔。”
  
      “嗯。”
  
      老爷子点头,对他们摆摆手:“快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老爷子特别仔细的瞧了瞧他们离开时的神情和背影。
  
      薄擎还是跟以前一样冷漠,但是他竟然会主动要求送人。这可真是难得,太难的了。
  
      看来他们两人,需要多加观察。
  
      ……
  
      初夏坐上薄擎的车。
  
      薄擎开车的姿势还是那么令她入迷,总是控制不住的侧头看向他。
  
      薄擎早就已经感觉到这一点,好多次在她看他的时候,他也转头,欣赏着她一脸惊慌羞怯的样子。
  
      虽然一路又是无语,但是两人却好像说了很多话一样。
  
      回到医院,小昱还是没有醒。
  
      薄擎看韩旭之的眼神越来越凶,似乎在明早太阳升起时,小昱如果还是没有醒来,他的小命,包括他家的韩氏医疗都会遭殃,这让他焦虑不已。
  
      初夏坐在病床旁一直看着小昱沉睡的脸。
  
      韩旭之又给小昱做了检查,各项数据都已经正常,但是他却依然不肯醒来。
  
      “到底怎么回事?”薄擎已经不耐烦的质问韩旭之。
  
      韩旭之是真的想不通:“他的心跳,血压,脉搏,反应,和各种检查结果都显示他已经没事了,他应该醒过来才对,怎么会一直不醒呢?这完全不合理,完全不合医学上的常理,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他是心里上的问题,是他自己不想醒。”
  
      “他只是一个小孩子,怎么会不想醒。”
  
      “就因为他是小孩子,所以才会比大人敏感,而且敏感的地方也一定跟大人不同,如果真是心理上的问题,那我就没办法了,这不是我的专业领域。”
  
      薄擎冷目瞪着他。
  
      “别为自己的无能找理由,天亮之前他不醒,我会让你也躺在里面。”
  
      “三哥,我不是在蒙你,很多昏迷不醒的病人就是因为心里的原因,导致他们不愿意回到这个残酷的世界,不过这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要有什么刺激的事情去刺激刺激他,使他的脑细胞兴奋起来,他可能就会醒了。”
  
      薄擎半信半疑:“刺激的事?”
  
      “没错,这招肯定管用,就算不管用也得试试啊,谁叫咱们都没办法了,对吧?”
  
      薄擎双目看向初夏悲伤的脸,然后又看向小昱苍白的脸。
  
      他突然迈出脚,走进监护室内,来到初夏的身边。
  
      他用自己的大手将初夏紧紧抓着小昱的手覆盖着,然后包裹着他们两个人的手。
  
      “我有办法让他醒过来。”他突然自信道。
  
      初夏仰头看他:“你有办法?真的?”
  
      “相信我。”薄擎的手微微用力。
  
      初夏对他点头,对他微笑。
  
      她相信他。
  
      他一定有办法,一定有。
  
      薄擎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放开手,俯下身,靠近小昱那只像元宝一样小巧可爱的耳朵,轻声的对他说道:“小昱,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其实我就是你的父亲,你的亲生父亲……”
  
      小昱一直都没有任何动静的睫羽突然微微颤动。
  
      初夏看到他的反应,惊喜的马上叫他:“小昱?小昱你醒了?小昱你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快点睁开眼睛看看妈妈。”
  
      小昱的反应越来越大,眼球已经在眼皮内滚动。
  
      薄擎也看着他现在的反应,整张严肃的脸已经慢慢缓和,并自信的等待着他醒来。
  
      “小昱……小昱……小昱……”
  
      初夏不停的叫着他,不停的想要唤醒他,她生怕自己的声音停下他的这些反应也会突然停止,不过这样的事没有生,小昱的双目慢慢的睁开,那明亮的眸子又出现在他们的眼中,然后他直勾勾的看着薄擎,嘴角慢慢的扬起,隔着氧气罩,轻声的叫道:“爸爸……”
  
      薄擎的心脏一阵鼓动。
  
      初夏瞪圆双目看着小昱,看着他的笑容,看着他的眼神,然后再看向薄擎。
  
      刚刚他对小昱说了什么?为什么小昱一醒过来就叫他爸爸?
  
      “妈妈……”
  
      小昱的眼神转到初夏的脸上,他笑的更加开心了,明亮的眼眸中充满着激动的泪水,他迫不及待的告诉她:“我有爸爸了……妈妈,我有爸爸了……”
  
      其实他一直都没有醒来是因为自己在做一个非常美的梦,在梦里,妈妈还是妈妈,爸爸却是薄擎,他们一家三口生活在一个梦幻的世界,每一天都很幸福,尤其是他们两个,每天都亲吻他,拥抱他,手牵着手带着他去各种地方玩耍,等到玩累了,他们三个就会睡在同一张床上,让他睡在正中间,然后两人都拥抱着他,三人一同入睡。
  
      这个梦真的太美好太幸福了,他不想醒来,他不想回到现实的生活,孤零零的只能一个人躺在冰冷的床上,许久许久都睡不着,不过,在梦里的五彩天空中突然传来薄擎的声音,他那声音那么好听,那么空灵。他说,他是他的爸爸,他说……他是他的亲生父亲。
  
      这一刻,梦里的世界渐渐褪色,他激动的想要马上醒过来,马上看到他,马上叫他一声……爸爸。
  
      “爸爸……妈妈……爸爸……妈妈……”
  
      他不停的叫着这两个最亲密的称呼,嘴上的笑容那么那么幸福。
  
      他的梦成真了……
  
      他的美梦……真的变成了现实……
  
      初夏虽然还搞不懂,但是看到小昱这么开心,她也开心的笑着,然后用手不停的摸着他的笑脸,感谢他能够醒来,感谢老天爷没有把他带走。
  
      薄擎的一只手也温柔的抚着小昱的头,而另一只手亲密的揽着初夏纤细的腰。
  
      门外的韩旭之看着他们不禁松了口气。
  
      他的小命算是保住了,韩氏医疗也保住了。不过这样看着他们,他们真的很像一家人,不,其实他们本来就是一家人,真真正正的一家人。
  
      ……
  
      小昱醒来后,很快就转移到了普通病房。
  
      趁着初夏出去打水,薄擎来到小昱的床边,看着他一直都合不捏的嘴角,先是轻轻的揉了一下他的脸蛋儿,然后认真严肃的提醒:“这件事不准告诉你妈妈。”
  
      “什么事呀?”小昱鬼灵精,装作不明白的样子,不过其实,他也只是在梦中听见,自己也很不真实。
  
      薄擎可不吃他这一套:“不知道更好,我省心了。”
  
      小昱郁闷的撅了噘嘴。
  
      “为什么不能告诉妈妈?我都已经叫你爸爸了,妈妈肯定知道了。”
  
      “放心吧,你妈妈的脑袋不是一般的迟钝,她一定不会知道。”
  
      “可是为什么呢?”小昱满脑子都是为什么。
  
      薄擎的脸色又恢复了以往的沉默:“其实我跟你妈妈有些误会,你妈妈之所以会怀上你是因为我犯了一些错,如果现在被你妈妈知道,她一定会非常生气,一定会讨厌我,所以暂时先不要告诉她,等我觉得可以了,我们在告诉她这个秘密。”
  
      小昱等不及了。
  
      “我想现在就告诉妈妈。”然后他要像梦里一样,一家人住在一起,玩在一起,睡在一起。
  
      “不行。”薄擎非常严厉:“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可以成为你的爸爸,那你就要听我的,一定要闭上你的嘴,忍住,绝对不可以说出去,就算是你妈妈逼问你,你也不可以说。不然,到时候事情被你弄砸了,你妈妈永远都不原谅我,那我们就永远都不能在一起。你想变成这样吗?”
  
      小昱马上摇头。
  
      “那你就要守口如瓶,知道是叫守口如瓶吗?”
  
      小昱又摇头,而且两眼茫然。
  
      “就是要死守住你的嘴巴,绝对不可以说出去,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承诺。”
  
      一听到‘男人’这两个字,小昱的斗志瞬间来了。
  
      “好,我不说,死都不说。”
  
      “很好。”
  
      薄擎满意的又摸了摸他的头,小昱别提有多开心了。而这时初夏也从外面打水回来,拿着水瓶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脸,总觉得不太对劲,非常不对劲。
  
      “你们在聊什么?”
  
      “没什么。”
  
      “没什么。”
  
      薄擎回答完后,小昱在后面附应。
  
      初夏用审视的眼神盯着他们俩。
  
      “绝对有什么。说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说实话的……”初夏颠了颠手中的暖水瓶。
  
      薄擎倒不害怕,脸上完全的从容淡定,但是小昱的脸色不太好,有些慌。
  
      薄擎赶紧对他使眼色。
  
      果然是亲父子,心有灵犀一点通。
  
      小昱突然蹙着眉头:“妈妈……妈妈我突然觉得不舒服。”
  
      “不舒服?”初夏担心的问:“哪里不舒服?你可别骗我?”
  
      “我没有,妈妈,我真的觉得不舒服,我头有点疼,我想睡一会儿。”小昱说着已经闭上了眼睛,戏演的实在是太假。
  
      初夏已经看出来了,不过他才刚刚度过一个大劫,她也不好为难他,双目马上看向薄擎。
  
      薄擎的脸色还是没有任何变化,严谨的无懈可击。
  
      初夏一步走近他:“你还没告诉我,你那时候到底对小昱说了什么?为什么他听了你的话就突然醒了?而且一醒过来就叫你爸爸?”
  
      “我也没说什么,就是跟他说,我是他的爸爸。”
  
      初夏突然大脑一片空白。
  
      他说什么?
  
      他哪根筋不对劲了?
  
      闭着眼睛装睡的小昱忍不住蹙眉。
  
      什么情况?不是说不能告诉妈妈吗?怎么这么快就坦白从宽了?
  
      不过就像薄擎说的那样,初夏的脑袋真的不是一般的迟钝,她马上红着脸,慌张道:“你胡说什么呢,别在小孩子面前乱说话,你才不是他的爸爸。”她说着又把声音压低,似乎是怕小昱听到:“三叔,小昱还没睡着,你这么说会让他误会的,他还是小孩子,他什么都不懂,要是他跟大人学,说给别人听怎么办?那这件事情一定会传开,传到老爷子的耳朵里,更何况我还没有正式离婚。”
  
      薄擎还是完全淡然:“我无所谓,我说的都是实话。”
  
      初夏的脸更红了。
  
      她还在误会,误会他是想要做小昱的继父,并误会他是因为他们两人现在的关系,所以才会这样说,她是真的完全都没有想过薄擎会是小昱的亲生父亲,是同一血脉的血亲,她一丁点都没有想过,因为在她结婚的那一天,她认定他并没有回国,没有参加她的婚礼,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傻傻的还在对他说:“你别闹了,你不是跟爷爷说你要去公司吗?你都已经在医院呆了一天一夜了,你快点去公司吧,要是被人现你根本就没去公司,你怎么跟爷爷交代。”
  
      “我说了,我无所谓。”
  
      “可我有所谓,你快走,快走,快走。”
  
      初夏已经完全害羞的没办法让他继续盯着自己看了,所以慌忙的推着他,把他推出了房门。
  
      一直装睡的小昱偷偷的睁开眼缝。
  
      他看着初夏卡在病房门口的背影,无奈的深深叹气。
  
      爸爸说的是真的。
  
      妈妈真的好迟钝,不是一般的迟钝,迟钝的都无药可救了。
  
      “唉……”
  
      初夏将薄擎推出房门后,就想要赶紧关门,但是薄擎却大手推着房门,站在门外,看着卡在门口的她,尤其是她那张已经红透的脸。
  
      初夏深深的低头,躲避着他的视线。
  
      薄擎轻松的用另一只手抓着她,拉过她,然后拥着她,吻上她的唇。
  
      初夏完全惊慌。
  
      如果是内门还好,最多只有小昱能看到,但是现在房门大开,门外走廊上的人一个一个都看向这边。
  
      “唔……”她想开口,但声音却被他吞没。
  
      薄擎越来越大胆。
  
      他是真的不在乎,而且也是真的忍不住想吻她。
  
      不过他还是不敢吻的太过用力,因为她舌根的伤口才刚刚有愈合的迹象,所以他吻的很轻很柔,但却很深很久,并用自己的舌尖检查着她的伤口,却又因为那些缝合伤口的线而微微蹙眉,隐隐露出一些恼怒。初夏根本就不敢挣扎,她自己也怕弄裂伤口,不过被他的舌尖那样的瘙痒,让她实在是有些招架不住,所以就想躲,可她这一躲,他就紧迫缠上,两人追追打打的,到让她的行为变成了配合他,让这个吻升华到了另一个境界。
  
      门外看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初夏的双目已经惊慌。
  
      她两只手抓着他的衣领,最后急的轻轻拍打他精壮的胸肌。
  
      薄擎完全从容不迫,他一点都不想放开她,想一直一直这样吻着她,吻到天荒地老,但他也知道自己实在太过招摇,所以不舍的,将她慢慢放开,然后垂目欣赏着她喘气的模样,欣赏着她红到耳根的面容,欣赏着她唇上和唇角的湿润,最后伸出手,那么暧昧的轻轻帮她擦掉嘴角湿润。
  
      初夏被他的举动弄的真的不行了。
  
      她赶紧关门。
  
      隔绝了门外的世界,但脑袋里还是回荡着刚刚他的吻和他帮自己擦拭唇角的画面。
  
      突然!
  
      她脸上又露出惊讶的表情,好像想到了什么事。
  
      赶紧打开门,想追上薄擎,但是薄擎竟然一直站在门外并没有离开。
  
      她有些愣:“你……你怎么没走?”
  
      “如果我说我舍不得走,你会让我进去吗?”
  
      初夏被他说的又一次想关门,但她忍住了,因为有重要的是事要跟他说。
  
      无视他的甜言蜜语:“你等一下能先回趟薄家吗?”
  
      “怎么了?”薄擎问。
  
      “我其实有些担心傅雪,她昨天的精神状况非常不好,我怕她会做傻事。”
  
      “她做什么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还可怜她?”
  
      “怎么说她都没了孩子,而小昱也已经醒了。我爸爸经常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她已经付出了代价,你就帮我最后一次看看她,这次之后,我们真的就再无瓜葛了。”
  
      薄擎并没有直接答应。
  
      他沉思的看着她。
  
      初夏慢慢的伸出手,轻轻触碰他的手指,然后揪着他食指的指尖,就只是揪着他的指尖,然后好像撒娇一样:“小昱刚醒,我真走不开,拜托你了,求求你了,帮帮我。”
  
      这叫薄擎怎么拒绝得了。
  
      “我可以答应你回去看一眼,但我要再吻一次,像刚刚那样。”
  
      “好。”
  
      初夏非常的好爽,但随后马上补充:“今天不行,改天,改天一定。”
  
      “改天是哪天?”
  
      “你说哪天就哪天。”
  
      “那就现在。”
  
      薄擎已经俯身慢慢靠近她。
  
      初夏一慌。
  
      “下个星期日!”
  
      她随口说了个时间,然后快的关门,又一次将他关在门外。
  
      薄擎看着病房的门,嘴角忍不住的微微勾动。
  
      这是个磨人精,拿她没办法。
  
      又稍稍站了一会儿,然后才转身离开,赶回薄家。
  
      ……
  
      夕阳的云彩火红火红的,好像整个天空都被大火烧着了一般。
  
      薄擎回到薄家,先上二楼,但是傅雪已经不在那个房间里了。薄擎想着是不是老爷子已经把她赶走了,但既然答应了初夏,就要做得没有任何疏漏,所以他又移步去小楼看了一眼。
  
      刚走进小楼,就听到轻轻的歌声。
  
      唱的是儿歌,歌声很美妙,就好像在哄婴儿睡觉一样。
  
      他跟着歌声走上二楼,走到卧房的门口,然后站在门口看着正在唱歌的傅雪。她一边唱歌,一边抱着枕头,身体微微的摇晃,好像真的是在哄婴儿入睡。
  
      初夏说的没错,她的精神状况很不好。
  
      在二哥做那些恶作剧的时候,她的精神状况就已经出了问题。
  
      一步走进房内,站在她的面前。
  
      傅雪低垂的双目看到一双男士皮鞋,她以为是薄言明来了,高兴的抬起头,但在看到薄擎的那张脸时,她吓的都把怀中的枕头扔在地上,接着她又惊慌的捡起来,整个人都缩在墙角,惊悚道:“三叔对不起,三叔对不起,是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不会再下药害小昱了,我不会再害任何人了,求你不要让我吃药,求你不要杀我的孩子,求你了,求你了……”
  
      薄擎又走到她的面前。
  
      “我给你吃的药里面并没有毒,是你自己心里有鬼。”
  
      “不要杀我的孩子,不要让我吃药,不要不要……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傅雪完全精神错乱,她紧紧的抱着枕头,把它当成自己的孩子。
  
      薄擎对她虽然没有怜悯,但看着这样的她还是不免有些心软。
  
      “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叫人送你离开。”
  
      他说完就转身往门外走。
  
      傅雪听到‘离开’这两个字,突然好像恢复了神志。
  
      她丢掉怀中的枕头,然后站起身,痴痴的呢喃:“我不走……我走不……我不会离开这……我死也要死在这里……我不要走……我要死在这……”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以前那个在这里自杀的女人为什么要寻死,她一定也跟她现在一样,已经活不下去了。
  
      薄擎的双脚刚走出卧房的门,就听到她的呢喃。
  
      他猛然转身,傅雪手中已经拿着一把水果刀。
  
      他大步走冲过去,抓住她的手。
  
      “放开我,让我死!”傅雪大力的挣扎,疯狂的用嘴去咬他的手。
  
      薄擎深深的蹙眉,但并没有松开手。
  
      他答应过初夏,不能让她做傻事。
  
      大手猛然用力,并伸出另一只手想要将她扯开,但同时,傅雪松开口,抬头看向他,双目满是猩红。
  
      “是你杀了我的孩子,是你杀了我的孩子,你去死……去死!”
  
      她的手突然爆出惊人的力量,并用双手死死抓着刀,捅向薄擎的腹部。
  
      薄擎因为刚刚被她咬过,手上的力道减少了几分,又因为她的举动非常突然,他有些措手不及,但他还是用力抓着她的手,控制着她捅向自己的方向,不过时机只是错过那么零点零一秒,锋利的刀刃已经没入他的腹中,鲜红的血顺着刀刃一滴一滴,流成一条水线。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腹黑老公深深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老公深深爱第84章 血一滴一滴,流成一条水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腹黑老公深深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老公深深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